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36

  第三百三十六章肖雅的體貼令唐寅笑了出來。【】他揚頭說道:不差這一會。我再送你一段路。、頓了一下。他象是喃喃自語似的說道:“現在貝薩的天氣可能還是很冷。得出了風國。要多穿此衣服”
    從唐寅口中很難聽到甜言蜜語的話。能聽到他關心的叮囑已算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了肖娜沖著他嫣然一笑。說道:,“我在貝薩
    生活快二十年。早已經適應了
    唐寅點點頭。輕聲說道:“還是多注意一點的好。
    “你什么時候來貝薩?”肖娜話鋒一轉。看著他笑吟吟地問道
    “應該用不上一年
    好!我等你!肖娜重重地點下頭。象走許下承諾似的地說道。
    唐寅舉目看向滿面笑容地肖娜。對上她那對碧綠如寶石般的眼眸。有那么一瞬間。他有擁她入懷的沖動他吸口氣。別過頭去。慢悠悠地說道:“我一定會去!、
    肖娜走了。在布萊恩一行人的護送下。返回貝薩國內。唐宣來不及整理離別的感傷。立刻又要投入到接下來的戰斗之中。
    數十萬的天波軍要南下。稱得上是觀模浩大。大軍由上午開拔
    。直至傍晚的時候。仍有軍隊才剛剛從西百城出。
    大軍一路向南。數日后。前軍接近虎牙山
    唐寅先觀察了一番虎牙山的地形。這里確實算是一處要點。虎
    牙山山高有近二十米。就像于官道之旁。若是硬要通過。當然也可
    以繞開官道繼續南下。只是如此一來。行軍就變的麻煩許多。尤其足后方的抬重運輸。安全得不到保證。而且有這么一大批鵬軍靠朵在虎牙山。就如同在己方的背后埋下一把刀了。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鉆出來。在己方大軍的背后狠狠刺上一刀。所以。虎牙山的敵軍必須得徹底消滅干凈。不能留下后顧之憂。
    唐寅由樂天領路。帶著十余名侍衛繞著虎牙山轉了一圈。還真如描述的那樣。虎牙山山勢陡峭。強攻上去根本沒有可能。只有北面一邊有緩坡。而坡下的鵬軍大營又將通往山上的道路封住。
    看罷之后。唐宣暗暗點頭。這個了纓確有過人之處。兩座大營一上一下的構思也是別具匠心。十分巧妙
    回到己方的營地。唐寅在中軍帳內召集眾將。
    由于沒打算在此地長時間交戰。天講軍的大營扎的也非常簡草。就連中軍帳亦只是四面圍了帳布而已。下面即沒有木臺。上面也沒有棚頂。完全是露天的
    唐寅站在中軍帳的中央。周圍站有天淵軍的將領和謀士們
    他先環視左右眾人。然后跨下身形。隨手揀起一顆石了。立于地上。然后用手指在地上畫道:“依等將軍之計。我們佯攻敵軍大營。說著話。他側頭蓄慕青說道:”縈將軍。你率平原軍兄弟佯攻山腳大營。我則率直屬軍兄弟直接沖上山去。進攻山上的敵營。弓敵軍使用沖車和擂石。到時你可要把佯攻的兄弟們及時撤走啊!
    縈慕青面色一正。忙插手施禮道:”大人可用響尾箭為號”。響尾箭是特制的弓箭。尾部為空。并刻有氣孔。射出去之后會在空中出尖銳的叫聲。極為刺耳。常做送信號之用。
    唐寅點點頭。說道:“好!就以響尾箭為號!”
    這時。古越說道:“大人。我帶將士們沖上去就好。你還走在后萬觀戰吧!”
    對方在山上使用沖車和擂石。威力太大。一個不小心就會造成
    己方極大的傷亡。唐寅實在不放心由古越領軍沖鋒他幽幽一笑。說道:“這次只是佯攻。并非真打我親自上陣。也是順便去試試敵軍的虛實。”
    見唐宣態度堅決。古越不再爭論。拱手應是唐宣又問道:”平原軍和直屬軍的兄弟們都跟上來了嗎?,
    “是的。大人!”若慕青和古越同時點頭說道。
    “恩!”唐寅說道:“白天體息。我們晚間趁夜進攻”。
    “是”。眾將們卞卞應是
    白天無話。等到晚間的時候。天講軍在唐宣的號令下開出軍營。開始向鵬軍大掣近。
    這回天神軍可沒向赤峰軍那樣上來就展開正面沖鋒。當進入射程之后。天神軍停止前進。士卒們紛紛抽出箭矢。由身旁的同伴點燃箭矢上纏繞的油布。對準鵬軍大營展開卞射。
    呼瞬間。天講軍的陣營中萬箭衣。無數的火箭騰到半空
    中。如同一張巨大的火網。掛著呼嘯聲。向鵬軍大營內飛落過去
    鵬軍大營的營賽多為木制結構。無論是塞墻還是營房。一旦被火箭射中。不及時撲滅的話。火勢便會蔓延開來。可是士卒們一但
