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348

  城墻狹窄。【】空間有限。葉誠等人人多勢眾。但卻施展不開。可唐寅何嘗又不是如此亡他是以身法見長。而狹窄的空間大大限制了他的身法。當對方的攻擊集中而來的時候。他無法閃躲。只能施展暗影漂移來避讓。
    就當唐寅與葉試等人在城頭上展開激戰的時候。吳廣、戰虎、上官兄弟四人也到了。他們不會暗影漂移。想上到城頭上就得一點點的爬下去。四人皆是單手持兵。扣著城墻的方磚縫隙向城上攀爬。不過如此一來也遭受到城頭上鵬兵的集中攻擊。滾木、擂石、火油等物衣衣向四人落來。
    與葉誠等人交戰的唐寅見狀。暗皺眉頭。吳廣、戰虎他們上不來。只靠自己一個的力量不可能擊垮敵軍的防線想到這里。他虛晃一招。抽身向箭垛方向退去。人未到。靈波已先掃過來。數名還在投擲滾木、擂石的鵬兵閃躲不及。被靈波掃了正著。當場被斬成兩截。
    唐寅還想對其他鵬兵大下殺手。這時。突然身后穿來尖銳的勁風。他心頭一顫。立刻意識到危險的臨近。想都未想。施展暗影漂移。閃了出去。就在他閃走的一瞬間。一道寒光掠過。度之快。如同閃電
    哦?誰的出招如此之快!唐宣舉目觀望。只見。在箭垛前站有一人。身罩黑色的靈鎧。手持一把狹長的靈創。即使站在那里不動。強大的靈壓已自然而然的釋放出來
    唐宣不會洞察之術。不過也能感覺出此人的修為極深。而且隱約之中有種熟悉感
    “你是何人?”唐寅凝視對方問道
    “穿云創!”
    “這就是你的名字?”唐寅差點氣笑了。
    沒錯!名字就是代號。代號自然也可以成為名字。其實。我們見過。”來人嗓音沙啞。慢悠悠地說道:“在王宮內。我見過你的分身!”
    經他這么。唐寅頓時把此人想了起來當初唐寅入王宮搭救舞媚的時候。在鐘天身邊有四名極為厲害的修靈者。那時唐宣與其交過乎。而且還吃了大虧。而眼前這人。正是鐘天身邊的四名高手之一。
    只是現在他罩起靈鎧。掩掉本來的相貌。唐寅一時沒把他認出來。
    “原來是你!”唐宣兩眼露出精光
    他與人交戰的次數不知有多少。受傷也如家常便飯。不過從未有哪次象上回那么兇險。如果當時唐寅用的不是分身。而是真身。就得喪命于王宮之內。當然。他并不認為自己的實力輸于對方。只是一時疏忽。而對方的靈武技能又太獨特。以至于自己吃了大虧。現在冉次碰面。唐宣也想一雪前恥。與對方來個了斷。到底是誰強誰弱書吧刪,配銷廣告少,更斬日,夏多
    呵呵”
    那人幽幽笑了。低頭看著手中的靈列。一字一頓地說道:“上回你跑的快。這次。你想跑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唐寅也笑了。將鐮刀信手一揮。傲然說道:“想取我性命的人有很多。可我現在還好端端的活著。你知道為什么嗎?”
    “為什么?”對方順著他的話問道
    “就因為我手中的刀”。說話之間。唐寅身形如箭。只兩個箭步就竄到那人近前。手中的鐮刀也立劈華山砍了下來
    穿云刻出身于靈武勝地神池。他在神池不能算是一流高手。但也不差。見唐寅的鐮刀來勢洶洶。他不躲不避。橫起手中的列硬接這一刀
    唐宣這一刀本是虛招。下面還有后手。不過見對方擺出硬接的架勢。他立刻改變的主意。想試試對方的修為究竟有多深他把虛招變為實招。將渾身的力氣都壓在鐮刀之上
    當榔榔
    等鐮刀的鋒芒撞擊在創身上時。出一聲要把人耳膜都刺透的尖銳聲響。唐宣身了晃動。不由自主地小退半步。而穿云列站在原地倒是未動。不過腳下的兩塊方磚皆被踩的稀碎。兩只腳都沒入到城墻里
    硬接了唐寅這一刀。穿云列的膀臂也被震的又麻又痛。他暗暗心驚。感覺唐寅的修為比自己上次見到他時又增進許多心里想著。可乎下沒有停。硬接下唐宣這刀后。他乎中列順勢向前一遞。直刺唐寅的喉嚨。
    暗道一聲來的好!唐寅身形旁側。閃開鋒芒。接著回手一刀。橫斬穿云創的腰身。后者急忙收創格擋。哪知唐寅的刀招千變萬化。后續的殺招層出不窮。沒等刀創碰到一起。他變斬為挑。直取穿云列的
    這招可夠毒的。也把穿云列驚出一身的冷汗。他修為是高。可是沒練過武術。對唐寅招式中的虛虛假假極不適應。眼看著唐寅一
    刀挑來。穿云列無奈。也顧不上顏面了。就地來個懶驢打滾。向旁轱轆出去
    唐寅哪能錯過這個機會。箭步跟上。雙手輪刀。對準穿云劍翻滾的身軀就直劈下來他快。穿云創的度也不慢。翻滾的身軀猛然頓住。人躺在地上。靈創已舉了起來。硬接唐寅的殺招。
    當又是一聲跪響。唐寅這一刀再次被對方架住。不過。牙
    云劍的身軀也又一次壓碎數塊城磚。整個身了都快陷入城墻內
    “啊!”
