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42

  唐寅兵不血刃收復子纓一系,其中大半的功勞都要歸于江露。【】
    江露只虧一張嘴皮子,成功勸降子纓,天淵軍沒有傷一兵一卒便收納了整整七萬之眾的鵬軍,并順利拿下虎牙山,不僅避免了己方的損失,而且還多出子纓這么一j1大將,此消彼長,進一步拉大了天淵軍和鐘天勢力實力上的差距。
    由此,唐寅也看出來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利益有多大。
    收復子纓之后,唐寅自然重賞了江露,將具官職連升數極,在眾多的謀士當中,江露一舉成為僅次于邱真、張哲、宗元的第四大謀士。
    唐寅接收了子纓一系,但并未剝奪子纓的兵權,本來在他看來
    子纓麾下的士車都是普通百姓,他們不愿意參軍打仗,之所以加入鐘天麾下的中央軍也完全是被·的,現在不用為鐘天賣命了,他們也將各回各家,自己的大度既贏得子纓的尊敬,又不會給自己造成什么威脅。
    結果唐寅料想錯了,這些原中央軍士卒是不想打仗,只不過是不想為鐘天打仗,現在他們跟隨子纓投靠了唐寅,反而大多數都愿留在軍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選擇回家,到最后,七萬的鵬兵只走了數千人,留下六萬余眾,這是令唐寅萬萬沒想到的。
    即便這些百姓、奴隸們組成的軍隊是群烏合之眾,但六萬多人也不可小覷,這么多人都掌握在子纓一人的手里,唐寅哪能放心得下。現在他倒是后悔了,后悔當初不核裝大度,早收了子纓的兵權便沒有這樣的顧慮了。
    只是世界上沒有后悔藥,唐寅現在反悔也來不及了。不過唐寅倒是也聰明,立刻想出個補救措施,他以子纓麾下沒有猛將為由,將深受自己信任又十分驍勇善戰的朱諾調派到子綏的麾下,令他擔
    任子纓的副手,協助子纓統軍。
    子纓對此并無反對的意見,而且朱諾的為人非常梗直,沒有太多的心機,就是個只知道上陣殺敵的猛將,子纓對唐寅給自己調來這么一員將領倒是還很感謝。
    虎牙山一戰以子纓臨陣倒戈而結宋,當晚,天淵軍為慶祝勝利,也是為迎接新投靠己方的子纓一系,在軍營內大擺酒宴。
    中軍帳內的酒席上,唐寅表現出十分高興的模樣,不時與麾下的將領和謀士們碰杯飲酒。眾人吃喝的都很盡興,只有子綏閆悶不樂,沉默寡言,獨自喝著閆酒。別人自然都有高興的理由,而他高興不起耒。
    他知道,自己投靠天淵軍的消息很快就會傳回都城,以鐘天的性格,找不到自己頭上,肯定會將滿腔的怒火泄在自己家人身上,家中的爹娘妻兒,性命定然難保。想到這里,他的心如針扎的一般,酒也喝的更急了。
    這時,唐寅笑呵呵地說道:“b前我天淵軍有平原、三水、赤峰、直屬四個軍團,現在又擁有了子纓將軍一眾,不知該命具什么名字為好呢?”
    “我天淵郡的府在順州,子纓將軍的軍團就叫順州軍吧!”
    “不好。天淵郡的咽喉在天關,應叫天關軍……”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各抒己見,唐寅也不置可否,只是一個勁的含笑點頭。
    邱喜笑道:“子纓將軍在山上扎營,又由山上歸順我軍,與天有緣,就叫天鷹軍吧!”
    聽了邱真的話,唐寅撫掌而笑,旮道:“好!好名字!好一個
    天鷹軍!”說著話,他轉頭看向子纓,笑問道:“子纓將軍意下如何……子纓將軍?”此時唐寅才注意到子纓臉色難看,正一口緊接著一口的喝酒。
    聽聞唐寅的召喚,子纓回過神來,急忙抬起頭,問道:“大人叫我?”
    “是啊!”唐寅臉上的笑容消失,關切地問道:“子纓將軍有
    什么難事嗎?或是有什么不滿意的地方?”
    “不、不、不!”子纓連連搖手,說道:“末將對大人的安排
    都很滿意。”
    “那子纓將軍為何愁眉苦臉的?”
