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38

  唐宣雖然多疑。但心胸可不象李威那么狹兩軍交戰之時。雙方各為其主。也各憑本事。死傷自然在所難免。己方越是在其手
    里吃虧。說明其人的本事越強
    他沖李威擺擺手。含笑說道:“這個了纓能力不凡。若真能投靠我軍。絕對是件好事。至于是真心還是假意。我自會做出判斷。
    聽他這么說。李威也不好再多言。拱手應了一聲。退回本位。
    唐宣環視眾人。問道:“誰愿去勸降了理?”
    等他問完。眾人皆未接話。鵬軍可不是遵守兩軍交戰不斬來使的原則。上次攻打翼城。天講軍也派出過使者勸降。結果被人家砍
    了腦袋。現在唐寅又要去勸降了纓。已無人敢輕易去嘗試
    見無人應答。唐寅挑起眉毛。笑問道:“怎么?我軍這么多的能人異士。竟無一人敢去勸降?”
    他話音網落。從謀士當中走出一人。對唐寅拱手說道:
    “大人。在下愿往!”
    說話這人只二十多歲。年紀輕輕。身材平平。相貌平平。看上去就是個平兒無奇之人。混在人群之中。任誰也不會多看第二眼
    這人名叫江露。是天講軍的眾謀士之一。他投軍的時間較晚。平時也沒什么太突出的表現。整個人就是個碌礫無為之輩。若是在其它時期。以他的表現肯定在軍中呆不了多長時間就得被人打走。而現在天講軍正是用人之際。又征戰連連。唐寅還沒倒出空閑整頓麾下部眾。所以江露才得意留在天講軍內
    看著江露。唐宣想了好一會才把他的名字記起。他笑問道:江露先生。你愿意去勸降了纓?”
    “是的!大人”
    “你不怕遭時方的毒手?”唐寅問道。
    江露面色一正。拱乎說道:“為國捐軀。死而無憾”
    哦?真沒想到江露能說出這樣的話。唐寅不由得對其刮目相看他收斂笑容。疑問道:“江露先生可有勸眸子纓的把握?”
    江露搖頭說道:“并沒有。不過在下會盡自己所能”
    想了片刻。唐宣點點頭。說道:“好吧!無論你能否勸降了理。等你回來。我都記你大功一件!”
    “是!”
    若換成象邱真、張哲、宗元這樣的謀士前去勸降了櫻。唐寅還真不會放人。但江露只是個默默無聞之輩。天講軍內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由這樣的人前往。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翌日
    江露沒有帶一兵一卒。只身出了天講軍的軍營。前往山上的鵬軍大營。
    剛走到半山腰。他就被鵬軍的暗哨現。隨著呼啦一聲。十多名手持軍刀、長矛的鵬軍從山側沖出。將江露圍在當中。上下打量他一番。領隊的隊長冷聲喝問道:“什么人?”
    “我乃了理將軍的故人。麻煩諸位兄弟回營通稟一聲。“江露只是個文人。沒修過靈武。被這么多敵兵包困。倒是面無懼色。反而還帶著微笑。慢條斯理地說道。
    將軍的故人?”鵬兵隊長一皺眉。難以置信地又多打量江露幾眼。現在上山之路早已被天講軍堵死。此人若真是將軍的故人。他是怎么近來的?可看其輕松自然的模樣。又不象是在說謊。鵬兵隊長疑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名叫江露。”江露一笑。輕聲說道:“想必了纓將軍可能已經記不得我了。你幫我帶句話。就說將軍若不肯見我。日后定會后悔莫及!”說著話。他又看向左右的鵬兵士卒。甩頭示意他們盯緊江露。別讓此人跑了。然后他轉身向山上的大營跑去。
    等他回營之后。在中軍帳見到了理。將江露求見的事悄一說。后者立刻皺起眉頭。江露?自己從沒見過這樣的名字。更別說有這
    么一個故人了他慢慢搖下頭。說道:“我不認識此人。”
    將軍。對方說將軍可能已經不記得他了。但現在若不見他。以后可能會后悔。”
    “恩?”了纓可走聰明絕頂之人。聽完這話。心中頓是一動他沉思片刻。眼珠轉了轉。對那名隊長說道:“把此人帶入營內。我要見見他!”
