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27

  翌日,董盛便裝來到公子府,與邵方單獨秘談。
    等談到最后,董盛再次提出向唐寅索要霸關的事。見邵方聽到這個立刻表現出興趣缺缺的樣子,董盛正色說道:“我看唐寅絕非池中之物,日后必有作為,也許對我們莫國而言,他比寧國更具威脅,今日若不乘此機會要得霸關,怕以后后悔莫及啊!殿下!”
    邵方聽后皺了皺眉頭,幽幽說道:“唐寅已與我歃血為盟,而且又幫我甚多,我怎好開口向他索要霸關?”
    “哎?”董盛擺手說道:“殿下這是婦人之仁。國與國之間的交涉,先要以自己國家為重,個人的感情只能放到其次。”
    邵方沉吟片刻,點點頭,笑道:“董相所言有理,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董盛欣慰的一笑,同時也松了口氣,暗暗慶幸自己輔佐邵方的決定沒錯。
    另一邊,唐寅也在和宗元商議,討論究竟要不要讓出霸關。
    宗元分析道:“現在我們與莫國沒有戰爭,霸關看起來顯得微不足道,可是,一旦日后有了沖突,甚至爆戰爭,霸關便至關重要,無論我們和莫國哪一邊能占據霸關這處要點,皆進可攻,退可守,占有地利上的優勢,所以,只要有一線希望,大人都不能放棄,要與對方抗爭到底。”
    唐寅輕嘆口氣,霸關的重要性倒是其次,他主要是咽不下割地求盟的這口氣。他瞇縫著眼睛說道:“董盛難纏的很,只怕不會輕易放棄此事!”
    宗元眼珠轉了轉,說道:“大人可以拖!”
    唐寅一愣,疑問道:“什么意思?”
    宗元笑呵呵地說道:“現在大人還不是風王,無權決定將霸關讓給誰,再者說,事關重大,大人若是私自決定,怕引起部眾的不滿,所以得回國之后,再與部眾們仔細商議此事才能做出決定,總之,大人就盡量找借口向后推托,等國內的形勢徹底穩定下來,那時主動權就會轉移到我們的手里,到底要不要讓出霸關,我們可根據當時的形勢再做定奪。”
    “恩!”唐寅點點頭,宗元說的也是個辦法,越是拖延,越是對己方有利。
    宗元又道:“現在大人此行的目的也完成的差不多了,是時候該返回國內。”
    唐寅想了想,搖頭說道:“現在邵方能否被立為太子還不明確,我必須得等到確實的消息,不然若是事情有變,我們這次的莫國之行豈不白來一趟?”
    宗元嘆口氣,現在身處莫國,多呆一刻就多一分的危險,能早點離開是再好不過了,但唐寅說的也有道理,要是現在就離開確實有半途而廢之嫌。他應道:“是!有依大人之見!”
    當晚,邵方派人找來唐寅,其目的自然是為了索要霸關一事。等唐寅進入邵方的書房,見其身邊還坐有董盛,便把邵方找自己的目的猜明了大概。他走上前去,含笑問道:“殿下找我有事?”
    “呵呵!”邵方干笑了一聲,和董盛起身相迎,擺手說道:“唐兄請坐。”
    唐寅倒也不客氣,在塌上落座。邵方沒有直接開口,而是先詢問道:“唐兄在我府上住的可還習慣?”
    “很舒服,這多虧殿下照顧。”唐寅客氣地說道。
    邵方笑道:“莫國與風國的習俗畢竟有諸多不同的地方,如果唐兄覺得哪里不習慣,盡管提出來好了。”
    唐寅頷道:“多謝殿下。”
    拉東扯西地閑聊了一會,在董盛連連以眼色示意下,邵方才切入正題,說道:“昨日董相向唐兄提出霸關一事,不知唐兄考慮的如何了?”
    唐寅早有準備,他故意輕嘆一聲,說道:“此事我也仔細斟酌過,不過事關重大,我一個人實在難以做出決定,需要回國之后與屬下們再做商議。”
    心中暗道一聲狡猾,唐寅這明顯是拖延之術。董盛笑呵呵地說道:“唐大人過謙了吧?唐大人可是天淵軍的統帥,你的決定自然就是全軍的決定,這還有什么要和旁人商議的?”
    哼!唐寅暗暗冷笑,不過臉上可沒有表露出來,他說道:“董相有所不知。我雖然是天淵軍的主帥,但畢竟還不是風王,目前并無權利將風國的城池讓給貴國,如果我現在就做出這樣的決定,國內上下定會對我頗有微詞,要知道現在我最顧及的就是名聲,一旦名聲損毀,那么戰敗鐘天之后我能否成為風王,可就充滿變數了,殿下,董相,你二人也要體諒我的苦衷啊!”
    “這……”董盛語塞,搖頭討道:好個能說會道的唐寅啊!