    “這……”
    “大家都是自己兄弟,有什么話盡管說來。”唐寅揚頭說道。
    子纓沉吟片刻,把心一橫,低聲說道:“末將投靠大人,但家中老少還都在都城,一旦我投靠大人的消息傳回到都城,我家中老小只怕是……”說到這里,子纓沒有繼續講下去,但眼圈已經紅了
    哎呀!唐寅心頭一緊,自己倒是把此事給忽略了。子纓原本是鐘天麾下的大將,家人也必定在鹽城,他投到自己麾下,鐘天怎么可能會放過他的家人?唐寅輕輕敲打著額頭,考慮該如何搭救子纓的家人。
    這時,樂天挺身站起,沖著唐寅拱了拱手,說道:“b前子纓將軍才剛剛投靠我軍,消息肯定不會那么快傳回到鹽城,現在子纓將軍的家人處境也必定是安全的。大人,屬下在鹽城安插了不少眼線,雖然無法將子纓將軍的家人從封閉的鹽城數出來,但將具藏匿到城內一處隱秘之地還是不成問題的。”
    聞言,唐寅和子纓的眼睛同是一亮,尤其是后者,臉上立刻浮現出紅潤之色,不再想剛才那么蒼白。
    唐寅喜悅道:“如此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只是……”樂天為難地說道:“只是下面的兄弟前去子纓將軍的府上,未必能取得貴府家人們的信任,需要子纓將軍寫一封家書,這樣就不會產生誤會了。”
    “這好辦,我現在就可以寫。”知道家人們還有救,子纓的臉上都布起一層容光,興奮地連連點頭,可是很快他的興奮勁又退了下去,擔憂地問道:“鹽城早已被封鎖,我即使寫好家書,也送不近城內啊!”
    “呵呵!這點將軍不必擔心。”樂天笑了,悠悠說道:“我每天都會收到鹽城城內的消息,既然消息能送出來,我自然也有辦法把將軍的書信傳進去。”
    “用什么辦法?”子纓不解地問道。
    “飛鴿傳書。”樂天答的輕描淡寫。
    啊!原來如此!難怪天淵軍對鹽城內部的動向了如指掌,甚至連中央軍組成人員的身份都十分了解,原來天淵軍在鹽城早已安插眼線,還能以飛鴿傳書的方式及時把情報傳遞出去。子纓暗暗嘆口氣,不過現在可不是感嘆的時候,他也沒時間感嘆,立刻站起身形
    準備回自己的營房去寫家書。
    子纓正要走,江露隨之站起,搖搖晃晃地走到子纓近前,將他攔住。他喝的滿臉漲紅,舌頭都硬,囫圇不清地說道:“子纓將軍,寫家書不用急于一時嘛,明天再寫也一樣,現在大人和諸位將軍都在興頭上,你突然離去,實在太施禮yo”
    他這話說的是沒錯,但也得看是什么情況。子纓的家人現在都
    刺侑《員》巨國纈嬴懣,裘盥rp蠃;陣黠顎,繃甬,蠆霾孿,臠
    聞言,唐寅和子纓的眼睛同是一亮,尤其是后者,臉上立刻浮現出紅潤之色,不再想剛才那么蒼白。
    唐寅喜悅道:“如此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只是……”樂天為難地說道:“只是下面的兄弟前去子纓將軍的府上,未必能取得貴府家人們的信任,需要子纓將軍寫一封家書,這樣就不會產生誤會了。”
    “這好辦,我現在就可以寫。”知道家人們還有救,子纓的臉上都布起一層容光,興奮地連連點頭,可是很快他的興奮勁又退了下去,擔憂地問道:“鹽城早已被封鎖,我即使寫好家書,也送不近城內啊!”
    “呵呵!這點將軍不必擔心。”樂天笑了,悠悠說道:“我每天都會收到鹽城城內的消息,既然消息能送出來,我自然也有辦法把將軍的書信傳進去。”
    “用什么辦法?”子纓不解地問道。
    “飛鴿傳書。”樂天答的輕描淡寫。
    啊!原來如此!難怪天淵軍對鹽城內部的動向了如指掌,甚至連中央軍組成人員的身份都十分了解,原來天淵軍在鹽城早已安插眼線,還能以飛鴿傳書的方式及時把情報傳遞出去。子纓暗暗嘆口氣,不過現在可不是感嘆的時候,他也沒時間感嘆,立刻站起身形
    準備回自己的營房去寫家書。
    子纓正要走,江露隨之站起,搖搖晃晃地走到子纓近前,將他攔住。他喝的滿臉漲紅,舌頭都硬,囫圇不清地說道:“子纓將軍,寫家書不用急于一時嘛,明天再寫也一樣,現在大人和諸位將軍都在興頭上,你突然離去,實在太施禮yo”
    他這話說的是沒錯,但也得看是什么情況。子纓的家人現在都
    刺侑《員》巨國纈嬴懣,裘盥rp蠃;陣黠顎,繃甬,蠆霾孿,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