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31

  唐寅一眾的莫國之行,來的快,走的更快,前前后后在莫國未到十天,但對莫國的影響卻是難以估量的。
    路上無話,唐寅等人跟隨趙沮的商隊,出了莫國邊境,進入霸關,然后又從霸關原路回到樂湖郡的郡城西百。
    唐寅的一去一回差不多有兩個月的時間,在這兩個月里,可是生了不少事。先是寧國對潼門的反攻。
    潼門失守的消息震動了整個寧國,可以說是舉國嘩然,寧王嚴初得知此事后,片刻都未耽擱,立刻令寧國的上將軍孔杰統兵二十萬,前往潼門,并且下達了死命令,不計較任何代價,一定要奪回潼門。
    孔杰接受君命,率領二十萬的寧軍由寧都良州出,一路急行,只半個月的工夫就趕到潼門。兵臨城下后,寧兵未做休整,立刻展開大舉攻城。潼門的西城門本就堅固,城高墻厚,易守難攻,而孔杰又是急行軍而來,軍中所帶的大型攻城器械不足,急急動攻城,就等于是用人去鋪墊。二十萬的寧軍遭到八萬多的三水軍迎頭痛擊,死傷不計其數,潼門城外可謂是尸體堆積如山,血流成河。
    二十萬寧軍連續攻城三天,非但沒有殺進城內,反而損兵折將,上下將士苦不堪言。
    等打到第四天,寧軍還在大舉進攻之時,梁啟見寧軍士氣低落,人員疲憊,遂令上官元讓統帥城內全部的五千騎兵,殺出城去,迎擊寧軍。
    上官元讓率領五千騎兵突然殺出潼門,簡直如同一把刀子似的直插入寧軍的攻城隊伍當中,殺到寧軍陣營大亂,前軍紛紛潰敗,士卒們相互踐踏,踩死踩傷者無數。
    五千騎兵由寧軍的前軍一直追殺進寧軍大營,銳不可擋,寧軍抵御不住,棄營而逃,五千騎兵又足足追敵十里,這才在梁啟的命令下得勝而歸。
    此戰過后,二十萬的寧軍傷亡大半,再無力攻城,孔杰帶殘兵敗將,退回良州。
    得知孔杰慘敗,嚴初不僅將其上將軍的稱號免掉,而且將其官職、爵位一降到底,然后又令寧國的另一位上將軍明嘯天統帥二十萬的寧國精銳中央軍前去潼門。
    明嘯天是寧國老將,極善用兵,深得寧王嚴初的信任。他統帥寧國的中央軍雖然也是急行趕到潼門,但沒有馬上下令攻城,而是一邊令全軍扎營休整,一邊著手打探潼門內的消息,同時也順便等后方的輜重運到軍中。
    明嘯天這次對陣天淵軍可是如臨大敵,小心翼翼,不敢有絲毫的疏忽,他的兒子明軒就曾做過天淵軍的俘虜,他對天淵軍的狡猾也可稱得上是印象深刻。由于駐守潼門的三水軍戒備森嚴,明嘯天雖然派出大量的探子,但并未探聽到有價值的情報。
    他在潼門外足足駐守了十天,等后方輜重全部運到之后,這才做出一次試探性的攻城。寧國中央軍的精銳確實非其他軍團可比,而且又有大型的攻城器械輔助,雖然只是試探性的進攻但依然很犀利。
    三水軍死守城池,頑強抵御,當寧軍殺上來時,其反擊依然兇猛,城頭上箭如雨下,滾木擂石都沒有片刻的間斷,城內的投石機不時射出巨石,砸進寧軍的攻城方陣中造成的殺傷力極大,另外,三水軍所攜帶的破城弩和破軍弩也給寧軍帶來不小的威脅和麻煩,尤其是破城弩,本是破城之用,現在用于守城,居高臨下的勁射,射程之遠令人咋舌,甚至能越過寧軍方陣的頭頂,直接射到寧軍后方的投石機。投石機本就脆弱,哪能架得住木樁子的猛撞,在被破城弩損壞掉兩臺投石機后,明嘯天立刻下令將投石機回撤,可是投石機一撤回去,其射程又觸碰不到潼門城墻的城頭,失去了作用。
    經過一輪試探性的進攻之后,明嘯天馬上意識到潼門的敵軍數量眾多,而且準備充足,根本不是己方二十萬人能強攻得下來的,更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奪下潼門。
    隨后,明嘯天令全軍撤退,駐守在潼門的西城外,即不攻,也不退,按兵不動,與占據潼門的三水軍展開對峙。同時,明嘯天又令人快馬趕回良州,去見君王嚴初,讓嚴初給風國內的戰無雙和戰無敵兩兄弟下令,由其二人統帥寧軍從風地內部進攻潼門,與他這二十萬中央軍相互配合,便可展開夾擊之勢,東西兩側齊攻潼門,不愁潼門不破。
    接到明嘯天的上疏,嚴初當即采納,隨即以飛鴿傳書的方式命令戰無雙和戰無敵二人趕快回撤,協助明嘯天夾擊潼門。
    此時的戰家兄弟已然知道潼門失守的消息,潼門的原守將張蕭廷敗逃之后就投奔了戰無雙兄弟,請求他二人馬上統帥大軍回救潼門。戰無雙和戰無敵都知道潼門對己方的重要性,也想回救,只是天淵軍已經全面占領樂湖郡,隨時都可能南下進攻鹽城,沒有寧王的旨意,他二人哪敢私自調動大軍?
