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25

  “哦?此話怎講?”邵方疑惑地看著宗元。【】
    宗元正色說道:“立儲可不是小事,尤其是對朝中大臣們而言,這不僅關系著自己以后的前程,也關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董盛若真如殿下所言的那樣,那么無論日后由誰來做莫王,他都討不到好處,我想董盛既然能做到右相,絕不是目光短淺,只貪圖眼前那點小利的庸人。”
    “哦……”邵方聞言,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暗道一聲沒錯啊,宗元說的不是沒道理,難道是自己估計錯了?想到這里,他忙問道:“宗元先生,依你之見,董盛不表明立場的原因又是什么?”
    “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董盛還沒有看好王儲的人選,其二,他也許是在等,等某個王子去主動拉攏他,要知道主動投靠和被人籠絡的完全是不一樣的,后者更能受到重用。”宗元有條有理地說道。
    邵方仔細琢磨著宗元的話,想了良久,他搖頭說道:“第一點似乎不太可能。現在那么多的大臣都看好邵博,董盛還會有其他的人選不成?那么他究竟是在等誰呢?”
    唐寅隨口接道:“也許等的就是殿下你。”
    邵方笑了,說道:“我和董盛之間沒有往來,更無交情,現在我又不得勢,他怎么可能會支持我?”
    唐寅聳肩說道:“我們說的再多也都是猜測,殿下為何不親自去拜訪一下董盛呢?既能拉些交情,又能探探董盛的口風,反正無論怎樣都沒有壞處。”
    “恩!”邵方點點頭,說道:“唐兄所言沒錯,明日,我就去趟右相府!”
    唐寅接道:“我隨殿下同往。”
    邵方一愣,疑問道:“唐兄隨我同去做甚?”
    唐寅笑道:“殿下要探董盛的口風,我也正有此意,看看這位貴國的右相到底是支持寧國,還是會支持我風國!”
    邵方想了想,說道:“也好!不過,我得奉勸唐兄一句,見到董盛時可不要貿然報出身份!”
    唐寅說道:“殿下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
    這一晚上,唐寅、邵方、宗元三人基本沒怎么睡覺,一直在談論風、寧、莫三國的事。正如邵方自己所說,他是個不得志的王子,也沒什么心腹大臣,有許多心里話也不知道該對誰傾訴,現在難得遇到支持他的唐寅,邵方打開話匣子,與唐寅、宗元秉燭長談。
    現在的邵方和唐寅之間還沒有利害沖動,加上兩人性情相投,又有諸多需要聯手合作的地方,所以邵方也能把唐寅看成是自己的心腹,敞開心扉,無所不談。還有令邵方十分激動的一點是,唐寅應允給予他金錢支持。
    要拉攏大臣們,光有身份地位是不夠的,還需要有錢。邵博之所以能拉攏到那么多大臣的支持也不僅僅是因為寧國勢大,寧國為其提供大量的金銀珠寶使邵博有了拉攏中間派的本錢,邵方早就看清楚了這一點,只是苦無本錢,現在唐寅肯為他提供金銀,這正好彌補了他的不足之處。邵方又怎么可能會不高興,不感激呢?
    唐寅拉攏到邵方比想象中的還要容易,現在他二人是各有難處,又能在對方的身上找到自己的所需,這就如同干柴遇到烈火,可謂是一拍即合。
    等到凌晨的時候,三人都有些累了,但沒有各自回房休息,而是躺在書房的硬榻之上,和衣而睡。
    當天至正午,三人才從睡夢中醒來。邵方站起身形,走到窗前,伸個大大的攔腰,接著他轉回頭,見唐寅正笑瞇瞇地看著他,邵方嘆道:“不瞞唐兄,我已經很久沒睡的如此舒服了!”
    書房的硬塌和他寢房中的軟床自然不能相比,但這一覺確實讓邵方感覺很舒服,關鍵是他心頭上的陰霾一掃而光,又看到了自己爭取成為太子的希望。
    邵方貴為王子,為人又喜怒無常,在旁人看來,他就是個難以接近的人,不過唐寅的眼光卻和正常人不太一樣,此時看著滿臉笑容的邵方,他突然之間有種心痛感。身為王子,看似高高在上,但其中的難處與悲哀又有幾人能體會得到?
    唐寅挺身而起,走到邵方的身旁,沒有看他,而是舉目望向窗外的花園,幽幽說道:“你一定會成為莫王。不管阻力有多大,對手有多強大,我也會幫你成為莫王!”
    他的話令邵方動容,后者臉上的笑容僵住,握緊拳頭,象是許諾似的,一字一頓地說道:“我會先幫你成為風王!”
