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24

  邵方劍斬二女,令周圍的眾人都嚇了一跳,唐寅也覺得意外,不知道他突然什么神經。【】邵方沒有理會其他人,對唐寅笑呵呵地說道:“我無法保證,我的女人們能象我的男人們那么守口如瓶!”
    聽了這話,唐寅才明白邵方的意思,他這是殺人滅口。唐寅雙目大亮,這個邵方可不是平庸之輩,看似浪蕩不羈,荒*無道,實則心如明鏡,城府深沉。他對這樣的邵方是又驚又喜,也十分欣賞。
    “何謂歃血為盟?這就是歃血為盟!”邵方說著話,拿起酒杯,將其中的酒水喝掉一半,然后蹲下身來,以二女的鮮血添滿酒杯,向唐寅面前一遞,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他,含笑說道:“唐兄,請!”
    邵方是夠瘋狂的,而唐寅和他比起來只會有之過而無不及。他連猶豫都未猶豫,接過酒杯,稍微搖了搖,一仰頭,將其中的血酒喝掉一半,然后又遞還給邵方,悠悠說道:“既為同盟,不分你我,好東西自然要兩人分享。殿下,請!”
    “哈哈——”
    邵方忍不住大笑。唐寅欣賞他,他又何嘗不欣賞利落灑脫毫不做作的唐寅?他接下酒杯,張大嘴巴,將血酒一飲而盡。兩人喝過血酒,各抹了抹嘴角的血跡,隨后相視大笑,對腳下的兩具尸體視若無睹,仿佛躺在地上的不是人,他倆喝的也不是二女的血。
    如此歃血為盟,前無古人,估計也后無來者了。
    一杯血酒下肚,唐寅和邵方的關系無形中親近了許多,后者繞過桌案,走到唐寅近前,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笑道:“唐兄今晚就不要走了,住在我的府上,一是這里比其他的地方安全得多,其二,有很多事我還想與唐兄細談!”
    唐寅對邵方也很感興趣,想多了解他這個人,點頭說道:“正有此意。在下就打擾了!”
    “爽快!”邵方笑贊一聲,拉著唐寅就向外走,同時慢悠悠地說道:“今晚唐兄來見我之事,無論是誰,膽敢對外泄露,我就喝他的血,抽他的筋!”
    兩旁的甲衛們聞言,都激靈靈打個冷戰,看著地上二女的尸體,低垂下頭,連大氣都不敢喘。
    邵方不僅留下了唐寅,而且還把上官兄弟、宗元、趙沮四人統統留下,并令下人為其安排住處。他領著唐寅,直接去了書房。
    公子府的書房也不小,雖然書卷很多,但偌大的空間仍顯得空蕩蕩的。
    兩人走到書房的里端,在桌案兩側落座,邵方探著身子,問道:“唐兄為何那么有信心能擊敗鐘天和貴國境內的寧軍?”
    唐寅一笑,幽幽說道:“得人心者得天下。鐘天或許能做一個好大臣,但他做不了一個好君主。”
    “得人心者得天下!”邵方默默念叨唐寅說的這句話,想了半晌,他點頭道:“有理!一旦鐘天和寧軍戰敗,為何一定會向莫國跑?”
    “北方是我天淵軍的勢力范圍,東方是條死路,西方的潼門已被我軍所占,所以,只有向南這一條活路可走了。”
    “潼門?”邵方對風國的地形也不是很熟悉,只是聽說過潼門這個地方,但具體位于何處,又是什么地形,他并不清楚。想了片刻,他揮手說道:“來人!”
    “殿下!”
    隨著他的喊聲,一名書童快步走來,彎著腰,躬著身,靜等他吩咐。
    “把地圖取來。”
    “是!殿下!”
    書童應了一聲,快步走到書架前,從書卷中抽出一卷絹布,必恭必敬的遞給邵方。后者接過,展開一看,揮手將絹布又甩回到:“你拿莫國地圖做什么?我要的是帝國地圖!豬!”
    書童嚇的兩腿軟,險些跪到地上,急忙將掉地的地圖收起卷好,回到書架那邊,換了一張地圖送過來。
    邵方將地圖張開,鋪在桌子上,目光上挑,邊指點邊說道:“這里是河東……這就是潼門!潼門兩邊是山地?”前面是自言自語,后句話則是問唐寅。
    對潼門的地形唐寅太熟悉了,根本用不著看地圖。他身子向后一仰,悠悠說道:“潼門天險,兩山夾一溝,潼門就坐落于山溝的中央,潼門一旦被堵死,就等于斷了風寧兩國之間的通道,二十萬的寧軍即得不到寧國的支援,也失去了歸國的退路,所以,鐘天和寧軍戰敗時,只能向南。”
    “原來如此!”邵方在地圖上的潼門點了點,說道:“這真是一處重中之重的要點!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鐘天已經把潼門讓給了寧國,你又是怎么攻占潼門的?總不會是直接打過去的吧?”
