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33

  聽聞邱真的問話,李威跨步上前,插手施禮,說道:“邱大人,屬下愿往!”
    李威雖然是赤峰軍的統帥,但能做到這個位置上,只不過是他跟隨唐寅時間長,深得唐寅的信任,并非他的能力真那么出眾。【】見李威主動請纓,邱真顯得有些猶豫。見狀,李威急了,提高音量,再次說道:“邱大人,屬下愿率眾破敵!”
    邱真跟隨唐寅的時間早,李威也差不到哪去,是最早那批追隨唐寅的千夫長之一,雖然年歲不大,但在天淵軍內可是名副其實的‘老人’。李威執意愿往,邱真也不好硬不同意,想了片刻,點頭說道:“李將軍多加小心,如遇困難,可與彭將軍商議之后再做決定!”
    李威是靠唐寅的關系做到赤峰軍統帥的,而彭浩初不一樣,他完全是靠自己的本事得到唐寅的賞識和提拔,成為赤峰軍的副統帥,無論是治軍還是領兵打仗的經驗,都勝過李威很多。
    邱真想的也很周全,覺得只要李威在進攻敵營時能多與彭浩初商議,向來也不會吃大虧,但是他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人性,李威年輕氣盛,又高居十五萬赤峰軍的統帥,身邊被唐寅安插個彭浩初指手畫腳本就不痛快,此時再聽完邱真的叮囑,心中頓生厭煩之意。表面上李威連連點頭應是,而心里卻不以為然。
    李威和彭浩初二人統帥赤峰軍先一步進攻虎牙山,而后,邱真還覺得有些不放心,又安排古越統帥直屬軍隨后接應。
    且說李威和彭浩初二人,率領大軍由西百城出,三日后便抵達虎牙山。
    站于高處舉目觀望,虎牙山就位于官道左側,山勢陡峭,只有北邊有緩坡,而這里已扎好鵬軍的大營。這座大營的寨墻足有兩仗高,由石土、木樁混合建造而成,看得出來,寨墻建的異常結實,向里面看,鵬國紅色的軍旗林立,營帳一座挨著一座,不時有成群結隊的士卒在營帳之間巡邏走動,再向山頂上看,還有一座鵬軍大營,由于太高太遠,看不太真切,不過隱約也能看到高高的寨墻樹立于山顛。
    彭浩初看罷,暗暗吸氣,立刻判斷出來,鵬軍的統帥絕非平常將領,這兩處營寨,一上一下,相互呼應,無論己方主攻哪一邊,必會受到另一邊營寨的攻擊,看來,此戰不會輕松啊!
    李威沒有象他想那么多,觀察完虎牙山的兩座鵬軍大營,他冷笑一聲,說道:“又是靠山扎營!看來,鵬軍吃過一吃虧還沒長教訓。”
    彭浩初面露不解之色,茫然地看著李威。
    李威得意洋洋地說道:“當初,鐘文就是選擇靠山扎營,結果被我軍全殲,今日這支鵬軍就要步鐘文的后塵了!”
    聽完這話,彭浩初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他急忙說道:“將軍,此時可非彼時啊,兩者不能相提并論。”鐘文靠山扎營,是為了等寧軍趕到,做出死守的架勢,當時鵬軍大營的背后可是絕地,而現在不一樣,鵬軍大營的后面還有營寨,非但不是絕地,而有強援,情況可是截然相反。
    李威擺手一笑,說道:“在我看來,沒有什么不同。據探子回報,鵬軍總共才十萬人,現分散于兩座營中,正好給了我軍各個擊破的機會,我軍可先取山下的鵬營,然后再集中力量,進攻山上的敵營!如此一來,我軍可輕松占領虎牙山!”
    事情哪會象李威說的這么簡單啊?!彭浩初正色說道:“不可!將軍萬萬不可冒然行事,現在我軍應先派少量兵力進攻,以探敵軍的虛實。”
    這不可,那不可,究竟自己是統帥還是彭浩初是統帥?
    “哼!”李威哼笑一聲,揮手說道:“沒那個必要!”說著話,他仰頭看看太陽,現在已接近中午,他號令全軍,原地起灶,等吃過午飯,全軍進攻虎牙山山腳下的鵬軍大營。
    李威是正統帥,赤峰軍將士自然都遵從他的命令,接到軍令之后,十五萬的赤峰軍紛紛停下來休息,并壘起爐灶,就在距離虎牙山的不遠處,旁若無人的做起飯來。李威能被唐寅重用,也是頗有能力的,他心中很清楚,己攻敵守,對己方不利,即使最后取勝,損傷也甚大,若是能把鵬軍引出大營,在平地上雙方展開交戰,己方便可占據絕對優勢。
    若換成一般的統帥,也許還真能受李威的誘惑,見赤峰軍就在營外不遠處休息吃飯,會以為有機可乘,全軍殺出營寨偷襲,不過子纓在營寨的了望臺上看完之后,嗤之以鼻,此等近乎于激將法的雕蟲小技,自己豈能受他誘惑?
