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286

  唐寅受鵬軍的火攻,身負重傷,生死未卜,這令古越、吳廣、戰虎、上官兄弟以及直屬軍的將士們悲憤交加,如同了瘋似的向前狂奔,他們還沒到冀城,倒是先碰上了追殺而至的盧青峰。【】
    見敵方的將領都敢追出城來,簡直是欺人太甚!跑在最前面的上官元彪斷喝一聲,手中槍直刺盧青峰的胸口。這一槍可是借著莫國戰馬的慣性,其度之快,好似閃電,眨眼工夫就到了盧青峰近前。
    盧青峰急忙橫槍招架,可是上官元彪這一槍的力氣太大,他自身含狠而的力量再融合戰馬前沖的慣性,力道之大何止千斤?盧青峰只是把他這一槍向上磕了磕,并未完全擋開,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槍頭從盧青峰左肩上方擦過,連帶著,將其肩膀上的靈鎧擊碎一大塊。
    啊?
    盧青峰下意識地倒退數步,可還沒等他身形站穩,上官元武的長槍又到了。當啷啷!他剛奮力把上官元武的槍搪開,吳廣的偃月刀又凌空劈來。盧青峰的修為和靈武都不錯,但是受上官兄弟和吳廣等人的圍攻,也施展不開,只幾招下來,已被*的方寸大亂。
    見自己不是敵方的對手,急忙虛晃一招,跳出圈外,隨后拔腿就往回跑。
    可他的雙腿又怎能快過莫國的戰馬?只眨眼工夫,上官兄弟便分從左右追殺上來,兩把長槍,分刺他的左右軟肋。
    盧青峰聽背后惡風不善,回頭一瞧,正看到雙槍刺來,他嚇的汗毛都豎立起多高,已來不及躲閃,就地撲倒,如皮球一般向前翻滾。唰、唰!雙刺是在盧青峰的頭頂上掠過的,把他也驚駭出一身的冷汗。
    盧青峰連滾帶爬,邊向回跑邊大聲叫喊道:“關城門,快關城門,不用管我!”這時候,他終于意識到冀城的危機,對方這么多的騎兵,一旦沖入城內,己方根本抵擋不住,冀城就得失守,自己的疏忽大意也不知道得害死多少人。
    聽聞他的喊聲,城內的鵬軍同是一驚,不過眼看著天淵軍的騎兵就要沖殺上來,人們也真顧不上盧青峰的死活,士卒們齊齊用力,推著城門,就要把城門關閉。這時候,戰虎快馬加鞭,越過盧青峰,直沖向城門。
    唐寅身為主帥,甘愿冒那么大的風險甚至以命相搏,其目的就是為了敲開對方的城門,現在代價已經付出了,怎能容對方如此輕易的把城門關上?戰虎距離大門還有數米遠時就翻身下馬,拖著巨錘,猛撞過去。
    咚!
    他是連人帶錘一同撞在城門上的,那強大的沖擊力令城門都為之一顫,門后正推城門的二十多名鵬軍受其震擊之力,齊齊驚叫出聲,不由自住地向后連退。數十人跌撞在一起,頓時間撲倒一片。
    戰虎急退數步,隨后又連人帶錘的撞擊城門。
    咚!
    這聲巨響更大,原本快要關閉的城門也徹底被震開,露出一人多寬的縫隙。戰虎見機不可失,立刻側身閃入城內。他剛剛近來,就聽前方嘩的一聲,城門洞里的鵬軍如潮水一般向他撲殺過來。戰虎仰天咆哮一聲,掄起巨錘,橫掃出去。
    咔嚓——這一錘輪出,沖到他近前的十數名鵬軍象是被射出去的炮彈,齊齊向后彈飛,人還沒有落地,在空中便已被震的七孔流血,絕氣身亡。這僅僅是戰虎的第一錘。他如同猛獸下山一般,沖入鵬軍的陣營中,大錘輪開,左一錘,右一錘,真是粘上就死,碰上就亡,直把城門洞里聚集的鵬軍砸的哭爹喊娘,苦不堪言。向地上看,到處都是骨斷筋折的尸體和傷者,慘叫聲、哀號聲響成一片。
    有戰虎在前開道,城門洞里的鵬兵皆被他硬生生*退出去,這給后邊的天淵軍將士們創造出巨大的空機。
    時間不長,輕騎兵的主力業已沖到城門前,先是一批士卒下馬,將城門徹底推開,隨后,大隊的輕騎兵魚貫而入,殺入城內。
    隨著騎兵的入城,鵬軍徹底頂不住了,無數的士卒被騎兵撞翻在地,踩成肉泥,又有無數的兵將被騎兵的長矛刺死,天淵軍喊殺連天,順著冀城的后城門直接殺上城內的中心主道,一路沖鋒,殺到前城那邊。
    負責鎮守前城的毛安得知天淵軍殺入城內的消息,腦袋嗡了一聲,險些昏死過去,他第一時間指揮前城這邊的鵬軍將士阻擋天淵軍,可是區區萬人的鵬軍在無險可守的情況之下又怎么可能抵擋得住騎兵的沖擊。
    很快,騎兵的前頭人員便沖到鵬軍方陣的近前,只聽一陣撲撲撲的悶響聲,數十名騎兵當其沖,撞上鵬軍方陣中支出來的長戟長矛,連人帶馬被刺成了馬蜂窩,但其沖力不減,還是硬生生撞入敵陣之中,使其陣型大亂。
