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08

  唐寅如同沒看到自己被對方包圍似的,低著頭,將插在身上的靈刺一一拔掉,化為靈霧,就在這時,五人又同時動,五把靈兵,分從唐寅的前后左右和頭上五個方向掛著勁風襲來。【】唐寅冷哼一聲來的好,黑霧從其周身騰出,只頃刻間便化為實體的靈鎧,這時對方的靈兵已到近前,唐寅身形在五人的中央消失,閃到其中一人的背后,十指彎曲,猛抓向那人的后心。
    別看他現在手中沒有武器,但修為在靈天境的高手,身上的靈鎧已堅硬如靈兵,若真被他的雙抓擊中,對方背后的靈鎧都得被抓碎。
    那名鵬將嚇得心頭一震,急忙閃身,讓過唐寅的雙抓,緊接著回手一刀,直取背后唐寅的脖頸。
    他快,唐寅的度更快,身子快地向下一低,縮成一團,如同皮球一般向前翻滾。
    那鵬將這輩子還未見過這樣的怪招,沒等他反應過來,唐寅的身軀已撞到他的雙腿。
    鵬將站立不住,驚叫出生,仰面摔倒在地,唐寅度不減,順著鵬將的雙腿直接滾到他的身上,這才停了下來。鵬將被唐寅的怪招氣的暴喝一聲,正想將唐寅從自己的身上打下去,忽覺得兩肋傳來一陣劇疼。
    他抬頭一看,直嚇的眼前黑,險些昏死過去,只見唐寅半跪在他的身上,雙臂下垂,兩手不知何時已從自己的雙側軟肋插入進去,整只手掌都快沒進自己的身體里。不看還好點,看罷之后,鵬將就覺得自己身體里的力氣立刻泄的干干凈凈,他忍不住仰天慘叫一聲。
    唐寅歪了歪腦袋,看著鵬將已近乎絕望的眼神,插入他體內的雙手慢慢收回,隨著他把手掌拔出,白花花的腸子都掛著他的手指被帶了出來,拉出好長一截。這時,周圍的鵬軍鵬將們都傻眼了,人們甚至都忘記上前營救,嚇得連連后退。
    心念轉動之間,黑暗之火生出,那黑色的火焰順著唐寅的手指,一直燒到鵬將的腸子上,又順著他的腸子直燒入他的體內,鵬將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充滿絕望的雙眼慢慢變成毫無光彩的死灰色,扭動的身軀靜止下來。
    與此同時,從他的身上騰出濃濃的白色霧氣,唐寅如饑似渴,騎在鵬將的身上,仰起頭來,將空中飄蕩的靈氣統統吸入到自己體內,對方的修為高深,靈氣也精純,吸食掉那名鵬將,唐寅不僅象沒受傷似的,反而神采奕奕,兩眼射出*人的綠光。
    “哈哈——”唐寅大笑著從鵬將的尸體上站起,隨意一腳踢出,將鵬將的尸體卷出好遠,隨后他又看向另外四名鵬將,勾勾手指,說到:“你們的同伴已經上路了,你們也隨他去吧,不要讓他在路上等的太久!”
    話音還未落,站在原地的唐寅好像變成離弦之箭,突的向另外一邊的鵬將竄去。其實這幾名鵬將無論是修為還是靈武,都有過人之處,若提起十二分的小心,聯手合力抗衡唐寅,后者在短時間內也未必能占得便宜,但是現在看著唐寅手刃了已方的一名同伴,加上城頭上的鵬軍軍心動搖,已漸漸抵擋不住城外沖殺的天淵軍,剩下的四名鵬軍已無心戀戰,連和唐寅過上一招的心思都沒有,不約而同的調頭就跑。
    他們這一跑,正合唐寅心意,這種各個擊破的機會他哪能放過,他沒有去追離自己最近的那名鵬將,而是施展暗影漂移,追殺跑的最遠的那一個。他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在那名鵬將的身側出現,并未馬上進攻,而是伸出腿來,在對方腳下使個絆子。
    那鵬將光注意自己的上面,沒有注意到腳下,被唐寅橫身過來的這個腳撞個正著,身子前撲,一頭栽倒,他身子還飛在半空中,唐寅已經如陀螺一般轉到他的身上,雙手齊出,一手抓住他的脖頸,一手扣住他腰間的靈鎧,雙臂齊用力,猛的向地上一甩,喝道:“你
    給我在這吧!”
