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28

  邵方也想見識一下是不是真的象唐寅說的那樣一劍刺穿心臟還可以不死人,他拍了拍手,房門打開,書童走了近來。【】邵方向唐寅一笑,說道:“就是他吧!”
    怎么回事,走到塌前,必恭必敬地躬身施禮,問道:“殿下,有何吩咐?”
    邵方沒有答話,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向唐寅。
    唐寅倒是滿面的輕松,等書童問完話,只見他手臂一揮,沙啦,放于桌上的寶劍已被他抽出,緊接著,電光火石般刺出一劍。由于度太快,一旁的邵方和董盛只是看到寒光閃過,至于唐寅這劍有沒有刺中書童,二人是完全沒看清楚。
    當兩人的目光再次回到唐寅身上時,他已收劍入鞘,象沒事人似的端坐在塌上。
    書童也沒看清楚唐寅的出劍,只是感覺自己的心口象是被什么東西叮咬了一下似的,當他低頭查看的時候,臉色頓變,只見自己心口處的衣服先是出現一個紅點,隨后象水紋一般,紅點急的擴散開來,將他心口處的衣服完全染紅。
    “殿……殿下……”書童結結巴巴地叫了一聲,隨后,身體里的力氣仿佛瞬間被抽干似的,身子軟綿綿地倒了下去,只頃刻的工夫,他心口處流淌出來的鮮血便在地上擴散好大一灘。
    “他……他死了?”董盛看著書童躺在地面一動不動的身軀,驚聲問道。
    唐寅沒有答話,而是對邵方拱手說道:“殿下,現在應找府內的大夫為他止血,不然,等到失血過多再想搶救可就來不及了。”
    “啊?啊!”邵方聞言,恍然驚醒,下意識地站起身形,沖著門外連聲喚道:“來人,快來人!”
    咣當!
    在邵方急促的呼喊下,房門被人從外面撞開,他的貼身甲衛們沖進來十多號,搶步來到邵方的近前,異口同聲地問道:“殿下,出了什么事?”
    邵方指指地上的:“他受傷了,快找大夫來急救!”
    “哦,是!殿下!”
    眾甲衛們聞言紛紛應了一聲,心中皆大感奇怪,不知道邵方今天吃錯了什么藥,平日里他殺人如家常便飯,連寵愛的女人都說殺就殺,現在受傷的只是個小書童,怎么如此緊張?
    甲衛不敢多加詢問,急忙出去請大夫過來。時間不長,一名中年大夫氣喘吁吁的跑來,見到邵方,作勢要下跪施禮,后者一甩袍袖,說道:“先生不必多禮,快看看書童還有沒有救?”
    “是!”
    大夫答應著走到昏迷的書童近前,低頭一看他的傷口,眼睛頓時長長了,別處受傷或許還有救,但他的傷口在心口窩,這就是神仙來了也束手無策啊!咕嚕!大夫艱難地咽口吐沫,抬頭看向邵方,面帶難色地說道:“殿下,此……此人受的是致命傷,已經沒救了!”
    聞言,董盛臉色劇變,雙目射出憤怒的利光,直視唐寅。
    沒等他開口質問,唐寅已先說道:“先生,你連急救的措施都沒有做,就草率斷言,說他沒救了,你究竟是大夫還是劊子手?”
    中年大夫臉色一變,正色道:“依照傷勢來看,他是心臟被刺穿,豈還有活命的可能?”
    “你為何不親自查看一下呢?”
    大夫被唐寅說的臉色漲紅,怒哼一聲,低下身去探書童的鼻息,這一探,大夫的身軀猛然一震,眉頭皺起,隨后他象是不信邪地又摸摸書童的脖頸,再抓起他的腕子,經過連翻的診察,他終于確認唐寅說的沒錯,這書童確實還活著。
    “奇怪了……”大夫喃喃自語一聲,撕開書童胸前的衣服,邊幫他的傷口上藥邊忍不住嘖嘖稱奇,他行醫數十年,還從來沒見過如此詭異的怪事。邵方在旁則是眼睛大亮,疑問道:“先生,他……沒有死?”
    “是的,殿下,這……這真是太奇怪了,心臟被刺穿,他就算有十條命都活不過來,可是……可是他確實還活著……”說話時,大夫露出滿面的茫然和迷惑之色。
    這下,邵方和董盛都呆住了。唐寅一劍刺在書童的心口,這是他倆親眼所見,而書童竟然還活著,又得到了大夫的確認,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看來唐寅沒有言過其詞,他確實有刺穿人心又能讓人不死的本事。
    等大夫幫書童上完藥,包扎完傷口,邵方又問道:“先生,他怎么樣?”
