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16

  此女好難纏!唐寅反映也快,第一時間扔掉鐮刀,雙手向后一抓,正好捏住女刺客的雙肩,然后腰身下彎,手臂前拉,喝道:“下來!”
    如同膠皮糖一般的女刺客被唐寅從背后硬生生揪下,重重摔在地面上。撲通!這一摔直力可不小,女刺客的腦袋嗡了一聲,眼前都直冒金星。
    可是來不及回過這口氣,便看到唐寅的拳頭已由上而下,向自己面門打開。女刺客身法敏捷,就勢向旁邊滾去。嘭!唐寅的拳頭打在地面,其力道之大,連地面都被打出個凹坑。
    女刺客趁機從地上站起,甩了甩昏沉沉的腦袋,死死瞪著唐寅。后者也挺直腰身,對上女刺客的目光。唐寅雖不會洞察之術,但通過剛才的較量,對女刺客的修為已有大概的了解,對方的靈武境界應該在靈元境,已算是難得的靈武人才,只可能,她是鐘天培養出來的此刻。
    唐寅幽幽說道:“不必再打,你贏不了我,鐘天派你們來,就等于是讓你們來送死!”
    他能一口說出已方是受鐘天指使而來,女刺客也嚇了一跳,不過她肯快鎮靜下來,眼睛依然眨也不眨的注視著唐寅,腳下開始慢慢走動起來,圍著唐寅繞圈,尋找破綻。
    見狀,唐寅暗嘆口氣,這些此刻皆是鐘天苦心栽培出來的,對鐘天太忠誠,可以說就是鐘天的死士,想勸其投降基本沒有可能。他暗嘆口氣,沖著女刺客伸出三根手指,說道:“三招之內,我必勝你!”
    這話令女刺客的眼中冒出火光,轉到唐寅背后時,無聲無息的向前近身,同時手中靈鞭直擊他的后腦。唐寅身如陀螺,提溜一轉,從女刺客的前面直接繞到她的身側,度之快,好似鬼魅,沒等女刺客回過神來,唐寅雙手伸出。扣住她的腰身,猛的向地面甩去。
    女刺客反應也快,接觸地面的同時,身子縮成一團,如皮球一般,向前方轱轆出去,同時也卸掉了撞擊地面的力道,哪知唐寅早有預料,正在他向前翻滾之時,唐寅施展暗影漂移,閃到她的前方,順勢猛擊出一拳。
    這一下,女刺客再閃躲不開,她心頭顫動,全力將身形盡量斜側,讓自己所受到的打擊力度降到最低。沙,唐寅的拳頭正打在她的背后,不過由于她的身子已經側開,唐寅這一拳的力道大多都滑向一旁,人也隨之向前踉蹌一步。
    見機會來了,女刺客咬緊牙關,猛踢一腳,直取唐寅的***。唐寅連想都沒想,雙手回收,護住要害的同時,講女刺客的腳踝扣住,接著雙臂輪圓了,大喝道:“出去!”
    嗚女刺客準備不足之下,被唐寅握住腳踝,硬生生輪向廳堂的墻壁,耳輪中就聽轟然一聲巨烈的聲響,廳堂的墻壁竟被女刺客的嬌軀砸出個一米見長的大窟窿,她人也直接滾到房內。
    如此猛烈的撞擊力,女刺客修為再精深也受不了。跌入房內后,她掙扎著還想從地上站起但卻心有余而力不足,連續兩次起身,兩次又都跌坐在地,目光渙散,眼前的一切都在天旋地轉。
    還真被唐寅給說對了,打到這名女刺客,他確實只用了三招。唐寅不會給她恢復的過來的機會,他順著女刺客撞擊的窟窿也跳入房內,箭步到了她的近前,對準她的腦袋,狠狠一記重拳。
    啪!
    女刺客此時神志不清,無從躲閃,被這拳打的結結實實,頭頂的靈凱應聲二歲,人咕嚕出好遠,聲都未吭一下,當場昏死過去。這還多虧她的修為夠深厚,靈凱也夠堅韌,不然被唐寅這一圈就把她的腦袋直接砸碎。
    戰團里的十余名刺客,被唐寅一人解決掉四個,上官兩兄弟也各解決掉一人,剩下的六名刺客見同伴折損過半,刺殺行動眼瞅著就要失敗了,六人以暗號相互招呼一聲,接著,齊齊向唐寅竄去。
    這些刺客的確稱得上死士,即便明白行動到了這種程度注定要失敗,但仍不放棄,仍要和唐寅拼個同歸于盡。
    唐寅心中嗤笑,也不和對方硬拼,施展暗影漂移,在詭異的身法躲閃對方的鋒芒,只是時而還上一兩招。
    在劉子的府上有刺客行刺唐寅,此時很快就傳回郡府,郡府內的眾將士們聞言無不大吃一驚,人們都來不及更換盔甲,只著日常的便裝,帶上郡府的千余名侍衛向劉付沖去,另外,還有大批的天淵軍源源不斷的從營地中聞訊趕到。
    很快,天淵軍就把劉付包圍,無數的士卒們將偌大的府宅為了個里三層外三層,人們手中高舉燈球火把,將劉付的周圍照的亮如白晝。
    戰虎,吳廣這些武將直接提著家伙闖入府內,進入大廳時,正好看到六名刺客在圍攻唐寅的場景。戰虎猛的咆哮一聲,托著巨大的鐵錘就沖上前去,到了一名刺客近前,二話沒說,掄錘就砸。
    嗡!