    他當即傳令,全軍嚴守營寨,任何人都不許私自出營,違令者斬。
    其實不用他下令,營寨中的中央軍們見外面來了這許多的風軍,一各個已嚇的面如土色,拿武器的手都直哆嗦,說是中央軍,其實他們只不過是群穿上盔甲拿起武器的普通百姓罷了。
    赤峰軍在鵬軍的軍營外大吃大喝,嬉笑聲不斷,而鵬軍大營卻寂靜無聲,如同一座空營似的,整個場面顯得十分詭異。
    見敵軍不為所動,李威也不在意,等三軍將士酒足飯飽之后,李威不顧彭浩初的強烈反對,傳達軍令,全軍進攻虎牙山下的鵬軍大營。
    隨著他一聲令下,十五萬的赤峰軍立刻列起整齊的方隊,前軍在前,中軍策應兩翼,后軍壓陣,十五萬人組成的進攻方陣齊齊向鵬軍大營*壓過去。
    赤峰軍雖然人多勢眾,但鵬軍占據地利的優勢,拼死抵擋起來也非常兇猛。雙方在鵬軍大營內外展開激烈的攻堅戰,殺的天昏地暗,血流成河。當戰斗打到傍晚的時候,鵬軍大營里的中央軍漸漸不支,顯露出疲態。
    觀戰的李威立刻精神大振,連連揮動令旗,號令全軍繼續猛攻。很快,鵬軍抵擋不住赤峰軍一波接著一波的兇猛進攻,無數的士卒向山上大營敗退而去,赤峰軍趁勢一鼓作氣,殺入鵬軍大營之內。
    這時,李威興奮到了極點,對身邊的彭浩初傲然說道:“怎么樣?彭將軍,鵬軍的營寨再堅再固,也頂不住我大軍的強攻!區區的十萬敵人,我大軍只一走一過就能將其殺的片甲不留!”
    彭浩初臉上非但找不到一丁點的高興,反而眉頭緊鎖,激戰打了一下午,鵬軍一直都抵抗頑強,怎么才一會的工夫,就頂不住了呢?難道其中有詐不成?
    他正琢磨的時候,斗志旺盛的李威已又傳達下去軍令,號令全軍,乘勝追擊,殺到山上,將山上的敵營也一并攻下,全殲鵬軍。
    聽聞他這個命令,彭浩初身子一震,暗叫糟糕,他急忙叫住傳令官,對李威說道:“將軍不可!敵人撤退的蹊蹺,其中必定有詐,將軍萬萬不可冒然進攻!”
    又是不可、不可!李威現在只要一聽彭浩初提起‘不可’二字就覺得頭痛,自己大舉進攻的時候,他說不可,結果怎么樣,己方已成功攻破敵人的山腳大營,現在己方要乘勝追擊,全殲敵軍,他又橫加阻攔,可惡至極。
    李威沒有搭理彭浩初,甚至都未多看他一眼,目視前方的戰場,冷冷說道:“誰敢在此時畏縮不前,一律以軍法論處!傳令官,你若是再敢誤我軍令,我要你的腦袋!”
    傳令官嚇的激靈靈打個冷戰,再不敢耽擱片刻,急忙飛身上馬,將李威的軍令傳達給前方作戰的將士。
    “將軍……”彭浩初急叫道。
    “彭將軍,你就不要再亂我軍心了!”說話之間,李威轉過頭來,冷漠地瞥了他一眼。
    哎呀!
    彭浩初心急如焚,可是又拿李威一點辦法都沒有,豆大的汗珠子已順著額頭流淌下來。
    按照李威的軍令,赤峰軍攻占鵬軍的山腳大營后沒有穩固陣腳,而是直接穿營而過,向山上跑,追殺敗逃的鵬軍。
    就當赤峰軍追殺到半山腰的時候,突然之間,山頂上鼓聲大震,緊接著,原本在前面倉皇逃跑的鵬軍士卒紛紛停下腳步,齊齊向左右躲閃,還沒等后面的赤峰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聽頭頂上轟隆隆之聲不絕于耳,前方士卒們舉目一看,直嚇的魂飛魄散,臉色大變。
    只見山頂上滑下來無數的沖車。
    沖車的車身是鐵制的,內部中空,里面裝的都是巨石,每輛沖車上秤稱一稱都得有數百斤沉,由山頂往下滑,其沖勁之大,又何止千斤,只見一輛輛的沖車如風馳電掣般滑下,鐵轱轆摩擦山石,火星子都竄起多高,更要命的是,每輛沖車上都插有尖刀,有些刀尖在前,有些則是刀刃在前。
    隨著沖車沖入赤峰軍的陣營當中,慘叫聲頓時連成了一片,前方的士卒當其沖,被沖車正面的刀尖刺穿,整個人都釘在了沖車上,還有不少人被沖車兩側的刀刃掃中,當即就被斬成兩截。由于沖車的慣性太大,即使刺穿斬殺數人,其勁道仍然不減,在赤峰軍的陣營當中硬是沖出一條長長的血路。
    一輛沖車的威力就已如此巨大,數百輛的沖車一齊沖來,其殺傷力之猛,可想而知。
    只是頃刻之間,赤峰軍的死傷就數以千計,尸體散落的漫山遍野,舉目望去,山坡上幾乎是鋪了一層赤峰軍將士的尸體。
    等沖車過后,赤峰軍的噩夢還遠沒有結束,山上又滾下來大量的擂石,許多擂石都有一人多高,由上而下的翻滾,數十上百的士卒都被活活壓成肉餅,等巨石滾過,后面留下長長一排的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