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29

  唐寅看了邵方一眼,說道:“殿下還是躺到床上的好!”
    邵方點點頭,放下杯子,向床鋪走過去。【】
    唐寅則來到窗前,隨手將窗戶打開,然后走到邵方的背后,喚道:“殿下!”
    “什么?”邵方轉回身,面露疑問地看向他。
    正在這時,唐寅揮手將隨身帶來的佩劍抽出,對準邵方的心口,猛然就是一劍。撲!這一劍刺的結結實實,正中邵方的心口窩,沒等后者反應過來,唐寅已收劍入鞘,象沒事人似的笑呵呵地站在邵方的近前。
    唐寅出手,快如閃電,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當邵方中劍的時候根本感覺不到疼痛,等唐寅把劍收回去了,他這才感覺心口處傳來鉆心的劇痛感。邵方忍不住痛叫一聲,仰面而倒,正好摔到床鋪之上。
    聽聞邵方的叫聲,守在外面的甲衛們破門而入。他們近來之后,只見邵方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胸前的衣襟已被鮮血染的血紅,而唐寅則面無表情地站于床邊。
    “殿下……”眾甲衛們是了解內情的,不過還是被邵方此時的模樣嚇的一哆嗦,臉色大變,紛紛擁上前來。
    邵方這時還保持著最后一絲神智,見甲衛們都圍攏在自己的床邊,他心中大急,斷斷續續地說道:“別管我,快喊捉拿刺客……”說完這句話,邵方眼前一黑,腦袋一歪,什么都不知道了。
    眾人如夢方醒,紛紛尖聲大喊道:“抓刺客啊!快抓刺客!殿下遇刺了——”
    隨著甲衛們連聲叫喊,公子府立刻大亂,眾多的侍衛們不知道怎么回事,紛紛向邵方的臥房這邊跑,等他們看清楚邵方的模樣后,無不嚇的魂飛魄散,大呼小叫的喊聲連成一片,偌大的公子府在深夜中如同沸騰的油鍋。
    邵方身為莫國的二王子,他的遇刺可非同小可,消息傳出去后,立刻驚動全城,莫國王廷的直屬軍團第一時間出動,封鎖了鎮江城,大街小巷一律戒嚴,成群結隊的軍兵涌上街頭,挨家挨戶的搜查嫌疑人等。
    莫王邵庭知道此事之后,在王宮里也睡不著了,帶上大隊的王宮侍衛和御醫,前往公子府,探看邵方的情況如何。
    其實,平日里邵庭并不怎么寵愛邵方這個二兒子,他寵信的是三子邵博,但畢竟父子連心,邵方是他的親兒子,性命垂危之時,邵庭也是心急如焚,連在王宮等消息的心情都沒有,親自前來。
    當邵庭急匆匆趕到了公子府的時候,公子府的大夫們正在對邵方進行急救,周圍還站有不少聞訊趕來的王公大臣們,人們皆是眉頭緊皺,滿面的憂色,見到邵庭,眾人急忙齊齊跪地施禮。
    “起來、起來!”邵庭此時的心都系于邵方身上,他快步走到床前,低頭一看,只見邵方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雙眼緊閉,臉色蒼白的毫無血色,如同白紙一般,其狀和死人無異。老頭子看罷之后,腦袋嗡的一聲,身子前后搖晃,險些當場暈死過去。
    左右大臣、侍衛、大夫們急忙上前,將邵庭攙扶住,連聲說道:“君上保重身體,君上要保重身體啊!”
    緩了好一會,邵庭這回氣才算回過來,他看向大夫,急聲問道:“吾兒可還有救?”
    聞言,眾大夫們相互看看,皆垂下頭,低聲說道:“回大王,殿下……殿下是心口……恐怕……”
    “庸醫!統統都是庸醫!”邵庭臉色漲紅,厲聲喝罵。
    邵方性命垂危,眾大夫們本就緊張到了極點,再聽到邵庭的罵聲,一各個嚇的渾身打哆嗦,紛紛又都跪倒在地。
    邵庭懶著理會他們,把他帶來的御醫們叫過來,讓他們給邵方急救。
    當看清楚邵方的傷勢后,御醫們也都傻眼了,這明顯是心口被利器刺穿,如何還能救得活?不過看邵庭須皆張的模樣,好象救不活邵方就要殺人似的,御醫們也只能硬著頭皮,死馬當活馬醫了。
    邵庭緊張,大夫們緊張,還有一人也緊張到了極點,那就是站于大臣們當中的董盛。他是見識過唐寅的奇招,但殿下會不會生意外,他心里也沒底。此時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揪成一團,生怕邵方有個三長兩短。
    御醫們給邵方心口處的傷口重新上藥,止血,包扎,并給他服下數味急救的藥劑,一番忙碌下來,奇跡還真出現了,邵方的傷勢漸漸穩定下來,脈搏又有了跳動的跡象。御醫們無不又驚又喜,救治的更加賣力。
    急救足足進行了快一個時辰,邵方臉色雖然依舊蒼白,但胸腹已有了呼吸的起伏,眾御醫們興奮地向邵庭連連叩,齊聲說道:“奇跡!真是奇跡啊!恭喜大王,賀喜大王,殿下活下來了,這定是上蒼在助殿下啊!”
