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26

  聽聞話音,董盛尋聲看去,見說話之人是隨邵方同來的青年,二十多歲的模樣,皮膚白凈,劍眉虎目,鼻梁高挺,相貌英俊,即使身著普通的百姓服飾仍透出與眾不同的氣質,剛才他就奇怪這個青年的身份,只是沒好意思開口詢問,現在正好找到話頭,問道:“這位是……”
    唐寅只是略微拱了拱手,說道:“在下風國天淵郡郡,唐寅!”
    “啊?”那么沉穩老成的董盛聽完唐寅的自報家門,仍忍不住臉色一變,目露驚色,疑道:“你……你是天淵軍的統帥,唐寅?”
    “正是在下!”唐寅雙手向身后一背,含笑說道。【】
    得到唐寅的確認,董盛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唐寅不在風國,怎么會在莫國?怎么又和邵方殿下在一起?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這下連董盛這么精明的人都被搞糊涂了,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邵方現在已把董盛當成自己人,他含笑說道:“董相無須驚訝,我與唐兄已歃血為盟!”說著話,他將唐寅潛入莫國的來意,以及與自己商談的種種事情,原原本本向董盛講述了一遍。
    董盛聽后,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唐寅是為拉攏莫國,與其聯手抗寧而來。想著,他不由得倒吸口涼氣。在莫寧兩國關系如此親密的情況下,唐寅竟敢親自潛入莫國,并直接去見身為二王子的邵方,單單是這份膽量和氣魄就遠非常人能比。
    沒等董盛接話,唐寅跨步上前,幽幽說道:“寧國野心甚大,國力也甚強,一旦讓鐘天坐穩鵬王之位,就如同整個風國被寧國所吞,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風國若被寧滅,接下來,寧國可就要把矛頭指向貴國了。”
    董盛邊盯著唐寅,邊默默琢磨著他的話。唐寅說的這些也正是他所顧慮,但是他也明白,唐寅冒險前來莫國可不是為了幫助己方,而是為了他自己,也只有拉攏和穩住莫國,唐寅麾下的天淵軍才有可能打敗鐘天,奪下風國的江山。
    就目前的形式來看,獨立的風國可比風國被寧國吞并更有利于莫國,協助唐寅的天淵軍也就等于在救自己。想到這里,董盛已完全從驚訝中鎮靜下來,沉思片刻,他悠悠而笑,沖著唐寅拱手說道:“原來是唐大人,失敬、失敬!”
    唐寅還禮笑道:“董相客氣!”
    “你已與殿下歃血為盟?”
    “是的!”
    “貴方與殿下結盟,可是對貴方有利啊!”董盛含笑說道。支持唐寅對莫國有利,他自然會支持,但那并不代表他不想從唐寅身上榨取好處。
    唐寅可是個聰明絕頂之人,一聽董盛的話頭,他立刻意識到這老頭子居心不良。他笑道:“殿下與我結盟,并非只對我一方有利,而是對雙方都有利,畢竟有我風國牽制寧國,要比貴國單獨面對寧國好得多,董相,你說呢?”
    沒等董盛接話,唐寅又道:“而且為了表示誠意,并將殿下推上莫王的寶座,我已許諾會送給殿下重金,以做拉攏朝中大臣之用!”
    “僅此還不夠吧?!”董盛是個稱職的重臣,他所考慮的先不是自己,而是整個莫國。他笑呵呵地說道:“即便殿下得不到唐大人的重金,我也有辦法讓殿下成為儲君,直至成為莫王。”
    邵方聞言,眼睛頓是一亮,唐寅和宗元則暗皺眉頭,在心中嘀咕董盛難纏。
    唐寅笑問道:“那以董相之見,如何才夠呢?”
    董盛說道:“貴方若真能打敗鐘天,我必竭盡全力阻止大王對風出兵,協助唐大人全殲鐘天勢力,作為回報,我希望唐大人在問鼎風王之后,把霸關讓于我莫國!”
    霸關是風國的南方門戶,其重要性和潼門相差無幾,只是風莫兩國之間許久未生戰爭而已,霸關也就顯得不那么重要。霸關若被莫國所占,風國就等于是把南邊的門戶讓給了莫國,如同自己的小尾巴抓在人家莫國的手里,日后要受莫國的牽制。
    唐寅暗暗握緊拳頭,說道:“霸關自古以來就是我風國的領地,董相如此強橫索取,恐怕非盟友所為吧?”說著話,唐寅轉目看向邵方,從某方面而言,邵方要比董盛好說話得多。
    邵方也覺得董盛這時候向唐寅索要霸關有些過分,從內心來講,他現在只關心自己能不能成為太子,能不能成為莫國的君王,至于霸關,只是區區一座要塞而已,要不要到己方手里都無關緊要,另外,他也十分感謝唐寅。他此時之所以能把董盛拉攏到自己這邊,完全是唐寅的功勞,如果唐寅不讓自己親自來拜訪董盛,如果宗元剛才不拉住自己,到現在他都不知道董盛心里是什么想法呢!
