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13

  唐寅疑問道:“還有什么事?”
    邱真說道:“就算英步將軍能站在我們這一邊,不讓寧軍和鐘天通關,但到時莫國出兵增援怎么辦?如此一來,霸關將腹背受敵,非但阻止不了鐘天逃亡,弄不好還得被莫軍強行霸占,使我大風丟掉南方門戶!”
    “這……”邱真說的這一條又是唐寅沒有想到的。【】戰爭可不是能沖鋒陷陣,在正面戰場上取得優勢就完事的,而還要考慮到方方面面的因素,需要統帥的深謀遠慮來顧及全局,如此才能穩*勝卷,達到預定的目標。
    天淵軍一路南下,攻占鹽城倒是其次,消滅鐘天勢力才是主要目的,如果最終只攻占了鹽城,卻讓鐘天成功逃脫掉,這場戰爭充其量只能算是贏得一半。
    張哲和宗元認真考慮邱真的話,不約而同地點頭,隨即又問道:“邱大人所言極是!只是,你也說了,寧莫兩國關系一向交好,寧國若是向莫國求救,莫國不會不幫,我們如何能阻止莫國出兵援助呢?”
    這也正是唐寅要問的問題。
    邱真一笑,說道:“莫國國力甚強,與寧國的關系也很好,但是有一點,莫國國君邵庭為人優柔寡斷,遇事不決,當初寧莫兩國明明已經約好,要合力進攻我大風,但莫國卻始終按兵不動,最終也因為寧國進攻潼門不利,此事不了了之,由此便不難看出邵庭的為人如何,這一點大人應該妥善利用。現在,大人應派出一名善于口才的使者帶重金出使莫國,一是和莫國修好關系,甚至可以許諾愿與其結盟,哪怕要割地要年年上供都可以,其二,私下里買通莫國的重臣,讓其為我們說話,阻止莫國出兵援助。”
    唐寅開始時邊聽邊點頭,但聽到要割地、進貢與莫國達成結盟,他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說道:“結盟當然可以,但要割地、進貢,那不可能!”
    邱真一笑,說道:“這只是權宜之計,等我們消滅了鐘天勢力,至于當初的承諾要不要遵守,也就是我們自己說了算了。”
    “哦……”唐寅皺著眉頭,沉吟未語。
    邱真又道:“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收集和研究莫國王廷的形勢,現很有意思的一點,莫國王廷正在為立儲之事形成兩派,明爭暗斗。莫國的大王子天生雙目失明,基本沒有繼承王位的可能,最有希望的就是二王子邵方和三王子邵博,因為邵博一向親寧,所以寧國也立挺邵博為儲君,大人可以利用這一點,接觸和拉攏邵方,爭取讓他站到我們這一邊。”
    “恩?”聞言,唐寅笑了。立儲之爭,無論中外,歷朝歷代都有常有生,看來在這里也不例外。他沉吟許久,慢悠悠地說道:“看來,我有必要親自走一趟了!”
    邱真、張哲、宗元三人同是一愣,齊齊向他看去。
    唐寅說道:“正如邱大人所說,拉攏莫國很重要,無論是消滅鐘天還是日后對寧用兵,莫國不在南面添亂,都可除去我們的后顧之憂,無論派誰前往,都不如我親自走一趟有誠意,而且要拉攏英步,也必須得由我親自出面才穩妥。”
    做為天淵軍的主帥,唐寅能親自出使莫國自然再好不過,但有一點,莫國現在還是傾向于寧國的,唐寅若是貿然過去,危機重重,弄不好連莫王的面都見不到,就得被人擒住,送到寧國去。
    張哲和宗元異口同聲地說道:“大人,這樣……太危險了吧?”
    唐寅倒是滿不在乎,說道:“這點你們放心,即使談不成,我自保還是沒問題的。”
    “恩!”現在眾人對唐寅的自保能力都很有信心,身為修為高深的暗系修靈者,保命的本事即使象上官元讓那樣的頂尖高手恐怕都比不了。
    邱真沉吟片刻,點頭說道:“大人,我隨你一起去!”
    唐寅擺擺手,說道:“邱大人還是留在西百城的好,若是我二人都離開,大軍群龍無,怕被鐘天鉆了空子。”說著話,他轉頭看向宗元,說道:“這次,就由宗元先生與我同行吧!不知道宗元先生有沒有這個膽量?”
