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98

  天淵軍攻打城防堅固的西百城,進攻三日,沒有取的任何進展,倒是傷亡人數在直線上升。【】西百城內,鵬軍損失也不小,人員傷亡過半,而且天淵軍白天攻,守軍日夜不得安寧,上下將士已疲憊到了極點。
    這時候,于俊再次向耿強進見,主張其成棄城投降。若是在繼續打下去,洗白城內的將士們就真要全軍覆沒了,而且還要牽連到無數的百姓。
    仗打到現在,鹽城那邊遲遲沒有動靜,西百城成了孤立無援的孤城,耿強的心情本來就煩躁到了極點,又聽到于俊勸降,無處泄的悶氣都在他的身上,令人把于俊拖出去,重責了三十軍棍,并把他的官職一降到底,同時還放出話來,等他打退了天淵軍之后就要取于俊的腦袋。
    于俊進諫未成,反受到耿強的重罰,對這樣的結果,另一位謀士曲讓自然十分高興,他建議耿強繼續多抓壯丁,讓城中的百姓成為抵御天淵軍的主力,這樣一來,己方士卒的損失就可降到最低,并把城中數十萬的百姓與西百城綁到一起,使天淵軍的攻城難上加難。
    耿強覺的曲讓的意見有道理,接受他的提議,對城中的百姓們抓捕變的更加肆無忌憚,甚至是大白天,耿強麾下的親兵衛隊都能跑到大街上強行拉人充軍,下至十四、五歲的孩童,上至四、五十歲的老者,無人能幸免,偌大的西百城,已被耿強折騰的蕭條冷清,街上幾乎看不到人,即使偶爾有行人路過,也是步履匆匆,提心吊膽,生怕遇到官軍。
    天欲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這話用在此時的耿強身上正好合適,他瘋狂抓捕大批百姓從軍,雖然加強了西百城的城防,可是也為他的滅亡埋下禍根。
    西百城的城頭上幾乎都看到身穿紅色盔甲的鵬軍士卒,所能看到的皆是衣著雜亂無章的百姓們,他們沒有盔甲護體,所用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門,有人用矛,有人用戟,有人用刀,還有人拿了棍子和帖耙子。
    傍晚,唐寅和邱真,張哲,宗元三位謀士上到己方大營的塔樓上,眺望西百城的城頭,看到了這番情景,邱真皺了皺眉,說道:"大人,看來耿強又拉來了更多的城中百姓們充軍了,這樣下去,我軍越打越少,而敵方人卻越打越多,對我軍不利啊!”
    唐寅當然知道現在的形式十分危急,他不想在聽這樣的分析,而是想要解決之道,他深吸口氣,目視眼前的城池,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
    一旁的宗元揉著下巴,眼珠子骨碌碌亂轉,幽幽說道:”強拉百姓們參與城防,并非解決之道啊!百姓們沒有經過任何訓練,也沒有見過兩軍交戰的陣勢,經驗不足,打起來,傷亡會很大!
    張哲冷哼一聲,說道:現在耿強是狗急跳墻,他才不會管城中的百姓的死活,他想的只是他自己,如何能守住西百城。
    宗元點點頭,說道:如此來說,我們可以明白兩點,第一,城中的百姓絕非自愿參與城防的,第二,耿強并不得人心。
    他這是廢話,耿強不得民心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自鐘天篡位以來,耿強就對樂湖郡采取鐵腕的管制,誰敢說鐘天半個不是,只要被他或者他的手下知道,立刻就會抓走處死,有這么一個郡守,百姓們能自為他守城那才叫怪了。
    張哲白了宗元一眼,沒有說話。
    宗元繼續自言自語道:這兩點,我軍倒是可以大加利用一下。若是能有一批人混入城中,挑撥百姓們造反,更強必敗,即使退而求其次,能煽動一批百姓為我軍打開城門,讓我軍殺入城內,擊垮耿強就易如反掌了!
    張哲輕嘆口氣,想混入城中,談何容易,己方也不是沒有試過,敵軍十分謹慎,每一段城墻都有寧將駐守,使用洞察之術,連暗箭人員都無法接近,何況其他人?他大搖其頭,嘆道:以目前的形式來看,想混入城中勢如登天。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目視西百城的唐寅突然眼前一亮,說道:若是由我混入城中,倒也并非沒有機會!
    邱真、張哲、宗元三人聞言同是一愣,不約而同的像唐寅看去,后者轉回身,正色說到:宗先生所言有理,西百城的百姓不可能是自參與城防的,定是被耿強以強迫手段抓來的,三日來,我軍連續攻城,鵬軍死傷不少,而參與城防的百姓死傷更大,耿強的做法必定已引得百姓們怨聲載道,這種情況下,鼓動百姓們造反很容易。
    “大人要親自前往?”邱真跟隨唐寅的時間最常,自然對他的個性也最了解,只看他眼睛閃閃放光的樣子,他就知道唐寅又打算親自行動了。
    “沒錯!”果然。唐寅點頭一笑,說道:“也只有我前去成功的可能性才最大!
