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32

  上官元讓之勇是萬人不敵的勇猛,即使失去戰馬,又身陷寧軍陣營的深處,仍然銳不可擋,很快,他就在寧軍陣營中硬是沖殺出一條血路,跑到一名騎馬的寧軍兵團長近前,只兩個照面便將那名兵團長砍于馬上,他飛身上馬,立馬橫刀,大聲吼叫道:“戰無敵在哪?鼠輩還不快出來送死?”
    嘩——上官元讓的叫聲嚇的周圍寧軍肝膽欲裂,人們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正在這時,與他同時殺出的騎兵隊伍也到了,上官元讓見麾下跟上來,他仰天哈哈大笑兩聲,揮刀說道:“兄弟們,再隨我返殺回去!”
    “殺——”
    五千騎兵齊齊吶喊,士氣如宏,又跟隨上官元讓向回沖殺。
    上官元讓的厲害之處絕非僅僅是他那一身高深莫測的修為和厲害無比的靈武,而是他的英勇能帶動起身邊將士的斗志和潛力,如果說眾人原本只能揮出百分之百的戰斗力,那有上官元讓在場,人們便能揮出百分之二百的戰斗力,有上官元讓領頭在前沖殺,即便前方有刀山、火海,人們也能毫無畏懼的闖過去。
    上官元讓率領騎兵由寧軍陣營當中反殺回潼門城下,接著片刻都未耽擱,撥轉馬頭,再次沖殺入寧軍的陣營中。五千騎兵,在寧軍陣營中來來去去,進進出出,足足殺來十個來回,攻城的寧軍被沖的四分五裂,最后再堅持不住,前軍由中心開始向下潰敗,緊接著演變成前軍的全軍潰敗,前軍一敗,為了避免己方人員的互相踐踏,中軍與后軍被迫無奈,也只能跟著后撤,戰無雙和戰無敵統帥的二十萬寧軍,被上官元讓所率的五千騎兵殺的是一潰千里。
    此戰過后,雙方再一統計,二十萬的寧軍折損兵力達五萬有余,而鎮守東城的五萬三水軍僅僅傷亡不到萬人,最令人吃驚的是,跟隨上官元讓殺出城的五千騎兵傷亡才五百人而已,損失之小,讓人都感覺匪夷所思。
    戰無雙和戰無敵一路退回己方大營,在營中的了望臺上,看著遠方潼門的輪廓,戰無雙幽幽而嘆,仰天說道:“如今天下能以一人之力抵擋一國者,惟有上官元讓一人啊!”
    即便是站在敵對的立場上,戰無雙也不得不由衷感嘆上官元讓的勇猛無敵,他的勇猛是前無古人,估計也是后無來者了。
    這么狂妄、眼高過頂的戰無敵站在兄長身旁,也只是輕輕嘆息一聲,什么話都沒說出來。
    上官元讓沒有龜縮潼門死守,而是親自出戰,殺的攻城寧軍大敗,令一邊的梁啟就遠沒有這么輕松,三萬多三水軍依仗著西城墻的高度和堅固,殊死抵擋明嘯天指揮的二十萬寧國中央軍。雙方的血戰直殺的天昏地暗,損失慘重,尤其是攻城方的寧軍,往往頂上一個兵團,沒用上一個時辰就不成編制,士卒倒下大半,打到半夜的時候,明嘯天也堅持不住了,加上戰無雙和戰無敵那邊已經潰敗回大營,他無心再戰,草草下令收兵。
    此戰之后,明嘯天對潼門內的天淵軍實力不得不再次重新估計,也不敢再草率動進攻。以明嘯天為的寧國中央軍與戰無雙和戰無敵為的寧軍,只有一城之隔,難以匯合到一處,而這橫擋在中間的潼門卻偏偏成了兩軍無法逾越的屏障,也徹底阻斷戰家兄弟的歸國之路。
    潼門那邊在生激戰,鹽城的鐘天這邊也沒有閑著。
    若坐等天淵軍來攻,如同坐以待斃,他麾下的謀士們紛紛向鐘天進見,讓他趕快趁著唐寅受傷之機,主動出擊,進攻樂湖郡內的天淵軍主力。
    鐘天也覺得次此是個機會,但派何人前往,又需派出多少兵力,他實在拿不定主意。
    這時,他手下的謀臣們又給他出主意,建議讓鐘武統帥,統領二十萬的中央軍出征。
    先鐘武是王子,由他統帥大軍和鐘天御駕親征差不多,能鼓舞全軍的士氣,其次,鐘武有一身出類拔萃的靈武絕學,稱得上是員罕見的猛將,若能在戰場上斬殺天淵軍的幾個將領,說不準就能扭轉目前己方的劣勢。
    聽完眾臣們的意見,鐘天暗暗咧嘴,現在他所寵愛的兒子只剩下鐘武一個,若是派鐘武出征,萬一步了他哥哥鐘文的后塵怎么辦?那自己膝下可就連個能重用的兒子都沒有了。
    鐘天實在舍不得派鐘武出征,環視麾下的武將們,幽幽說道:“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難道本王麾下的將軍們就無一人能在國家危難之際,敢挺身而出,擔當重任的?”