    邵方是喜怒無常,但對唐寅,他可沒有董盛那么冷冰冰地態度。聽完唐寅這番話,他理解地點下頭,喃喃說道:“唐兄說的也不是沒道理。”
    見董盛又要說話,唐寅搶先說道:“等國內大局已定,我順利坐到風王的位置上,到那時,別說區區一座霸關,即便將霸關連同霸關以北的三座城鎮都讓給貴國也沒問題。”
    唐寅這是在信口胡謅,但邵方聽后卻十分高興,他仰面而笑,搖手說道:“唐兄這么說就太見外了,我幫你并非是貪圖風國的土地,而是希望我風莫兩國能友好相處,永結盟約,無論哪邊受敵,另一邊都會鼎立相助!”
    “這是自然!”唐寅正色說道:“我們可是歃血為盟的兄弟,一方有難,另一邊當然要全力支持!”
    邵方連連點頭。
    董盛在旁則是哭笑不得,邵方聰明歸聰明,但終究還是缺少見識,太輕信于人了,唐寅現在說的好聽,等到他日后真成為風王的時候,能不能履行現在的承諾可就不一定了。
    唐寅生怕董盛再追著此事不放,他話鋒一轉,把話題移開,問道:“董相提議讓殿下生一場意外,嫁禍給邵博,疏離莫王和邵博的關系,不知,這個意外是怎么安排的?”
    提起這個,邵方頓時來了精神,他兩眼放光,幽幽說道:“在府內安排一名刺客,深夜時對我行刺,將我刺傷即可!”
    唐寅眼珠轉了轉,說道:“此計倒是可行,不過,殿下有沒有想過,刺客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到殿下的臥房,肯定是修為高深之人,若是殿下所受之傷太輕的話,怕引起旁人的懷疑!”
    哦?這一點還真是邵方和董盛沒想到的,二人相視一眼,皆垂下頭,默默無語。安排一名刺客行刺倒是很簡單,但讓邵方傷到什么程度卻是個難題。如果傷勢過重,怕有性命之憂,若是傷勢過輕,怕又會引人懷疑,這……實在難辦。
    見他二人都是沉思不語,唐寅一笑,說道:“我看,還是由我來假扮這個刺客吧!”
    聽聞此話,邵方和董盛同是一驚,雙雙看向唐寅。
    唐寅向前探了探身,突然伸手一指邵方的心口窩,說道:“在心臟的主動脈和肺動脈之間有條縫隙,剛好能容劍鋒穿過,若是傷口在這里,既不會致命,又可以讓人以為是穿心的致命傷,足可以迷惑住所有人,殿下能活下來,人們也只會認為是殿下的運氣好,命不該絕,而不會想到其中有詐!”
    他所說的什么主動脈、肺動脈,邵方和董盛是一點不明白,但兩人可聽出唐寅要刺穿邵方的心臟了。
    沒等邵方說話,董盛腦袋已搖的象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不行、不行!太危險了,這實在太危險了,萬一你失手怎么辦?萬一殿下有個……怎么辦?”
    唐寅笑而未語,只是轉目看向邵方。
    邵方臉色變幻不定,想了許久,他抬起頭來,對上唐寅的目光,疑問道:“唐兄,刺穿心臟真能不死人?”
    “是的!”唐寅說道:“準確來說,是擦心而過,并非真的刺穿,只是從外面看,確實象刺穿心臟一樣。”
    邵方聽完,再次陷入沉思。
    見狀,董盛的冷汗已被嚇了出來,他沖著邵方急聲說道:“殿下不可!殿下萬萬不可啊!”
    邵方沒有理他,不確定的又問唐寅道:“你有把握能一劍刺中?”
    唐寅信心十足地說道:“我若是沒有十成十的把握,絕不會讓殿下以身涉險!”
    對于這點,他可沒有胡說,在心臟的主動脈之間確實有條縫隙,唐寅也確實有把握能一擊命中。如果邵方真不幸死了,損失最大的不是旁人,而是唐寅自己。
    見邵方猶豫不決,難以做出決定,而董盛又一副擔心的要死要活的模樣,唐寅笑呵呵輕松說道:“如果殿下不信,可以找人過來一試,看看我所言是真是假。”
    這話令邵方精神為之一振,他向左右看了看,問道:“唐兄要用什么武器?”
    “隨便什么。”唐寅挺身站起,走到墻壁前,將上面掛著的一柄寶劍拿了下來,按住繃簧,向外一抽,隨著沙的一聲,劍身被抽出一半,寒光閃爍,刺人眼目,唐寅將劍收回,拿著回到塌上,說道:“就用此劍吧!”
    在邵方和董盛看來,這是性命攸關的大事,不過在唐寅眼中,這只是很簡單的一擊罷了,隨便用什么武器都可以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