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02

  唐寅沒有直接回答于俊的話,直截了當地反問道:“于俊先生認為西百城是否能頂得住我天淵軍的進攻?”
    于俊心思急轉,考慮他這話是什么意思,模棱兩可地說道:“戰局瞬息萬變,誰都不敢做出準確的猜測!”
    唐寅點點頭,雙手背于身后,笑道:“于俊先生說的有道理,不過根據雙方實力的差距,還是能判斷出個**不離十。【】現在,西百城的守軍不足五萬,只靠自身的實力根本守不住城池,濫拉百姓充軍,也不是解決之道,只會徒增百姓的傷亡罷了,西百城最終還是會失守,但到時城中百姓只怕也就剩不下多少人了。”
    于俊聞言,臉色微變,頭也隨之垂了下來,默默無語。唐寅的話和他心中所想是一樣的,當初他就主張投降,但耿強并未接受他的意見,反而還強拉百姓充軍,這在他看來如同是自取滅亡,只是唐寅竟能對己方的兵力如此了解,倒令他很意外。
    其實唐寅并不知道西百城守軍的確切人數,但通過被他吸食掉的那些士卒的記憶,也能推算出個大概。
    見于俊如此反應,唐寅暗暗點頭,這個于俊雖然是耿強的手下,但和耿強卻不是穿一條腿褲子的,自己應該好好利用此人。
    想著,他淡然一笑,又道:“你我雙方都是風人,之所以交戰,只是政念不同,各為其主,若是硬把百姓們牽連近來,無論最終誰勝誰負,損的都將是全國的國力,我想于俊先生也不想看到這偌大的西百城到戰后變成一片瓦礫的廢墟吧?!耿強昏庸無道,于俊先生的勸見他非但聽不進去,還把先生罷了官,這樣的人你還輔佐他做甚?”
    他這番話說到于俊的心坎里。耿強的為人怎樣,他自然再了解不過了,鼠目寸光又好大喜功,心胸狹隘又自以為是,如果抵御天淵軍順利,耿強一高興,也許不僅不會治自己的罪,還能把自己官復原職,但若是抵御不順,那自己的性命可就真的難保了。
    現在唐寅出現在城中,對己方的情況掌握的了如指掌,甚至連自己被罷官的事都清楚,在如此熟悉己方的情況下,天淵軍又怎能不勝呢?想到這里,他忍不住幽幽嘆了口氣。
    唐寅的直覺有近乎于野獸般的敏銳,于俊臉上任何細微的變化都逃不出他的眼睛。看出自己的話已讓他心念動搖,唐寅更是加重語氣,正色道:“若是于俊先生肯投靠于我,助我攻下西百城,我會比耿強更加重用先生,而且如此一來,還使西百城內數十萬的百姓免于兵禍之苦,先生功德無量啊!”
    于俊看著侃侃而談的唐寅,心中也在暗暗佩服,同樣是郡,但唐寅可比耿強強出太多了,單單他肯為百姓們著想這一點,就是耿強萬萬比不了的。他搖頭苦笑一聲,說道:“唐大人太看重在下了,在下感激不盡,不過,我現在已被罷官,無權無勢,即使想助唐大人一臂之力,也力不從心。”
    “呵呵!”唐寅笑了,說道:“先生過謙了吧!雖然你被罷官,但聲望還在,你振臂一呼,想必也會有不少將士隨之響應!”他這話只是試探性的,于俊能不能拉攏到耿強身邊的高級將領,他心中也沒底。
    “這……”于俊聞言皺起眉毛,露出沉思之色,過了許久,方幽幽說道:“我和西城守將杜清將軍倒是交情莫逆,至于其他人,我實在沒有把握。”
    鎮守西城的將軍?唐寅眼睛頓是一亮,腦筋急轉,想了片刻,追問道:“于俊先生能把這位杜將軍拉攏過來?”
    于俊苦笑道:“成功于否,我現在也不知道,不過倒可以一試!”
    “好!”唐寅點點頭,說道:“此事若能成功,于俊先生就立下了大功!”
    “唐大人言重了。”于俊皺起的眉頭并未舒展,反而皺的更深。他說道:“我肯幫唐大人,并非我于俊貪生怕死,好慕虛榮,而是不想見城中幾十萬的百姓受兵禍之災,死于非命,希望唐大人在取得西百城之后能善待百姓,另外,我還有一個條件!”
    唐寅頷應道:“于俊先生有話請講!”
    于俊低著頭,想了一會,方輕聲說道:“希望唐大人在大功告成之時也能給耿大人留一條活路,這也是我唯一的條件。”
    哦?唐寅吸口氣,直視于俊,久久無語。聽得出來,于俊雖然被耿強罷了官,不過對其還是很有感情的,此人倒稱得上有情有義,不過只可惜他的情義用錯了地方。唐寅想了一會,仰面而笑,說道:“好,此事我可以答應你,戰后絕不殺耿強!”
