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03

  當日入夜,唐寅等眾多的百姓們又被鵬軍安排上城頭,參與守夜。【】這也正合唐寅的心意。
    他和他手下殘余的二十多名百姓在城門樓的上方站崗放哨,等到入夜已深,他把周圍的百姓們聚攏過來,說道:“現在城頭上的滾木、擂石太少,你們去城下再搬運些上來!”
    他是這些百姓們的頭目,百姓們即便對他的命令不滿,也只能聽從他的安排。人們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拖著沉重又疲憊的身軀,魚貫走下城墻,去搬運滾木擂石。
    把百姓們都支走后,唐寅向左右望望,見距自己最近的鵬軍都在十多米開外,他放下心來,快從衣服上撕下一塊布條,鋪在箭垛上,又從腳下揀起一粒石塊,快寫上‘明日不攻城北’這六個字,然后將布條卷起,以繩子系于一根箭矢上。
    做完這些,他又向周圍望了望,見站崗的士卒依舊,自己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搬運滾木擂石的百姓們也沒上來,唐寅將插在城頭上的一根火把抽了出來,抓在掌中,揮動臂膀,來回搖晃。
    他這個舉動,兩旁的鵬軍和百姓們看不太出來,也不會刻意去注意,但是若在城外,則看的異常明顯,黑夜中,城頭上有一根火把如此頻繁的晃動,想注意不到都難。
    將火把搖晃好一會,唐寅聽下面腳步聲響起,知道是搬運滾木擂石的百姓們上來了,他急忙放下火把,抓起一旁的長弓,捻弓搭箭,對準城外的半空,將那只系有布條的箭矢全力射了出去。
    嗖!
    箭支破風,急飛向城外。
    唐寅晃動火把沒引起鵬軍們的注意,不過向外放箭的聲音周圍的鵬軍可都聽到了,幾乎同一時間,左右的數名鵬軍齊齊跑過來,到了唐寅近前,看著他手中提著的長弓,凝聲問道:“怎么回事?剛才是你放的箭?”
    唐寅早有準備地點點頭,面露正色地說道:“我剛才看到城下好象有人影晃動,就射了一箭!”
    “哦?”周圍的士卒們紛紛向城外望去,城下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別說人影,鬼影子都沒有。張望半晌,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有士卒冷笑著嘟囔道:“是你眼花了吧?”
    “啊……小人也不敢肯定,不過李將軍交代過,任何的風吹草動都不能放過,所以……”
    沒等他說完話,圍攏不過的士卒已不耐煩地紛紛揮了揮手,說道:“得了、得了,不用廢話,記住,以后看清楚了再放箭,別沒事嚇唬人!”
    “是!”唐寅連連點頭。
    這時候,搬運滾木擂石的百姓們也都上來了,人們累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看到這個,周圍的士卒沒有一個上前幫忙的,立刻都回到自己的崗位,躲出遠遠的。等他們走后,唐寅眼珠轉了轉,壓低聲音,對搬運重物的百姓們說道:“大家都累了吧,坐下歇歇!不是我要難為大家,你們也都看到了,這本是軍兵們該干的活,現在都落到我們的頭上了。白天打仗,晚上干活,這是不想讓我們大家活了!”
    唐寅的話令百姓們感同身受,人們紛紛坐在地上,擦拭臉上的汗水,長噓短嘆,滿面愁容。
    環視眾人,唐寅繼續說道:“再這樣下去,我們大家就算不被天淵軍殺死,也非得被活活累死不可!”
    “唉!那也沒辦法啊!我們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過,還能怎么辦?”
    唐寅似義憤填膺地說道:“不行我們就反了,向天淵軍投降!”
    “啊?”
    此言一出,周圍的百姓們都嚇了一跳,人們急忙站起身,走到唐寅近前,把他的嘴捂住,然后緊張地望了望左右,見四周的鵬軍沒有聽到,人們這才長出口氣。
    “唐初,你瘋了嗎?這種話要是被軍兵們聽到,不僅你要殺頭,還得牽連九族呢!”
    “反正都活不成了,與其被耿強的走狗欺負死,不如投奔天淵軍,也許還有一條活路!”唐寅瞇縫著眼睛,悄悄打量周圍眾人。
    百姓們若有所思地紛紛垂下頭,沉吟不語。過了好久,方有人低聲嘟囔道:“我們才二十多人,怎么投降天淵軍啊?沒等出城,就得被軍兵殺了!”
    唐寅一笑,幽幽說道:“機會總是會有的,現在我們可不能聲張!”