    “當然不是。”唐寅笑道:“若是一路打過去,寧國定會提早提防,在潼門安插重兵,以潼門之險,無論派去多少人馬,都難以攻險。”
    “那你是……”
    “繞路而行!向莫非斯聯邦借路,穿插過去!”唐寅說的風輕云淡。
    邵方吸口氣,急忙又看地圖,這回他呆呆沉思了好一會,點頭說道:“高明!繞路而行,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實在是高明!”現在,他多少有些能理解唐寅為何能以一郡之力打敗掌控整個風國的鐘天以及四十萬的寧軍了,同樣,他也更加堅定與唐寅結盟的決定。
    隨手把地圖向旁一推,邵方笑問道:“繞路偷襲潼門,可是唐兄的計謀?”
    唐寅并不貪功,含笑搖了搖頭,道:“此計是宗元所出。”
    “宗元?”
    “就是與我同來的那位先生。”
    “哦!”邵方眼睛一亮,說道:“既然此人頭腦如此精明,就不要讓他在房中睡覺了,找他一起來坐坐如何?”
    “如此甚好。”唐寅瞇縫著眼睛,笑瞇瞇地點點頭。
    邵方讓下人去把宗元請來,時間不長,宗元便到了。進入書房,見唐寅和邵方相臨而坐,他急忙走上前去,躬身施禮,道:“大人!殿下!”
    “先生名叫宗元?”
    “是的!”
    邵方故意地說道:“這名字陌生得很,無名小卒嘛!”說著話,他兩眼直視宗元,看他做何反應。
    宗元聞言,臉上毫無怒氣,甚至連些微的不痛快都沒有。他拱手說道:“在下只是大人麾下眾多的謀士之一,確實是無名小卒,也難入殿下的法眼!”宗元可不是尋常的俗夫凡子,他心里很清楚什么是重,什么是輕。無論自己被誰看輕,那都無關緊要,只要唐寅能看重自己,并重用自己,這就勝于一切了。
    把宗元的反應看在眼里,邵方暗暗點頭,此人可稱得上是個人才。他目光一轉,看向唐寅,笑道:“唐兄,我身邊一直都缺少個能出謀劃策的謀臣,不知唐兄肯不肯割愛,把宗元先生讓給我?”
    唐寅只是稍愣一下,接著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如果宗元先生也有此意,我絕不會阻攔!”
    站于旁邊的宗元聽聞此話,身子一震,急忙說道:“殿下地位之高,是小人萬萬高攀不起的,何況小人在大人麾下任職已久,深受大人厚待,早已下定決心,與大人同生死,共患難,只要大人不棄,小人定以死相隨!”
    在宗元看來,邵方這個莫國的二王子也是一個有雄才偉略的人,日后也或許會成就大業,但和唐寅比起來,總覺得還欠缺一點東西。他只是也許能成就大業,而唐寅給他的感覺是一定能成就大業,所以無論站在哪個角度上考慮,宗元都不會棄唐寅而改投邵方。
    唐寅聽完宗元這番話,也忍不住有些動容。他日后之所以會那么信任宗元,和宗元此時說的這段話也不無關系。
    當然,邵方這么說也只是隨口問問,并沒有真要拉攏宗元的意思,他呵呵一笑,擺手說道:“君子不奪人所愛!宗元先生請坐吧!”
    “是!”
    宗元答應了一聲,但沒敢坐到桌前,而是坐在唐寅的側后方。
    等他落座后,邵方話鋒一轉,面露憂色地說道:“我雖然答應唐兄勸阻父王出兵,但是我心里并沒有底啊!我雖為二王子,但王廷上的大臣們幾乎都站在邵博那一邊,我人單言微,怕難以左右大局。”
    這倒是個問題!唐寅皺著眉頭想了想,問道:“難道,莫國上下就沒有殿下貼心的大臣?”
    邵方苦笑,仰天而嘆,反問道:“唐兄覺得我的府邸守衛如何?”
    唐寅說道:“森嚴!”
    “不敢不嚴!”邵方說道:“身為王子,又是不得勢的王子,我連睡覺都睡不安穩,生怕有人會突然殺進府內,取我性命。”這是邵方的真心話,說到動情之處,眼中竟泛起淚光。
    這時,宗元插口說道:“殿下為何不拉攏右相董盛?據我所知,董盛可從未表示過要支持邵博啊!”
    “哼!”邵方哼笑一聲,說道:“那個老狐貍!這就是董盛的高明之處,他不表明立場,凡是想爭取王儲一位的王子們都拼命討好他,他坐收好處,何樂而不為呢?”
    “我看倒是未必!”宗元若有所思地搖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