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46 ~第三百四十七章

  戰無雙和戰無敵兩兄弟是走在寧軍陣營的前面。【】當天鷹軍展開伏擊的時候。二人皆已經通過了埋伏地點。此時兩人見后方突然遭遇襲擊。臉色頓是為之大變。戰無敵驚叫道:”糟非!有伏兵!”說著。他罩起靈鎧。提著紫電幽光刀就向回沖去。
    當戰無敵回來的時候。寧軍的中段已被山上的天鷹軍打的一塌糊涂。滿地的石塊夾雜著無數寧軍的尸休。整個谷底都沒有能讓人
    落腳的地方。寧軍傷亡之慘重。已讓人不忍目睹
    戰無敵看罷又急又怒。抬起頭來。剛想山上埋伏的是什么人。敵人沒看清楚。就見兩顆巨頭奔著他的頭頂急落下戰無敵將手中靈刀猛的向上一揮。就聽咔嚓一聲。鋒利的靈波將兩塊巨石一分為二。散落到一旁。
    他仰面大聲吼道:“爾等何人?為何偷襲我軍?。直到這個時候。他都不認為己方是受到天講軍的襲擊。天講軍遠在鹽城。距離此地有數百里。怎么可能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聽到他的喊聲。了纓嗤笑一聲。這時候。也不需要再隱藏形跡
    了。他擺擺手。向左右喝道:”亮軍旗!,、隨著他的話音。就聽山頂上嘩啦啦聲響。一面面黑底白字的風旗豎立起來。迎風飄舞了理上前兩步。站在山崖的邊緣。俯視山下的戰無敵。他哈哈大笑。拱手說道:“無敵將軍。久違了!”
    聽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戰無敵立刻尋聲望去,他瞇縫著眼睛。仔細打量山頂上站著的了纓。看了半晌。他才把了纓認出來。驚訝道:“是你?了纓?”
    了纓原是鐘天麾下的大將。戰無敵和他也見過不止一次。自然認識他不過他可不知道了纓已投靠唐寅的事。此時見偷龔己方大
    軍的人竟然走了纓。戰無敵有些反應不過來是怎么回事。鐘天為什
    么要派出手下偷襲前去增援他的己方援軍?
    沒錯!是我!”了纓笑呵呵地說道:”戰將軍。看在你我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勸你趕快領兵退回去。不然的話。費軍在千山谷將死無葬身之地!”
    “啊”戰無敵直被氣的怪叫一聲。緊咬鋼牙。以靈刀指向
    了纓。怒吼道:“匹大。你今日必取你狗頭!”說話之間。他催馬便向了纓所在的方向沖去。
    見戰無敵沖過來。山頭上的天鷹軍將擂石扔的更急。只見漫天的飛石紛紛向戰無敵落去。他能擋住一塊、十塊甚至上百塊。但卻擋不住全部。很快。便有巨石穿過他的靈刀。砸在他的身上
    戰無敵修為深厚。靈鎧也堅固。被石頭砸幾下沒什么。但他跨下的戰馬受不了。隨著又一塊巨石砸重戰無敵的后背。他沒怎樣。跨下倒是傳出咔嚓的跪響聲。戰馬的四腿受其撞擊力衣被壓斷。撲通一聲垮在地上。
    這時戰無敵也不想騎馬了。三步并成兩步。沖到山腳下。拔身
    而起。足足跳起兩米多高。接著。用靈刀插住崖壁。手腳并用。飛快的上爬
    戰無敵可是驍勇善戰的一流猛將。當他未接觸到己方的時候。
    自然不具威脅。一旦讓他沖上山頂。殺入己方的陣營當中。將無人能敵過此人。了纓臉色微變。對左右的士卒急聲說道:”快投石。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戰無敵沖上山頂!”