    人們莫名其妙地看著唐寅,感覺他與自己這些人似乎不太一樣,但哪里不同,他們又說不上來。
    另一邊,唐寅的暗影分身住在于俊的家中,而于俊則派出家丁去往城西,邀請杜清來自己家中一坐。
    換成是旁人,杜清這時候絕不會接受邀請,畢竟現在形勢緊張,他又是鎮守西城的守將,哪能脫得開身,不過見是于俊的家丁來請自己,杜清沒有多做考慮,找來副將,令其先替自己頂一頂,隨后跟隨于俊的家丁,去往于府。
    路上,杜清也很奇怪于俊突然找自己是為了什么事,他問了家丁,可是家丁也不清楚,杜清不再追問,一路走來,滿腹的疑問。
    等到了于府,見到于俊,杜清快步上前,拱了拱手,說道:“先生突然找我來,有什么事嗎?”他是粗人,說話直來直去,不會拐彎抹角的客套。
    于俊沖著他一笑,又向他擺擺手,笑道:“杜將軍,快請坐!”
    “哎呀,我哪有時間坐啊!”杜清搖頭說道:“現在形勢緊張,我在西城那邊片刻都離不開!”話是這樣說,不過他還是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茶杯,看都沒看,便將里面的茶水喝個干凈,然后抹了抹嘴,沖著一旁的侍從笑道:“兄弟,再上一杯茶來!”
    對他這種毫無禮數的行為,于俊早已經見怪不怪了,等下人重新送上茶水后,他揮揮手,把侍從們都打出去,然后問面露正色,問道:“杜將軍,現在西城那邊的狀況如何?”
    杜清連連搖頭,說道:“不怎么樣!天淵軍的進攻一天猛過一天,我軍傷亡較大,人是越打越少,再這樣下去,我看出不了三日,形勢就岌岌可危了!”
    “哦!”于俊輕輕應了一聲,又故做好奇地問道:“聽說大人這幾天一直在招收城中百姓充軍,我軍人手應該充足才對啊!”
    “哎,別提了!”杜清說道:“剛開始大人還真送來不少充軍的百姓,可是這兩天,根本就沒送來多少人,再者說,那些百姓們都是臨時找來的,哪會打仗啊,我軍的防具和武器又不多,無法人人都配到,等交戰的時候,百姓們死傷太大!”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如果大人當初聽了先生的話,肯交城投降,我們現在也不至于落到如此險境,但現在已經與天淵軍交上手,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只能硬著頭皮打倒底了!”
    “打到底就只有死路一條!”從杜清的話中,于俊已將他的心思聽明白了大概,不再遮遮掩掩,直接說道:“強拉百姓充軍,是最蠢最笨最無遠見的行為,不僅解決不了問題,還要連累無數的百姓死于非命,大人這是在自取滅亡,杜將軍可不要跟大人一齊陷進去啊!”
    聞言,杜清身子一震,急忙抬起頭來,驚訝地看著于俊,喃喃說道:“先生的意思是……”
    “投降天淵軍!”于俊正色說道:“杜將軍再不做打算,繼續與天淵軍為敵,無疑是螳臂當車,自掘墳墓!”
    杜清雖然與于俊交情莫逆,也為他馬是瞻,但還是被他這話嚇了一跳。他端著茶杯的手一哆嗦,手中的杯子都險些掉到地上,結結巴巴道:“投……投降?向天淵軍投降?”
    “是的!若繼續跟著大人,將要萬劫不復啊,只有投降天淵軍,才有一線生機!”
    杜清連連擺手,他是看耿強不順眼,對他的所做所為不以為然,但也沒到要臨陣倒戈的程度。他愣了片刻,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說道:“不行!絕對不行!我……我豈能做出賣主求榮的事呢?”
    于俊正色道:“這不是買主求榮,而是棄暗投明!再者說,你就算不為自己考慮,難道還不為家人考慮嗎?一旦等日后天淵軍攻入城內,你作為耿強的死忠,天淵軍自然不會放過你,也同樣不會放過你的家人!”
    “這……”這倒是實話,也令杜清剛剛提起來的高風亮節又迅地泄了出去。
    是啊!以目前天淵軍進攻強猛的程度來看,西百城失守是早晚的事,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等天淵軍打入城內,自己倒是無所謂,大不了就是戰死沙場,以身殉國,但家人怎么辦?天淵軍能放過他們嗎?
    唐寅可不是心慈手軟的人,當初天淵軍攻入冀城的時候,滅了多少將士的九族?想到這里,杜清不由自主地激靈靈打個冷戰,垂下頭來,默默無語。
    于俊這時候也不再說話,給他仔細斟酌、權衡利弊的時間。
    想了許久,杜清抬起頭來,拱手說道:“多謝先生提點!不過,即使我有心投降天淵軍,可也沒有門路啊,別說接觸不上,即使接觸上了,天淵軍也未必會信我!”
    這時,屏風后突然有人說道:“杜清將軍盡管放心,我信得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