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12

  唐寅對前來的眾人以禮相待,原本提心挑膽的眾人也都放下心來,坐在座席之上,連連向唐寅敬酒。
    唐寅連喝數杯之后,放下酒杯,環視眾人,清了清喉嚨。
    知道他有話要說,在座眾人紛紛停止交談,齊齊向他看去。唐寅滿意的一笑,說道:“我是風國的郡,也忠誠于先王,鐘天弒君篡位,在我看來,就是罪該萬死的大逆不道,不知各位是如何看待的?”
    別說眾人對鐘天的所做所為早已深惡痛絕,即使看他順眼,在唐寅面前也不敢直說。聽聞他的話,人們紛紛拱手說道:“唐大人,鐘天弒君叛國,確實該天誅地滅!”
    唐寅點點頭,笑道:“鐘天篡位以來,樂湖郡的百姓們深受其害,諸位的日子想必也不好過,但現在好了,樂湖郡被我天淵軍光復,以后一切都將恢復風國原貌,諸位也不用再提心吊膽的過日子。”
    這話算是說到眾人的心坎里。耿強管制樂湖郡的時候,人們幾乎都不敢說話,生怕哪句不對,便被官軍抓走,秘密殺害。等唐寅說完,有不少人已紛紛離席跪地,感嘆道:“大風有唐大人這樣的忠臣,真是我大風之福,風國百姓之福啊!”
    唐寅悠悠而笑,正要說話,這時,坐在他左手邊的邱真向他連連使眼色,并不時向跪倒的眾人弩嘴。唐寅多聰明,立刻明白邱真的意思,他裝模做樣的站起身形,走到眾人近前,伸出手來,客氣地將人們一一扶起,正色說道:“國之為難,但凡良心未泯之人都應為國家貢獻一份力量。在下雖不才,但也無法坐視國家滅亡,奸人當道,百姓涂炭,縱然粉身碎骨,馬革裹尸,也要報先王的知遇之恩,為我大風盡綿薄之力。”
    他這番話說的冠冕堂皇,也令眾人又是佩服又是激動又覺得羞愧。就連邱真都嚇了一跳,沒想到唐寅能說出這么一番慷慨激揚的言詞。他示意隨軍主簿,把唐寅這番話記錄下來,日后可用做于昭天下書。
    “大人真乃我大風的棟梁之才啊!”原本被唐寅扶起來的眾人又都紛紛跪倒。
    唐寅心中暗笑,這種虛情假義的場面話,他在現代聽的太多了,現在由自己說起來倒是也挺順口的。他微微一笑,說道:“我天淵軍將士大多都是從各郡各縣投軍而來的義士,受恩于百姓,自然也應還恩于百姓。數日來西百城飽受戰爭之苦,我決定在城中銀庫中提出銀兩,每家每戶補給白銀二兩,若在戰爭中有死傷的,補給白銀十兩!”
    這個政策,對那些名門望族們而言不算什么,但卻令聲望頗高的百姓們興奮異常,這無疑是個天大的喜訊,自鐘天篡位以來,西百城百姓深受其害,生活困苦,民不聊生,每家每戶若能得到二兩銀子,那可解決了百姓生活的大問題。
    “大人英明!小人替城中百姓們謝過大人!”人群中的幾名老者又曲膝跪倒,連連叩。
    百姓們不在乎是由誰來統治自己,只有能讓自己有飯吃,能過上安穩的生活,百姓們就知足了,至于統治者是善是惡,是好是壞,那些都無關緊要,充其量是茶余飯后的談資罷了。
    唐寅開庫放銀的政策可不是他的本意,而是邱真的意思。
    西百城一戰,天淵軍的死傷也不少,兵力減員嚴重,許多兵團編制已經不全,必須得在短時間內得到補充。如何補充?當然是由西百城當地的百姓充軍入伍為最佳,補充起來也最快,這樣便可節省出更多的時間來訓練新兵。
    很快,唐寅補給全城百姓銀兩之事就傳開了,而且他也確實付之于行動,從西百城銀庫里繳獲的白銀最終沒有剩下多少,基本都放給西百城的百姓們了。
    當然,天淵軍之所以如此慷慨大方,一是要在西百城做出個愛民的典范,讓全郡乃至全國的百姓都知道,天淵軍和鐘天是不一樣的,是一支真正能為百姓們著想的軍事力量,其次,也是最主要的一點,天淵軍現在并不缺錢,缺的只是軍糧而已,以目前的財政收入,僅天淵郡一郡的稅收便可解決天淵軍大半的軍餉。
    天淵軍一邊在西百城休養,一邊大施仁政,這讓天淵軍的名聲提升了一大截,不僅西百城又恢復風國時期的盛況,而且前來投軍的百姓也呈直線上升,幾乎每天都絡繹不絕。
    目前鐘天雖然是鵬國的君王,看起來是以全國之力對付天淵軍,而實際上情況恰恰相反,單單是戰爭中最為重要的兵力方面,鐘天便已經輸的一塌糊涂,目前鹽城中央軍征收兵力困難重重,而天淵軍卻是一呼百應,全國響應。在戰損的補充上,天淵軍的度遠勝于鐘天勢力。
    天淵軍主力在西百城做休整,唐寅也得到一段難得的清閑時間。糧草問題解決了,仿佛是壓在他身上的一塊巨石被搬掉,整個人也隨之輕松許多。
    這天,唐寅在郡府的院中散步,也順便參觀一下耿強的官邸。耿強為人雖然蠻橫,以鐵血的手腕統治樂湖郡,但為人還算是清廉,郡府修飾的也不是很豪華,最令唐寅感到意外的是,郡府的銀庫中存錢、金銀珠寶并不多,到是積糧不少,可見耿強并非貪婪之人。只是可惜,他太忠誠于鐘天了。
    當唐寅轉到前院的時候,現邱真正和張哲下棋,宗元站在一邊笑呵呵地觀望。唐寅走過去,低頭看了看棋局,只是有看沒有懂。對琴棋書畫這類的方面他本就不熱中,而且邱真他們下的是風棋,規則繁雜,唐寅是一點不了解。
    見唐寅來了,邱真三人急忙起身施禮。唐寅擺擺手,笑道:“你們繼續下棋,不用管我!”
