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315

  唰!兩劍刺空,撩著唐寅的小腹掠過。【】
    那兩名刺客同是一怔,沒想到唐寅在身中兩箭的情況下身法還能如此靈活,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將牙關一咬,各自釋放出靈武技能追魂刺,與此同時,另一邊刺客飛身向唐寅撲去。
    見對方來勢洶洶,唐寅暗皺眉頭,施展暗影漂移,閃出對方的攻擊范圍。
    他剛現身,三名刺客便如影隨形般追殺過來,三把靈劍依然急刺他的要害。唐寅這回連想都未想,隨手抓起一名傻坐的鋪墊上還怔怔呆的一名賓客,雙手用力一甩,,隨著嗡的一聲,那名賓客離席而飛,直向三名刺客砸去。
    “嘿!”三名刺客未躲未閃,齊喝一聲,手中靈劍霞光頓起,三道靈波凌空飛斬而來。
    咔嚓!
    刺客修為精神,靈波也犀利異常,三道靈波劈在那名賓客身上,后者連叫聲都未出,身子被硬生生斬成四段,騰出漫天的血霧。
    當三名刺客穿過血霧,再找唐寅,已不見他的蹤影。
    啊?三人大吃一驚,暗道不好,唐寅很可能已經乘機逃走了。正當三人想向外追的時候,忽覺得背后惡風不善,三人同時打了個冷戰,下意識地向前閃躲,其中有一人稍微慢了半步,被后面襲來的一拳正掄到太陽穴上。
    啪——這一聲脆響,格外響亮,那刺客頭部的靈鎧應聲而碎,人也被橫著打出數米遠,撲通一聲摔倒在地,兩眼翻白,鼻口竄血,暈死過去。另兩名刺客見狀臉色大變,回頭觀瞧,之間唐寅不知何時已占到他們的身后,射傷也已罩起黑色的靈鎧,只是肩頭的箭支仍未來得及拔掉,還插在他的身上。
    “你們是什么人?”唐寅邊冷聲喝問,邊抬起手來,抓住肩頭上的箭支,猛的向外拔出。
    撲!箭支上掛著血絲,被他狠狠扯了出來,不過傷口處并未流出多少血,裂開的皮肉反而在快地愈合著。
    “哼!”唐寅冷哼一聲,身形提溜一轉,讓開兩把靈劍的鋒芒,接著提腿一腳,側踢一名刺客的小腹,
    那人急忙手劍,手腕反轉,靈劍向下橫削唐寅的腳踝。他快,可唐寅的度耿快,踢出去的腳立刻變招,橫掃變為上挑,只聽當啷一聲,唐寅的腳尖正點在對方的劍身上。刺客抓拿不住,驚叫出聲,靈劍脫手而飛。
    還沒等他去把脫手的靈劍揀回來,唐寅順勢箭步到了他近前,雙手齊住,一把捏住刺客的脖頸,鎖住她的喉嚨,另只手握緊著拳頭,對著他的小腹就連擊三拳,。唐寅的出手太快了,三拳幾乎連成一線。
    他第一拳便直接把刺客身上的靈鎧擊碎,接下來的兩拳是拳拳入肉,那刺客哪里能受的了,撲的一聲噴出口血箭,人當場就沒氣了。
    唐寅只用拳頭,重傷了一名刺客,又擊殺了一名刺客,前后時間至少眨眼工夫的事,剩下的那名刺客雖然明知不是唐寅的對手,克沒有絲毫要撤走的意思,一人大叫著向他沖殺。唐寅側身,唐寅側身,讓開對方直刺而來的靈劍,下面連出兩腳,分點刺客的雙膝。
    他所用的每招每式都是刺客見所未見,極不適應,刺客倉促閃躲,身形向后跳躍,只是他的度又怎能快得過唐寅的暗影飄移,他身形剛剛彈在,還在半空中,唐寅已瞬間閃到他的背后,手臂抬起,以胳膊肘狠狠撞向刺客的后腰。
    咔嚓!
