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17

  “大人……”上官元彪急了,說道:“你不能輕易相信他的話啊……”
    唐寅淡然一笑,正視劉子,幽幽說道:“我相信劉兄不會害我,也不知道戲團里的人都是刺客,倒是這次打爛了劉兄府上的不少東西,實在過意不去,劉兄損失多少,我如數賠償!”
    聽聞此言,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都有些懷疑唐寅是不是吃錯藥了,今天怎么突然變的如此隨和善良。
    劉子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唐寅在自己家中遇刺,他竟然沒有怪罪自己,還向自己道歉,甚至還要賠償,這……簡直就太不可思議了。
    “大……大人英明,大人明察秋毫,大人……大人……”劉子激動的也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語無倫次,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連連叩。
    唐寅是好人做到底,急忙伸手把劉子摻扶起來,說道:“劉兄這是做什么?快快請起!”
    被唐寅扶起,劉子淚如雨下,顫聲說道:“大人真是天下難尋的明主啊……”
    唐寅聞言一愣,隨后瞇眼而笑。
    假冒戲團的十二人,一個都沒跑掉,其中八人戰死,四人被生擒活捉,經過刺客這一鬧,酒宴也開不下去了,眾賓客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各個神情驚慌,臉色難看。
    唐寅既然沒有難為劉子,更不會難為其他的賓客們,他令人把包圍劉府的士卒和侍衛們統統都撤走,隨后帶上被俘的四名刺客,反回郡守府。
    等離開劉子的家,到了外面,唐寅的臉色立刻陰沉下來,拳頭握的咯咯作響。見狀,吳廣立刻上前,低聲問道:“大人,要不要封鎖全城,嚴查刺客?”
    唐寅想了片刻,擺擺手,說道:“不用了,想必城里已無其他的刺客,即便有,也早就跑了!”
    “哦!”吳廣應了一聲,不再多言。
    上官元彪這時好奇地問道:“大人,為什么不處治劉子?此事怎么會和他沒關系呢?”
    唐寅一笑,說道:“是刺客告訴我的!”
    上官元彪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茫然地眨眨眼睛。
    唐寅也沒有多做解釋,隨口說道:“這事就到此為止,不用聲張,鬧的滿城風雨。”
    “是,大人!”周圍的眾將齊齊拱手應道。
    他們回到郡府,邱真等人立刻迎了出來,見唐寅的衣服上多處破損,并粘有血跡,眾人心頭同是一震,忙問道:“大人,你受傷了?”說著話,眾人紛紛圍上前來,查看唐寅的傷勢情況。
    唐寅擺擺手,說道:“沒事,已無大礙!”
    見他說話時底氣十足,臉色雖然陰沉但未失光潤,眾人這才放下心來。將唐寅讓到寢室,時間不長,他的專屬軍醫蘇夜蕾也到了,為唐寅上藥,包扎傷口。他身上的三處傷口已被他用暗之靈氣先治愈了一番,雖然還未全好,但也恢復了七、八,此時再敷上蘇家特制的外傷藥,過幾天便可全完愈合。
    看唐寅把衣服都脫掉了,由蘇夜蕾包扎傷口,眾人便都打算出去。
    這時,唐寅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諸位先等一等。”
    “大人還有什么事嗎?”
    唐寅若有所思地說道:“我突然覺得,這次倒是個機會!”
    眾人被他這話說愣了,疑惑地看著唐寅。唐寅解釋道:“暗殺是卑鄙無恥的小人行徑,我想我們應該借此大做文章,將鐘天的所作所為昭告天下,另外,我正好可以用養傷為借口,掩人耳目,偷偷前往莫國!”
    聽完他的話,眾人同是一驚,邱真等人驚訝的是唐寅反應之快,本來是一件壞事,經過他這么一說,倒變成了一件好事,眾將們驚訝的則是唐寅要去莫國,自己怎么一點都沒聽到風聲?
    蕭慕青眉頭擰成個疙瘩,不確定地問道:“大人要去莫國?”
    唐寅恍然想起自己要去莫國的事還未向眾將們提過,隨即把邱真的分析以及商議出的結果向眾將們大致講述一番。最后,他幽幽說道:“無論就眼前還是日后的長遠打算,我都應該去趟莫國,與莫國的權貴們打打交道,爭取把莫國拉攏到我們這邊,最次,也要讓莫國保持在中立的立場上!”
    話是這樣說,但以目前的形式,唐寅親自去莫國還是太兇險了。眾將們相互看看,皆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他們的心思,唐寅當然能明白,他幽幽說道:“若想成就大業,風險在所難免,如果因為擔心自己的安危,瞻前顧后,錯失良機,日后可就后悔莫及了!”
