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93

  向城西逃竄的寧軍還有一線生機,雖然遭到三水軍的窮追猛打,但還有一部分人順著城門逃出潼門,跑回到寧國領地,而逃到將軍府的寧軍則成了甕中之憋,被三水軍從外面圍了個嚴嚴實實,滴水不透。
    初困在寧軍中,張蕭廷麾下的謀士和將領們都在其中,他們不敢逃,畢竟如果潼門丟了,他們即使逃回本國,也會受到嚴懲,弄不好還會牽連整個家族,即便是戰死,他們也得硬撐著。
    這些人還打算等張蕭廷統帥大軍殺回來營救他們,可是別說張蕭廷現在還沒回來,即使是回來,他進不了城了,八萬多的三水軍已把潼門完全占領,城頭上的守軍也全都換成三水軍,那完善的城防設施都成了三水軍的囊中之物。貓兒手打
    染啟沒有耽擱時間,對被困的寧軍連勸降都未做,直接下令,讓手丐將士們找來大量稻草和火油,堆積起來,把整座將軍府燒掉。他一聲令下,上下齊動,潼門是寧軍囤積物資的地方,別的東西沒有,就中糧草多,數千的三水軍卒捧著粗粗的稻草,架在將軍府外,然后澆上火油,開始放火。
    這一把大米,從將軍府的外圍一直燒到內部,龜縮在里面的寧兵將們慘叫聲不斷,不時有人渾身冒火的從府內沖出來,但迎接他們的是更可怕的風軍箭陣,普通士卒一箭便會被射侄,身罩靈鎧的戰將也好不到哪去,在連續不斷的箭射下,身上的靈鎧片片破碎,最后渾身上下插滿雕翎,死于非命。
    一邊著手令人繼續加強對將軍府的火玫,梁啟又一邊喝令麾下部眾,全城搜索,只有現人,不管是寧軍還是寧國百姓,不管男女老少,不律斬殺,一個不留,凡提人頭回來的,皆以軍功論算。
    在梁啟的命令下,三水軍展開屠城行動。
    潼門被寧軍占領后,城內的風人都已被驅逐出去,現在城內的長工,商販及其家屬都是寧人,三水軍分批分隊,挨家挨戶的搜查,見人就殺,逢人便斬,一時間,潼門內哭聲連天,火光四起,無頭的尸體隨處可見,偌大的城池變成了活生生的人間煉獄。
    潼門被梁啟一鼓作氣拿下,但卻苦了另一頭的上官元讓。
    上官元讓身處寧軍的拒風營寨,周圍的寧軍殺不盡,斬不絕,死了一批馬上又填補一批,仿佛人力永無止境,到后來上官元讓都殺的麻木了,也記不得自己斬殺了對方多少將官,多少士卒,只是他從營寨的轅門處已殺到了中軍帳。
    張奉已死,中軍帳變成空帳,但這里地勢較高,又處于高臺之上,抵御周圍人山人海的寧軍相對容易一些。隨著寧軍一波又一波的猛攻,中軍帳的大帳已經被撕扯的粉碎,上官元讓站于中間,掌中的靈刀依舊舞的虎虎生風,每次寒光閃過,皆有寧兵應聲倒地。
    上官元讓以一敵眾累,參與圍攻的寧軍們則更累,他們甚至都看不到希望,眼前這個靈戰士太厲害,簡直如同戰神一般,掌中的靈刀揮舞開來,粘上就死,碰上就亡,同袍兄弟慘死于他刀下的都不知有多少了,這仗還怎么打?
    寧軍攻上來一波便被上官元讓打下去一波,漸漸的,寧軍攻勢也不像剛開始那么兇猛,期間有了停歇的空擋,這令上官元讓抓到難得的休息時間,他從尸體種找到中軍帳散落的酒壺,散掉面部靈凱,抬起酒壺連灌數口。
    “撲!”喝到最后一口,上官元讓把嘴中的酒水噴出去,倒頭看了看酒壺,嘟囔道:“什么破酒?索然無味,***,只能當水喝!”說這話,他甩手將酒壺扔出去好遠,隨后抹了抹嘴,環視臺下的眾多寧兵,招手道:“來、來、來,爾等再來送死!”