    天鷹軍的士卒論打仗經驗不行。但蠻力還是有的。人們舉著巨石。紛紛走到崖邊。低頭看下查看。可是人們剛剛露出腦袋。早有準備的戰無敵一手抓住崖壁的巖石。單手掄刀。狠狠甩出一記靈波。
    這道靈波。就加同一把巨大的無形片刀。從十數名天鷹軍士畢的腦袋上掠過。那十幾名士卒的身軀立刻僵硬住。頓了片刻。頭頂的頭盔斷裂。緊接著。半個腦袋從頭上滑落下來。鮮血和腦漿噴灑一地
    周圍的士卒見狀嚇的大驚失色。再不敢露頭觀望。只是將身邊的石頭卞衣柜了山去。他們是不知道戰無敵的確切方位。但是石頭太多了。而且都是貼著山壁滾落下來。戰無敵想閃躲都閃躲不開。而且這時他必須得有一手著力。抓住巖石。只能靠另只石塊。十分別扭。時間不長。戰無敵的腦門就被一塊巨石砸中。腦袋也隨之嗡了一聲。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第二塊巨石又砸在他的腦袋上。接著是第三塊、第四塊”
    戰無敵還能咬牙堅持。不過他抓的那塊巖石卻突然斷裂。戰無敵無處著力。整個人后仰。從半山腰摔落下去。撲通!戰無敵龐大的身軀摔在山腳下。將地面的數塊石頭都壓碎。可還沒等他站起身。上空的石頭已如雨點似的將其覆蓋住
    只聽轟隆、轟隆沉重的撞擊聲不絕于耳。只眨眼工大。在山腳下已找不到戰無敵的身影。完全被石頭所淹沒
    了櫻小心熏熏地探著頭。看得清楚。當下狂喜。被這么多的巨石砸中。即使是神仙也活不成?誰能想到。在寧國數一數二的猛將戰無敵竟然會死在自己的手里。他忍不住大笑兩聲。說道:”戰無敵。縱然你有萬大不敵之勇。今日也折于我的手上!”
    戰無敵被巨石壓的連衣角都沒露出來。可嚇壞了其他的寧兵寧將。人們如同瘋了似的。不顧頭上的石塊。蜂擁沖上前來。不停地哭喊呼喚道:”無敵將軍!無敵將軍”人們用手扒。用肩膀頂。想把石塊都挪開。
    正在這時。就聽轟的一聲。壓在戰無敵身上的石頭卞卞散落到兩旁。渾身上下灰頭土臉的戰無敵從石下突然站了起來。他身上的靈鎧已看不出本來顏色。此時全變成灰色。不過靈鎧下的兩只眼睛可亮的驚人。他環視周圍的寧兵寧將們。叫嚷道:“你們哭什么?左還沒死呢!”
    眾人看著戰無敵都傻眼了。膛目結舌。一時間也分辨不清楚他是人是鬼過了好一會。人們才明白過來。紛紛驚叫道:“無敵將
    軍沒事!無敵將軍沒死啊!”說著話。不少寧軍士卒已喜極而泣
    戰無敵舉目山上的天鷹軍。暗暗搖頭。此山陡峭。又高達數丈。連自己都摹爬不上去。下面的將士們更不行。這仗沒法打了。要么撤退。要么就頂著石頭硬沖過去
    現在的寧軍想撤退也不容易。畢竟五萬的前軍以及部分的中軍已經過了山谷。若是再退回來。又要遭受山上的風軍打擊。此時寧
    軍可謂走進退維谷
    正在這時。戰無雙的將令到了。命令后方的將士不計任何代價。就算是用人添。也得硬沖過山谷。
    戰無雙的命令讓戰無敵不再猶豫。他大喝道:“兄弟們。隨我
    沖出山谷!”說完話。他一馬當先跑在最前面。在前開路。寧軍士
    卒則緊隨其后。跟著戰無敵向谷外跑
    不過寧軍硬沖山谷可是異常之慘烈。士卒們是成片成片的往下倒。走一道扔一道的尸體。當中軍后半部分都逃出山谷后。回頭再
    看。千山谷能已是一片狼籍。堆滿寧軍的尸體。可稱得上是尸橫遍野
    只此一戰。寧軍折損的將士就接近兩萬之眾。
    等戰無敵見到兄長戰無雙后。兩只眼睛都急紅了。他急步上前。叫道:“大哥。偷襲我軍之人走了理。我們絕不能就這樣善罷甘體!”