    眾將聞言,還是有些放心不下,但也不由得點點頭,齊聲說道:“大人所言極是!”
    唐寅見眾人仍有擔憂之色,心里也很感激他們對自己的看重,不過在臉上可沒有表現出來,他仰面而笑,傲然說道:“莫國比貝薩如何?當初我只任縣守,貝薩的王宮我都敢闖一闖,現在我身為郡,掌控四個郡,難道我還會怕它區區的莫國不成?諸位兄弟就不用為我擔心了。”
    他的話令眾人苦笑不已。貝薩的實力是不次于莫國,但當時和現在的情況不一樣啊!見唐寅說話時神采飛揚的模樣,眾將們即使想勸,也說不出口了,默默無語的分立兩旁。
    為唐寅處理傷口的蘇夜蕾此時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越是接近唐寅,越會被他的多面性搞糊涂,他時而陰沉邪氣,令人不寒而栗,時而又溫柔隨和,平易近人,時而兇殘荒*,時而又有情有義,對待不同的人,他總是會表現出不同的一面。
    唐寅遇刺一事,雖然沒有聲張,但消息卻不脛而走,傳的滿城風雨。尤其是唐寅非但沒有懲罰劉子,反而還對其厚待有加,這令唐寅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提升好大一截,完全成了深明事理、冷靜睿智的代表人物。
    如果說以前唐寅在百姓心目中只是個會統兵打仗又愛護百姓的好將軍,那么現在,人們則開始肯定了他這個四郡的郡。
    很快,唐寅遇刺負傷,傷勢加重一事又傳出來,西百城的百姓們自的前來郡府探望,雖然見不到唐寅本人,但人們聚集在郡府的大門外就是不肯離開。而后一天,天淵軍對外宣布審問刺客的結果,確認是受鐘天指使。
    其實對這個結果人們一點都不意外,即使天淵軍不對外說,人們也能猜到刺客是誰派出來的。對于鐘天的所作所為,人人都深惡痛絕,不止在西百城,風國各地已都有公開反對鐘天,支持唐寅、支持天淵軍的聲音。
    風國的輿論也再一次向唐寅這邊傾斜。
    被傳‘傷勢加重’的唐寅此時已不在郡府內,而是混在了與趙沮為的莫國商隊里,離開西百城,繞過鹽城,一路南下,去往霸關。
    與唐寅同行的有宗元、上官兩兄弟以及程錦、江默為的暗箭人員。程錦的傷勢還沒有完全痊愈,但聽說唐寅要去往莫國,硬是要跟來,唐寅拿他沒辦法,只好點頭同意了。
    混在商隊中,唐寅等人也都換成普通百姓的服飾,一各個粗衣麻褲,裝扮邋遢,與趙沮的仆從們走在一起,還真看不出有什么分別。
    他們所走的路線是轉個大彎,繞過鹽城,現在的鹽城面臨著聚集在樂湖郡的天淵軍大軍,基本天天戒嚴封城,他們想進也進不去。過了鹽城往南便是宛城,這里雖然與鹽城近在咫尺,緊張的氣氛卻要減少很多,白天時,城門大開,人流不斷。
    唐寅等人順著人流入城,沒敢在城內耽擱,直接穿城而過,繼續南下。
    出了宛城后,眾人皆成出口氣,也直到這時,人們才感覺處境安全了一些。宛城畢竟是鹽城的近城,完全被鐘天勢力所控制,萬一被鐘天的走狗看出破綻,查出唐寅等人的身份,事情就糟糕了。
    向南走著,趙沮對唐寅笑道:“唐大人,如果不出意外,我們晚上可到封城了!”
    唐寅一笑,拱手說道:“這次多虧有趙兄鼎立相助。”
    “哎?”趙沮連連擺手,說道:“唐大人的事就是小人的事,何況這只是舉手之勞而已!”趙沮和唐寅做戰馬生意,從中賺得大筆的真金白銀,其商隊的實力也比之從前擴充數倍,對唐寅這顆搖錢樹,他可是打定主意要緊緊抓牢的,至于唐寅購買那么多的莫國戰馬,日后會不會成為莫國的威脅,他一點都沒考慮過,身為徹頭徹尾的商人,他眼中除了利益還是利益。
    唐寅笑呵呵地說道:“趙兄肯如此幫我,我自然不會讓趙兄白白幫忙的,日后若有所成,我必重謝趙兄!”
    “哈哈!唐大人客氣了!”趙沮樂的嘴巴合不攏。
    當日晚間,商隊順利抵達封城。
    看得出來,趙沮和看守城門的士卒、領隊們都很熟,軍兵對他的馬車也基本沒做檢查,只是一走一過看了兩眼就放行了,當然,這和趙沮平時多做打點是離不開干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