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14

  “大人里面請!”劉子等人恭恭敬敬地把唐寅讓進府內。
    在劉府的大廳,酒席早已經準備妥當,唐寅和劉子坐正席,其他賓客都坐左右的側席,中間的空地有歌妓、舞妓表演,十分熱鬧。
    “自唐大人收復西百城以來,太平祥和,百姓生活安逸,我們敬大人一杯!”說話之間,劉子將酒杯舉了起來。其他賓客見狀,也急忙紛紛舉杯,向唐寅敬酒。唐寅一笑,拿起杯子,說道:“西百城能安穩,諸位也功不可沒。我敬諸位!”
    眾人相互敬酒,一飲而盡,宴會上的氣氛也更加熱鬧。
    人們一直都聽說唐寅殘暴,可是自天淵軍入城以來,即不擾民,又不蠻橫欺人,唐寅的為人更是隨和有禮,和傳言大相徑庭,看來傳言十之**都是不可信的。隨著酒越喝越多,眾人對唐寅的畏懼也大大減輕,話也多了起來,宴會上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見唐寅在宴會上十分高興,滿臉的笑容,劉子也心滿意足,隨即又想起自己還特意請來了戲團,便向唐寅笑道:“唐大人,最近城里來了一支很有個很出名的戲團,不知大人有沒有興趣看看?”
    “哦?”唐寅聞言頓時來了興趣,他對歌舞表演沒什么愛好,對戲團倒是有些好奇。他點頭笑道:“當然可以!”
    劉子立刻回頭,對身后的仆人交代一聲。仆人答應著快步走出大廳,時間不長,帶近來一群藝人。這十余人服飾各異,無論男女,都穿著鮮艷刺眼,很是夸張。
    先上場表演的是兩名青年,二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站在一起反差極大,讓人一看就覺得好笑。高個的青年演的是農夫,矮個的青年則演的是只猴子,上竄下跳,捉弄高個的青年,場面十分有趣。
    唐寅也覺得很好笑,看著兩人的表演,不時仰面大笑。
    等他二人表演完,戲團中又走出一名女郎,她主要表演的是柔功,只是這名女郎的模樣太漂亮了,又經過濃妝艷抹,更是艷麗四射,迷人心魂。別說會場內的賓客們看直眼了,就連唐寅也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
    女郎身子柔軟如水,簡直象無骨一般,在場中表演著各種常人難以做到的高難動作。唐寅自小便習武,柔功自然也練過,深知其中的辛苦,此時見到這名女郎的表演,他暗暗點頭,看來此女在柔功上頗下過一番苦功夫。
    見唐寅看著兩眼放光,劉子誤會了他的心思,他向唐寅身邊湊了湊,低聲問道:“大人若對她有興趣,我就讓下人去和戲團說一聲,等會留下此女!”在當時,藝人的身份和地位也是十分低下的,上不了臺面,只供達觀顯貴們消遣娛樂。
    唐寅先是一愣,隨即笑了,擺手說道:“我只對她的表演有興趣。”
    唐寅身上會時不時地留露出一股邪氣,只是他的邪氣并非那種輕薄的邪氣,而是讓人覺得陰冷可怕的邪氣。看到他眼中沒有半點的*欲之意,劉子立刻明白是自己誤會了,他忙拱手說道:“是小人多嘴了,大人萬萬不要見怪!”
    “哎?”唐寅隨意地擺下手,說道:“劉兄盛宴邀請,怎還如此客套?!”
    劉子老臉微紅,同時也暗暗點頭,只憑唐寅位高權重卻又不貪女色這一點,就非常人能比。
    很快,女郎也表演完柔功,快地退了下去。接下來,又有三波戲團的人分別入場表演。
    等個人的表演都完成之后,戲團里的藝人們都一起表演了一場戲劇,演的是天淵軍攻打冀城的事。藝人們分別化裝成天淵軍和鵬軍的模樣,表演的非常賣力,也十分*真,宴會上的賓客們都看的津津有味,一時間皆有些入迷。
    唐寅也看的很認真,現在回想起來,自己攻打冀城還真是夠艱苦的。戲團剛開始演的是雙方之間的攻堅戰,而接下來的表演就慢慢變味了,演到天淵軍破城之后,開始對城內的百姓們展開屠殺,而殘余的鵬軍還在做最后的抵抗,寧死不降。
    演到這里,戲已經完全是站在鵬軍的立場上,把鵬軍表現成不屈不撓的義士,而天淵軍則成了一群嗜血殘暴的殺人狂。看到這,唐寅大皺眉頭,臉色也沉了下來,在他旁邊的劉子則如坐針氈,暗叫糟糕,這戲團究竟在表演什么?這種戲也能演嗎?而且還是當著唐寅的面,你們自己不要命就算了,現在可是要連累到自己頭上了。
    只是頃刻之間,劉子的冷汗便流了出來,猛然間,他拍案而起,大喝道:“夠了……”他話音還未落,也就是在他站起的瞬間,兩名天淵軍打扮手持弓箭的青年突然轉身,對著唐寅各射一箭。
    雙方的距離太近了,而這兩名青年的冷箭也來的太突然,當站于唐寅身后的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兩兄弟意識到不好之時,再想出手搶救,箭矢業已飛射到唐寅的近前。
    此時的唐寅注意力也沒在會場之上,而是在睨視身邊的劉子,暗中琢磨他把自己請來,又演出這么一出戲究竟是何用意,難道就是要找自己麻煩的嗎?他心里正尋思著劉子的目的,兩支冷箭已迎面飛來。
    這種情況下,即便是神仙也閃躲不開,何況是唐寅。
    不過唐寅的直覺太敏銳了,還是意識到危險的臨近,雖然未看到箭支,身子卻本能地閃側了一下。
    撲、撲!