    “了纓?”戰無雙一愣。了纓不是鐘天的部下嗎?怎么會來偷
    襲己方?他想了片刻。追問道:“對方打的是什么旗號?”
    本作品愚良網獨家籃約,來經同蔑不得轉載,摘編,歪多最斬最快罩節,請幾門,刪…洲口四…!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四…勢太危急了。他還未仔細查看山上敵軍的旗號。
    “若是風旗。那就可以解釋得通了。定走了纓已背叛鐘天。投靠天淵軍了!”戰無雙皺著眉頭說道
    “此等小人。絕不能留!”戰無敵回頭望望。說道:“大哥。你我兵分兩路。從后山殺上去。好了櫻匹大碎尸萬斷!”
    戰無雙也想殺上山去。為下面陣亡于谷內的將士們報仇血恨。不過他可比戰無敵冷靜得多
    敵人目前在山上。己方在山下。即使后山有緩坡可上山。也不易攻打上去。何況敵軍準備了大量的擂石。若走硬攻。就算最后能殺到上頂。其損失也定然不再者說。目前當務之急走解鹽城之危。保住鐘天這個君王。不宜在此地與對方多做糾纏
    經過沉思。戰無雙搖了搖頭。說道:“今日之仇。我們來日必報。不過現在不是時機。我軍當以大局為重。先回鹽城!”
    戰無敵已把刀提了起來。就等戰無雙一聲令下好殺上山去。聽完他的話。戰無敵的下巴差點掉下來。老臉漲紅。叫道:“什么?回鹽城?我說大哥啊。敵軍就在眼前。我們何必要舍近求遠。回什么鹽城嘛!”他急的邊說話邊跺腳。
    戰無雙正色說道:“一切以鹽城為重!鹽城在。我軍無憂。鹽城若失。我軍危矣!”
    “大哥一”
    不等戰無敵說話。戰無雙已揮手說道:“不要再多說了。我意已決!”
    戰無敵天不怕地不怕。就走不敢違背兄長的話。聞言。他提起
    的刀重重放了下去。同時出一聲無奈的長嘆。
    戰無雙的大局觀沒有錯。只走了纓又哪肯輕易放他們走?
    第三百四十七章
    戰無雙率領寧軍繼續向鹽城急行,子纓立刻指揮天鷹軍進行追殺。天鷹軍在山上的時候戰無雙或許還顧慮三分,現在下了山,戰無雙可再無忌憚,當即喝令全軍,后隊變前隊,迎擊后方追來的天鷹軍。
    見戰無雙擺出迎戰的架勢,天鷹軍馬上停止追趕,列開陣勢,與寧軍展開對峙。見對方停在原地不動,寧軍開始主動出擊,十多萬的寧軍列著整齊的方陣,向天鷹軍一步步壓過去。只憑天鷹軍的戰斗力想與寧軍做正面交戰,無疑是以卵擊石,子纓深知這個道理,見狀,馬上下令全軍撤退。
    現在的情形和剛才完全相反,成了天鷹軍在前面跑,寧軍隨后掩殺。天鷹軍士卒打仗或許不行,但跑路的度還是很快的,而且他們穿著皮甲,輕靈方便,跑起來也靈活,倒是身穿鋼盔鋼甲的寧軍追殺出不遠便已累的氣喘吁吁,度大減。
    戰無雙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只好令全軍停止追殺,繼續去往鹽城,可是他們不追了,天鷹軍又轉回頭來,繼續跟在寧軍的屁股后面追殺,當寧軍再轉回頭迎戰的時候,天鷹軍又跑了。
    如此數次,天鷹軍就如同膠皮糖似的,粘著寧軍不放,而又不和寧軍正面交鋒,戰無雙和戰無敵被天鷹軍的戰術騷擾的不勝其煩,恨的牙根都癢癢,可是又拿他們真沒辦法。
    雙方你來我往的折騰幾次,天色便已大黑,這一整天的時間下來,寧軍出了千山谷連二十里都沒走出去,反倒是士卒們疲憊不堪,比走二百里路還辛苦。
