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19

  周順自討沒趣,尷尬地笑了笑,眼睛四下亂看,注意力終于是落到唐寅和宗元二人的身上。【】他本來沒覺得怎樣,可是越看越覺得這兩人氣度不凡,和平常人不太一樣。他狐疑地問道:“請問,這二位是……”
    沒等英步說話,趙沮忙說道:“回周大人,這兩人是我的家仆。”
    “哦?”周順挑起眉毛,將唐寅和宗元又打量了一番,幽幽說道:“家仆?我看……怎么不太象啊!”周順是文官,不會靈武,也用不出洞察之術,即便看出唐寅和宗元與眾不同,但也說不上來是那里不一樣。
    英步瞇了瞇眼睛,暗叫糟糕,看來周順已起疑心。想著,他雙眼精光閃動,雙手也背于身后,手掌上騰出白色的靈霧,隨時準備突下殺手。
    唐寅和宗元倒是能沉得住氣,臉上的表情也沒有多余的變化。宗元向周順躬了躬身,含笑說道:“小人是老爺的帳房,這位是老爺的護院,我二人跟隨老爺都已經五、六年了,這點外面的人都可以做證。”
    宗元說話時面不紅、氣不喘,神態自如,任誰都看不出這是他信口亂編的謊話。
    周順也沒聽出破綻,心里信了七、八分。
    這時,宗元向前跨步,來到周順近前,低聲說道:“大人,這次我們從貴國北方收到不少奇貨,不知,大人有沒有興趣看一看。”說話時,他還特意向周順連使眼色。
    周順不明白他這是什么意思,但卻看出他在暗示自己出去。周順想了想,應道:“也好,那我就隨你出去看看吧!”
    那么老奸巨滑的趙沮這時也笑不出來了,自己哪收到什么奇貨了,宗元這是在什么神經?想著,他急忙看向唐寅。
    唐寅也不知道宗元要干什么,不過他很信任宗元的能力,既然他要帶周順出去,肯定有他的目的。
    英步見狀,跨步就要跟出去,唐寅沖著他擺擺手,示意英步稍安勿躁。
    宗元帶著周順出了大堂,并沒有向大門外走,身形一轉,直接把周順拉到一處僻靜的角落,同時從口袋中掏出一只不小的銀包,含笑著塞到周順的手里,然后說道:“本來老爺打算拜訪完英步將軍,就去周大人的府上坐一坐,既然現在周大人來了,正好省了麻煩,這是我家老爺的一點心意,還望大人務必收下。”
    “哦?”周順接過銀包,打開一角,向里面一瞧,好嘛,里面包著的都是白花花的銀錠。他眼睛先是一亮,隨后立刻板起臉來,將銀包又遞了回去,冷聲說道:“你們這是做什么?”說話之間,他目光不時飄向左右,生怕被旁人看到。
    宗元別的本事或許不行,但察言觀色可是強項,只看周順接過銀包時目光的變化,他便百分百的肯定,這是個貪婪之人。他呵呵一笑,說道:“因為生意上的關系,老爺得時常領著我們進出霸關,也承蒙英步將軍和周大人的照顧,我家老爺孝敬將軍和大人一二也是天經地義理所應當的,周大人就不要再客氣了,也不要見外,日后我們的往來還多著呢!”
    “呵呵!”周順悠悠而笑,商人果然是商人,就是會辦事,人人都說霸關是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現在看來也不盡然。他手里抓著銀包的同時也在暗暗掂量,感覺銀包沉甸甸的,少有也有幾百兩。這么多的銀子,足夠自己兩年的俸祿了。
    他裝模做樣地清清喉嚨,問道:“怎么?你家老爺也給英步將軍銀子了?”
    “是的!不過大人放心,給英步將軍的那包絕對沒有給大人的這包多!”宗元壓低聲音賊笑著說道。
    “哈哈——”周順被逗得開心,邊將銀包向懷中塞,邊說道:“你們做生意走南闖北也不容易,這些錢我也不好意思收下,就算暫時幫你們保管吧,等日后你家老爺有需要時再向我取回。”他的話說的漂亮,實際上誰還能把送出去的錢要回來?
    “是、是、是!多謝大人,多謝大人!”宗元連連點頭施禮。
    收了宗元送來的一大包銀子,周順對其態度立刻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等他和宗元回到大堂之后,也不再問東問西,又少坐了片刻,便心滿意足地起身回府了。
    周順離開之后,英步立刻好奇地問道:“宗元先生,剛才你和周順出去是……”
    宗元仰面而笑,說道:“有錢能使鬼推磨!我把周順領出去,只是偷偷塞給他一包銀子罷了。”
    原來如此!唐寅、英步、趙沮三人聞言也都笑了。
    閑聊了一會,英步切入正題,問道:“大人這次到霸關,準備什么時候回去?”