    寧軍們倒也聽話,他話音未落,又一輪的猛攻隨即展開。大批的寧軍士卒踩著尸體沖上平臺,各種各樣的武器從四面八方襲向上官元讓。喝了一壺酒的上官元讓體力得到一定的補充,他哈哈大笑兩聲,重新罩上面部的靈凱,與殺上來的寧兵戰到一處。
    在靈刀的劈砍種,寧軍又扔下百余具尸體,攻勢再次被上官元讓打下去。如此反復數次,上官元讓依然站在臺上,而其腳下的尸體已增加到上千具之多,尸體在臺上層層羅羅,使平臺都被磊高三尺,真稱得上是堆尸如山。
    正在這個時候,張蕭廷率領兩萬寧軍趕到,看到這般情形,張蕭廷也被嚇了一跳,不由自主地暗打冷戰,己方萬余人,沒有戰下對方不說,還被對方殺掉近兩千人,此人究竟是誰?他攏目細看高臺之上的上官元讓。
    此時,上官元讓的白色靈凱早已變成紅色,手中的靈刀也被鮮血染成紅刀,向其腳下看。尸體羅起好高,他站于尸體之上,單手提刀,兩眼精亮,寒光四射,雖只一人,當那舍我其誰的氣勢已將己方數千將士的士氣給壓了下去、
    好一個靈戰士!張蕭廷越看越心驚,隨即下令,不論死活,一定要戰下此人!隨著兩萬寧兵的加入,對上官元讓的圍攻之勢更加兇猛,人山人海的寧軍如灑水一般再次卷來,上官元讓毫無懼色,仰天長笑,傲然道:“有多少人就盡管來多少吧!”說話之間,靈亂?極再次釋放。由于寧軍密集,靈亂?極所產生的殺傷更大,在他正前方沖上平臺的寧軍們當其沖,數百號兵將被靈亂?極掃的七零八落,殘碎不堪。
    上官元讓喘了口氣,回頭又是一記靈斬?歸,狹長的靈波射入寧軍當中,就如同一道激光掃過似地,整整百余人被其攔腰斬斷,斷口處之平滑,如同鏡面一般。在上官元讓連續釋放技能的情況下,來勢洶洶的寧軍再次被他壓了回去,同是,地面的尸體又多出數百具之多,高臺再次被磊高半尺有余。
    哎呀!張蕭廷看的清楚,心頭大顫,他急忙使用洞察之術,想看看此人的修為到底有多高,可是他根本就探查不出來對方的修為,這只有一個解釋,此人的修為比他高出太多,已出他的洞察范圍。
    其修為能越自己洞察之術,這簡直就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眼前這個靈戰士還是人嗎?張肖廷膛目結舌,半響說不出話。
    這時,潼門方向冒起狼煙,張肖廷沒看到,但站于他身后的田凡和徐淳二人看到了,兩人身子同時一震,異口同聲道:“將軍,不好潼門出事了!”
    “什么?”張肖廷聽聞這事,立刻回過神來,下意識的向潼門方向看去,可不是麼,潼門那邊濃煙滾滾,那是只有生緊急狀況時才會點燃烽火產生的狼煙。
    “啊?”張肖廷倒吸一口涼氣,他想不明白,潼門會生什么危機狀況以至于要放狼煙,難道遭遇敵人的襲擊了?但不可能啊,最近根本沒聽到任何有關敵情的消息。他眉頭緊鎖,久久無語。
    田凡說道:“將軍,我們得立刻回撤,以解潼門之危!”
    “回撤?”張肖廷舉目看向臺上的上官元讓,緩緩搖了搖頭。
    現在已把敵人困住,若是回撤,豈不是要讓此人跑掉?若是讓他逃了,那被殺的張奉以及傷亡的數千士卒豈不是白死了?他沉吟片刻,厲聲說道:“田凡,你率五千兄弟,趕回潼門,看看潼門到底生了什么事,若是有人膽敢濫點烽火,以軍法論處,立刻斬!
    “是!將軍!”
    田凡答應一聲,帶上五千寧軍,急匆匆的返回潼門。
    他們看到潼門方向起了狼煙,高臺之上的上官元讓自然也看到了,他先是一愣,隨即便想明白了,不用問,肯定是梁啟那家伙趁著自己吸引寧軍之際對潼門展開了偷襲。
    轉念一想,他又大點其頭,嘴中念念有詞,嘟囔道:“好你個梁啟啊,真有你的,你這是怕和我分工,故意把我支到拒風,而你則率領大隊人馬去攻城,等到日后,占領潼門的功勞都是你的,我***啥啥都撈不到啊!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身陷萬人敵陣之中,上官元讓沒考慮自己能不能脫險,想的卻是梁啟搶了自己的功勞。
    他越嘟囔越氣,最后狠狠的一跺腳,氣道:“你等著,等見到大人,我必將此時稟明,讓大人治你的罪!”說著話,他揮了揮手中的靈刀,環視周圍的寧軍,厲聲怒吼道:“你們還打不打了?不打老子可要走了!”
    沒等周圍的寧兵做出反應,上官元讓已猛的從高臺上蹦下來,跳到寧軍人群中的同時,手中靈刀連揮,出數道靈波,在人群中硬是斬出一塊空地,他也剛好落入其中,隨后看準狼煙騰起的方向,突殺過去。
    上官元讓的突圍大出寧軍意料,人們準備不足,被其沖的一陣大亂,只聽場內人喊馬嘶,叫吼連天,一排排的寧軍倒于上官元讓的刀下,難有人能近其身兩步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