    隨著兩聲悶響,兩支箭矢分別射中唐寅的左肩和左側軟肋,由于力道太大,肩頭上的箭支直接將其身子射穿,箭頭從其身后探出,肋下的一箭雖未貫穿身體,但也深深沒入他的體內。
    “啊?有刺客!”上官兩兄弟異口同聲的大叫,幾乎同時出手,將唐寅連人帶椅子拉到自己的背后。
    他二人剛把唐寅拉開,戲團里的其他人齊齊放箭,十多根箭矢飛射過來。
    “吼——”
    上官元彪怒吼一聲,提腿一腳,將唐寅的酒桌踢起,只聽嘭嘭嘭的一陣悶響,十多根箭支齊齊釘在飛起的桌案上。與此同時,上官兩兄弟皆罩起靈鎧,大聲喝喊道:“有刺客——”
    他倆的叫喊聲驚動受在廳外的侍衛們。眾侍衛紛紛沖入廳內,叫道:“什么回事?”
    “大人遇刺,快捉拿刺客!”上官元武手指著戲團眾人連聲喝叫。
    眾侍衛們聞言可嚇的不輕,唐寅遇刺,這還了得?可還沒等侍衛們出手,戲團里的十余人已齊齊從懷中掏出一顆丹藥,吞入肚中,接著,將早準備好的鋼刀抽出,分出一波人頂住眾侍衛,另一波人則向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殺去。
    這時候,原本十幾名普通平凡的藝人們搖身一變都成了修為精深的靈戰士。
    并非上官兩兄弟掉以輕心,進入劉府時忘記使用洞察之術查探,而是戲團里的這些人確實狡猾,事先吃下散靈丹,散掉自己體內的靈氣,使其不具備靈氣修為,騙過了上官兩兄弟的洞察之術,此時他們再服下聚靈丹,體內靈氣得以凝聚,恢復成厲害無比的修靈者。
    數名刺客奔上官兩兄弟而來,其目標當然不是他二人,而是中箭的唐寅。
    唐寅身中兩箭,刺客們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要確認他身亡,就得把唐寅的腦袋切下來。
    上官二人將手中佩劍靈化,迎上撲殺過來的殺手們,等交上手之后,二人心頭同是一驚,這些刺客的修為可不簡單,其中不乏靈元境往上的高手。兩兄弟不敢大意,使出渾身的本事,抵擋刺客。
    雙拳難敵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上官兩兄弟再厲害也只是兩個人,而撲殺過來刺客卻有七、八號。五名刺客將上官兩兄弟死死拖住,另外三人則齊奔他倆身后的唐寅而去。
    唐寅這時還坐的椅子上,不過肋下的箭支已被他硬生生的拔下,此時正在拔肩頭的箭矢。三名刺客見狀,喊喝一聲,分把靈劍齊齊向唐寅的要害刺去。
    暗叫一聲來得好!唐寅坐的椅子上的身子猛然一扭,瞬間轉到椅子后,接著就是一腳,將椅子踢飛向三名刺客。
    咔嚓!
    實木的椅子接觸到三把靈劍的鋒芒,立刻肢離破碎,散成木片,三把靈劍去勢不減,繼續刺向唐寅。
    因為有傷在身,唐寅也不愿硬抵其鋒芒,他施展暗影漂移,由刺客的正前方閃到三人的背后,拿在手中還掛著血絲的箭支順勢向正中那人的后心刺去。
    刺客象是對唐寅的技能十分熟悉,沒等他一箭刺到近前,正中間的那名刺客已回手一劍,直取他的喉嚨。
    這是以命搏命的打法,唐寅即便能把他的后心刺中,他這反手一劍也能斬斷唐寅的脖子。
    唐寅暗皺眉頭,無奈之下,只能收招,低頭閃躲對方的反手劍。他剛把這劍讓過去,另外兩名刺客又分從左右竄到他近前,兩把細長的靈劍交錯而來,分刺他的左右雙肋。
    他手中沒有武器,只有根箭矢,無法攔擋對方的靈劍,唐寅深吸口氣,抽身而退,向后縱躍。別看身受兩處箭傷,但唐寅身法依然靈活,這一縱之間,足足跳出兩米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