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34

  鵬軍的沖車和擂石過后,再看赤峰軍,已被殺的潰不成軍,毫無陣型可言,傷者的痛叫聲,活者驚慌失措的尖叫聲,令虎牙山的山坡瞬間變成了人間地獄。【】
    正在這時,原本敗逃的鵬軍紛紛出山坡的兩側竄出,齊聲吶喊著由山坡上沖殺下來。兵法有云,兩軍交戰,居高者勝。由上向下的沖鋒,其勢簡直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已被沖車和擂石砸的昏頭轉向的赤峰軍哪里還能抵擋得住,人們幾乎都是連滾帶爬的向山下跑。
    兵敗如山倒。士卒們相互踐踏、跌倒摔滾,死傷者不計其數。
    這時,李威傻眼了,嘴巴不自覺地張開,兩眼瞪得溜圓,直勾勾看著前方戰場,呆呆說不出話來。
    “將軍?將軍?”彭浩初在旁連聲呼喚。
    “啊?啊……”李威回過神來,脖子僵硬地轉向彭浩初,眼睛是看著他,但目光已失去焦距。
    彭浩初急聲說道:“將軍,趕快下令退兵吧,再拖下去,我赤峰軍可就要全軍覆沒了!”
    “啊?啊!是,是、是!”李威只是答應著,但卻遲遲沒有下令。
    這時候,彭浩初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轉頭對傳令官喝道:“快鳴金收兵!快!”
    “是!”
    傳令官看眼李威,見后者滿面的呆滯,將心一橫,把彭浩初的命令傳達下去,號令全軍收兵。
    當、當、當——急促的銅鑼聲連響,前方不少還想與敵人繼續交戰的赤峰軍將士聽聞鑼聲,紛紛放棄戰斗,后軍變前軍,全線撤退下來。說撤退算是好聽的,實際上就是敗退,被鵬軍追著屁股打,就連剛剛攻占的鵬軍山腳大營也都不要了。
    赤峰軍這一退,足足向后退出二十余里,可是后面的鵬軍卻絲毫沒有停止追殺的意思,大有不把赤峰軍全部消滅不罷休的架勢。許許多多掉隊的赤峰軍被后面追殺上來的鵬軍或刺死或踩踏成肉泥,其潰敗之慘,令人不忍目睹。
    就在李威以為自己的赤峰軍要被鵬軍追殺的全軍覆沒之時,前方突然行來一支規模龐大的風軍,軍中大旗寫有‘天淵’的字樣,軍旗后面另有大旗寫有斗大的‘古’字。彭浩初看罷,頓時面露喜色,對李威說道:“將軍,是古越將軍來接應我們了!”
    “啊?”李威舉目向前仔細觀望,看罷之后,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的落了下來,接著,他悲由心生,眼圈一紅,眼淚掉了下來,搖頭說道:“是我草率輕敵了,未聽彭將軍之言,才吃此大虧,連累我軍數萬將士……”
    “哎呀,將軍,現在就不要說這些了,快去與古越將軍匯合吧!”
    看到天淵軍又來了援軍,后面的鵬軍這才停止追殺,全軍調轉方向,得勝而歸。
    等李威、彭浩初和古越碰面之后,后者舉目一瞧二人,差點苦笑出聲,此時這兩位的模樣太狼狽了,盔歪甲斜,灰頭土臉,哪還有半點離開西百城時的威風勁。沒等他開口詢問怎么回事,彭浩初搶先問道:“古將軍,你怎么來了?”
    “邱大人怕兩位有失,故派我率軍來做接應!”古越正色說道。
    彭浩初暗暗點頭,邱真當真是料事如神啊,竟然能預先留后手,難怪大人如此依仗他!他拱手嘆道:“多虧古將軍及時趕到,不然……”說著話,他轉頭看眼李威,沒有繼續說下去。
    此戰赤峰軍是慘敗,損兵折將,經過統計,傷亡的總兵力達五萬之眾,可以說一場戰斗下來,赤峰軍三分之一的兵力打光了。由于鵬軍的厲害乎想象,古越也沒敢繼續向前進軍,匯合赤峰軍的殘兵敗將,退回到西百城。
    等兩軍回來,將詳細的戰況匯報給邱真之后,后者氣的直跺腳,自己不是沒叮囑李威,要他行事之前多與彭浩初商議,怎么就不聽自己的話,怎么就非要一意孤行,最后落個折損五萬兵力的下場,長敵人的威風,滅己方的銳氣。
    在帥帳里,邱真冷冷注視著垂頭喪氣的李威,憋了半晌,他方咬牙問道:“李威,你現在還有何話說?”
    李威低著頭,幽幽說道:“此敗皆是我的過錯,我愿受罰!”
    邱真點點頭,說道:“作為統帥,你疏忽大意,冒然進軍,誤中圈套,害死我軍將士無數,我留你何用?”說著話,他冷聲喝道:“刀斧手何在?”
