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09

  西百城的守軍基本都退防到郡府這邊,此時郡府人滿為患,府內府外都是鵬軍士卒,人們滿面驚慌,東張西望,生怕天淵軍突然攻打過來。【】鵬軍的探報如同走馬燈一般講各處的消息傳回給耿強。
    只聽郡府的大廳內喊報之聲不絕于耳。
    “報大人,城北失守,天淵軍已從城北殺入城內!”
    “報大人,城東失守,天淵軍已攻占東城!”
    “報大人,天淵軍已攻占我軍糧庫!”
    “報”
    聽著探馬的回報,耿強的心已揪成一團,沖著不是跑進大廳的探報大吼道:“滾!統統給我滾出去!”
    報探們嚇得紛紛一縮脖,急忙退出大廳。
    耿強環視周圍退守回來的眾將領,問道:“誰有良策?現在誰有破敵良策》?”
    眾將領相互看看,不約而同的低下頭,天淵軍現在已全面攻入城內,己方再無險可守,如何還能抵御敵軍?|見眾人久久無語,耿強更是心煩意亂到極點,環視一圈,沒有看到于俊,隨即厲聲問道:“我不是讓你們去找于俊了么?于俊人呢?”
    耿強周圍的侍衛們相互瞧瞧,有人低聲說道:“去請于俊先生的人還沒有回來,可能••••可能在半路碰到天淵軍了•••”
    “廢物,都是廢物!”耿強手指著周圍的侍衛們,破口大罵。
    這是,有員武將上前一步,拱手說道:“大人,敵軍已然入城,我軍恐怕難扭敗局,不如••••不如投降吧!”
    沙!聽到投降二字,耿強把佩劍又抽了出來,喝道:“誰敢再提投降,我殺無赦!”他的頭腦是簡單,但也沒傻到認不清形式的程度,現在誰都可以投降,唯獨她不可以,因為即便他投降了天淵軍也不會放過他。
    見耿強的眉毛都豎立起來,兩目充血,開口勸降的兩名武將嚇得連退數步,躲入眾武將之中,再不敢多說半句。
    正在這時,探馬又來了,一名士卒邊急匆匆向大廳跑來,邊連聲叫喊道:“報~~~~大人,不好了,從城西殺來的敵軍已殺到郡府••••”
    他話音未落,外面又跑來一名探馬,尖叫道:“報~~~大人,城北的天淵軍已逼近郡府~”
    唉!聽聞這兩條要命的消息,眾將們幾乎都泄氣了,天淵軍推進的度太快,幾乎是進入城內后,無阻的便殺到郡府,對方數十萬人,己方現在已不到兩萬人,守著這區區郡府能抵擋住對方么?|
    強打下去無疑是死路一條啊~
    看著眾將們露出動搖之色,耿強把心一橫,手持佩劍,震聲喝道:“我們深受大王的知遇之恩,今天是到回報大王的時候了~凡我鵬軍將士,都隨我殺出重圍,即便戰死沙場,也不能滅了我鵬軍的君威~”
    眾將們暗暗嘆了口氣,左右都是死,現在也只能拼死一博,眾多人紛紛喝道:“是!大人!”
    耿強親自上陣,統帥麾下的將領和士卒們,向郡府外突圍!
    現在,郡府已被天淵軍團團包圍,舉目望去,府外都是人山人海的天淵軍,黑壓壓的一片,望都望不到盡頭,單單是天淵軍軍中的戰旗就猶如密林一般,此等陣勢,不用交戰,鵬軍這邊的氣勢便被徹底壓了下去。
    耿強已橫下戰死的決心,他將佩劍向前一指,沖著周圍i的鵬軍將士大吼道:“殺啊••••!”
    “殺••••”人們跟隨耿強吶喊,只是底氣明顯不足,主動向前殺去的人也寥寥無幾。
    一名鵬將率先接近天淵軍的陣營前,沒等他出招,從天淵軍的人群中沖出一騎,這人手持偃月刀,策馬沖到哪鵬將近前舉刀就劈。
    生死關頭,那名鵬將也不含糊,舉起手中的兵器,硬接對方重刀。
    當朗朗!
    隨著鐵器的碰撞聲乍響,那名鵬將覺得雙臂麻,不由自主的連退三步,放將身形穩住,可就在這時,對方的其實又沖到近前,偃月刀借著戰馬的沖力,直接刺過來,鵬將來不及躲閃,被這記快刀刺個正著,只聽撲的一聲,偃月刀從其胸前刺入,在其后背探出,直接把他刺個透心涼。
    “啊~~~~~”鵬將慘叫一聲,向后絆倒,馬上騎士乘勝拔出偃月刀在空中一揮,甩掉道上的血跡,震聲喝道:“我乃天淵軍吳廣是也,誰再敢出來,與我一戰|?”
