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344

  另一邊,還在進攻潼門的戰無雙和戰無敵也聽聞鹽城告急,鐘天退居宛城的消息,
    軍中的謀士們紛紛來找戰無雙,向他建議,立刻退兵,返回鹽城。【】
    戰無雙皺皺眉頭,沒有馬上接話,從內心來講,他不想半途而廢,何況潼門太重要了,必須得從天淵軍的手里重新奪回來,不然的話,已方在風地可就成立孤軍,既無后勤保障,也無后方增援形勢極為不利。
    見戰無雙還猶豫不決,一名謀士問道:“將軍可有打下潼門的把握?”
    “這……”戰無雙沉吟未語。潼門的敵軍中有上官員讓,就這一個人,便已無是已方能應付得了的。
    “若將軍沒有把握,就得馬上撤軍,協助鐘天,守住鹽城,不然的話,鹽城若失,我軍將被困于鹽城和潼門之間,進退不得,全軍危矣!”
    啊!聽完這話,戰無雙倒吸口涼氣,暗道一聲有理,他點點頭說道:“先生所言極是!”說這話,他對戰無敵說道:“無敵。傳令下去,全軍即日起程,返回鹽城!”
    戰無敵雖然心有不甘,可也明白此時的危急情況,不敢怠慢,急忙答應一聲,:“是!大哥!”
    “還有……”戰無雙想了想,又擺手說道:“算了,此事還是由我親自向君上講明吧!”
    他統帥大軍來攻潼門,那可是寧王嚴初的旨意,現在他要撤退,自然也得稟明嚴初,另外,還需要通知潼門東側那邊的明嘯天,讓他明白已方目前的困境。
    原來明嘯天和戰無雙是兩路大軍前后夾擊潼門,但隨著戰無雙和戰無敵的被迫撤,只剩下明嘯天這大軍,奪回潼門的希望已變的十分渺茫。
    戰無雙怕鹽城不保,已方大軍被困于鹽城和潼門之間,所以是率領靡下急行軍趕回鹽城。
    在他們趕到鹽城之前,天淵軍已先一步抵達,大軍在鹽城的北城外扎下大營。
    營寨扎好之后,唐寅帶著邱真。上官兄弟以及幾名侍衛,騎馬出了大營,走到不遠處的一塊高地,舉目眺望遠處的鹽城。
    看著鹽城的輪廓,唐寅心中感慨萬千,當初他就是從鹽城出去的,被調派到遙遠的平原縣,現在自己在風國北方轉了一大圈,再次回到鹽城,行事截然不同,不僅人事全非,自己與當初也有天壤之別。
    風王展華被鐘天所害,風國最具實權的四大權也名存實亡,只剩下鐘天這一個偽君王也時日無多。當初,唐寅僅是一名區區縣,而現在,他名為郡,實際上卻掌控四個郡,靡下有數十萬的大軍,儼然成為風國最具實力的一系。
    觀望了一會,唐寅轉過頭,對邱真說道:“邱真,你可還記得我當初離開鹽城的時候說過什么?”
    邱真一笑,說道:“當時,唐大哥定會再回來的。現在唐大哥的話已經兌現了,我們確實是又回來了。”唐寅與邱真的私交最深,私下里,二人之間也不會以“大人”這種官稱稱呼對方。
    “是啊!當初我說我們會回來,只是我沒有想到我們會以種方式回來。“唐寅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
    邱真也同樣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他含笑輕聲說道:“這才是最體面的回歸方式。”說著,他話鋒一轉,手指遠處的鹽城,說道:“據報,鹽城內的守軍不足十萬,不過戰無雙和戰無敵一眾已急回鹽城,想必不出三日便會抵達。”
    唐寅嗤笑一聲,說道:“手下敗將而已,不足為慮。”
    邱真面色一正,說道:“我軍與寧軍若是正面交鋒,確實占有絕對優勢,就怕戰無雙狡猾,不與我軍做正面相抗,而是躲進鹽城之內,與里面的鵬軍匯合一處,死手鹽城,這樣以來,我軍攻城將困難許多。”
    “恩!”唐寅點點頭,覺得邱真所言有理。寧軍在進攻潼門的時候折損有五萬人左右,現在戰無雙和戰無敵手下還有十五萬的寧國大軍,若是全部龜縮到鹽城內,處于守勢,寧軍箭陣的威力便可以揮極致,對己方的威脅很大。
    沉思了片刻,唐寅說道:“如此來說,我軍應分出一批兵力,前去攔阻寧軍向鹽城靠攏。”
    邱真笑了,拱手說道:“唐大哥明見。”
    唐寅問道:“邱真,你覺得排平原軍阻擊寧軍如何?”