    見唐寅看向自己,他呵呵干笑一聲,沖著董盛輕聲說道:“董相,我與唐兄已是歃血為盟的盟友。”他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重新強調了自己與唐寅之間的關系。
    董盛暗嘆口氣,國家大事,國與國之間的利害關系,豈能攙雜個人的私情?不過邵方肯為唐寅說話,讓董盛又看到邵方的另一面,他并非是一個反復無償又冷血絕情的人。他低聲說道:“殿下能看出寧國的野心,難道就不怕日后的風國會成為另一個寧國嗎?”
    邵方一愣,皺著眉頭看向董盛。
    唐寅在場,董盛也不好把話說的太直接。以前他沒見過唐寅,不覺得此人怎樣,現在親眼所見,他立刻生出警惕之意,唐寅絕非平凡之人,不說他只身潛入莫國的這份膽識,單單是他未雨綢繆這一點,其頭腦就遠非他人可比,若是讓唐寅成為風王,對莫國是不是也會構成威脅呢?這些都不得不考慮。若是能得到霸關,莫國對風國便進可攻,退可守,即使風國有圖謀不軌的意思,也得對己方忌憚三分。
    等邵方領悟到董盛話中的意思后,他看看唐寅,再瞧瞧董盛,撲哧一聲笑了,說道:“此事,我們日后再議吧!”
    唐寅對此沒有意見,只要現在不要霸關,越往后推越好,最好是等到己方徹底消滅鐘天勢力之后再議。
    董盛無奈地點點頭,現在當著唐寅的面,有很多話都不好講明白。
    雙方是各懷鬼胎,各有顧慮,不過好在有一點雙方的目的是一致的,那就是要想辦法先把邵方推到莫國太子的位置上。
    用董盛的話講,競爭太子一位,除了要獲得大臣們的支持外,避免不了還要用些見不得光的手段和伎倆。
    邵方不明白他說的手段和伎倆是什么,疑惑地問道:“董相的意思是……”
    “近而遠之,密而疏之!”董盛笑呵呵地說道:“要改變君上已想好的決定,就必先疏離君上和邵博殿下之間的關系,甚至讓君上對邵博殿下生出猜忌之心!”
    “哦?”邵方吸氣,眼珠子轉了轉去,喃喃說道:“這得如何能辦到?”
    董盛笑了,反問道:“殿下認為,君上最怕王子們之間生什么事?”
    邵方搖頭,必恭必敬地說道:“請董相賜教!”
    董盛說道:“君上最怕的就是王子們結黨營私,手足相殘,甚至圖謀弒君奪位!”
    邵方不解,這又和邵博有什么關系,他對自己的這位兄弟雖然稱不上了解,但也知道一二,邵博膽子小的象針鼻一樣,為人又仁厚,就算打死他他都不敢弒君,也不會生與其他王子們相殘的事。
    董盛看出邵方的想法,說道:“那殿下又認為現在邵博殿下成為太子最大的阻力是什么?”
    邵方搖頭。
    董盛說道:“是順位!按順位,殿下優于邵博殿下,廢長立幼又是大忌,這也正是君上遲遲未立儲君的顧慮。若是殿下不幸……老臣只是假設,殿下若不幸有個意外,那邵博殿下成為太子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所以說,殿下若生意外,邵博殿下的嫌疑最大,即使找不到真憑實據,君上也會懷疑到邵博殿下的頭上,近爾產生猜忌和疏離!”
    邵方聞言,頓有茅舍大開之感,一旁的唐寅和宗元則在暗暗心驚,這位莫國右相,城府和心計之深,令人咋舌。
    “妙計!真是妙計啊!”邵方興奮起站起身,在房中來回踱步,連連贊嘆。
    董盛苦笑著說道:“只是,要用此計,殿下免不了要受其皮肉之苦!”
    邵方擺手說道:“這無關緊要,只要我死不了,受多重的傷都可以。”頓了一下,他又問道:“董相認為何時依計行事為好?”
    董盛說道:“遲則生變,越快越好。”
    “就依董相!”
    邵方聽信唐寅之言,前來拜會董盛,可謂是大獲成功,不僅將董盛成功拉攏到自己這邊,而且后者還為他想出一條離間莫王與邵博關系的計謀。
    在回府的路上,邵方對唐寅由衷感謝,說道:“這次多虧有唐兄勸我,不然,我可就和董相失之交臂了。”
    唐寅此時是哭笑不得,早知道董盛是個如此厲害又難纏的角色,自己就不會勸邵方前來拉攏此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