    “大人想怎么做,邱真緊張的問道。
    唐寅一笑,擺手說道:“我們回帳詳談!”
    讓俺們一行人快地下了塔樓,回到唐寅的中軍帳,并將軍中的高級將領也都統統丨招來。等人們都到期之后,唐寅開門見山說道:“我要去西百城!他語氣之平淡,如同西百城是己方城池似的,想進就進,想出就出。
    聽聞這話,眾將們同是一驚,相互看看,都沒搞明白唐寅這話是什么意思。蕭幕青低聲問道:“大人的意思是......
    唐寅把宗元的分析向眾人講述了一遍,然后說道:“我進入城內,可以裝扮成百姓的模樣,混在守城的百姓當中,只要有機會,就鼓動百姓們造反,為我軍打開城門!
    “啊?眾人心頭皆是一震,蕭幕青忙追問道:大人要帶多少人前往?”
    唐寅回手指指自己的鼻子,笑道:“我一人即可!”
    “這……這太危險了!”別說蕭慕青就連邱真也連連搖頭,表示不妥。
    “我一人前去,無牽無掛,即使身份暴露了,也可占可逃,若跟的兄弟們太多,反而礙事!”唐寅笑呵呵地說道。
    邱真嘆口氣,幽幽說道:“即使大人要只身前往,可是也進不了城啊!江默將軍不是已經試過一次了嗎?”說著話,他看向江默。
    江默急忙應道:“沒錯!大人,城頭上有鵬軍將領釋放洞察之術,只要稍微靠近城池,就會被敵軍察覺,大人不可草率行事啊!”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說道:“區區守將,不足為懼,有樂天助我,混入城內,易如反掌!”
    樂天被唐寅點到名字,滿臉茫然,疑問到:“大人要我怎么做?”
    唐寅說道:“把城頭的守將射下來!”
    樂天皺了皺眉,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對自己的箭術倒是有信心,若在敵將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自己突放冷箭,將其射殺不是沒有可能,但關鍵的問題是,自己射殺敵將的同事,也必會引起周圍敵兵的注意,到時敵人還是會警覺。
    看出他的顧慮,唐寅一笑,說到:“你只管射殺敵將就好,以我的修為,在敵兵警覺之前,我便已經進入城內了!”
    樂天低頭沉吟,沒有說話。
    江默這時說道:“我隨大人入城!”
    唐寅擺擺手,樂天射殺鵬將,到引起周圍鵬兵警覺,也就是瞬間的事,他有信心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進入城內,但是以江默等人的修為恐怕還做不到這一點。他正色說道:“我混入城內中,也需要與城外的大軍取得聯系,之間的消息傳遞,還需要你們的暗箭從中協助,所以,江默,你就留在大營里吧!”
    見唐寅把一切都設計好了,真有要只身入城的意思,眾人都急了,唐寅是主帥,孤身混入敵城,萬一生以外怎么辦?已方數十萬的大軍怎么辦?眾人相互瞧瞧,然后同時拱手,勸唐寅不要親自涉險。
    唐寅挑起眉毛,說道:“我意已決,你們不用再來勸我。我不在大營期間,軍中一切事務皆由邱真邱大人全部處理!還有,我今晚就要入城,吳廣,元武,元彪,你三人個率三萬兄弟,分從城北,城西,城南三面全力猛攻,樂天,你隨我去南營!”
    唐寅的作風想來雷厲風行,決定了就去執行,不會瞻前顧后,耽擱時間。聞言,眾人面面相覷。想攔都攔不住他,人們無奈的暗嘆口氣,紛紛躬身說道:“是!大人!”
    按照唐寅的意思,吳廣,上官兩兄弟分帶三萬人馬,又開始了夜間攻城。
    對天瀾軍晚間的騷擾,西百城的守軍都有些習以為常,但是這次不是騷擾,而是真的攻城。吳廣,上官元武,上官元彪合計九萬大軍的猛攻,其攻勢也不可小,很快,城內的守軍就現敵人來勢洶洶,并非平常的佯攻,大批的鵬軍和百姓們涌上城頭,抵御天瀾軍的攻擊。
    他們這邊在交戰,唐寅則帶上樂天和江默二人去往南營,他邊走邊交代江默,讓其把暗箭人員分散在西百城的周圍,說不上自己什么時候就會從城內傳出消息,讓暗箭人緣仔細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