    “是!將軍!”隊長答應一聲。領令快步離去
    江露由眾多鵬兵的伴行。走到虎牙山的山頂。進入鵬軍大營。這次自己能不能成功勸降了纓。他心里的確沒有把握。不過既然進入敵營可不能錯過機會。江露自入營之后。眼睛便不夠用了。東一眼、西一眼。把所能見到的一切都牢牢記在腦海中
    他邊走邊四處張望。不知不覺間已走進鵬年的中年帳
    這座中軍帳并不大。甚至可以說是小的可憐。虎牙山的山頂畢克丫間有限。駐扎了這么多的大軍已然非常擁擠。再想建座正化觀模的中軍帳就太不現實了。
    江露先走把中軍帳看了一番。最后。目光落在當中而坐的了纓
    身上。他在看子理。后者也在關注著他。見到江露。子纓更是確定
    自己百分百不認識此人。那他來見自己。不出意外的話就是來勸降的
    想著。他把頭一揚。慢悠悠地問道:”閣下自稱是我的故人。不過我的故人當中并沒有閣下你。你究竟是何居心?”
    這時江露也不再隱瞞。他拱手施禮。一躬到地。說道:“想必
    閣下就走了纓將軍吧?!”
    “沒錯!”
    “在下自稱是將軍的故人。只是要與將軍見面的托詞罷了”。
    江露話音剛落。營帳兩側的侍衛們衣聲喝道:“大膽!”說話之間。四名侍衛衣衣走上前來。扣住江露的雙臂。架起就要向外走
    江露看都未看左右的侍衛。兩眼對上了纓的目光。說道:”既
    然將軍已經見我。為何不讓我把話說完呢?將軍若是現在把我殺了
    。對將軍而言。可就大難臨頭了”。
    了理聞言暗暗皺眉。他雙目放出異樣的光彩。把江露又打量一遍。然后對侍衛們擺擺手。說道:“你們先下去!,
    侍衛們不敢撫令。插手衣衣退出營帳。
    等他們走后。了纓問道:“閣下此言是什么意思?”
    江露正色說道:。將軍若是殺我。就等于自斷退路。等日后走
    本作品愚良網獨家籃約,來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昱多最新最快辜節請幾勺,刪…洲口四…!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加。舊”日四…孜兀路之時。再想投靠我天講軍已無可能
    了纓先是一愣。然后好象聽到好笑的笑話似的。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緩了一會。他才止住笑聲。說道:“原來閣下走天清軍的說客我可以坦白的告訴你。我從沒有過投降天講軍的打算。哪怕戰到一兵一卒。我也會堅持到底。絕不投除”
    “啪、啪、啪。
    了櫻話聲才網落。江露已含笑鼓起掌來。幽幽說道:“將軍好志氣、好豪悄。不過將軍有沒有想過。你的志氣與豪情要用數萬人的性命來銷造?將軍不怕死。難道下面的士卒們也都不怕死嗎?。
    “既已投軍。就要把生死置之于肚外!”
    “將軍說的沒錯!但是將軍麾下的士卒們可并非是真正的士卒。他們都是被迫投軍的普通百姓。是普普通通從未上過戰場的風人。將軍就真的忍心看著他們統統死于戰場之上嗎?若是如此。將軍就走風國有史以來的第一大劍子手。即使在虎牙山上粉身碎骨。將軍也要受后代萬世了孫的唾罵!”
    江籬一奮話說的鏗鏘有力。也把了櫻說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久久吞出一個點
    憋了好半晌,他握緊拳頭。從牙縫中擠出一句問話:“閣下以為航軍一定能戰勝我軍?”
    “哈哈!。江露大笑。反問道:“將軍以為只憑一座區區的虎牙山就能擋住我五十萬之眾的天淵軍嗎?”
    能嗎?并不能!連了櫻自己都知道答案。別說山下大營已被燒毀。即使還在。被天神軍攻破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關鍵是看自己能拖住天講軍多久。能否給后方的都城創造出更多的準備時間。
    將軍忠于鐘天。簡直就是愚不可及!”江露的聲音也在不自不覺的提高。
    了纓鬧言皺起眉毛。目露兇光地看著江露。
    江露說道:“在下只是一介鐘天弒君叛國。害我風國大亂。為我風人之恥。難道。你身為堂堂的將軍。連這樣的道理都不懂。還不如我這書生?”
    了纓被江露說的面紅耳赤。不過眼中的兇光倒是消失了。他垂下頭。沒有接話
    江露繼續道:”鐘天這個君王。即來路不正。又昏盾無道。賣國求榮。也得不到百姓們認可。將軍只需看看。現在天講軍已即將打到鹽城城下。可又有多少風人肯去都城投軍。愿助鐘天一臂之力的?沒有。若非強迫。一個都沒有!若鐘天真是個好君主。一個人兩個人或許看錯他了。難道全風國的百姓們都看錯他了嗎?如此奸惡之徒。將軍還保他做甚?難道將軍非要做鐘天的陪葬品。最后落得和此賊一樣遺臭萬年嗎?”
    可以說江露口若懸河。字字如刀。刀刀都插入了纓的內心深處。讓他也不得不開始重新審視起自己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