    唐寅幽幽說道:“可能要等一段時間。”
    “哦?”
    “我此行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唐寅也不隱瞞英步,正色說道:“要去趟莫國的都城,鎮江!”
    “啊?”英步倒吸口涼氣,唐寅要去莫國的都城,那不等于是自投羅網嗎?天淵軍現在正和寧國交戰,而寧莫兩國又向來是穿一條腿褲子的,身為天淵軍的統帥,唐寅前去莫國,人家哪能放過他?
    看出英步的顧慮,唐寅一笑,說道:“正因為此行兇險,我才秘密前往,要暗中行事。”
    即便如此,英步也覺得危機重重,他不無擔憂地說道:“大人可要多加小心啊!”
    “哈哈!”唐寅毫不在乎地聳肩笑了笑,說道:“英步將軍不用擔心,我已作好萬全的準備。”
    “那就好。”聽唐寅說的如此自信,英步松了口氣。其實唐寅根本就沒準備什么,只是事先把天眼和地網的探子派出去了,真要是在莫國境內生了意外,也就只能隨機應變了。
    唐寅在霸關沒有多加逗留,當日晚間,就隨趙沮的商隊出了霸關,進入莫國境內。
    莫國也是大國,幅員遼闊,比風國小不了多少。莫國北臨風國,西北有寧國,西部臨玉國,南部有安國,可謂是西面八方都有強鄰,這也成就了莫國四通八達的地理位置,商業尤其達,是富的流油的諸侯國。
    莫國城鎮的風格和風國差不多,畢竟同屬一個帝國,只是進入莫國的城鎮中,立刻能感受到人民的富足,在風國,因為連年征戰,民眾生活比較困苦,連吃飽肚子都困難,而莫國是截然相反,長年無戰爭,加上商業興盛,百姓的生活水平要比風國高出一大截,由此也可見,莫國的整體國力是風國遠遠比不上的。在局部戰爭中,風國或許能憑借強盛的戰斗力取得一定優勢,而戰爭一旦陷入曠日持久的拉鋸戰,莫國便可憑借強大的國力把風國活活拖垮。
    唐寅和宗元都是第一次來到莫國,對其富足的印象也由為深刻,走在城鎮的街道中,幾乎都看不到有衣服帶補丁的百姓。兩人心中的想法一樣,就目前來看,是萬萬不能與莫國交戰的,以風國現在的國力也承受不了莫國這樣的強敵。
    當初唐寅決定跟隨趙沮的商隊混入莫國算是個明智的選擇,趙沮經常入出風莫兩國的邊境,與駐守邊防要塞的軍兵都很熟,路過時也幾乎也未受過太多的盤查,沿途的關卡紛紛放行,這為唐寅一行人省去了大麻煩。
    由莫國的邊境去往國都鎮江城,又足足有了十天才到達。
    鎮江城是莫國的都城,也是莫國境內最大的城邑,城池的北部有條大江,貫穿莫國西東,名為鎮江,鎮江城也正是由此江而得名。這條大江不僅江面寬,而且水流湍急,是鎮江城北部的天然屏障。舉目望去,江面上白帆朵朵,大小船只穿梭于江面,好不熱鬧。
    邊向渡口走,趙沮邊興奮地對唐寅低聲說道:“大人,過了鎮江,我們就可進入都城了!”
    唐寅點下頭,接著又向左右看了看,說道:“在外面不要叫我大人,叫我唐初好了。”接近莫國都城,人多眼雜,再叫大人容易引起旁人的注意,他又把唐初這個假名字搬了出來。
    “是!大……哦……唐初!”突然改口,趙沮還有些不太適應。
    唐寅又對左右的宗元和上官兄弟等人說道:“你們也這么叫我。”
    “是!”
    眾人齊齊應了一聲。
    鎮江兩側的渡口極多,其中也不乏大型的碼頭,專為運輸貨物的大船停靠。趙沮在鎮江有自己的商船,他領著唐寅等人走到一處靠東的碼頭。剛到碼頭附近,立刻有人迎上前來,沖著趙沮恭恭敬敬地施禮問好。
    趙沮把所帶的貨物交給下人們裝船,他自己則帶著唐寅等人登到船上。
    “這艘船是你的?”上到甲板,唐寅四下看了看,這艘大船可不小,四、五米寬,十多米長,在船上裝貨物、馬匹都沒問題。
    趙沮笑了笑,說道:“是的!能買得起那么大的船只,也多虧了大人照顧!”
    唐寅也笑了,幽幽說道:“只要你能真心為我辦事,以后象這樣的船,十艘、百艘都能買得起,不過如此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那賺再多的錢也未必能有機會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