    “啊?”邵庭好半晌都未反應過來,他雖然不懂醫術,但也明白,心口被刺穿,人肯定是必死無疑,他本已經絕望了,現在突然聽御醫們說邵方性命保住了,喜從天降,老頭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良久,他不確定地問道:“吾兒沒事了?”
    “是大王鴻福齊天,感動上蒼啊……”
    “啊……哈哈……嗚嗚……”邵庭先是大笑兩聲,隨后失聲痛哭,直哭的老淚縱橫,周圍不少大臣、仆從們也都裝模做樣地跟著擦眼淚。
    得到御醫的確認,董盛快從口中蹦出來的心總算是落回到原位,這時,他才感覺渾身上下涼颼颼的,用手一摸,原來內衣不知何時都被汗水濕透了。他明白,現在可不是暗自慶幸的時候。
    董盛疾步上前,走到邵庭近前,躬身施禮道:“大王,這肯定是天佑殿下啊!殿下大難不死,日后必有大福!此乃我莫國之幸,莫人之幸!”
    這話令站于一旁支持邵博為太子的大臣們皆是一皺眉,董盛這話是什么意思?明顯有推邵方上位的意圖,不過奇怪的很,董盛和邵方的關系不是一直很冷淡嗎,今天怎么突然向著邵方說話了呢?
    邵博在旁倒是沒覺得董盛這話有什么不妥之處,二哥大難不死,確實是一件振奮人心的喜事。這時,邵博一點都沒感覺到,一根要命的矛頭已悄悄對準了他。
    邵庭激動不已的心情總算是漸漸平靜下來,他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淚水,仰天而嘆。董盛的話令他十分高興,畢竟邵方是他的兒子,是他的親骨肉,若真有天助,得到上蒼的庇護,那可是他的福氣。
    徹底冷靜之后,邵庭臉上的興奮之色退去,取而代之的滿面陰冷,他轉頭喝道:“姚將軍?”
    “臣在!”一名身穿金盔金甲的中年將領急忙跨前一步,插手施禮。這人名叫姚賁,是莫國的中將軍,任尉衛一職,掌管著駐守都城內的五萬近衛軍。
    “你可派人前去捉拿刺客?”
    “末將已封鎖全城,并派出部下做全城搜捕,只是目前……還未現刺客的蹤跡!”姚賁小心翼翼地答道。
    鎮江城那么大,人口上百萬,要想從中搜查出刺客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邵庭并不管這些,他只看結果。他冷著臉說道:“本王不管姚將軍用什么辦法,明日天黑之前,我要聽到成功捉拿到刺客的消息!”
    “是!大王!”姚賁暗暗咧嘴,硬著頭皮拱手領令。
    董盛在旁眼珠轉了轉,故意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邵庭看了疑惑地問道:“董愛卿有話要說?”
    “哦……老臣無事!”董盛急忙拱手低頭。
    邵庭和董盛之間的關系太熟了,君臣相處已有數十年,基本董盛一個暗示,邵庭就能領悟他什么意思。見狀,知道董盛有話要說但又不好當眾開口,邵庭便不再追問,令人把邵方抬上馬車,把他帶回王宮,一是就近保護,二是便于御醫救治。
    在返回王宮的路上,邵庭把董盛叫上自己的馬車,讓其與自己同乘。路上,邵庭問道:“董愛卿,剛才你想對本王說什么?”
    董盛沉吟了片刻,反問道:“難道大王不覺得殿下遇刺一事很詭異嗎?”
    “哦?”邵庭一愣,仔細想了想,疑問道:“董愛卿的意思是……”
    “殿下的公子府守衛一向森嚴,普通刺客別說行刺,即使進都進不去,而這名刺客卻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到公子府,行刺之后又能順利逃走,絕非平凡之輩,怕是大有來頭啊!”董盛‘冷靜’地為邵庭做著分析。
    邵庭仔細一想,覺得董盛說的很有道理。他點點頭,又問道道:“那依董愛卿之間,究竟何人能派出如此厲害的刺客,要置方兒于死地?”
    董盛說道:“殿下平日為人一向低調,和大臣們并無往來,更談不上會與其生糾葛……”頓了一下,他象是恍然大悟似的輕啊了一聲,接著,閉上嘴巴,再不多言。
    見狀,邵庭的胃口被吊了起來,說道:“董愛卿有話倒是快說啊!”
    “老臣不敢說!”
    “哎?你我君臣還有什么話是不好開口的?”邵庭不滿地皺起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