    第到翌日,還和前一天的狀況一樣,天鷹軍繼續在寧軍的屁股后面追殺,而寧軍一旦表現出要迎戰的架勢時,他們又立刻停止追趕,雙方走走停停,已毫無行軍度而言,十三萬的寧軍被區區七萬的天鷹軍拖累的心浮氣躁,苦不堪言。
    其實在鐘天的勢力范圍之內,子纓應該無法打的如此輕松,只要周邊的郡縣派出兵力,援助寧軍,把天鷹軍拖住,子纓的戰術便無法奏效,不過這時候各郡各縣都在坐觀其變,按兵不動,沒人愿意在這個時候出來淌混水,各郡、縣們都在等鹽城之戰的結果,如果鐘天能守住鹽城,他們將繼續支持鐘天,如果天淵軍能攻下鹽城,他們也可第一時間向天淵軍倒戈。總之現在兩頭都不幫是最穩妥的策略。
    在各郡、縣如此心態下,寧軍徹底成了孤軍,被七萬天鷹軍死死拖在鹽城以西的二百里外。
    趁著子纓創造出的機會,天淵軍主力對鹽城動猛烈的進攻。
    鹽城太大了,天淵軍無法展開圍攻,同樣的,城內的守軍也無法做到面面俱到,八萬的中央軍鎮守這么大的鹽城,人力短缺,捉襟見肘,顧前顧不了后,顧左顧不了右,只能憑借鹽城堅固的城防拼死抵御,戰斗打的異常艱苦。
    第一天的攻城天淵軍未使出全力,第二天的攻城才把全部人力投入進去。
    作為主攻的兩個方向,鹽城北門和西門的戰斗尤為慘烈,雙方士卒都傷亡慘重。
    唐寅坐鎮直屬軍,進攻的是鹽城西門,而鹽城方面負責鎮守西門的正是中將軍葉誠和平南將軍王冒。
    此時,葉誠和王冒把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二人都明白,城在他們還能保命,城若破,即使天淵軍不殺他們鐘天也饒不了他們,除了死拼到底別無選擇。中午時,戰斗已打到白熱化的程度,葉誠和王冒都已親自上陣,指揮手下將士,抵御直屬軍的猛攻。
    城頭上有滾木、擂石、火油,城內有近百臺大型投石機,遠近皆可攻擊,對直屬軍的威脅極大,尤其是城內的投石機,不時將一顆顆巨石從城內拋出,砸進直屬軍的陣營中,立刻就倒下一大片人,當人們好不容易沖到城下,又要面臨著城頭上飛落下來的滾木、擂石、火油,鵬軍的城防武器仿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源源不斷,城下城外,直屬軍士卒的尸體已不計其數。
    在后方觀戰的唐寅大皺眉頭,這樣下去,己方的兄弟都拼光了也打不近城內。
    想著,他回手將雙刀抽了出來,揮動之間,雙刀靈化,合為鐮刀,然后對身旁的邱真扔下一句:“我代我督陣!”說完話,也不能邱真回答,唐寅持刀催馬,直向前方的戰場沖去。
    “大……”邱真僅僅喊出個大字,唐寅已飛奔出好遠。他無奈地搖了搖頭,對后面的吳廣、戰虎、上官兄弟四人急聲說道:“你等快去保護大人!”
    其實不用邱真話,見唐寅已親自上陣,這四位都已紛紛縱身上馬,邱真話音剛落,他們已催馬沖了出去。
    且說唐寅,等接近己方陣營的時候,他直接從戰馬上跳了下來,拖著鐮刀,步行向前沖去。
    走出沒幾步,正好一顆從城內射出的巨石仰面飛來。他周圍的士卒們嚇的紛紛向左右閃躲,但唐寅沒有退讓,繼續前沖,只是等巨石眼看著要砸到自己的頭頂上時,他將手中的鐮刀全力揮砍出去。
    咔嚓!
