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07

  百姓們大喊著歸順天淵軍,這令本就心慌意亂的鵬軍斗志浮動,李翼見狀,眉頭大皺,幾個箭步竄到城墻,喝道:“不要亂,兄弟們都不要亂,天淵軍雖然攻破城西,但我們還能把他們打出去!”
    “天瀾軍有數十萬人,你如何能把他們打出城?”唐寅冷笑著質問道。【】
    李翼氣的直咬牙,走到唐寅近前,低聲喝道:“唐初,你不得胡言亂語,再鼓動軍心,以軍法論處!”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你的軍法用不到我的頭上,我也不叫唐初!”
    “什么?”李翼聞言一驚,難以置信的看著唐寅。
    “我的名字叫……”唐寅話還沒有說完,猛然向前近身,膝蓋也隨之高高提起,很掂李翼的小腹,他的出手太快,也太突然,李翼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小腹也被他頂個正著。
    “哎呀!”李翼此時身上還未罩靈鎧,受到唐寅這一膝蓋,疼的腸子都快轉筋了,驚叫一聲,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可還沒等到緩過這口氣來,唐寅已施展出暗影漂移,瞬間到了他的背后,上面抓住李翼的盔甲后拉,下面輪起一腳掃向李翼的后腳跟,同時喝道:“下去!”
    頓時間,李翼的身子橫的向后飛了出去。
    現在他們可是在城頭上,城墻并不寬,因為李翼剛才的后退,已經接觸到城墻邊緣,此時在向后飛出,身子直接從城上摔了下去。
    小凱手打
    “啊——”李翼尖叫出生,身子還在半空中,急忙給自己罩上
    靈凱,隨著撲通一聲悶響,李翼的身軀結結實實摔倒城外,好在他反映夠快,及時釋放靈凱,不然這一摔足夠讓他骨斷筋折的,即便如此,這一摔之力把他震得頭暈煙花,雙目只冒金星。
    沒等他從地上掙扎著站起來,城外正攻城的天淵軍士們一擁而上,對這李翼就是一頓亂砍亂刺。靈凱能防住一次、十次的重擊,可是卻防不住成百上千次。李翼連從地上站身動手的機會都沒有,便被周圍瘋狂的天淵軍擊碎靈凱,人也被剁成肉醬。
    把李翼打下城墻,唐寅城外看都沒看,轉頭回來,對周圍的鵬軍士卒大喝道:“我乃天淵郡郡唐寅,想活命的兄弟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如若不然,我天淵軍將格殺勿論,片甲不留!”說話之間,他快地罩上靈凱,然后從地上撿起一把佩劍,手臂揮動之間,將佩劍靈化,使其變成鋒利的靈兵器。
    “嘩——”
    這一下,鵬軍更亂了,有些士卒見城門守將都被打到城外去了,徹底失去了斗志,紛紛放下武器,有些士卒則義憤填膺,高舉的長矛,佩劍,向唐寅沖殺過來。
    唐寅搖身一變,從普通人變成了厲害無比的修靈者,從平常百姓變成了數十萬天淵軍的領,周圍那些充軍的百姓們也都激動異常,不用唐寅招呼,人們自覺的各持武器,紛紛迎向沖殺過來的鵬軍。
    接著百姓們阻擋住寧死不降的鵬軍,唐寅飛身,直接草哦騙你干城頭上蹦到城內,此時,城門內的鵬軍士卒大都處于茫然之中,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戰還是該降,唐寅沒管他們,他大步流星走到城門洞里,手中的靈劍連續揮舞,數到凌波激射而出,只聽咔嚓、咔嚓的脆響,叮囑城門的數十根木樁子皆被他的凌波劈斷。
    這時門外的天淵軍正在用霹靂車沖撞城門,有數十根木樁盯著的時候,城門如同鐵板一塊,即使被霹靂車撞擊,動搖的幅度也不大,此時木樁齊折,在霹靂車撞擊下,城門前后擺動,搖搖欲墜,即使橫在城門上的大門閂都快被震彎。
    唐寅正向搬動門閂的時候,突然后方沖過來數名蓬江,這些人皆是渾身的靈凱,手持靈兵,到了城門洞前,幾名鵬將沖著傻愣在周圍的鵬軍們大吼道:“你們都還愣著干什么?快上啊!若是讓敵人打開城門,你們統統都別想活了!”
    幾名鵬將的連聲大喊,令鵬軍們如夢方醒,人們回過神來,呼啦一聲,想唐寅沖殺過去。唐寅握了握拳頭,接著張開手掌,暗影魔咒釋放而出,揮手甩入鵬軍的陣營中。
    彭!