    巨錘破風,出刺耳的呼嘯聲。那名刺客激靈靈的打個冷戰,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幾乎是本能的抽身挑開。
    轟……這一錘子砸在地面,大廳的石地被砸出給缸口粗細的深坑,塵土飛揚,石屑四濺,聲勢駭人魂魄。此等威力,若是砸在人身上,人都得被他砸沒了!閃躲出去的刺客還在暗自慶幸自己反應夠快之時,戰虎的第二錘又橫著砸過來。
    巨錘在旁人看來或許無比沉重,但在戰虎的手中,輕如玩具一般,巨錘揮舞起來也奇快無比,一招連著一招,中間根本就沒有停歇。當女刺客意識到對方第二擊襲又襲來時,巨錘已砸到近前,無從躲閃,只能以手中的靈劍硬擋。
    當啷啷!
    靈劍接觸到巨錘的瞬間,劍身立刻被震彎,那如同排山蹈海的力道根本不是刺客能承受得住的,整個人像是一顆彈射而出的炮彈,向后面的墻壁飛撞而去,轟隆,刺客身子撞擊墻壁,反彈落地,緊接著哇的一聲噴出口血水,人也隨之昏死過去。
    戰虎上來就砸暈一名刺客,另一邊的吳廣也不含糊,偃月刀倫的像雪片一般,必的兩名刺客手忙腳亂,難以招架。隨著戰虎和吳廣等人加入戰團,刺客們自身難保,完全顧不上再刺殺唐寅,后者這才退下戰場。
    見唐寅離開了戰團,上官兩兄弟以及周圍的侍衛們急忙涌上前來,將他團團圍住,嚴密保護。
    唐寅站在原地,一句話都沒說,慢慢的閉上眼睛,以體內的靈氣治療身上的三處傷口。他后腰手的那一鞭子,傷勢看起來挺嚇人,但治愈卻很容易,真正麻煩的是兩處箭傷,由于傷口深,需要耗費極多的靈氣才能將其恢復如初。
    這時,劉子顫巍巍地走向唐寅,想把事情解釋清楚,他不過來還好,一看到他,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的眉毛都豎立起來。
    上官元彪大部流行走到劉子的近前,一把將他的脖領子揪住,怒極吼道:劉子,你好大膽,竟敢勾結刺客,行刺大人,你罪該萬死!“說話之間,他把佩劍抬了起來,架到劉子的脖子上。
    劉子嚇的俊面失色,汗如雨下,連聲解釋到:”冤枉!將軍小人冤枉啊!我……我不早點這馬戲團的人都是刺客,如果早點,我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往家里領啊……“說著,他不爭氣地鼻涕眼淚一起流了出來。
    勾結刺客,行刺唐寅,這可不是小罪名,而是要吵架滅族的重罪,不僅如此,日后還會受千人指,萬人罵,背上洗刷不掉的臭名,劉子哪能不害怕?
    “不管你事?我聽放屁!”上官元彪牙關咬的咯咯作響,獰聲到:“是你邀請大人到你府上的,又是你把刺客找來的,你還敢說和你沒關系?”
    “冤枉……我確實冤枉啊……”劉子這時候是百口難辨,跳進黃河都洗不清干系了,是啊,是自己吧唐寅請來的,而家里又藏有刺客,若說自己和此事毫無關聯,誰能相信啊?劉子的眼神中已透出絕望之色,
    “你無話可說了吧?老子現在就送你歸西!”說話之間,上官元彪手臂加力,作勢就將佩劍狠切下去。
    正在這時,原本閉眼治愈傷口的唐寅突然睜開眼睛,語氣平淡地說道:“住手!“
    “大人,劉子勾結刺客,罪該萬死,不能留他……“
    沒等上官元彪把話說完,唐寅已皺起眉頭,說道:“劉兄剛才不是已經說過了嘛,他是冤枉的,此事和他沒有關系。“
    “大熱此賊的話豈能相信?“
    “我相信劉兄不會害我!”唐寅走到劉子的近前,揮手將上官元彪架在他脖子上的劍打掉,然后幫他整了整揪成一團的衣襟,說道:“我屬下無禮,多有冒犯。還望劉兄不要見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