    沖出掩體去救火。又會立刻暴露在箭雨下。被空中落下的箭矢射成刺猬。
    現在。天淵軍的箭陣已練的極為犀利。不僅射程遠。而且箭勢也急。一波接著一波。之間幾乎都沒有間隔。即使與寧軍比起來也相差不多
    鵬軍大營遭到天講軍猛烈的箭射。里面的鵬軍也做出回射。不過箭術這種技能可不像戰場上的拼殺。只要拿起刀槍。即使未學過格斗技巧也能上陣沖殺一陣了。箭術需要長時間的練習才能純熟。
    靈活使用。而鵬軍中許多士卒平時連碰都未碰過弓箭。現在臨陣磨槍。哪里能頂用。
    鵬軍回射的箭矢連天清軍的前軍最前面的那排士卒都觸碰不到。更別說傷人了。無數的箭支只是飛到兩軍中間就紛紛落到地上。舉目望去。天淵軍前方的地面倒是插滿雕翎。象是給光禿禿的土地鋪上一層枯萃似的
    天清軍的箭陣給鵬軍帶來不小的麻煩和威脅。隨著箭陣的持續。鵬軍大營里也隨之火光四起。叫喊聲不斷。見狀。唐宣抽出彎刀。向前方一指。喝道:“殺”
    隨著他的喊聲。五萬平原軍和兩萬的直屬軍士卒紛紛收起弓箭。拿起長矛、戰刀。吼叫著向前方沖殺過去。其余人等則留守原地未動。繼續以火箭壓制敵營
    很快。平原軍率先沖到鵬軍的大營近前。隨之展開瘋狂的沖殺。即使是佯攻。而且沒有動用全軍。但平原軍的攻勢依舊兇猛無比。令大營內的鵬軍難以招架。而唐寅率領兩萬直屬軍。直接繞過山腳大營。開始向山上沖去。
    他率領的士卒并不多。但此時天色已然大黑。從山頂望下看。只能看到下面黑壓壓的一片。喊殺聲此起彼伏。根本分辨不出敵人的多少了纓此時就在山頂大營。他也看不真切沖上來的敵人數量具體有多少。只是感覺對方出動的似乎是主力
    不過了櫻還是留了個心眼。沒有立刻放出大量的沖牟。而是先令手下人員推出十輛沖車。以探敵人的虛實
    很快。上百名鵬軍士卒將十輛沖車推出。等推到山坡邊緣。人們合聲吶喊。接著衣衣用力向下推。沖車先是緩緩行出。在山坡上
    本作品愚良網獨家籃約,來經同蔑不得轉載,摘編,歪多最新最快辜節,請幾門,刪…洲口四…!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加。舊”日四…
    回廠滑動。等到了半山腰的時候。沖牟的度已徹底提升起來。一輛輛的沖車去勢仿佛閃電。轟隆隆的急下沖。不用與其接觸。單
    看這份聲勢就夠駭人的。
    唐寅擁有夜眼。看的也十分清楚。見山坡上滑下十輛沖車。他雙目立刻瞇起。側身向后方的士卒揮手喝道:“讓開!敵人的沖牟
    來了”。
    聽洞唐寅的提醒。這兩萬名早有準備的直屬軍將士非常默契地
    向紛紛山坡兩側躲避。讓開沖車的鋒芒
    這時。與唐寅同來的古越立刻拿起弓箭。準備放響尾箭。給山下的平原軍報信
    唐寅見狀。心思一動。仲手把古越拉住。搖頭說道:“先不要放箭!。
    對方投下來的沖牟只有十輛。顯然走試探性的。如果這時候就放箭提醒。定會弓起敵軍的警惕和戒心
    古越閣言心頭一驚。急聲說道:“大人。現在若不放箭。下面
    圍攻敵營的兄弟們可就要遭殃了!”
    唐寅沒有答話。而是一把將古越推開。說道:“你先閃到一邊去!”說著。他又喝道:“戰虎!”
    “在”。隨著一聲響亮的回答。戰虎抱著龐大的身軀從后面的士卒當中硬擠了出來。
    “你與我合力頂住沖車!”唐寅一邊說著話。一邊將雙刀合于一處。化為一把鐮刀
    “是!大人!”戰虎干別的或許不行。就是有一身的蠻力他也沒問要自己頂住幾輛沖車。直接站到唐寅的身側。將手中的巨錘
    向地上一放。出嘭的一聲悶響。
    說是遲。那是快。第一輛沖車如旋風一般直奔唐寅撞來
    唐寅不躲不閃。一腳在前。一腳在后。站著弓字步。隨后他雙
    手持鐮。猛然斷喝一聲:“停”。喊話的司時。他手中的鐮刀對準呼嘯而來沖牟猛刺過去。
    他這一鐮。正刺在沖車的正前方。上面插著的數把尖刀被鐮刀撞個粉碎。鐮刀的刀身也順勢頂到沖車前面的鐵板上。出震耳欲
    聾的巨響聲
    唐寅不知道沖車的沖勁有多大。不過感覺自己象是一刀刺在一輛奔馳的火車頭上。那排山倒海的力道令他的雙腳摩擦著地面。向后足足滑出三米多遠。就連他手掌上的靈鎧都被震裂。鮮血順著靈鎧的裂紋滲出。滴落在地面。
    ps:繼續求鮮花。六道從上架到現在從沒斷過。當然大家也知道六道的度不是特別快。但是會盡量熬夜加更的!謝謝!每章情
    節都要考慮很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