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87

  當唐寅醒過來時已是當日的下午,感覺口干舌燥,本想睜開眼睛,但眼皮異常沉重,怎么也睜不開,他抬起手來,在眼睛上摸了摸,這才生
    自己的雙目蒙了厚厚的一層紗布。
    這時聽到有人在他身邊驚道:“寅,你醒了!”
    說話的是個女人,又用的莫非斯語,不用猜也知道她是誰。他輕聲說到:“肖娜……”
    沒錯,說話的女人的確是肖娜。
    由唐寅開是昏睡,她就一直守在他的身邊。此時見他蘇醒過來,肖娜又驚又喜,眼圈也為之紅潤,她急聲說道:“你已經昏睡好久了。”
    “哦!"唐寅輕輕應了一聲,嗓音沙啞的問道:“有水嗎?”
    “有、有、有!”肖娜連聲答應,親自到一旁的桌子上取過來一碗清水,遞到唐寅的嘴邊。唐寅一點也沒客氣,將碗里的水喝了個干凈
    ,隨后他悠悠噓了口氣,精神也好了許多。他疑問道:“我的眼睛怎么了?”
    肖娜吸了吸鼻子,說道:“軍醫說沒事,就是被煙熏傷了,只是要休息個兩、三天就會痊愈。”
    唐寅嘴角抽*動,嘟囔道;“不用那么久。”說著話,他雙手抓住眼睛上的紗布,沒等肖娜攔阻,他已經硬扯下來。外界突如其來的光
    亮令唐寅有些刺眼,雙目瞇縫了好一會才算游戲手打]漸漸適應過來。
    見狀,肖娜急忙抓住他的胳膊,語氣略帶不滿的說:“你怎么能把紗布拽下來?你的眼傷還沒有好呢……”
    “已經好了!”唐寅慢慢把眼睛睜開,直視床前的肖娜,見她雙目紅腫,顯然是從凌晨到現在都沒有休息好。他心中甚是感動,拍
    了拍肖娜抓住自己胳膊的小手,安慰道:“我的眼睛,他是好是壞,難道我還能不知道嗎?”
    看唐寅的眼睦閃閃光,神韻流露,確實不想有傷的樣子,肖娜緊繃的神經也漸漸松緩下來,她對上唐寅的目光,看了片刻,突然
    撲哧一聲笑了。唐寅的眼睛上敷著蘇夜蕾特質的草藥,連眼皮待眼眶都是黑乎乎的,活像一只大熊貓,當然,肖娜未必見過熊貓,但覺得唐寅
    的模樣很搞笑。
    唐寅被他笑愣了,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不由得疑問到:"怎么了?"
    "沒什么。”肖娜收斂笑容,抿著嘴,可是仍掩飾不住濃濃的笑意。她拿起桌子上的銅鏡遞給唐寅。后者結果,腰眼用力,翻身坐
    起,對著鏡子照了照,他也笑了,同時無奈地搖搖頭。肖娜體貼的說道:“我讓人給你打水來!"
    說著話,她要站起身,唐寅忽然想起了什么,先一步拉住了她的手腕,面露正色的說道:“翼城有沒有攻下來?”
    肖娜嘆了口氣,點點頭,說道:“已經攻下來了!敵軍一個都沒跑掉,過半戰死,剩下的都做了俘虜。”
    “好!”唐寅聽后,雙目彎彎,由心而笑,連攢數聲好。頓了片刻,他又看向肖娜,輕聲問道:“你一直都在這?”
    “是啊!”肖娜說道:“你受傷了,我當然放心不下你嘛!”說話時她沒有妞擬之態,完全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唐寅心有感觸,抓著肖娜的手腕的手也不知不覺的加力。從小到大,很少會人真心待他,甚至照顧他,也正因為這樣,唐寅才倍
    感珍惜。在生與死,鐵與血的戰場上,有肖娜這摸個紅粉佳人
    陪在他身邊。沒有誰能對此毫無感覺。唐寅自然也不例外。
    察覺到肖娜的身子震動一下,唐寅這才意識到自己抓著她腕子的手太用力了,急忙松開,尷尬的說道:“對不起,抓痛你了!”
    “沒關系!”肖娜沖著他嫣然一笑,毫不在乎的揉了揉有些紅的手腕。
    時間不長,侍衛們打來清水,唐寅下了床,先是伸展一下筋骨,隨后將臉上的草藥洗拭干凈。他剛洗完臉,軍醫蘇夜蕾就到了。見到唐寅吧自
    己包扎的紗布和草藥都拆掉了,他詫異的問道:“你的眼睛……”
    沒等他說完,唐寅已轉回身,笑呵呵的說道:“已經沒事了!你的藥不錯,現在完好如初!”蘇夜蕾制作的草藥藥效是不錯,但唐寅之所以痊
    愈的那么快,體丨內的暗之靈氣占有主要原因,當然,即便心知肚明,他也不會吝嗇夸贊。
    唐寅又不是第一次受傷,對他身體自愈能力之強,蘇夜蕾也早有見識。看唐寅的眼睛精光閃爍,確實已經完好如初了,蘇夜蕾也就放下心來。
    她看眼站在一旁的肖娜,暗暗搖頭,唐寅或許是個身先士卒的好統帥,但人品實在不怎么樣,太好色!