    鐘天不是個軍事家,但絕對是個出色的政治家,一句話說出來,令麾下的眾將們面紅耳赤,這時,一名中年將領跨步走出,插手施禮,說道:“大王,末將愿統帥王師,征討叛賊!”
    聽聞話音,鐘天眼睛頓是一亮,再看請纓的這名將領,他點了點頭,眾將之中也只有他能擔此重任了。
    這名中年將領名叫子纓,是鐘天手下少有的能征慣戰又善于治軍的良將。鐘天心頭甚喜,問道:“子纓將軍要帶多少兵力出征?”
    子纓暗嘆口氣,目前鹽城的兵力總共才區區二十萬,就算自己都領出去,也無法與天淵軍做正面抗爭。他沉吟片刻,說道:“大王,末將率領十萬將士出征!”
    “十萬?”鐘天一驚,忙問道:“子纓將軍只率十萬將士出征,是不是……太少了點。”
    子纓拱手說道:“大王,此戰我只能以守為主,盡可能拖住天淵軍,阻止其南下,若是大王指望末將能打敗天淵軍,末將……心有余卻力不足啊!”
    鐘天聽后雖然感覺有些失望,但還是點點頭,接受了子纓的說法,畢竟在鹽城之外能多出一道屏障,自己也多一分的安全。他疑問道:“子纓將軍可有抵擋住天淵軍的信心?”
    “天淵軍人多勢眾,末將并沒有十足的把握,不過末將愿拼死一戰,絕不退縮半步,以回報大王的知遇之恩!”子纓說的鏗鏘有力,也讓鐘天十分感動。
    不知道老頭子是出于真心還是假意,用衣袖擦了擦眼角,從桌案上拿起中央軍的兵符,走到子纓近前,將兵符向他面前一遞,說道:“子纓將軍,本王以及滿朝大臣還有全城近百萬百姓的性命可就都交給你一人了。將軍勝,則鹽城在,將軍敗,則我鵬國亡啊。”
    子纓這時眼圈也紅了,單膝跪地,舉雙手接過兵符,顫聲說道:“末將必拼盡全力,衛我國都!”
    鐘天拜子纓為帥,統領十萬的中央軍開出鹽城,在樂湖郡邊境處的一座名叫虎牙山的山腳和山頂兩地各安營扎寨。
    子纓可非一般的將領可比,他所選擇扎營的地方也是恰倒好處。
    虎牙山正位于去往鹽城的必經之路上,官道就在崖根下,天淵軍若是想從此地經過,就必須得把駐扎在山上、山下的中央軍全部消滅,不然山上的中央軍居高臨下,光從上面扔山石,下面的天淵軍就受不了。
    而子纓又是分扎兩寨,一座在山上,一座在山下,想殺上山去,就必須得先打下山腳處的鵬軍營寨,而若是進攻此營寨,山上的鵬軍又會從山上沖殺下來,借助山腳的營寨抵御天淵軍,這兩處營寨可謂是相互呼應,呈犄角之勢。
    另外,子纓已作好長期作戰的準備,在山上囤積大量的糧草,至于滾木擂石這些防御設施倒是方便了,虎牙山上到處都是石頭,足夠鵬軍做防御之用。
    扎好營寨,并作完相應的部署和安排,子纓開始在山上、山下四處走動巡查,他邊看邊嘆息,暗暗搖頭,虎牙山是塊險地沒錯,易守難攻,他所扎下的營寨也沒問題,非常結實牢固,唯一的缺點就在人。
    若是由以前的十萬中央軍駐守此地的話,虎牙山絕對會堅如鐵板,縱然有百萬的敵軍前來也無足為慮,但現在的中央軍則差的太遠了。
    這十萬人中有些是平民百姓,有些是無家可歸的流民,還有些則是奴隸、家仆,就這么一群人組成的十萬軍隊,會有戰斗力可言嗎?真上到戰場上,會不會沒等交戰就先被敵軍嚇的腿軟了呢?對這些問題,子纓心里都沒有底,心情也十分沉重。
    子纓率領十萬大軍駐扎到虎牙山,天淵軍的探子們第一時間把消息傳回西百城。
    接到此消息后,邱真立刻把天淵軍的將領、謀士們統統召集過來,商議對策。
    天淵軍的將領和謀士們可沒有一個是白給的,人們聽說鵬軍駐扎到虎牙山,再查看下地圖,立刻明白了對方的意圖,鵬軍這是打算借山守路,阻止己方大軍南下。
    彭浩初向邱真進言,必須得立刻派兵去進攻駐扎在虎牙山上的這十萬鵬軍,不然等其站穩腳跟,再想強攻,損失必然要大增。
    眾將們的意思皆和彭浩初一樣,都認為此戰不能拖到唐寅回來再進行,必須得趁敵軍立腳未穩之時果然出擊,將其擊垮。
    邱真采納眾人的意見,隨即問道:“哪位將軍愿領軍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