    邱真搖了搖頭,說道:“我軍戰斗力最強的軍團就是平原軍,平原軍可算是我軍的核心力量,應該投入到最關鍵的主戰場,不宜外調。”
    若不能調平原軍,還能調動哪支軍團?三水軍的主力已經跟隨梁啟偷襲潼門去了,赤峰均主力在進攻虎牙山的時候又損失慘重,直屬軍作為唐寅的近軍也只能做進攻鹽城之用,再沒有軍團能派上用場了。
    見唐寅慢慢皺起眉頭,邱真笑呵呵地說道:“唐大哥可排以子纓為的天鷹軍去阻擋寧軍。”
    “哦?”唐寅目露疑問地看向邱真。天鷹軍的名字很嚇人,不過除了有一名好統帥外,下面的士卒根本就是烏合之眾,派他們去阻擋十五萬的寧軍,等于是以卵擊石。他擔憂地說道:“只怕,天鷹軍非但攔不住寧軍,還得被寧軍殺的全軍覆沒。”
    “若是如此,就正好省去了唐大哥的麻煩。”
    唐寅挑起眉毛。
    邱真正色說道:“唐大哥心里要清楚,誰為嫡系,誰為旁系。子纓是投靠了唐大哥,不過其忠誠度還有待觀察,而且現在是非常時期,我軍眼看著便打入鹽城,唐大哥要成就大爺,我們內部必須得穩定,上下同心,這時候子纓掌握近七萬的大軍便有些不太合適了。”
    唐寅邊聽邊點頭,等邱真說完,他也考慮得差不多了,淡然而笑,隨口說道:“好吧!此時就依你之見。”
    邱真笑了笑,不再就此事多言。唐寅并不是個目光長遠又老謀深算的人,若是那樣,他也就不需要邱真、張哲、宗元這些,謀士們的輔佐了,他最為出色的地方便是擁有現代人開明的頭腦,能采納旁人提出的有利意見,這最大限度的彌補了他自身的不足之處。也正因為這樣,邱真當初才選擇一心一意地輔佐他,將他一步步推到高峰。
    回營之后,唐寅立刻著急眾將,商議攻城之策。
    等眾將和謀士們都到齊之后,唐寅慢悠悠地說道:“我打算明日攻城,不知諸位認為如何?”
    “末將愿聽從大人調遣!”眾將們齊齊拱手應道。
    “恩!”唐寅又道:“不過戰無雙和戰無敵所統帥的寧軍也正在向鹽城進,近日便可抵達,這對我軍而言是個隱患,所以,我打算分出一部分兵力,前去阻擊寧軍,給我大軍主力的攻城創造出足夠充裕的時間。”
    說到這里,他頓住,轉頭看向眾將中的子纓,說道:“子纓將軍,你可愿率麾下的天鷹軍前去阻擊寧軍?”
    他這么問,等于根本就沒給子纓回絕的余地。子纓剛剛投靠唐寅,這是唐寅給他的第一個任務,即使再危險再困難,他也只能硬著頭皮接下來。
    子纓聞言先是一愣,隨即立刻說道:“末將愿往!”
    “好!”唐寅先是贊了一聲,而后又不無擔憂地叮囑道:“寧軍人多,而且戰斗力頗強,縱然子纓將軍再有才華和能力,只怕天鷹軍也無法與其正面抗衡。等與寧軍接觸的時候,子纓將軍盡量避免與之正面交戰,只要將其拖住或者拖慢行軍度即可。”
    “是!末將明白了。”這個任務雖然有些困難,但也不是無法做到,畢竟此戰的目是拖延時間,而非擊垮整個的寧軍。子纓向唐寅拱了拱手,領下軍令。
    而后,唐寅開始著手安排進攻鹽城的細節。
    他令平原軍和直屬軍為主力,分別進攻鹽城的北門和西門,又令三水軍和赤峰軍為輔,以騷擾、佯攻的策略進攻鹽城的東門和南門,這么安排,看上去象是四面圍攻,可起到迷惑守軍的效果。
    眾將對唐寅的安排沒有異議,齊齊應是。
    當日,子纓遵從唐寅的命令,統帥天鷹軍繞過鹽城,前去阻擊向鹽城急行的寧軍。子纓歸順唐寅之后,為了提升麾下士卒的戰斗力,向平原軍、三水軍、赤峰軍、直屬軍分別借了一些老兵。這些老兵加起來有數千之眾,填補到天鷹軍內,使其兵力達到七萬。
    不要子纓這個舉動,老兵在軍中的價值是無法估量的,將老兵分散到各個兵團、各個陣隊當中,能教會周圍一大群新兵在戰場上如何保命、如何殺敵的經驗,使全軍的戰斗力能提升一截,可以說在戰場上老兵就是全軍最為寶貴的財富。
    因為鹽城以西的郡縣在名義上還屬鐘天的勢力范圍,子纓的行軍也是小心翼翼,不敢走官道,專挑荒山野嶺的,作息時間也徹底顛倒,白天全軍睡覺休息,晚上才開始行軍。這樣一來,雖然進軍緩慢,但隱蔽性得到保障,天鷹軍深入鹽城以西,成為一支不為人知的奇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