    自從上次蔡又菱的那件事后,唐寅在蘇夜蕾喜歡手打]的心目中已經成了徹頭徹尾的好色之徒。他聳聳肩,說道:“既然大人已經沒事,那我
    先走了!”
    “等一下!”唐寅叫住她,問道:“程錦的傷勢如何?”他可沒忘是程錦冒死把自己拖出火海的,為了救自己,他也身負重傷。
    “程將軍沒事,大人不用掛心,以他的身體,估計休息十天半個月就能下床了。”蘇夜蕾淡然說道。
    “很好!”唐寅笑道:“蘇醫官,這次真是麻煩你了。”
    看著唐寅的笑臉,蘇夜蕾的心也顫動一下,不管他對唐寅再怎么討厭,也不得不承認,他笑起來的模樣確實很迷人,能給人一種沁入心扉的甜
    蜜和安心感。他甩了甩頭,收起自己的胡思亂想,滿不在乎的說道:“救死扶傷,是我的天職,何況,收人錢財,也要替人消災嘛!”
    唐寅對他的話報以苦笑。
    得知唐寅蘇醒過來的消息,邱真、張哲、宗元等謀士以及上官兄弟、吳廣、戰虎、古越等武將也都紛紛趕來探望。看到唐寅的精氣神十足,眾
    人無不大感安心,紛紛上前慶賀。冀城之戰雖然耽擱的時間長,但己方畢竟是取得一場完勝,全殲城內的敵軍。
    邱真拱手說道:“大人,此戰我方殺敵萬余,所俘鵬軍有九千之眾,現在都關押在冀城內,你看怎么處置這些俘虜?”
    唐寅對這些俘虜并不關心,他疑問道:“有沒有禽到毛安?”
    “有!”唐寅大點其頭,說道:“做得好,吳廣和戰虎都記大功一次!”
    “是!大人!”軍中主薄聞言,急忙答應一聲,記錄下來。
    “至于下面的俘虜嘛……”唐寅沉吟片刻,說道:“冥頑不化者,殺,若肯投降者,留!另外,嚴查城中百姓,如有參與或協助鵬軍守城者,
    一律處死!”
    “是!”直屬軍統將古越點頭應道。
    “哦.....”邱真聞言,沉吟了一聲,搖頭表示不妥,他說道:“大人,冀城內的鵬軍才區區兩萬人,能抵住我軍數日猛攻,想必城內參
    與城防的百姓不再少數,一旦嚴查起來,估計大部分百姓的百姓都會受到牽連,若是全部處死,那和屠城無異。百姓參與城防未必是出于自愿
    ,何況,大人也要估計名聲和民心,不應濫殺。
    “這......”唐寅握著拳頭,沉默未語。
    張哲立刻接道:“邱大人所言極是。一旦我軍屠城消息傳開,對我軍南下也十分不利,還望大人三思!”
    麾下的三大謀士,有兩位站出來反對,另一位宗元則沒有表態,唐寅只能無奈的收回成命,沖著古越擺擺手,說道:“算了!此事就不要再深
    究了。”
    “大人因明!”邱真和張哲異口同聲地說道。
    這時古越上前一步,說道:“大人,我們還抓獲毛安麾下的一名大將,名叫盧青峰,大人要如何處置此人?”
    “盧青峰?沒聽說過。”唐寅對這個名字陌生的很,揮手說道:“把他和毛安都帶到大帳來。”
    “是!大人!”
    等眾人安排下面侍衛去提毛安和盧青峰的空擋,唐寅側回身,對肖娜輕聲說道:“肖娜,你也累了,先回帳休息一下吧!”
    “好吧!”肖娜整整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覺,現在也確實有些累了,她深深看了唐寅一眼,才帶著侍衛們離開唐寅的大帳。
    唐寅坐在大帳中央,目光如炬,在二人身上掃來掃去。他和盧妮子手打]青峰交過手,但當時雙方都罩有靈鎧在身,看不到真實相貌,此時見
    到盧青峰,他也覺得眼生的很。
    此時毛盧二人都慘的可以,毛安身上的鵬國官府早就被扒掉了,只著白色中衣,而盧青峰更慘,身上數處掛彩,鼻青臉腫,顯然是沒少受直屬
    軍將士的“款待”。
    “誰是毛安?”唐寅身子向后一靠,嘴角高挑,面帶邪氣的問道。
    “我是!你可是唐寅?”毛安揚起投來,直視唐寅。
    “大膽!”一名侍衛瞪大眼睛,對著毛安的膝彎就是一腳,喝道:“給大人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