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40

  江露在鬼門關轉了一困又回來了。【】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他呆
    呆地接過兩顆人頭。看著偏將一會。然后轉身向山下連滾帶爬的跑去
    。他轉頭看了看兩名鵬將所帶出來的鵬兵。臉色頓時沉下來。喝問道:“你們還在這里干什么?立刻回營!膽敢違撫軍令者。這就是下場!”說話時。偏將還特意用腳尖踢了踢地上的無頭尸休。
    嘩他的喊話很管用。話音網落。眾鵬兵們已嚇的面如土色地跑回到大營里。
    且說江露。他倉皇的從山上跑到山下也不知道掉了多少個跟頭
    。衣服殘破不堪,灰頭土臉。看上去好象是從山頂滾下來似的。順利回到己方大營。江露提到嗓了眼的心也算落回到原位。
    鎮守轅門的天講軍士卒見到江露這昏模樣。皆忍不住暗暗笑早上他走的時候。可是衣冠楚楚。現在倒好。象是逃難的災民人們心里做笑。可不敢表現在臉上。沒等他走到轅門近前。士卒們也紛紛圍上前來。七嘴八舌地問道:“先生。你”你這是怎么了”
    不痛地地方。他艱難地擺擺手。說道:“別提了。差點就沒回來。快!快扶我去見大人!,
    是!”士卒們答應一聲。紛紛把江露攙扶住。見他乎里還拎
    聽眾人的問話。江露這才意識到自己手里還抓著兩顆人頭。他嚇的尖叫一聲。下意識地扔給旁邊的士卒。深吸了兩口氣。故作鎮
    靜地說道:“不該你們知道的就不要問。快扶我去見大人!”
    江露幾乎是由士卒們抬著進入到中軍帳唐寅和眾將們早已經聽到士卒們的傳報。衣聚中軍帳內。等江露被人抬進來。眾人一看他的慘相。皆是一高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模樣
    唐寅的嘴角也不自覺地向上挑了挑。然后又皺起眉頭他先是令人微了一把椅了。讓江露坐下。而后探著身子凝聲問道:”江露先生。你可是被鵬軍打成這樣的?”
    “是!不、不、不!不是!哦……可也差不多!”江露坐在椅
    3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聽閑他的回答。唐寅的眉頭皺的更深了什么叫是又不是?這
    個江露不會是被鵬軍打傻了吧!這時候。唐宣的臉上已再沒有笑意
    。冷哼一聲。說道:“鵬軍果然都是此冥頑不化的老頑固。對其勸降是沒用的。上次殺我使者。這次又辱我使者。我必殺了纓一眾片
    甲不留!”
    大人。末將愿領兵出戰!”隨著話音。吳廣、戰虎、上官元
    武、上官元彪等將紛紛出尹。插手施禮。請纓出戰。
    “等、等、等一下!”見眾將們紛紛要出戰。江露嚇了一跳。在椅了上沖眾人連連揮手
    先生有何話說?”吳廣疑聲問道。
    江露咽口吐沫。干笑著說道:“大人。能不能給我口水喝?”
    唐寅差點氣樂了。向兩旁的侍衛們擺擺手。一名侍衛接了一大碗清水。遞給江露。后者一口氣喝個干凈。然后身了向后一仰。滿足地長噓口氣這時候。他可徹底冷靜了下來。得意洋洋的神態也立刻表露出來。
    眾人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著他。等他說話。緩了好一會。江露
    叼視吳廣、戰虎、上官兄弟等人。慢悠悠地說道:“虎牙山上的鵬
    軍有七、八萬之眾。沖牟、擂石不計其數。諸位將軍若是強攻。可有勝算?”
    恩?眾人聽后皆挑起眉毛。搞不明白江露這話是什么意思。怎
    么長敵人的威風。滅自己的士氣?沒等眾人說話。江露舉目看向身材最高最壯的戰虎。向他招招手。笑吟吟地說道:“戰虎將軍。過
    來扶我一把!。
    這段時間。戰虎一直在苦學風語。雖然說的不怎么地道。但聽人講話還是能聽明白的。見江露坐在椅了上老神在在地讓自己去攙扶。戰虎皺皺眉頭。看了唐宣一眼。不過還是走了過去。把江露從椅了上拉起。
    江露滿意地點頭一笑。走到唐寅近前。拱手深施一禮。大聲說道:“恭喜大人。賀喜大人。在下已成功勸降敵好了纓。了纓愿率麾下將士投降我軍!”