    轟——這記重摔,讓鵬將的身軀在地面硬生生的砸出個大凹坑,整個身軀都快陷入地里,人也當場被震蒙了,暈頭轉向,天旋地轉,不等他從地面上爬起,唐寅一手按住他的腦袋,一手舉起,對準他的胸口就是一記重拳。
    啪!咔嚓!反群主手打。
    那鵬將胸前的靈凱被唐寅的重拳擊個粉碎,連帶著,胸前的數根肋骨都被擊斷,普,鵬將噴出一口氣血水,兩眼翻白,當場暈死過去,唐寅卻不依不饒,抓在鵬將靈鎧下的鋼制盔甲,猛的一扯,將其硬拉下來。接著,燃燒著黑暗之火的手掌也隨之按在鵬將的胸口處。
    呼!這名鵬將比之同伴更慘,在昏迷之中便糊里糊涂的死于唐寅的暗黑之火下,說時遲,那時快,唐寅殺掉兩名鵬將也就是眨眼工夫的事,剩下的三名鵬將已經再無半點斗志,分從三個方向逃竄,急急如喪家之犬。
    唐寅還想繼續追殺,正在這時,忽聽身后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唐寅急忙轉頭,舉目一瞧,原來是北城門竟被外面的天淵軍硬生生的撞開了,緊接著,一名手持巨錘的天淵軍將領率先沖入城內,這人沖進了后,巨錘輪開了,見人就砸,沒一錘輪出去,都掛著刺耳的呼嘯聲,一旦被其砸實,鵬軍將卒立刻就變成肉餅,尸骨無存。
    在這將領身后,則是猶如螞蟻一般的天淵軍士卒,士卒們推著霹靂車進入城內,等出了城門洞后,立刻將霹靂車扔到一旁,呼喊連天,撲殺到城內,瘋狂的砍殺著那些還未來得及逃走的鵬軍士卒。
    見己方大軍突破城門,成功打入城內,唐寅長吁口氣,現在城西,城北都已被己方大軍攻破,大局已定,西百城已如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他正興奮之時,本他這邊沖來的天淵軍一到近前,看到渾身黑色靈鎧的唐寅,天淵軍士卒根本辨認不出來,想都沒想,抬手就是數支弩箭。
    唐寅嚇了一跳,猛然回過神來,身形急側,閃躲開四支弓箭,不過還是有幾支射中他的身子,箭鏃撞擊靈鎧,叮當作響,反彈落地。
    沒等天淵軍士卒再動第二輪弓射,唐寅大聲喝道:“不要放箭,我是唐寅!”
    亂戰之中,誰能聽他的解釋,在天淵軍士卒人心,只要城內的都是敵人。
    他話音還未落,天淵軍士卒又開始第二輪齊射,這回弓箭射來的更多更密集,唐寅無奈,只得施展暗影漂移,閃出弓箭的攻擊范圍。
    此時,那名拿著巨錘的將領到時把唐寅人了出來,見己方士卒對唐寅亂射,他又急又氣,咆哮一聲,大步流星到了士卒們進前,粗長的手臂以嘩啦,只聽呼啦一聲,是數名天淵軍士卒踉踉蹌蹌的被推了出去。
    這名戰將,正式唐寅在杜基大漠新手的猛將,戰虎。現在他會的風語沒有幾句,和士卒們語言不通,只能實際行動來表達自己的意思。將天淵軍的陣營推的一陣大亂后,他沖著滿面驚訝的士卒們搖搖手,又指指閃出好遠的唐寅,語調生硬地說道:“大人,不殺。”
    士卒哪能聽懂他這沒邊沒際的話,聞言,一個個更糊涂了。
    不過戰虎的阻攔總算是讓殺紅了眼的士卒們冷靜下來,唐寅散掉面部的靈凱,邊向前走邊大喝道:“我是天淵郡的郡守,你們的主帥,唐寅,我看看誰再敢對我放箭!”
    啊?”
    士卒們這時候才聽清楚唐寅的話,紛紛舉目看去,可不是嘛,此時已露出本來相貌身罩黑色靈鎧的戰將不是唐寅還是誰?認清他的身份,剛才對他放弩箭的士卒們腿都嚇軟了,自己竟然對全軍的主帥放箭,這要深究起來,得是多大罪名啊?
    眾人眼睛都長長了,看著走過來的唐寅,怔怔呆,頓了片刻,士卒們齊齊跪倒在地,連聲說道:“小人該死……”
    沒等他們說完,唐寅已翻起白眼,回手指向城內,喝道:“你們都跪在這里干什么?敵人在城內,都給我起來,隨我去殺敵!”
    聽聞這話,士卒們知道唐寅沒有怪罪他們,面露喜色,相互看看,然后紛紛站起身形,沖著唐寅齊聲喝道:“是!大人!”說完話,不用唐寅令,眾人拿起武器,又開始向城內沖殺。
    看著己方士卒們蜂擁而去,唐寅噓了口氣,暗道一身好險,如果不是有戰虎及時阻攔眾士卒們,自己得被己方人員*的連頭都不敢露。他轉目看向戰虎,沖著他咧嘴一笑,說道:“戰虎,走,隨我去取耿強的狗頭!”
    戰虎咧嘴大笑,點點頭,跟在唐寅身后,向城內急沖而去。
    西百城四面城墻,兩面失守相繼被天淵軍攻破,另外兩面城墻的守軍也無法在駐守原地不動了,被迫無奈之下,只能向城中退守。鵬軍在撤退,而被抓來充軍的百姓們則趁亂逃竄,一時間,西百城內的鵬軍已混亂不堪嗎自顧不暇,人喊馬嘶。
    眾多鵬軍退守的目標只有一處,那就是西百城正中心的郡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