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01

  那名被叫李將軍的鵬將看了親兵隊長一眼,點點頭,略露笑容地說道:“辛苦你了,劉兄弟!不過,現在北城門這邊的人手嚴重不足,而天淵軍的攻擊又十分猛烈,只增加幾十人根本無濟于事!”
    親兵隊長面露無奈地苦笑道:“李將軍,現在城中的百姓們非常狡猾,白天的時候都躲藏起來,只有凌晨時才出家門,我今天也是起個大早才找到這些人,李將軍也要多體諒屬下的苦衷啊!”
    他是耿強的親兵隊長,并不歸城門這邊守將的管轄,鵬將自然也拿他沒辦法。【】他點點頭,強笑著說道:“劉兄弟的苦處我當然明白,增加人手一事還要靠劉兄弟多多出力幫忙!”
    “好說、好說!只要李將軍能記住兄弟的好處,日后大展宏圖時能多提攜一下兄弟,我肯定把吃奶的勁都使出來!”
    “哈哈!那我先謝過劉兄弟!”
    “客氣、客氣!人我已經送到了,李將軍,屬下告辭!”
    “不送!”
    等親兵隊長帶著一干手下離開之后,那姓李的鵬將呸的一聲吐口吐沫,怒聲說道:“十足的小人!”說著話,他揮了揮手,叫來一群軍兵,然后一指唐寅等人,說道:“給他們配武器,帶他們上城頭!”
    “是!將軍!”士卒們答應一聲,從成堆的武器中挑出一些,分給唐寅等人。城北這邊是天淵軍進攻的重點,軍械儲備還算是充足,并未象其他三面城墻那樣武器已不夠用。
    唐寅分到的是一只長矛,他低頭看了看,長矛上血跡斑斑,也不知道被用過多少個來回,經過多少人之手了。在他們被領上城墻的時候,李姓將軍一直在旁看著,等唐寅從他面前經過的時候,他喝道:“你站住!”
    唐寅心中一震,難道自己被對方看出破綻了嗎?若是這樣可糟糕了。要知道現在唐寅已分化出暗影分身,自身已不具備靈武修為,一旦被敵人看出身份,情況將十分危急。李姓將軍上下打量他幾眼,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唐初!”唐寅繼續報上他臨時亂編的假名字。
    “唐初?”李姓將軍默默念叨一遍,然后兩眼眨也不眨地盯著唐寅,幽幽說道:“我看你怎么這么眼熟?”
    其實他并未見過唐寅,也沒見過唐寅的畫像,但是對唐寅的描述聽過太多了,此時見到他本人,自然而然有種熟悉之感。唐寅隨機應變的能力極強,而且喜怒又不形于色,即使心里緊張,表面上也看不出什么。
    他微微一笑,說道:“也許將軍以前在城中碰到過小人吧!”
    李姓將軍點點頭,覺得這也有可能,畢竟自己在西百城任職也有不短的時日,而且這名青年相貌俊秀,笑呵呵的模樣十分討喜,以前若真遇到過,在心中留有印象也并非不可能。他伸出拳頭,輕輕砸了砸唐寅的肩頭,笑道:“不錯,小伙子身子挺壯的,但沒修過靈武,有些可惜啊!”
    唐寅化出分身之后,已和普通人無異,即便對方使用洞察之術,也難以看出他是修靈者。李姓將軍向身邊的士卒揮揮手,令人拿過來一把佩刀,遞交給唐寅,說道:“以后你就做這些人的隊長,他們都歸你管,如果哪天少了人,我拿你是問!”
    哦,這個鵬將還真會安排人!唐寅心中暗笑,不過表面上可沒有表露出來,他連連點頭,裝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說道:“多謝將軍,多謝將軍!”
    “去吧!”
    “是!”
    “啊,對了,等會你讓人把滾木、擂石再往城上搬一搬,估計今天天淵軍還會攻城,城頭上那些未必能夠用!”
    “明白了,將軍!”
    “好好干!做的好了,我把你編入正規兵團里!”
    “多謝將軍!”
    模樣就相當于人的名片,它能給別人留下最直觀的第一印象。唐寅天生笑面,加上模樣又俊朗秀氣,非常討喜,這名鵬將很容易便從人群中注意到他的存在,并把他安排為這三十多名百姓的頭目,可謂是飛來的橫福。
    能掌管三十多號人,這也可為他日后的行動提供諸多的方便。
    另一邊,唐寅的暗影分身可不是放出去沒事干,他在城中四處亂逛,很快便現有小股的軍兵出現在街頭,分身施展暗影漂移,直接閃到那幾名軍兵近前,以黑暗之火快地將幾名軍兵殺掉,從其記憶中找出于俊的住址,然后變化成軍兵的模樣,在街道上大搖大擺的直奔于俊府邸走去。
    于俊身為耿強的心腹謀士,在西百城的宅子可不算小,雖然現在被耿強罷了官,但宅子還在,只是門前顯得冷清一些,當初龍攀鳳附之人都已不見了蹤影。
    唐寅看了看府門上的牌匾,確認是于府沒錯,他這才從軍兵模樣變回本來相貌。
    他走到府門前,拍打門上的銅環,時間不長,府門打開,從里面走出一名青年家丁,他上下打量唐寅一番,覺得眼生得很,不過見唐寅氣度不凡,便客氣地問道:“請問,閣下找誰?”