    “在!”兩名上身赤膊手持鬼頭大刀的壯漢從外面走了近來。
    邱真揮手說道:“將罪將李威拉出去斬示眾!”
    “是!”刀斧手可不管你是將軍還是士卒,只聽令行事,等邱真說完,兩名刀斧手答應一聲,跨步上前,一人架起李威一只胳膊,拖著就向外走。
    “等一下!”見邱真要處斬李威,周圍的眾將以及謀士們都嚇了一跳,紛紛上前攔阻。
    “邱大人,李威確實有錯,也確該受罰,但我軍已吃了一場敗仗,士氣低落,這時再斬殺大將,怕是更難提升全軍的士氣啊!還望邱大人三思!”與李威同一批千夫長出身的古越、樂天、艾嘉等人紛紛跨步上前,為其求情。
    “古將軍說的沒錯!即使邱大人要嚴懲李將軍,現在也不是時候,應等我軍戰勝虎牙山的敵軍之后,再做處理。”
    “是啊!還望邱大人手下留情!”
    眾將和謀士們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地勸說。
    邱真其實也僅僅是做作樣子罷了,他與李威相識的時間也夠久了,私交也不錯,而且李威還是唐寅的心腹,哪是他能做主說殺就能殺的,無論于公于私,他都不可能處斬李威。
    見眾將和謀士們都來求情,邱真借破下驢,深吸口氣,擰著眉毛,裝模做樣的象是在沉思,想了良久,他方向兩名刀斧手揮揮胳膊,說道:“李威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饒。你赤峰軍統帥一職由彭浩初將軍暫時接任,你暫任副統帥一職,李威,你可服氣?”
    李威本以為自己這回死定了,剛才邱真氣呼呼的模樣象是要吃人似的,沒想到他還真能聽眾人的勸,把自己給留下了,只是免去統帥一職罷了,他這時哪還會不服氣。李威急忙曲膝跪地,哽咽著說道:“屬下多謝邱大人不殺之恩!”
    “不用謝我,要謝就謝這些為你求情的將軍和先生們吧!”邱真故意別過頭去,不再看他。
    其實,免掉李威赤峰軍統帥一職才是邱真的真正目的。
    現在,天淵軍有四個軍團組成,平原軍統帥蕭慕青,戰場上的老油條、老狐貍,又善攻又善守;三水軍統帥梁啟,在唐寅還未跡的時候他就已是風國名將,素有鬼才之稱;直屬軍統帥古越,雖然能力稍弱,但謹慎冷靜,遇事沉著,也稱得上是名中規中矩的將帥,四軍中只有赤峰軍統帥李威能力最差,也最令人不放心,當然,唐寅把他提拔起來的目的邱真也明白,不過這并不代表邱真認同唐寅的做法,如果僅僅是為人可靠便給安排要職,那就太昏庸了,而且赤峰軍內又不是沒有人才,彭浩初比李威要更適合統帥一職。
    這次正好趁著唐寅不在、李威又犯下大錯的機會,邱真把李威和彭浩初的職務做個對換,任后者為主,前者為從,這樣一來,赤峰軍也就更能令人放心了。
    赤峰軍進攻虎牙山慘敗,邱真打算親自率領全軍將士出征,一舉拿下虎牙山。正在這個時候,唐寅跟隨趙沮的商隊回到西百城。
    唐寅回來的可謂恰倒好處,剛好使眾將們浮動的情緒得到平復。唐寅先是將自己離開這段時間所生的大事小情做番了解,當他聽說潼門那邊梁啟和上官元讓連挫寧軍的反撲后,忍不住仰面而笑,暗暗點頭,自己當初派出梁啟和上官元讓二人的決定還真對了,這兩人在一起配合果然厲害,只以八萬的三水軍能連續擊退寧軍數次大規模反攻,恐怕也只有他二人能做得到了。
    隨后他又聽說李威在虎牙山戰敗,回來之后,被邱真撤職的事。
    唐寅忍不住暗暗皺眉,李威可是自己選定的赤峰軍統帥,若有過錯,處罰便是,怎么邱真說撤就給撤了呢?
    見他臉色沉了下來,邱真哪能感覺不到他心里的不痛快。他拱手說道:“大人,在戰場上李威將軍不聽勸見,一意孤行,導致全軍慘敗,傷亡達五萬余眾,按軍法是要受重罰的,現在只是給他降了一級,已算是最輕的處罰了!”
    沒等唐寅接話,站于眾將中的李威走了出來,撩甲胄,單膝跪地,插手說道:“大人,此戰確實是屬下之錯,未聽彭將軍勸見,導致全軍大敗,邱大人已對屬下格外開恩了,屬下沒有怨言!”
    唉!唐寅暗嘆口氣,連李威自己都這么說了,他也不好再多說什么。點點頭,他將頭一偏,看向樂天和艾嘉二人,問道:“駐扎在虎牙山的敵軍究竟是由何人統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