    一名鵬軍被暗影魔咒擊個正著,身子炸開,血肉飛濺,周圍一圈人皆被波及,幾名鵬將見狀,齊齊釋放靈壓,將收到波及的幾名士卒已靈壓震住,此時那幾名士卒苦不堪言,暗影魔咒在其體內肆虐,令其人體急膨脹,而外部則是內宿之力,幾名士卒在內外雙力的壓迫下,七孔流血,眼珠子都突出來,不出任何的叫聲,人業已斷氣。
    眼睜睜看著同伴們慘死的模樣,周圍的士卒們嚇的連連后退,幾名鵬將互相看看,不約兒童地點下頭,猛然卸掉一面的靈壓,將幾名受波及的士卒向唐寅那邊彈射過去。
    嘭、嘭、嘭、!
    幾名士卒則飛到唐寅的進前,便全部爆炸開來,暗影魔咒是不辨主的,即便唐寅是釋放者,暗影魔咒若是近身也會收到波及。
    嘶——黑色血肉飛濺到唐寅身上,靈凱立刻冒出騰騰的霧氣,暗影魔咒就如同強酸一般,連唐寅身上那么兼顧的靈凱也被其硬生生化掉。
    “殺——”
    幾名鵬將異口同聲的喊喝著,齊齊向唐寅竄去,三把靈搶,兩把靈刀,同時釋放靈武技能,追魂刺,血魂追,狼牙突,靈亂風、靈斬歸,五種靈武技能所形成的靈刃和靈刺鋪天蓋地,席卷而來,別說是人,就算是神仙都抵擋不住。
    唐寅也不例外,看著飛射而來的靈刃和靈刺,他心頭也是一震,急忙施展暗影漂移,打算閃出對方的攻擊范圍,而那五名鵬將早已經是料到唐寅會用此計,在施展技能的同時也釋放出靈壓,打算以靈壓逼住唐寅。
    這倒是大出唐寅的預料,原本要施展的暗影漂移也稍微頓了一下,就在這停頓的瞬間,狼牙突便到了。狼牙突是瞬間攻擊的靈武技能,釋放出來后,會在對方的身體周圍形成數根靈刺,以閃電般的度貫穿對方的身體。
    咔嚓,咔嚓——在連續的脆響聲中,五根靈刺擊中唐寅,緊接著,另外四個技能也到了,一時間,就聽城門洞里叮叮當當之聲不絕于耳,地面的塵土都被卷起多高,飛沙走石,一片朦朧。
    在如此強猛的靈武技能攻擊下,即使對方的修為太高深,也得被切割成碎片。五名鵬將停住身形,看著塵土飛揚的城門洞,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又施展靈武技能,又釋放靈壓,他們也消耗掉大量的靈氣。惜夢手打。
    很快,城門洞里塵土散盡,五人定睛再看,已經找不到唐寅的身影,五人眼睛同是一亮,臉上也都露出喜色,看來對方是被己方所釋放的技能打碎了,可低頭再看,五人的臉色又是同時一變,地面上只有被靈刃和靈刺掃過的痕跡,連塊碎肉都沒有。
    敵人哪去了?難道是被己方同時釋放的技能打沒了?
    正當五人滿心疑惑的時候,忽聽周圍一片吸氣聲,五名鵬將先是眉頭一皺,接著全部都反應過來,本能的轉過身形,向自己身后看去。
    只見,原本在城門洞里的唐寅不知何時已經閃到他們身后不足五米遠的地方,身上未罩靈凱,在其前胸,小腹,以及大腿,插有五根近乎透明的靈刺,但奇怪的是,傷口處只滲出少量的鮮血。
    這五處傷口大多都是要命的,而唐寅卻像是毫無感覺,嘴角高挑,臉上帶著嗜血的邪笑,渾身上下,流露出一股狂暴又陰冷的氣息。反群主。
    “閣下幾位的身手不錯,想必并非是耿強的直屬部下吧!”唐寅柔聲說道,說話之間,他回手抓住肩頭上的一根靈刺,猛的向外一拔,嘶的一聲,靈刺被他硬生生的扯出身體,唐寅如同毫無感覺,眉頭都未皺動一下,他將靈刺抓在掌心,低頭看了看,接著呼的一下,他的掌心燃燒起黑暗之火,將半透明卻又是實體的靈刺化為靈氣的靈霧,吸入體內。
    能釋放出狼牙?突這種高級技能,對方的修為已不止靈化境,至少得是靈元境,這樣的高手肯甘心做耿強的部下,唐寅有些難以相信。
    他還真猜對了,這幾名鵬將雖然在西百城內,卻不歸耿強管轄,而是鐘天的直屬部下,之所以來西百城是為了協助耿強守城的,而且鐘天派過來的直屬部下也遠不止他們五人,正因為有這些鐘天麾下的直屬高手在,西百城才堅如磐石,另天淵軍久攻不下。
    幾名鵬將心頭暗顫,眼前的敵人還是人嗎?簡直就象是個怪物。修為精神的暗系修靈者確實太可怕了!五人沒有回答唐寅的問題,相互看了一眼,將手中的靈兵慢慢抬了起來,小心翼翼地像唐寅*近,五人呈扇形散開,將他圍在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