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95

  “嗯!”上官元讓用鼻子應了一聲,隨后將手中刀向張鳳一扔,說得:“接著。【】刀上的人頭是寧將的,張奉的人頭我忘記帶回來了!”
    張鳳嚇了一跳,急忙伸手把戰刀接住,看著上面齒牙咧嘴的人頭,忙轉身交給身邊的士卒,令其掛到城頭上。
    “梁啟呢?”上官元讓環視左右,沒有看到梁啟的身影,質問道。
    “回元讓將軍,將軍現在正在城內,圍剿城內殘余的寧軍……”
    沒等他說完,上官元讓點頭道:“我知道了,我去找他。”說完話,他雙腳一磕馬鐙,飛快的向城內跑去。
    要找梁啟很容易,只需要向街道上過往的士卒打聽一下就能知道他所在的方位。
    上官元讓一路策馬狂奔,很快就在化為灰燼、瓦礫的將軍府附近找到了梁啟,遠遠的,看到梁啟正在將領們的簇擁下指手畫腳的做著安排和布置,上官元讓氣不打一處來,大喝道:“梁啟,你這個小人!”
    說話之間,他沖到梁啟附近,翻身下馬,大步流星的向梁啟走去。
    見到上官元讓平安回來,梁啟眼睛一亮,心頭大喜,同時也是暗暗松口氣,又看到上官元讓氣勢洶洶的模樣,梁啟心中一動,沒等上官元讓開口質問,他倒是搶步上前,沖著他深施一禮,滿面含笑地說道:“元讓將軍得勝而歸,真是可喜可賀啊!”
    “你少……”
    “這次我軍能順利攻占潼門,元讓將軍居功至偉,功不可沒!”
    “你廢話……”
    “等日后我一定稟明大人,我軍之所以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占潼門,完全是元讓將軍的功勞,在下只是從旁協助一二而已!”梁啟根本不給上官元讓說話的機會,象連珠炮似的自顧自的說道。
    聽完這話,上官元讓一愣,斜眼看著梁啟,不確定的問道:“當真?”
    惜夢手打-組織
    “當然!”梁啟心中暗笑,上官元讓好大喜又孤傲張狂的性格他早就摸透了,不管他有多生氣,只要說點好話,他的氣勢肯定會軟下來。“我身為三水軍統帥,怎能出爾反爾呢?日后見到大人,我一定會如實稟報!”
    果然,梁啟的話讓上官元讓的滿腔怒火瞬間化為烏有,他咧開大嘴,嘿嘿笑了,墨黑的臉膛略顯紅暈,撓著頭說道:“攻下潼門,也不能說全是我的功勞,當然,如果沒有我吸引了那么多的寧軍,想大蝦潼門也不容易!”
    反群主手打
    “是、是、是!元讓將軍所言極是!在下替三水軍的將士們謝過元讓將軍!”說話之間,梁啟半真半假的又沖著上官元讓深施一禮。
    “哎?”這一下,反倒是上官元讓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托住梁啟的雙臂,笑道:“梁將軍客氣了!”這回他也不直呼梁啟的名姓,又改稱他為梁將軍了。
    白勇在旁邊看邊暗笑不已,上官元讓固然勇冠天下,但論頭腦,他可比梁啟差遠了,不過這二人一個滿腹計謀,一個勇猛無敵,在一起倒也真稱得上絕配!
    他看得沒錯,梁啟和上官元讓在日后一起的配合次數確實較
    多,上官元讓能取得無敵將軍的封號,橫掃天下諸侯,梁啟也是功不可沒,這二人就如同一狼一狽,一個動腦,一個出力,統帥三水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梁啟巧妙的利用山官元,讓的僥勇,先斬殺拒風的寧將張奉,在利用張奉和蕭廷的堂兄弟關系,成功把潼門守軍的主力吸引到拒風,然后再趁著潼門防備空虛之機,以迅雷之勢,閃電般地攻占潼門,一擊制勝,其計謀還還相扣,即細致又巧妙,這也使得宗元繞路偷襲潼門的計劃大獲成功。
    惜夢手打№絕蝂
    田凡手下的散兵游勇逃回拒風,見到張蕭廷之后,將潼門的情況一說,張蕭廷險些當場急暈過去。潼門不僅是他的命根子,也是寧國的命根子,為了占領潼門,寧國付出過多大的努力,犧牲了多少將士?現在頃刻之間落入風軍之手,自己還有什么臉回國?
    張蕭廷足足呆楞了一分鐘才回過神來,猛然怪叫一聲,一蹦多高,沖著手下諸將連聲叫喊:“快!快回潼門,無論如何,也要把潼門搶回來!”
