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04

  “大人希望我怎么做?”杜清心里也明白,唐寅能冒著風險入城,通過于俊拉攏自己肯定有所目的,與其等人家開口,還不如主動去問。【】
    唐寅一笑,問道:“杜清將軍身為西城的守將,打開城門對你開說很容易吧!”
    杜清苦笑著連連搖頭,正色說道:“大人,末將雖然是西城守將,但想打開城門,還得得到郡耿強的手諭,另外,末將靡下的偏將們和并不全是一條心的。他們大多數人都是忠于耿強,若是強行開城門,只怕未必會成功。”
    “哦!”唐寅輕輕應了一聲,就又問道“那忠于你的將士能有多少人?”
    “最多兩千!“
    “西城的守軍又有多少?”
    “一萬兩千人,另外還有一萬多壯丁!”杜清如實回答。
    唐寅在心中默默盤算一下,說道:“參與城防的百姓們不足為慮,若是在大軍攻城的時候,杜清將軍能帶領兩千兄弟突然倒戈,必定會讓西城的防御打亂,到時,城外的大軍也就可乘機沖殺進來了!”
    杜清仔細想了想,點點頭,說道:“這倒是可以!只是……”臨陣倒戈,比如會受到其他鵬軍的圍攻,弄不到連沖殺進來的天淵軍都會連他們一起殺,如此一來,他和靡下的兩千將士恐怕誰都活不了。
    于俊多聰明,馬上看出他的顧慮,他悠悠一笑,說道:“杜清將軍在倒戈之前克先湯將士們在身上做好記號,然后再把消息傳到城外,等交戰之時,城外的天淵軍兄弟以標記作為辨認,這樣一來就不會傷到自己人了!”
    “如此甚好!”杜清聽后,立刻露出笑意,沖著于俊連連點頭應是,唐寅想了想,也覺得于俊這個主意不錯,說道:“那么,就在手臂纏上黑布好了,以黑布作為標志!”
    “好!”杜清想也沒想,立刻同意,隨即又面露凝重地問道“:大人準備什么時候動手?”
    “事不宜遲!就定在明天吧!“
    “那消息……“
    “這個我自有辦法,不牢將軍費心,你只管回去準備,并將此事向心腹將士說明。“唐寅說道:”事關重大,消息決不能泄露出去,杜清將軍克要小心啊!“
    “大人請放心,我只會把事情交代給最為可信的將士們!:“杜清正色說道。此事關系到他一家老小的生死,他怎能不謹慎?
    唐寅滿意地點下頭,隨后他又和于俊、杜清二人密謀商議了一番,最終把事情定了下來。
    杜清回西城拉攏心腹不下臨陣倒戈一事暫且不提,且說唐寅真身,他與分身心意相通,分身那邊生的事情他也全都了解。
    不知道是不是暗箭人員接到唐寅昨晚射出的箭支的關系,今天天淵軍倒是一反常態,沒有攻擊西百城的北城門,而是主攻另外三面,北城墻這邊出奇的安靜,就連負責城北的守將都是一肚子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天淵軍吃錯了什么藥。
    趁著空閑,唐寅躲到一處僻靜無人的地方,快地從衣服上又撕下一塊布條,將他于于俊、杜清二人密謀的計劃寫在上面,然后將布條碟起揣好。等他都處理完,回到城頭上的時候,現那里正在生爭執。
    只見一名身穿將領盔甲的大喊正抓著唐寅手下一名青年百姓的頭,另只手已經打佩刀高舉了起來,作勢要看下去,周圍的士卒們都在抱著看好戲的心理在旁觀望,而其他的百姓們則哆哆嗦嗦地躲到一旁,別說上前攔阻,一各個已被嚇的連大氣都不敢喘。
    見狀。唐寅皺起眉頭,喝道:“住手!“說話之間,他快步走了過來。
    那將領聞聲,轉頭向唐寅看去,見他也是一副百姓的打扮,冷笑出聲,問道:“你是誰?“
    “我是他們的頭領!“唐寅指指這些百姓們,說道:”不知將軍為何要殺我的人?“
    “哦!你是他們的頭,你來的正好!“將領臉色沉了下來,說道:”你帶上你的人。跟我走一趟!“
    “去哪?“
    “城東!“將領理直氣壯地說道。
    “為什么?“唐寅疑問道。
    “少羅嗦,老子沒必要向你解釋!”那將領氣焰囂張,也根本沒吧唐寅放在眼里,他厲聲喝道:“再多說廢話,老子把你們統統宰了!”說話之間,他還特意晃了晃手里的佩刀。
    唐寅心知肚明,囂張已方大軍在進攻西城的另外三面,城東肯定是因為兵力不足,到城北這邊借人來了。他搖搖頭,說道:“對不起,小人不能跟將軍走。”
    聽聞這話,那將領的眉毛都豎立立起來,獰聲問道:“你說什么?”
    “我們不能跟將軍走!”唐寅加重語氣,一字一頓地說道。“將軍若想帶走我們,必須得經過李將軍的統一,沒有李將軍的肯,我們哪都不回去!”
    “他。媽。的。老子看你是活膩了!”別說唐寅只是百姓,被強抓來的壯丁,即使是已方的士卒也不敢這么和他說話,將領氣的七竅生煙,怒吼一聲。一把將抓在手中的那名百姓推了出去,接著箭步到了唐寅近前,二話沒說。掄刀就劈。
    唐寅現在是沒有靈武修為,但一身的好功夫還在,見對方來勢洶洶,他不急不亂,身形微微一側,讓開鋒芒,與此同時。他雙手齊出,猛抓住將領掄刀的手臂,向回一帶,下面以腳尖頂住對方的腳踝,上下齊用力。
    這是借力打力,順水推舟的打法,那將領收力不足,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撲倒,
    “啊————”
    那將領驚叫出聲,一個狗啃屎,向前撲到出兩三米遠。身為武將,他皮粗肉厚,一摔之力上不到他,可面子上就太過不去了,那將領嗷的怪叫一聲,從地上竄起,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成,張牙舞爪的又要向唐寅撲去。
    正在這時,突然有人大聲喝道:“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