    等接到嚴初的飛鴿傳書后,戰家兄弟可算是長出一口氣,再不猶豫,立刻揮軍西去,進攻潼門。
    戰家兄弟統帥的二十萬寧軍就如同鐘天手中的最后一張王牌,這兩兄弟率二十萬寧軍撤離鹽城,要回去進攻潼門,鐘天立刻就慌了手腳,親自出宮去見戰家兄弟,請求他倆留守鹽城。
    現在戰無雙和戰無敵看到鐘天就覺得心煩,對他也沒有好臉色,而且現在兩人又有寧王的君命在手,根本就不搭理鐘天,硬是連夜拔營,率領全軍趕往潼門。
    寧軍撤走了,別說鐘天蒙了,就連他手中的文臣武將們也都嚇的六神無主,不知該如何是好。有寧軍在旁協助鎮守鹽城,他們還有信心能抵擋得住天淵軍,現在只剩下他們自己守城,如何還能抵御接近五十萬之眾的天淵軍?
    恐慌的情緒最先由王廷傳出,很快便擴散到全軍乃至全城。鐘天好不容易組織起來的二十萬中央軍人心惶惶,毫無斗志,上下將士,皆有大難臨頭之感。
    且說戰無雙和戰無敵二人,率領二十萬寧軍一路急行,趕到潼門的東城外,與西城外的明嘯天一眾形成夾擊之勢。現在,駐守潼門的三水軍將要面對的是四十萬的寧軍,而且還是前后受敵。
    以區區八萬人死守一座孤城,抵御四十萬眾的敵軍,任何一個主帥都會驚慌失措,但梁啟倒是能沉得住氣,他將麾下的八萬多將士分出五萬人,由上官元讓率領,駐守東城,抵御戰家兄弟的二十萬寧軍,他自己則只率三萬多人駐守西城,抵御明嘯天的二十萬中央軍。
    因為有潼門從中攔阻,明嘯天和戰無雙、戰無敵二人見不到面,之間只能通過飛鴿傳書來傳遞消息,很快,雙方便約定好時間,準備聯手攻城。
    等到約定之日,四十萬的寧軍由東西兩側對潼門展開了兇猛的齊攻。按照明嘯天的意思,戰即為決戰,與戰家兄弟都投入了麾下的全部兵力。
    這場惡戰已無法用血腥與殘酷來形容,潼門簡直已變成一臺巨大的絞肉機,不停地吞噬著雙方將士的生命。
    戰斗由清晨一直持續到深夜,在三水軍的殊死抵抗下,四十萬的寧軍被阻擋在潼門城外,硬是沒殺進潼門半步。
    見寧軍有連夜攻城的架勢,第一次獨擋一面的上官元讓可是異常興奮,沒有與梁啟做過任何商量,便將指揮權交給一名兵團長,他自己故技重施,再次率領騎兵突然殺出潼門,趁夜突入寧軍的陣營當中。
    在己方四十萬大軍合力攻城之時,敵軍不在城內死守,還反殺出來,這確實是大出寧軍的預料,戰無雙和戰無敵的麾下將士被突然殺出來的上官元讓一眾打的措手不及,前方士卒丟盔卸甲,成片成片的向后敗退。
    而因為天色太黑,后方的寧軍也看不太清楚前方的形勢,還是拼命的向前頂,這一退一近撞到一起,使得寧軍整體陣營大亂,士卒們相互推擠、踩踏,不用敵軍來打,自己造成的傷亡便已極大。
    戰無敵見潼門殺出一支騎兵,銳不可擋,沖的己方攻城陣營大亂,他當即迎殺上去。他一來上來,剛好和沖在最先面的上官元讓碰個正著,這兩位已算是老熟人了,碰面之后,招呼也不用打,立刻撕殺到一起。
    戰無敵是驍勇善戰的猛將,其修為和靈武在整個寧國都能排進前三名,但與勇猛無敵的上官元讓比起來,還是差了一截,兩人打斗三十余個回合,戰無敵漸漸只有招架之攻,毫無還手之力,又戰了十余個回合,戰無敵已被上官元讓的三尖兩刃刀*的滿頭大漢,氣喘吁吁,再不敢戀戰,轉頭就跑。
    上官元讓知道戰無敵是二十萬寧軍的統帥之一,哪肯輕易放他逃走,催馬便追殺過去。
    這二人一個跑一個追,在龐大的寧軍陣營當中展開追逐戰。
    戰無敵出戰攔阻,頂住上官元讓的時間雖然不長,但訓練有的寧軍還是借著這個空擋鎮靜下來,等上官元讓追殺戰無敵的時候,寧軍士卒已準備好數十根絆馬鎖,迎向上官元讓。
    上官元讓的騎術再高,能躲開一根、兩根絆馬鎖,但是卻躲避不開全部,時間不長,上官元讓的戰馬便被一根絆馬鎖絆個正著,連人帶馬摔翻在地,周圍的寧軍以為有機可乘,蜂擁上前,可是他們上去的快,倒下的更快,隨著幾道寒光閃過,沖殺過去的寧軍士卒皆被靈波斬斷,殘肢斷臂散落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