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43

  侍衛們把江露扶出大帳,唐寅也坐回到座位上,上官元彪冷哼一聲,說道:“這個江露,實在太過分了。【】”
    唐寅也覺得江露過分,不過現在正是用人之際,而江露又的確有些才華,唐寅只能把心中的厭惡之情硬忍下來。
    時間不長,子纓返回帳內,手里還拿著一封剛剛寫好的家書,小心翼翼地遞給樂天,拱起手來,意味深長地說道:“在下全家老少的性命就拜托給將軍了!”
    樂天面色一正,接過書信的同時,說道:“子纓將軍請放心,我定會竭盡全力。”
    “多謝、多謝!”
    子纓和樂天說完話,這才對唐寅深施一禮,面露難色地說道:“剛才末將太失禮了,還望大人不要見怪。”
    唐寅暗暗點頭,子纓不僅能力出眾,為人也謙遜隨和,十分不錯。他微微一笑,說道:“子纓將軍說的哪里話,快入座吧!”
    “是!”
    對子纓家人一事,樂天可沒敢耽擱,當夜便以飛鴿傳書的方式,將事情的原委連同子纓寫的家書一同傳給身在鹽城的天眼探子。樂天的天眼的負責人,下面的探子自然以樂天的命令馬是瞻。
    接到他的傳書后,天眼探子立刻集結,翌日一清早便去了子纓府上。因為有子纓的家屬在,事情辦的非常順利,子纓全家老小二十余口,沒有大張旗鼓的搬家,只是收拾些細軟,跟隨天眼探子悄悄除了后門,坐進了事先準備好的馬車,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府宅。
    子纓的家人被天眼探子足足接走兩天,子纓率眾投靠天淵軍的消息才傳回到鹽城。聽聞這個消息,鐘天一口氣沒上來,險些當場暈死過去,子纓投降到不要緊,關鍵是他的手下七萬之眾的鵬軍也隨他一同投奔了天淵軍,如此一天,鐘天所能調動的軍隊僅僅就剩鹽城里的十萬中央軍,只靠這點人想與數十萬之眾又來勢洶洶的天源軍抗衡,簡直是天方夜譚。
    鐘天先是大悲,又急又氣,在王宮的大殿里連連跺腳,而后又震怒,喝令侍衛,立刻抓捕子纓的家人,將其全部處斬。
    侍衛們領令而去,結果到了自贏家才現,這里早已人去樓空,侍衛們急忙回王宮向鐘天稟報,鐘天聞言,氣的直咬牙,拳頭握的咯咯直響,不用問啊,子纓的倒戈肯定是早有預謀,不然他的家人則呢么都不見了?
    氣急敗壞的鐘天又傳令下去,全城收捕(應該是搜捕)子纓的家人,一定將其統統擒拿。這時候,他麾下的謀士們都急了,紛紛出列,拱手說道:“大王,天源軍既然已攻占虎牙上,不日就能抵達鹽城,大王快做決斷吧!”
    鐘天臉色漲紅,蒼白的胡須亂顫,他皺著眉頭問道:“做什么決斷?”
    “我軍……我軍究竟是戰還是……還是撤?”眾謀士們本想說逃,但又覺得這么說不妥,改口說成撤。
    “撤?我身為一國之君,怎能被叛軍嚇跑?”鐘天氣得臉色由紅轉青,環視下面的眾謀臣,幽幽說道:“難道,你們也和子纓一樣,在暗中私通天淵軍不成?”
    此話一出,下面的謀士們皆嚇得渾身一哆嗦,眾人紛紛跪倒在地,叩施禮,結結巴巴的說道:“大王,我等絕無私通天淵軍之心,更不敢做出這等大逆不道之事,大王明察啊!”
    連自己那么信任和重用的子纓都倒戈到天淵軍那邊了,鐘天現在看著滿朝的文武,感覺沒有一個人是自己真正能信賴和倚重的。趴在地上的眾人,他暗暗嘆口氣。
    鐘天心里很清楚,他只有呆在鹽城,住在鹽城的王宮里,他才是鵬國的君王,一旦選擇逃走,他就什么都不是了。不過,現在數十萬的天淵軍即將打到鹽城,只靠已方十萬的中央軍能抵擋得住嗎?
    見鐘天臉上的威努漸漸變為猶豫之色,眾謀士們相互瞧瞧,其中有一人說道:“大王身為君主,應以大局為重,目前天淵軍來勢洶洶,士氣正威,大五不應該抵其鋒芒,面應先退居到宛城,即能指揮大局,處境也能更安全一些。另外,大王可在都城內留下一名得力的將領,讓其指揮我軍,抵御叛軍的進攻。”
    宛城是鹽城的近城,就在鹽城南面,距離不足百里。在宛城,鐘天的勢力也是扎根極深的,而且北方有鹽城抵擋天淵軍的鋒芒,,處境能相對安全許多。鐘天聽后,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他故意露出為難的樣子,幽幽說道:“如此危難關頭,我身為君主,豈有貪生怕死,不戰而逃?”