    宗元心頭一震,只略微尋思了一下,便拱手說道:“屬下愿陪大人左右,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唐寅之所以選擇宗元,是因為宗元有洞察人心的本事,極善揣摩別人的心思,這一點對他拉攏邵方以及買通其他的王廷大臣太重要了。
    而宗元也是個敢于豪賭的人,當初選擇投靠唐寅算是賭對了,現在陪唐寅出使莫國也是一場賭博,賭輸了自然性命難保,若是賭贏了,則立下大功一件。現在他對風國的形勢看的清楚,鐘天被滅之后,在風國占據主導地位的必定是天淵軍,而掌控天淵軍的唐寅也必定會成為風國的新君王,自己沒有理由不抱緊這顆大樹,放棄這次能讓自己成為開國功臣的機會。
    唐寅和宗元一拍即合,決定出使莫國,當然,為了安全起見,唐寅不可能只帶宗元一個人,決定再帶上上官兩兄弟以及暗箭人員,另外,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前往,需混在商隊中掩人耳目,與天淵軍常有往來的莫國馬商就是最佳人選。
    四人很快便把出使莫國的具體計劃定了下來,而后,邱真建議先派出天眼和地網的探子去往莫國,一是先熟悉一下莫國的情況和環境,其次也能對唐寅起到一起的接應和照顧。唐寅接受了邱真的意見,派人找來樂天和艾嘉二人,將此事向其說明,樂天和艾嘉沒有遲疑,立刻著手去辦。
    唐寅本打算趁著大軍在西百城休整的這段時間自己也好好輕松一下,結果邱真的見言讓他又不得不去趟莫國,與莫國的王廷打交道。
    等把事情商議完,已是正午,唐寅和邱真等人正要一起吃飯,這時,一名侍衛快步走了過來,先是沖著唐寅深施一禮,然后必恭必敬地說道:“大人,劉子前來拜見大人!”
    侍衛說的這個劉子是西百城的富貴,雖無官爵,但卻家財雄厚,也是出名的大善人,常常救濟貧民、乞丐,在西百城的百姓中聲望頗高。
    開慶功宴的時候,唐寅見過此人,對其也有些印象,聞言,他略愣了一下,隨即說道:“有請!”
    “大人,是請到正廳還是請到這里?”
    唐寅隨口說道:“就請到這邊來吧!”
    “是!大人!”侍衛答應一聲,轉身走開了。
    時間不長,劉子被侍衛領了過來。見到唐寅,離老遠他就快步走上前來,躬身施禮,說道:“小人見過大人!”
    唐寅對世俗客套已經漸漸習慣,他擺了擺手,笑呵呵道:“劉兄大架光臨,不知有何貴干?”
    劉子的年歲只三十出頭,人長的英俊瀟灑,氣宇軒昂,稱得上一表人才。
    他沖著唐寅一笑,說道:“今天晚上,小人在府內準備了酒宴,特來請大人參加,還望大人無論如何也不要推遲啊!”
    “哦……”唐寅沉吟片刻,悠然而笑,說道:“劉兄親自前來邀請,我豈有不去之理!”他是不想參加劉府的宴會,但又必須得表現出親民的一面,劉子在百姓當中聲望很高,既然人家都親自來請,他也不好太駁劉子的面子。
    得到唐寅的肯,劉子大喜,臉上露出濃濃的笑意,連連拱手施禮道:“多謝大人!多謝大人賞臉!”唐寅身為五十萬天淵軍的主帥,掌控天淵、關南、金光、樂湖四個郡,能親自前往自己的府上做客,這是多大的榮耀,日后別人對自己也會刮目相看,劉子自然滿心歡喜。
    “呵呵!”唐寅輕笑一聲,說道:“劉兄客氣了!”
    “小人沒有其他的事了,暫且告辭,晚上在府內恭迎大人大駕!”
    “我一定到場!”
    “告辭!”
    “劉兄慢走!”
    等劉子走后,邱真滿意地點點頭,對唐寅說道:“劉子的聲望高,大人和他處好關系,日后我軍無論是在西百城征糧還是籌集物資,都會事半功倍!”
    唐寅輕嘆口氣,幽幽說道:“管轄的郡多了,麻煩也多,我現在倒是有些懷念在平原縣做縣的日子。”
    邱真仰面而笑,另有所指地說道:“現在只是開始,日后,大人的事務恐怕要更加繁忙!”
    唐寅苦笑著無語,他明白邱真的意思,現在僅僅是掌管四郡而已,若是日后真坐到風王的寶座,將要掌管全國十二郡呢!
    晚間,唐寅應劉子之邀前往劉府參加晚宴。
    劉家在西百城內可是富甲一方,家財萬貫的大戶,其府宅和郡府比起來也小不到哪去,當唐寅倒時,劉府門外停有不少馬車,看得出來,劉子邀請的貴賓不少。
    得知唐寅到了,劉子連同已到的賓客們齊齊迎出來,接他入內。見到唐寅,劉子等人齊齊躬身施禮,唐寅倒也客氣隨和,立刻翻身下馬,扶起劉子的同時又向眾人擺手說道:“私下里,諸位不用太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