    刺客的后竄之力再加上唐寅的臂肘的前擊之力,雙力合到一起,力道打的驚人,不僅刺客背后的靈鎧被擊的粉碎,連脊椎骨都被震斷,反彈落地后,身上的靈鎧頓散,兩只眼睛瞪得滾圓,豆大的汗珠子流淌出來,但四肢和身子已一動不能動,張大的嘴巴也不出任何聲音,中樞神經損壞的刺客身體已完全不受大腦的控制。
    唐寅冷著臉走到刺客近前,黑暗之火在他的糖心跳動,他伏下身子,一把將那刺客的腦袋抓住,呼的一聲,黑暗之火燒遍刺客的周身,白色的霧氣從黑色的火焰中縷縷升起。唐寅把空中飄散的靈霧吸盡,閉上眼睛,邊以暗之靈氣恢復身上的傷口,邊從對方的記憶中搜尋對自己有用的信息,
    很快他就搞清楚了一切,這個戲團壓根就是假冒的。戲團里的人都是鐘天精心培養的殺手,之所以潛伏在西百城,其目的就是為了尋機刺殺浙江,這次劉子邀請自己到他府上做客,又派人請戲團助興,正好給了刺客接近自己的機會。
    弄明白了這些,他深吸口氣,握緊的拳頭慢慢松開,事情雖然是生在劉子的府上,但他并不知道戲團里的人都是殺手,也沒有加害自己的意思,這讓唐寅的心情多少平靜了一些。
    此時,大廳內還在生激戰,門口處,刺客和唐寅的侍衛們混戰在一起,大廳里,上官兄弟也在和刺客們惡斗拼殺,至于劉子以及其他的那些賓客們,早已被嚇的魂飛魄散,躲到大廳的角落地,哆嗦成一團。
    哼!唐寅冷笑一聲,鐘天在正面戰場上拼殺不過已方,便又用這種上不了臺面的把戲,不過由此可見,鐘天對他自己的處境已不太樂觀了,想到這里,他振聲喝道:“唐寅再次,想取我性命的就盡管來吧!“說這話,他回手向背后摸去。后腰處的靈鎧散開,雙刀的刀把探出,唐寅抽刀在手,大刺刺的站在廳堂中央,環視周圍的眾刺客們。
    聽聞唐寅的喊聲,刺客們的身軀明顯都是一震,兩眼伸出駭人的兇光,剛才那名表演柔功的青年女郎嬌叱一聲,抽身而退,竄到唐寅近前,手臂揮動,一道寒光向唐寅的腰身掃去,
    暗道好快!唐寅雙刀合攏,化成鐮刀,隨后向外一輪,硬接對方的殺招,可是等雙方的兵器碰撞到一起,唐寅立刻意識到不好,對方使用的是軟兵器,
    沒錯,那女郎使用的是一條精鋼打制的鏈子鞭,此事已被她靈化,鞭身上生出無數根細小的尖刺,當唐寅掄刀擋在鞭身上時,靈便立刻彎轉,反擊向他的后腰。
    說是遲,那是快,當唐寅感覺不妙再想閃躲已然來不及了,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這一鞭結結實實抽在他的后腰,以唐寅的靈天境的修為,靈鎧都被擊碎,好在靈鎧破碎之前已卸掉鞭子上大半的力道,不然這一鞭就能把他攔腰掃成兩截,即便如此,唐寅踉踉蹌蹌被打出五十步,再看他的后腰,衣服裂開,里面皮開肉錠,靈鞭上的毛刺險些把他后腰處的一條頭刮下去。
    唐寅疼的眼圈紅,眼淚都差點掉下來,急忙將體內的暗之靈氣運到后腰,恢復傷口,緩解疼痛,可是對方哪會給他喘息的機會,青年女郎一招得手,其實更盛,叱咤喊喝,掄鞭又向他掃來。
    吃了一次虧,唐寅可不敢再大意,他強忍疼痛,以暗影飄逸從廳堂的中央直接閃到窗戶口,緊接著縱身躍起,破窗而出。
    以為他要逃走,青年女郎連想都未想,直追過去,
    其實唐寅并沒有逃跑的意思,只是大廳空間有限,人也太多太亂,他最為擅長的身法施展不開,所以才調到外面,女刺客追殺
    出來正合唐寅的心意,他站在窗戶前,反手一刀,回銷女刺客的脖頸。
    可能因為練習柔功的關系,女刺客的身法也異常靈活,她身在窗臺之上,單手抓住窗框,身子猛地向后一揚,隨著刷的一聲呼嘯,唐寅的鐮刀集合是貼著她的鼻尖掃過。
    等唐寅一刀過去,女側可猛的挺直腰身,跳出窗戶的同時,手臂抖動,注入靈氣的鞭子突然伸的壁紙,如同棍子一般,直刺向唐寅的咽喉。
    唐寅轉身閃避鋒芒,接著用鐮刀猛砸鞭身,當啷啷,隨著脆響聲,鞭頭繞著鐮刀的刀桿轉了幾圈,將其死死纏住。女刺客眼中精光閃動,喝道:“撒手!”
    倆人的武器死死纏在一起,唐寅和女刺客同時力,皆想奪下對方的武器,頃刻之間,靈鞭便被拉緊繃直,突突直顫。
    論力氣,女人天生就不如男人,論靈武修為,女刺客也要遜唐寅一籌,二人嬌氣力氣,她自然不是唐寅的對手。
    唐寅不停的后退,女刺客受其拉力,雖然咬牙硬是把腳步收住,但雙腳卻摩擦著地面不斷向前滑動。
    見自己力氣不如唐寅,她靈機一動,突然手里,借著唐寅拉扯的力道,她身形直挺挺向唐寅飛去。
    沒想到對方會來這招,用力過猛的唐寅忍不住連退數步,等他吧身形穩住時,女刺客也已竄到他的近前,修長又勻稱的身軀如同水蛇一般,從唐寅的頭頂掠到他的背后,與此同時,手中的靈鞭在空中打個環,套住唐寅的脖子。
    彭!
    女刺客沒有落地,而是直接貼在他的背后,雙腿盤住他的腰身,雙手死死扣住纏著唐寅脖子的靈鞭,臂膀用力回拉,想把唐寅活活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