    隨著一聲脆響,投石機射的圓形巨石被鐮刀的鋒芒一切為二,落地后,看著巨石,切口光滑的真如同鏡面一般。
    “大人——”
    這時候,周圍的士卒們才現唐寅的存在,異口同聲地驚叫道。
    唐寅并未理會他們,劈下巨石后,前沖的度絲毫不減,只一會工夫,便沖到城墻下。他舉目向上望了望,隨后身子周圍騰起一團黑霧,身形消失,等他再現身的時候,已然出來在城頭上。
    “殺——”
    他剛剛現身,周圍一大群手持戰刀、長矛的中央軍便沖殺過來,唐寅單手持鐮,呼的一輪,就聽咔咔的脆響聲不絕于耳,十數根刺來的長矛被其鐮刀掃斷,還沒等士卒們退下去,唐寅緊接著又一刀掄出。
    撲!
    十幾名鵬兵皆是胸前中刀,黑暗之火由鐮刀的鋒芒竄到他們的周身,人們身上散出絲絲的白霧,隨后,象是泄氣的皮球一般頹然倒地。見殺上城頭的敵人兇猛,周圍沖殺過來的鵬軍更多了,只見唐寅周圍人頭涌涌,之間連個縫隙都沒有。
    唐寅冷笑,單手平伸,使出暗影系的絕跡之一暗影魔咒,黑色的光球飛到鵬兵陣營當中,受其波及者不計其數,可是暗影魔咒還未能進一步擴散,葉誠、王冒帶著十數名鵬將便到了,他們齊齊釋放靈壓,將受到暗影魔咒波及的士卒們壓住,隨后又以靈壓將其向城下推去。
    帶著暗影魔咒的鵬兵跌落到城下,可苦了城外正在攻城的直屬軍們,暗影魔咒是不分敵我的,見人就波及,只頃刻之間,城外的慘叫聲就連成一片。唐寅向下,心頭頓是一緊,他大聲喝道:“散開!統統都散開!”
    在混亂的戰場上他的喊聲顯得微不足道,別說沒人能聽到,即使聽到了那么多的直屬軍也不可能一下子都讓開,等人們終于避開暗影魔咒的波及,使其效果漸漸消失時,折損于暗影魔咒的直屬軍士卒已達數百號人。
    暗影魔咒這種不分敵我又不受控制的特性是唐寅無法在戰場上應用它的主要原因,這次他本以為連鐘天都退離鹽城,城內已無高手,才將暗影魔咒使出來,哪知敵兵當中還是有不少修為高深的戰將。
    看著城外慘死一片的己方士卒,唐寅的眼睛都紅了,怒視葉誠和王冒等人,大吼一聲:“我要你們的命!”說話之間,他身形消失,再現身時,已到葉誠等人近前,手中的鐮刀全力劈砍出去。
    唐寅使出全力,威力驚人,鐮刀劃破空氣,出刺耳的呼嘯聲。
    見其聲勢駭人,葉誠等人也不敢抵其鋒芒,人們不約而同的后退閃躲。
    沙!
    鐮刀幾乎是貼著他們胸前的靈鎧掠過,并在其靈鎧上留下一條長長的劃痕。這一刀,也把葉誠等人驚出一聲冷汗。等退到唐寅的攻擊范圍之后,他們同出口氣,葉誠疑聲問道:“你是何人?報上名來!”
    “唐寅!”
    唐寅話音未落,鐮刀又掛著勁風向葉誠等人掃去。不過葉誠等人聽完他的名字后,臉色皆為之一變,難怪這名敵方的暗系修靈者如此厲害,原來他就是唐寅。見唐寅又來攻,葉誠撞著膽子大笑道:“唐寅,今天你的死期到了!”
    說著,他手中的長槍閃爍出異樣的光彩,十字交叉斬呼嘯而出。與此同時,他左右的王冒等人也都齊齊釋放出靈武技能,向唐寅席卷而去。一時間,只見無數的靈波、靈刺全部射向唐寅這一點。
    哪知唐寅的身形在他們眼前突然活生生的消失,就在眾人一怔之機,身后惡風不善,有靈波襲來。
    不好!葉誠等人都是經驗豐富的修靈者,立刻意識到對方以暗影分身到了己方的身后,人們不約而同的向前竄去,同時紛紛反手回擊,刺砍背后的唐寅。
    他們快,而唐寅的度更快,再次施展暗影漂移,又在眾人的身前出現,其詭異的身法,就如同幽魂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