    他不知道突然攻占潼門的這批風軍是打哪冒出來的,但因為沒有聽到過任何的風聲,想來敵人的數量不多,必須得趁著敵人落腳未穩之機,再把潼門搶回來,將功抵過。
    可是,他哪里想到,占領潼門的三水軍有接近九萬之眾,又霸占潼門天險,哪里是他這兩萬多人能打得回來的。
    等他指揮部下殺回潼門,大舉攻城的時候,遭到三水軍的猛烈反擊,寧軍在潼門所做的完善城防設施都成了三水軍的拒敵之物,而且破城弩和破軍弩也都搬運到城頭上,居高臨下的勁射,威力更大,射出的木樁子往往能一下擊穿數人甚至十數人。
    張蕭廷的兩萬多寧軍士卒,攻城還未到半個時辰就打不下去了,只見城墻下尸體堆積如山,無數的寧軍慘死于己方的箭矢、滾木擂石、火油之下,其狀之慘,令人不忍目睹。
    看敵人的守城太堅固,己方若是再繼續強攻,非但打不下來,將士們還都得白白犧牲在潼門城下。有數名將領向張蕭廷提議,立刻撤兵,不能再攻了。可是這時心急如焚已完全喪失理智的張蕭廷哪里還能聽得進去,他拔出佩劍,一劍刺死一名勸見的將領,大吼道:“誰再膽敢輕言退兵,以軍法處置,殺無赦!”
    這一下,再無人敢上前勸見,寧軍將士們只能硬著頭皮往前頂,雖然是上去一波戰死一波。
    打到后來,寧軍業已死傷過半,正在這時,潼門的城門突然打開,上官元讓一馬當先的沖殺出來,這回他換了趁手的三尖兩刃刀,更是兇猛無敵,沖入攻城的寧軍當中,殺人如同切菜一般,直把城門前附近的寧軍殺的哭爹喊娘,成片成片的向下潰敗。
    與上官元讓一同殺出來的三水軍將士也是士氣高漲,對著潰敗的寧軍展開瘋狂的追殺。
    張蕭廷還想下令讓敗回來的將士返回戰場,頂住敵人,可一眼看到拖著三尖兩刃刀的上官元讓直奔自己而來,回想起他在拒風營寨的驍勇,張蕭廷不由得激靈靈打個冷戰,連招都未敢和上官元讓過一下,撥轉馬頭,向下敗逃。
    他帶頭跑了,可讓寧軍將士們長松口氣,人們也不再去攻城送死了,全部往回跑,潰敗之勢就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
    上官元讓帶領三水軍,足足追殺出兩里有余,如果不是梁啟怕他有失,下令鳴金收兵,上官元讓還能繼續追殺下去。絕版手打
    張蕭廷這二萬寧軍攻城不成,反倒死傷大半,他帶著殘兵敗將,一退再退,足足退出十里開外才算勉強穩住陣腳。回頭再看,兩萬多士卒,此時僅僅剩下幾千人,他忍不住仰天長嘆,哀道:“天要亡我,這是天要亡我啊!”
    說著話,他看了看手中的佩劍,悲從心來,他把眼睛一閉,抬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徐諄見他要尋短見,急忙翻身下馬,搶步上前,將張蕭廷的手臂拉住,顫聲急道:“將軍不可,將軍不可啊!”
    “我丟失潼門,還有何臉面回都去見君上?又如何對得起拼死作戰的將士們?主將無能,害死全軍啊…。。”說著話,張蕭廷眼圈一紅,眼淚流了出來。
    徐諄以及周圍的殘兵敗將們也都哭了。現在再提回都,已是妄想,潼門被風軍所占,這等于是隔絕了己方的回國之路。
    徐諄說道:“正因為潼門已丟,將軍更不能輕生,而應想辦法重新搶回潼門啊!”
    “將軍不如去鹽城,與戰無雙和戰無敵兩位將軍匯合,借他二兄弟之力,或許還有奪回潼門的可能!”
    “哦?”一句話點醒夢中人,張蕭廷聞言,眼睛頓是一亮,對啊,自己怎么把戰無雙和戰無敵這二人給忘了,他倆手下可是還掌有二十萬的大軍呢,若是引兵來潼門,頂能一舉殲滅敵軍,奪回潼門。
    想到這里,他把脖子上的佩劍拿下來,點點頭,說道:“徐諄,就依你見,我們去鹽城找無雙和無敵兩位將軍!”
    張蕭廷聽從徐諄的意見,率領手下數千的殘兵去往鹽城。
    潼門一戰,進行的很快,前前后后只用了半天的時間,不過,潼門的丟失對風寧兩國的局勢影響太巨大了。
    潼門在寧國手里,寧軍隨時都可進入風地,無論是戰是守,都占有絕對的優勢和主動,而潼門落入天淵軍之手,潼門這扇風國的大門就形同被關閉,東面的寧軍進不來,西面的寧軍出不去,戰無雙和戰無敵統帥的二十萬寧軍就被活活困在風地之內。
    更要命的是,二十萬的大軍也無法再得到后方的補給,所需糧餉、軍械、物資統統都得靠鐘天供應,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而戰家兩兄弟又不會聽令于鐘天,雙方之間的矛盾自然會漸漸暴露出來并且變的尖銳。
    可以說,潼門這場看似規模不大的小戰爭卻導致了風寧兩國優劣形勢的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