    “不、不、不!”那名謀士急忙說道:“大王絕不是不戰而逃,只是暫退到后方,以君王之威望,組織兵力,尋機反攻叛逆。”
    “恩!”鐘天聽后連連點頭,心里也甚是受用,隨即看向左手邊的眾將們,問道:“不知哪位將軍愿率王師留守都城,抵御叛逆?”
    鐘天問完話,大殿里靜悄悄的,連個回話的人都沒有。他手下的那些武將們一個各低垂著頭,大氣都不敢喘,如果腳下能有個地縫,他們定會毫不猶豫地鉆進去。
    這個時候,誰還愿意留在鹽城?誰又不想隨鐘天退到宛城去?留下來,十有是死條,跟著鐘天走,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等了好一會,見無人搭言,鐘天眉頭大皺,再次問道:“哪些將軍愿留守都城?”
    和剛才一樣,還是無人答話。鐘天的怒火上撞,猛的一拍桌案,挺身站起,指著眾將們,破口大罵道:“廢物!統統都是廢物!你們平日的威風勁哪去了?現在有需要你們的時候了,怎么都開始裝聾作啞了?”
    在鐘天的喝罵下,眾將們的頭垂的更低了,正在這時,突然有人跨前一步,沉聲說道:“父王,兒臣愿守都城!o
    鐘天急忙尋聲看去,原來說話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他的二子鐘武。鐘天倒吸口涼氣,鐘武現在可是他最為看重的兒子,也是他唯一能指望上的繼承人,讓鐘武留下抵御天淵軍,萬一他有個三長兩短怎么辦?”
    深吸口氣,鐘天臉色陰沉下來,冷冷說道:“滿朝諸將,皆是你的前輩,你個毛頭小子可懂領兵之道?可懂治軍之道?”
    鐘武不服氣的還想爭辯,鐘天已揮仗不是兒戲,這里沒有你說話的地方,退回去!”
    唉!鐘武無奈地暗嘆口氣,沒辦法,只能退了回來。
    鐘天這時也不等眾將們主動請纓了,直接點名道:“上將軍李齊!”
    “臣在!”隨著鐘天的喊話,一名中年將領急忙出列。
    “中將軍許輝!”
    “臣在!”
    "中將軍葉城!”
    “臣在!”
    “中將軍魏軒!”
    “臣在!”
    鐘天一口氣點出八名將領,其中一位上將軍,五位中將軍,還有兩位平字頭的將軍,他環視被自己點出的這些將領,說道:“你等率領八萬將士,留守都城,上將軍李奇為帥,其他將軍為佐,同心協力,共同御敵,不得有誤!”
    等鐘天說完,站出來的八名將領皆未言語,都在暗流冷汗。
    八人身子同是一震,再不敢猶豫,紛紛單膝跪地,拱手說道:“臣,領命!”
    “恩!”見狀,鐘天這才滿意德點點頭,笑呵呵地說道:“那么,本網就在宛城等候諸位將軍退敵的喜訊了!”
    "是!大王!”這八位硬著頭皮應了一聲,心里皆在暗暗叫苦,鐘天不是等候已方眾人退敵的喜訊,而是等人報喪阿!只八萬臨時東拼西湊搞出來的中央軍想抵御住數十萬驕勇善戰的虎狼之師,如癡人說夢,即使鹽城再堅固,城防再完善,也毫無勝算阿!
    唉!我等休矣!沒等和天淵軍交鋒,八名被鐘天點名留下的將領便已絕望。
    鐘天繼續說道:“為了確保諸位將軍的家人安全。本王便帶他們一同去宛城。”
    他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就是扣住八人的家人做人質,防止子嬰倒戈一事再次生。
    眾將們心知肚明,在心里把鐘天的祖宗八輩都罵了一遍,不過臉上的表情都是畢恭畢敬的,非但不能表現出埋怨之意,還得叩施禮,向鐘天謝恩。
    鐘天接受謀臣的意見,帶上后宮的濱妃、滿朝的大臣以及眾多王宮侍衛、兩萬的中央軍,逃離鹽城,去了宛城,住進宛城的行宮里。
    隨著鵬國朝廷轉移到宛城,鹽城內不少依附鐘天權貴、富戶也都跟去了宛城,如此一來,鹽城立刻變得蕭條許多,大戰在即的氣氛越來越濃重。
    天淵軍這邊第一時間也得到鐘天逃到宛城的消息,唐寅對此嗤之以鼻,當初邱真的料想果然沒錯,鐘天確實選擇了向南逃竄,不過霸關早已掌控在自己手中,鐘天向南跑只有死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