    現在天淵軍對西百城久攻不下,損兵折將,糧草又告急,唐寅心急如焚,無論什么條件,這時候他都會答應,當然,日后會不會這么做就不一定了。
    得到唐寅的親口應允,于俊放下心來,他拱手說道:“在下先多謝唐大人!”
    “先生客氣了!”唐寅笑呵呵地說道。
    如果于俊此時是站在唐寅的背后,一定能嚇暈過去。唐寅和他說話的時候,雙手一直背于身后,兩只手掌都已經變成又細又長的手刀,上面還依附著淡淡的黑暗之火,只要于俊對他的勸降一事又任何的遲疑或者排斥,他都會第一時間突下殺手,殺人滅口。
    不過好在事情進展順利,于俊不是個頭腦一根筋的老頑固。
    其實,唐寅來找于俊的時機可謂是恰倒好處,正趕上于俊受到排擠又被罷官的低谷,拉攏到他站到自己這邊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
    于俊和鎮守西城的杜清交情確實不錯,杜清是武將,也是個粗人,四肢比大腦達的那種人,他很佩服于俊的才智,每當他遇到重要又舉棋不定的事時都會主動來找于俊商議,讓于俊幫他出主意。
    和于俊一樣,對耿強拉百姓參與城防的做法杜清也是反對的,只是現在的耿強根本聽不進別人的勸見,一意孤行,他也沒辦法。
    當日,天淵軍又照常對西百城動猛攻,攻擊的側重點還是城北這邊。
    現在唐寅的真身就在城北,已是參與城防的壯丁之一,與己方大軍站在對立的角度上,此時他更能感覺到己方大軍進攻之兇猛,以及西百城抵御起來之艱辛,城上的守軍在向下放箭,而城下的天淵軍箭陣更猛,一波接著一波,幾乎都沒有間隔,不時有中箭的士卒和百姓哀號著摔倒在地。
    城門這邊,受到攻擊的強度最大,不僅要承受天淵軍密集的箭雨,而且天淵軍大型的攻城武器都用于這邊,頭頂上不時飛來巨石,破城弩出的木樁子把箭垛射的千創百孔,后面根本無法躲人。更要命的是下面還有撞擊城門的霹靂車,隨著一陣陣的劇烈撞擊聲,城墻都在前后顫動,為了阻止霹靂車破城門,城頭上的守軍和百姓們只能硬著頭皮站出來,將滾木、擂石猛砸下去,可是在他們扔掉滾木、擂石的同時,人也被射成了刺猬。
    鵬軍和百姓們的尸體疊羅在一起,堆積成小山,都可做箭垛之用,可見戰斗之慘烈,城頭上尚且如此,城外進攻的天淵軍損失更巨,城墻下的尸體早已鋪滿一地。
    唐寅混雜在鵬軍和百姓之中,當然不會對己方攻城的將士下殺手,他邊裝出膽小怕死的模樣,躲到城頭通往城下的階梯間,邊偷偷觀察鵬軍的實力。
    在鵬軍當中,靈武修為高強的將領不少,身著靈鎧手持靈兵的戰將隨處可見,唐寅感覺即便是自己在全盛狀態下沖上城頭與其交鋒,也難以討得便宜。
    正在他默默估量的時候,一名鵬將快步沖過來,大聲喝道:“你們都躲在這里干什么?都給我滾回城上去!”
    唐寅是裝膽小躲到臺階中段,而在其左右還有許多真膽小怕死的百姓們也躲到了這里,哆哆嗦嗦地抱成一團。
    那名鵬將在喊喝之時,將手中的靈刀也舉了起來,厲聲道:“違反軍令者,斬!你們再不上去,我就砍下你們的腦袋!”
    嘩——隨著鵬將把靈刀抬起,百姓們皆嚇的臉色大變,再不敢龜縮到臺階處,紛紛起身,連滾帶爬地向城頭上跑去。
    唐寅無奈,也只好跟著百姓們回到城頭。剛上來,迎面就飛來一片箭雨,唐寅反應極快,就地撲倒,滾了出去,而周圍的百姓們沒有他那么靈活的身法,被箭雨射個正著,頃刻之間,十余人胸前中了數箭,撲倒在地,死于非命。
    看著近在咫尺的尸體,唐寅也暗流冷汗,好在自己閃躲及時,不然就得糊里糊涂的死在己方兄弟的箭陣下,看來今晚有必要傳出消息,讓己方士卒不要再主攻北城了,這樣下去,連自己的性命都難保。
    城上的守軍以及百姓們經過一整天的鏖戰,終于算是把天淵軍的強攻又擋住了,一場戰斗打下來,守城的總人數又減少三成有余,當然,其中戰死的百姓們占了大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