    唐寅扭過頭來,看向邵方,嘴角揚起,笑了。
    邵方也笑了,輕聲說道:“昨晚,你我二人已是歃血為盟的兄弟!”
    唐寅沒有接話,舉目看向晴空萬里的藍天,怔怔呆。今天的兄弟,誰知道會不會是明天的敵人,這樣的事情他經歷的和看到的太多了。
    吃過午飯,邵方帶上唐寅、宗元以及自己麾下的一干貼身甲衛、眾多的護衛,出了公子府,直奔右相府。
    本來上官兄弟也想跟去,但唐寅覺得此行主要是探董盛的口風,又有邵方在場,并無危險,便未帶他二人。
    右相府的規模雖然和公子府比起來相差懸殊,但也稱得上是豪宅,莊嚴氣派,排場十足。
    聽下人傳報二殿下前來拜訪,董盛親自迎接到府門外,見到邵方,他一躬到地,說道:“不知殿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殿下見諒!”身為朝臣,不管官職做的有多大,但畢竟是臣子,見到王子時的禮儀還是得遵守的。
    “右相客氣了,快平身!”邵方對董盛倒是十分客氣,伸手相扶。
    唐寅在旁打量著董盛,心中暗暗嘀咕,原來這就是莫國的右丞相,在邱真口中莫國最具實權的二人之一。
    董盛差不多有五十出頭,身材高大魁梧,頭已然斑白,腮下海髯,梳理的整齊干凈,此時未著官服,穿著清潔簡單的青色便裝,衣服可能有些年頭了,許多地方已洗的泛白,單從外表上看,老頭子和普通老百姓幾乎無差,但仔細觀瞧,董盛舉手抬足之間自然流露出一股威嚴之氣,讓人自然而然的避開他那對精亮又犀利的目光。
    此人難纏!這是唐寅對董盛的第一印象。
    董盛請邵方入府,唐寅和宗元隨著他的貼身甲衛們跟了進去,那些侍衛們則守在門外。
    進入相府的正廳,董盛把邵方讓到正位,他坐在下手邊,然后抬頭看了看邵方身后仆從打扮的唐寅和宗元,雖然覺得此二人氣度不凡,但也沒好意思開口詢問。
    他令下人們準備茶水和點心,款待邵方。
    等茶水和點心送上來之后,不用邵方示意,一旁的甲衛已快步上前,以銀針查探茶水和點心中是否有毒。旁人若有這樣的舉動無疑是非常失禮的,形同在打主人的耳光子,但邵方是王子,此舉就是例行公事了。
    確認茶水和點心都無問題,甲衛沖著邵方和董盛各施一禮,退了下去。
    邵方看著桌子上的點心,臉上在笑,心中卻氣悶到了極點,這些點心都很普通,在大街上隨便找個小攤小販就能買得到,董盛只用這個招待自己,簡直就是把自己這個王子看的太輕了。
    他動都沒動桌子上的點心,拿起茶杯,隨意地喝了一口。茶水入口苦澀,但很快,清香生出,能令人的神智為之一振,回味無窮,即便茶水流進肚子里都能從嗓子眼透出香味,邵方忍不住贊道:“好茶!”
    “呵呵!”董盛笑了,端起自己桌前的茶杯,說道:“此茶只產于雪山,極為珍貴,千金難買,下官平日里是舍不得喝的,今日殿下前來,下官才有機會一飽口福啊。”
    這下邵方可有些糊涂了,董盛拿最次的點心卻又用最好的茶來款待自己,這究竟是何用意?
    看出邵方的疑惑,董盛暗嘆口氣,含笑解釋道:“下官對吃的東西并不挑剔,所以府內也沒有美味珍奇的食物,如有怠慢殿下的地方,還望殿下不要見怪!”
    原來如此。邵方噓了口氣,自己剛才倒是誤會董盛了。想著,他微微一笑,舉目又打量起大廳的擺設。相府的大廳和董盛身上的衣服一樣,普普通通,清清淡淡,沒有一樣奢華富貴的裝飾,但所用的桌子卻都是由珍貴的木質打造而成,又經過能工巧匠的精雕細琢,可稱之為上品中的上品。
    邵方越看越搞不懂董盛的為人,唐寅也同樣如此,在場這些人中真正能理解董盛的恐怕只有宗元了。
    通過相府的飲食和擺設,宗元判斷董盛應該是個極為清廉的人,身為丞相,他的俸祿當然不少,但也不可能多到和那些王公貴族們相提并論的程度,看來平日里董盛也只是對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才肯花費重金,對自己不關心或不在乎的東西,投入甚少,也不在乎講不講究門面。
    這樣的丞相當然是個好丞相,只可惜,他是莫人,是莫國的右相。宗元垂下眼簾,眼珠轉動,在心里默默尋思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