    “啊?”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無不大吃一驚。包括唐宣在內
    了纓接受勸降。愿意率眾投降。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唐寅又驚又喜。兩眼放光地看著江露。問道:“先生此話當真?。
    江露正色說道:“此等大事。在下即使有天大的膽了也不敢妄言”
    “那先生這身,”
    “這是忠于鐘天的敵將所為”。江露確實是能說會道。口若懸
    河。這時候他把自己如何受到鵬軍兵團長的追殺。又如何被了纓麾下偏將所救一事滔滔不絕地講述一便。當然。其中難免也有此夸大其詞。夸大的地方也都是用在他自己身上。把他自己說的臨危不亂
    。死而無懼
    眾人聽的也都是一驚一愣。
    到最后。江露又把那兩顆人頭提了起來。說道:“這是追示仕下的兩名鵬軍將領級。了纓把這兩顆人頭做為獻給大人的見面禮
    。也表明他投靠我軍的決心”。
    唐寅看了一眼兩顆人頭。喜悅的心悄反而冷靜下來。心里暗暗琢磨此事的真假。他倒不是不相信江露。以江露平時默默無鬧的表現。若是沒把事情辦成。斷然不會表現出如此高做的模樣。甚至還讓戰虎扶他起來。全然一昏文人得志的忘乎所以狀。他不相信的走
    子櫻。懷疑對方會不會是詐降。
    心里默默琢磨著。唐寅臉上還是一昏興奮高興的模樣。他含笑
    問江露道:“先生。依你來看。了纓接受勸降是真心還是假意?。
    江露把腰板挺起。拍著胸膛保證道:“大人盡管放心。以在下之見。了理肯定是真降”。當時了櫻說出歸順二字的時候。臉的扭
    曲變形了。那絕不可能是裝出來的
    他的保證還不足以令唐寅相信。他轉頭又笑呵呵地看向邱真、張哲、宗元等謀士。問道:“諸位先生怎么看?”
    張哲說道:“虎牙山上的鵬軍已走投無路。若是不想全軍覆沒
    。只刺下投降這一條路了纓不是個庸將。自然也能看清目前的形勢。所以。以在下之見。了纓是真降”
    宗元搖了搖頭。說道:“人心隔肚皮!了櫻是不是真降。誰都無法保證。大人還是要多加提防!”
    聽完張哲和宗元的話。唐寅陷入沉思
    見狀。江露有些急了。自己冒著生命危險。好不容易才把了櫻
    勸降。若是被說成詐降。自己豈不是竹籃了打水一場空了嘛!想到這里。他臉色漲紅。急聲說道:“大人。我江露敢以人頭擔保。了纓絕對是真心投靠”。
    本作品愚良網獨家籃約,來經同惠不得轉載,摘編,里多最新最快辜節請幾勺,刪…洲口四…!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加。舊”日四…
    看江露臉紅脖了粗的模樣。唐寅笑了。點點頭。說道:“既然江露先生如此肯定。那我就去虎牙山走一趟”
    江露大喜。忙說道:“大人英明!”
    其他眾人則皆是皺眉。在沒有弄清楚了纓是真降還是詐降的情況下唐寅就親自上山。這太危險了
    邱真幽幽說道:“要接降軍。大人也不需要親自前往。只需派
    出一名將軍接收就好。”
    哎?唐寅擺擺乎。笑呵呵地說道:“我若不親自前往。不僅有輕視之意。也會怠慢了人家。弄不好了纓還以為我這個郡膽小怕死呢!”說著。他看向吳廣和戰虎二人。說道:“吳廣、戰虎
    。元武、元彪。你四人隨我一同上山”
    “是。大人!”吳廣、戰虎、上官兄弟卞卞答應一聲
    這四人可都是猛將。隨便拉出一位。都是在戰場上能獨擋一面的高手。唐寅選他四人。也正走出于安全考慮
    有這四人陪同唐寅上山。邱真等人也暗松口氣。隨即又問道:
    。大人準備帶多少人?,
    唐宣輕描淡寫地說道:“此行不是去打仗。只帶十幾名侍衛即可。他在心里考慮的很清楚。如果了纓當真是詐降。自己帶的人
    多反而礙事,不容易全身而退。只帶幾名侍衛。要跑也容易
    沒等邱真等人說話。江露已大喜道:”大人的胸襟和氣魄足可
    以令了櫻心折。大人親自前往。也必定會馬到功成!”
    唐寅哈哈大笑兩聲。說道:“江露先生。還得麻煩你再跟我走一趟虎牙山。
    是。大人!”江露想都沒想。立刻答應。
    正午。唐寅出了天淵軍的大營。步行向虎牙山上行去。身邊只
    有吳廣、戰虎、上官兄弟以及十名貼身的侍衛。另外重新換好衣服的江露也有跟隨一行只十幾人。不快不慢地走向山頂的鵬軍大營亡
    和江露來時差不多。行到半山腰的時候。他們被放哨的鵬兵攔住。有人大聲喝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唐寅跨前一步。雙乎向身后一背。笑盈盈地說道:“我是唐宣。要見你們了纓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