    “我找你家大人,于俊先生!”唐寅笑呵呵地回答道。
    “你是……”在家丁的印象中,老爺即沒有這樣的親戚,也沒有這樣的朋友。
    唐寅說道:“我是你家大人的故交,在下姓唐。”
    “對不起,我家老爺現在不見客!”
    “呵呵!”唐寅笑了,說道:“但他一定得見我!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找你家大人商議,此事可涉及到西百城數萬將士以及幾十萬百姓的生死,你快進去通稟一聲!”
    家丁被唐寅的口氣嚇了一跳,再次打量他幾眼,沒敢耽擱,扔下一句閣下稍等,然后急匆匆地回宅內跑去。唐寅等候的時間并不長,那名青年家丁又跑了出來,對唐寅躬身一禮,說道:“我家老爺有請!閣下請隨我來!”
    唐寅含笑點點頭,跟隨家丁,走入大宅之內。
    他被家丁帶到大宅的正廳,舉目看去,大廳正正方方,裝飾還算樸素,書香氣息十足,墻壁上掛滿了字畫。在大廳的正中央坐有一名三十多歲未到四十的中年人,白面黑須,細眼高鼻,相貌普通平凡。
    唐寅在打量中年人,中年人也同樣在打量他。
    把唐寅上上下下看了幾遍,中年人皺起眉頭,幽幽說道:“我并不認識閣下,而閣下卻自稱是我的故友,這是何用意?你有什么企圖?”
    唐寅笑而未答,反問道:“想必閣下就是于俊先生吧!”
    “沒錯,是我!”
    “我有事與先生相商!”說著話,唐寅目光向左右瞄了瞄,看看兩旁的侍從,又加重語氣說道:“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于俊是謀士出身,頭腦多聰明,見狀,立刻明白了唐寅的意思,不過他現在還不知道唐寅的確切身份,又不知道他來找自己是何目的,當然不會草率地把兩旁的侍從打走。他慢悠悠地說道:“這些都是我的心腹,閣下有什么話,但說無防。”
    唐寅猛然跨前幾步,直接走到于俊的近前,后者嚇了一跳,瞪大眼睛,驚訝地看著他。唐寅彎下腰身,貼近于俊的耳邊,輕聲說道:“我姓唐名寅,現在,于俊先生認不認為有把他們打出去的必要?”
    一聽這話,于俊腦袋嗡了一聲,臉色頓變,人也下意識地站起身形,目瞪口呆地看著近在咫尺地唐寅,結結巴巴道:“你……你說你是……”
    唐寅擺擺手,打斷他下面的話,含笑說道:“沒錯,我是!我沒有說錯,于俊先生也沒有聽錯!”
    唐寅?天淵軍的主帥唐寅竟然會在己方的城池中出現,這太不可思議了!等于俊清醒過來,他第一反應是又驚又駭地連連后退,把身后的椅子撞翻都未覺。見狀,左右的侍從不明白生了什么事,紛紛就要上前。唐寅搶先一步,到了于俊的身旁,笑呵呵地說道:“于俊先生不用害怕,我來此并非是要殺你,而是來救你,不過,若是我的身份暴露了,那我可就有可能要殺人滅口了!你是聰明人,想必不會做出不理智之事吧!”
    在唐寅軟硬兼施的威脅下,于俊從震驚中徹底反應過來,他直勾勾地看著唐寅許久,最后,暗暗嘆口氣,沖著左右的侍從揮揮手,說道:“你們都先出去!”
    “老爺!”
    眾侍從們不放心地瞥眼唐寅,皆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少羅嗦,都出去!”于俊加重語氣。
    眾侍從們無奈,只好慢慢退出大廳,并在于俊的示意下將大廳的門窗關死。
    于俊又不是傻瓜,心里清楚的很,如果唐寅真有心取他的性命,只憑他手下那幾個侍從,根本攔擋不住。唐寅是修為精深的暗系修靈者,在兩軍陣前都能來去自如,何況他這小小的府宅?再者說,只唐寅能潛入西百城這一點就夠嚇人的了,也可見他的厲害之處。
    等侍從都退出去后,于俊也冷靜了下來,此時他反倒不怕了,正視面前的唐寅,一字一頓地問道:“不知道唐大人突然拜訪在下是何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