    大夫搖頭苦笑,說道:“殿下,這書童脈搏很穩,根本沒有內腹受傷的跡象,之所以昏迷,只是因為失血過多罷了,如果不出意外,今晚便可蘇醒,調養幾日就無大礙。”
    “神奇!哈哈,簡直太神奇了!”邵方聽完大夫的話,先是怔了一下,隨后仰面大笑起來。就連董盛都忍不住又重新打量唐寅一番,感覺此人越來越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先生,”邵方站起身,走到大夫的近前,慢悠悠地說道:“今日之事,我希望你能保守秘密,不要對任何人說起。”
    中年大夫雖然很好奇書童所受的傷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不敢多問,連連應道:“是、是、是!殿下請放心,小人一定守口如瓶!”
    邵方一笑,轉回身,背對著大夫,問道:“我如何能信你?”說著話,他已將桌子上的寶劍拿起,按動繃簧,將劍身抽了出來。
    中年大夫嚇的一哆嗦,急忙跪倒在地,連連叩,顫聲說道:“殿下話,小人即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對外張揚啊!”
    邵方回身,聳了聳肩,看著手中寒光閃爍的寶劍,說道:“你的話,我不相信,只有死人才能讓我信得過!”說著,他猛然將手臂向前一探,只聽撲的一聲,劍鋒由大夫的胸前刺入,由其背后探出。
    大夫慘叫了一聲,兩眼翻白,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聽聞房內的叫聲,外面的甲衛們又沖了近來,只見剛剛被請來的大夫躺在地上,身上還插著一把明晃晃的寶劍,鮮血正從其傷口處汩汩流出,甲衛們不知道這又什么了,皆有些傻眼。
    邵方抓起劍鞘,順勢扔到尸體的身體,然后揮手說道:“把尸體拖出去,順便把劍也一并處理掉!”
    “是!殿下!”
    甲衛們快上前,抬起尸體,并擦干地上的血跡,然后快退出書房。
    等人們都退走后,邵方搶步走到唐寅的近前,又驚又喜地問道:“唐兄,這……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唐寅微微一笑,輕描淡寫地說道:“只要對人體結構足夠熟悉,又經過特別的訓練,無論是誰都可以做到這一點。”他說的輕巧,但要做到可太難了。唐寅是自幼習武,經過二十年的苦練才有今天的本事,基本已能做到看哪打哪,不會出現任何細微的偏差,若換成旁人,根本做不到這一點。
    邵方大笑著說道:“我能結識唐兄,這真是天助我也!”
    也是天助我也!唐寅笑瞇瞇地看著邵方,在心里補充了一句。
    “殿下先不要太早高興,等過了今晚,看看這個書童還能不能活命吧!”董盛在旁潑著冷水,同時,他對唐寅的戒備之意更濃了。
    唐寅就如同一個迷團,讓人看不透,摸不準,而這樣的人也正是最可怕的,這時的董盛心里便已隱隱約約有種不祥的預感。
    沒等入夜,當天傍晚,被刺傷的書童就清醒過來,除了因失血過多臉色顯得蒼白一些外,身體并沒有其他的問題,神智也十分清晰。
    為了嚴守秘密,邵方對這名書童也沒客氣,確認他無事之后,立刻將其處死,并令人將其尸體火化掉,不留下一點痕跡。
    這回,邵方算是放心大半,與唐寅密謀,準備明日晚間動手。董盛也不再阻撓,既然唐寅有這樣的奇招,若不利用也實在可惜。
    翌日。
    白天無話,等到晚上的時候,唐寅來到邵方的臥房。
    因為邵方已與麾下的貼身甲衛們打過招呼,所以唐寅來時也沒有受到阻攔。
    他剛進入臥房,邵方便快步迎上前來,面露緊張之色,一字一頓地說道:“唐兄,今晚我的性命可就交到你的手上了,這一劍你可務必要刺準啊!”
    唐寅露出讓人寬心的燦爛笑容,說道:“殿下放心,我絕不會失手。”
    邵方兩眼直勾勾地看著唐寅,久久無語。
    受唐寅這一劍,邵方是生是死就要看唐寅的了,這也需要有極大的勇氣和魄力。
    明白邵方仍有些不放心,唐寅收斂笑容,正色說道:“現在你我是同處一條船上,一興俱興,一損俱損,我是不會讓你有事的,而且我說過,我會親手把你扶到莫國的王位上,在沒有兌現承諾之前,我也不會讓你生意外。”
    他的話,令邵方起伏不定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后者點點頭,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仰頭,將杯中酒喝個干凈,接著將腰板一挺,深吸口氣,說道:“唐兄,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