    而隨后跟上的騎兵則順勢沖殺進來,如同一把刀子,將鵬軍陣營從正中央一切為二,方陣也隨之徹底亂了套,有些士卒還想繼續作戰,而有些士卒則已嚇的四散奔逃,鵬軍們相互推搡擁擠,混亂不堪。
    這時候別說是毛安,即便是神仙下凡也難以穩定鵬軍的局勢。
    輕騎兵的沖鋒過后還遠沒有結束,那僅僅是噩夢的開始。
    當貝薩的重裝甲騎兵跟上來時,對鵬軍而言則是毀滅性的打擊。重裝甲騎兵不怕箭射,又不怕長戟長矛的刺殺,三萬騎兵,就如同三萬的鋼鐵絞肉車,從鵬軍的陣頭一直攆到陣尾,回頭再看,戰場上血流成河,尸體疊疊羅羅,殘肢斷臂散落滿地,若大的鵬軍方陣幾乎都找不到幾個活人。
    而重裝甲騎兵過去過后,則是直屬軍的步兵沖上來掃尾,對殘活下來的敵軍一一挑殺,并在全城展開追殺,搜捕鵬軍的散兵游勇。
    正所謂兵敗如山倒,當鵬軍占據城防優勢的時候,天淵軍奈何不了他們,而現在進入到城內,展開貼身的近戰,騎兵優勢得到體現,區區兩萬的鵬軍已完全不是對手。
    見己方敗局已定,毛安部下將領們掩護著他想逃出城,可是此時前城門已被他們自己堵死,根本出不去,只能上到城頭,用繩子系住毛安的腰間,由城頭順到城外。
    毛安根本就不想走,還要與冀城共存亡,但麾下的將領們幾乎是用武力把他硬推到城外的。毛安剛被將領們順到城外,吳廣和戰虎二人就殺上城頭,兩人齊齊斷喝一聲,一人持刀,一人掄錘,迎上前方的鵬軍將領們。
    這幾名鵬軍武將根本不是二人的對手,只幾個回合,三人被吳廣的大刀削掉腦袋,兩人被戰虎的巨錘砸成肉餅。
    舉目看向城外落荒而逃的毛安,戰虎舉起還滴著血水的巨錘,大吼道:“我看你往哪里跑?!”喊著話,他將手中的巨錘也甩了出去。
    嗡!
    巨錘在空中打著旋,直向毛安飛去,只是戰虎的力氣用的稍微大點,巨錘沒砸中毛安,倒是從他頭頂掠過,重重砸在他眼前的地面上。
    轟!
    這一錘從城頭飛落下來,把地面都砸出個大深坑,塵土卷起多高,地皮為之顫了幾顫。毛安是文官,哪見過這個,嚇的尖叫出聲,連連倒退,腳下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著前方砸入地面半截的鐵錘,兩眼直,半晌回不過神來。
    吳廣轉頭怪異地看了他一眼,也聽不出來他在嘮叨什么,又得意什么。
    這時,城外的天淵軍大營里跑出百余名風軍,沖到毛安近前之后同是一愣,看看地上的巨錘,又瞧瞧呆坐在地的毛安,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城頭上的吳廣并不知道此人就是毛安,只是看他的官服知道此人官階不小,應是冀城的大官。他扯脖子大喊道:“城外的兄弟聽著,擒下此人,帶回我軍營寨!”
    “是!吳將軍!”
    眾風軍們也不認識毛安,可他們認識吳廣,紛紛沖著城頭答應一聲,隨后一擁而上,將毛安按倒在地,拉肩頭,攏二背,將其捆綁個結結實實,又有人上來給他服下散靈丹。
    此戰打的很快,自天淵軍和貝薩騎兵入城,都沒用一個時辰,便把鵬軍主力擊垮,剩下的就是掃尾工作。只見小小的冀城之內到處都是天淵軍,不時有大隊的風軍在街頭轟隆隆的跑過,城內鵬國的旗幟全部被拔掉焚燒,換上清一色的風軍大旗。
    鵬軍的俘虜統一集中在城內的空地處,不時有天淵軍將新抓獲的俘虜押解過來,草草清算,被俘的鵬軍有近萬之多。
    冀城被天淵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下,而身負重傷的唐寅和程錦二人都被送回到己方大營。
    唐寅的模樣很慘,但他的傷可比程錦輕的多,程錦身中五箭,箭箭都深入體內,生死垂于一線。
    值得慶幸的是搶救及時,而且程錦又是暗系修靈者,體內的暗之靈氣對傷口有愈合的功效,經過蘇夜蕾等軍醫的急救,性命總算是保了下來。
    神智清醒一些的唐寅得知程錦沒事,心里長噓口氣,隨即他又問身邊侍衛道:“冀城可被攻下?”
    邱真急忙上前,看著雙目包裹著紗布的唐寅,在他耳邊輕聲說道:“大人不用擔憂,我軍將士已殺入城內!”
    “哦!如此甚好……”說完這句,唐寅倦意襲來,人也隨之昏睡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