    邱真和張哲應了一聲,又坐回石凳上。邊走棋,邱真邊問道:“大人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等新兵都訓練的差不多了,我們就繼續南下,攻占鹽城,徹底消滅鐘天勢力!”唐寅信心十足地說道。現在他當然有信心,天淵軍目前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糧有糧,什么都不缺,乘勝南下,一舉奪下鹽城,在唐寅看來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邱真笑著搖了搖頭,將手中棋子向桌子上一扔,舉目看向唐寅,說道:“大人,我覺得現在還不是進攻鹽城的時機!”
    “哦?”此言一出,唐寅愣住,張哲和宗元二人也都疑惑地看向邱真,沒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邱真正色說道:“大人要攻占鹽城很容易,但若是想徹底的消滅鐘天勢力和寧國大軍,則有些困難!”
    “此話怎講?”
    “鹽城太大,以我軍的兵力,難以對鹽城形成合圍之勢,只能強攻一面,如果戰局不利,鐘天突然逃走,大人再想抓住他,可就難如登天了!”
    哦?唐寅吸口氣,默默沉思了片刻,他仰面而笑,說道:“鐘天能逃到哪里?鹽城北方四郡,已在我軍的控制之內,鹽城東面雖有兩郡,但卻是死地,再向東就是大海了,鹽城西面有三郡,但也是死路一條,只要梁啟和元讓能把潼門堵死,便可斷絕去往寧國之路,至于鹽城的南面……”說到之路,唐寅皺了皺眉毛,沉吟未語。
    邱真接著他的話道:“鹽城以南,有四個郡,雖然未必效忠于鐘天,但是四郡的郡也從未明確的表示反對鐘天,鐘天若要逃,也必會選擇向南逃。大人不追,也就罷了,如果大人繼續南下追擊,鐘天很有可能會隨寧軍一路南下,逃到莫國去,到時,大人還能統帥大軍進入莫國追殺嗎?”
    聽聞這話,張哲和宗元皆大點其頭,暗暗贊嘆邱真謀算之深遠。是啊!一旦鐘天和寧軍向南逃跑,進入莫國這么辦?莫國可是和寧國實力相當的諸侯國,貿然率大軍進入莫國,必定會引國戰,這是己方絕對承受不起的。
    邱真幽幽說道:“寧莫兩過一向交好,如果寧軍真帶著鐘天向莫國逃竄,莫國一定會收容他們,如果讓鐘天從莫國借路去到寧國,再想抓到此人,已無可能,鐘天不死,后患無窮,大人不能不早準安排啊!”
    唐寅眼珠轉動,慢慢點點頭,疑問道:“邱大人,依你之見,我當如何安排?”
    邱真反問道:“從我大風去往莫國的必經之路是哪?”
    “霸關?”
    “沒錯,就是霸關!只要我軍能掌握霸關,便可斷掉去向莫國的通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大人和霸關守將英步將軍交情不錯,現在,大人應趕快把此人拉攏到我們這邊!”
    “恩!”唐寅和英步其實也只有一面之緣,但二人倒是一見如故,惺惺相惜,而且唐寅向莫國購買軍馬一事,英步也為其大開綠燈,幫了大忙。把英步拉攏到自己這邊,在唐寅看來也不難。
    他點點頭,喃喃說道:“拉攏英步,成功的希望倒是很大。”
    “但那還不夠!”邱真又補充了一句。“大人還有件事必須得去做,而且還得必須辦好辦的穩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