    一名生龍活虎的鵬將,在吳廣手上沒走出一招便被刺死,其他的鵬將都覺得背后冒涼氣,哪還敢上前。
    對方不上來。吳廣可沒有打算就此罷手,他將手中的圓月刀向前一揮,喝道:“兄弟們,殺!”
    嘩•••士氣高漲的天淵軍士卒聽聞吳廣的喊聲,紛紛上前,只見那密集的人群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來,于鵬軍將士戰在一起。
    見敵軍不僅人數多,而且兇猛無比,耿強麾下的某師門嚇得腿肚子直轉筋,紛紛勸道:“大人,這里敵軍厲害,我們換個方向突圍吧!”
    耿強望望前方無數的敵軍,又瞧瞧騎著戰馬的吳廣,他心中哀嘆一聲,點點頭,喝道:“撤!”
    他們是怎么出來的,又是怎么退回去的,只是出來時手下還有一萬多鵬軍,退回去時,只有幾千人跟回來了。
    耿強率領眾人向另一個方向跑,剛出府邸的側門,便聽門外有人冷笑一聲,說道:“逆臣賊子,此路也不通!”
    聽聞話聲,耿強等人同時一驚,紛紛舉目前望,側門這邊也都是天淵軍的士卒,人群之中,占有一名三十多歲的將領,文質彬彬,唇上還有八字胡,一看就是個文將,己方打不過天淵軍的武將,難道還打不過對方的文將嗎?
    耿強咬牙切齒,獰聲喝道:“殺!大家一起殺出去!”他叫的歡,擔人卻留在原地沒動,只是指揮手下將士向前沖殺。
    那名文質彬彬的將領搖搖頭,嗤笑著說道:“你們找死,怪不得別人!”這位不是旁人,正式平原君的主將,蕭慕青。他是不會靈武,但是他身邊可有兩名靈武高強的猛將,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峰兩兄弟。
    簫穆青向左右看看,然后老神在地向前一指,慢條斯理的說道:“殺敵一人,賞百錢,殺敵十人,立大功一件!”按風**法
    十次軍功才能換一次大功,積累十次大功便可進爵,有了爵位就擁有了自己的土地,不僅每年的賦稅減半,還能定期得到國家的補貼,另外,向上提升的機會也將大增。
    平原軍本就是以彪悍兇猛著稱,再聽完蕭幕青這話,人們更是興奮到了極點,就聽人群嗷的怪叫一聲,接著,平原軍將士齊聲喊殺,向只剩下幾千人的鵬軍殺過去。
    剛才對上吳廣的時候,鵬軍還能支撐一陣子,但現在對上如狼似虎的平原軍,鵬軍連還手之力都沒有,隨著平原軍士卒蜂擁沖殺上來,幾千名鵬軍瞬間時就被沖散,被天淵軍分割成數塊,各個擊破。
    耿強率領眾將門還沖殺了一會,非但沒有殺出重圍,反倒被平原軍的將士們逼得節節后退,尤其是上官兩兄弟殺上來后,耿強一眾再已抵擋不住,連滾帶爬的有退回到郡府。
    剛才手下還有幾前人,現在耿強再看,身邊只剩下幾名武將以及那些在戰場中派不上任何用場的謀士們。
    這。。。。。。。。。可如何是好?難道,自己就真要被天淵軍活活捆死在自家府中不成?
    耿強急的滿頭冒汗,進退不得之時,忽聽后方有人大笑道:“閣下就是耿強耿大人吧?”
    聽聞話聲,耿強身字一震,急忙回頭,只見大批的天淵軍已從自己的背后沖人官府之內,為的一位是名二十多歲的青年。這人身上罩著黑色靈鎧,頭上倒是沒有被覆蓋,又天生笑面,給人的感覺很親切,不過他身上自然流露出的邪氣卻讓人有種不寒而栗之感。
    “你是何人?”耿強打量青年一番,大聲喝問。
    “唐寅!”那青年輕描淡寫地答道。
    唐寅?一聽到這個名字,耿強以及周圍眾人皆是臉色大變,下意識地倒退兩步。原來這就是天淵郡的郡,五十萬天淵軍的統帥,鵬國最大的勁敵,唐寅啊!
    青年笑呵呵地看了看耿強,又瞧瞧他身邊的眾人,臉上的笑容加深,說道:“耿強,現在你已經走投無路了,如果你夠聰明,就乖乖放下武器投降,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
    沒等他把話說完,耿強已怒極大吼道:“放屁!唐寅。老子就算戰死,也絕不會向你們叛軍投降!”
    天淵軍和鵬軍的關系很有意思,雙方都不是風王咱展華嫡系軍團,互相指責對方是叛軍,究竟誰是正規軍誰是叛軍,也沒有個定論。
    聽了耿強的答復,唐寅無奈地搖了搖頭,伸出手來,啪啪拍了兩下。隨著擊掌聲,百余名風軍壓出一群男女老少,從唐寅的身后走了出來。他側頭鱉了一眼,又對耿強說道:“耿強,就算你不在乎自己的死活,難道你連自己的家人都不顧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