    穿云創又羞又氣。怒吼出聲。只見他手中靈列霞光萬刀。周圍的空氣上下波動。毫無預兆。靈亂?極已釋放出來。
    呼!無數的靈波化為無形的飛刀。鋪天蓋地向唐宣罩去。后者不敢抵靈亂?極這種頂極靈武技能的鋒芒。急忙施展暗影漂移。閃
    出攻擊范圍。好在穿云列的靈亂?極是由下向上出的。不然的話
    。不知道得波及多少城頭的鵬兵。
    唐寅網一退走。穿云創已從地上彈跳起來。看準現身的唐宣。手中閃爍光彩的靈創凌空向他刺去只見他的列身上散出絲絲的
    霧氣。如同有生命一般。向唐寅急的凝聚過去
    又用這招!唐寅吃過一次大虧。也深深記住了對方這招極為厲害的靈武技能靈爆?破。
    他并不知道該如何破解。不過他也沒耽擱。繼續施展暗影漂移
    。由穿云刻的正前方直接閃到他的身后可是從靈創上釋放出來的
    霧氣就象是長了眼睛似的。在空中飄蕩著又向他飛來
    唐寅暗皺眉頭。此種靈武技能怎么如此難纏?!他沒時間仔細思索應對之策。只能施展暗影漂移再閃躲出去。白霧如故。當他現
    身時依舊向他飛去。唐寅這回沒有躲閃。而是聚集靈氣。對準白霧連揮三刀
    三道靈波并排向白霧掃去。隨著靈波切過白霧后。白霧立刻化去不少。唐寅見狀大喜。鐮刀連續揮斬。一口氣掃出十余道靈波。在靈波連續不斷的劈斬下。霧氣越來越少。有化為無形的趨勢見狀。穿云創皺皺眉頭。也開始加緊釋放靈氣。將馬上要消散的霧氣又填補充足。
    本作品愚良網獨家籃約,來經同惠不得轉載,摘編,里多最新最快辜節請幾勺,刪…洲口四…!愚良明朝時代網游專區加。舊”日四…
    他兩人如比較量。完全成了比拼靈武修為。誰的修為深。誰便可占上風。
    唐寅不想也不敢和對方這么耗下去。對方的修為極高。至少不在自己之下。就算最終就將其打敗。自己的靈氣也得耗盡。那時自己還如何應對一旁虎視眈眈的鵬軍將領們?這時候。他已看出來了。要想破對方的靈爆?破。最簡單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直接干掉釋放靈霧的穿云劍。
    他打定主意。將手中的鐮刀揮的更急了。只見漫天的靈波呼嘯而出。卞衣向穿云創釋放的靈霧飛去。而他自己在釋放完靈波后。立刻以暗影漂移閃到穿云創的身后。鐮刀高高舉起。斜肩帶背的猛砍下去。
    穿云刻反應也快。第一時間停止釋放靈霧。轉回身形。橫創擋住鐮刀。
    當榔!等刀創接觸到一起后。沒有分開。唐寅握刀下壓。穿云列橫列上搪。兩人由比拼修為又演變成比拼臂力
    就臂力而言。唐寅并不吃虧。只見鐮刀緩緩下壓。刀鋒距離穿云創的面頰越來越近
    穿云刻眉頭大皺。猛然斷喝一聲。他運足靈氣。灌注于靈刻之內。列身上立刻騰出絲絲的白霧。知道他又要用靈爆?破。唐寅想不受其害。就得立刻解決穿云列。他也將全部的靈氣注入鐮刀內。只聽呼的一聲。鐮刀上燃燒起濃濃的黑暗之火
    隨著黑暗之火生出。與白色的霧氣接觸到一起。霧氣頓時由濃轉淡。最后消失于無形唐寅見狀心中一動。原來。黑暗之火才走破解靈爆?破的真正手段。他嘴角挑起。邊用力下壓鐮刀。邊冷聲說道:“你還有什么本事就盡管都使出來吧!”
    哎呀!穿云創心中暗叫糟糕。其實他很熟悉暗系修靈者。不過進他都不知道黑暗之火竟然還能破解靈爆?破。
    事實上黑暗之火能不能燒化掉靈爆?破的霧氣。完全取決于雙
    方的修為。唐宣與穿云列的修為基本走旗鼓相當。也正因為這樣。他的黑暗之火才能與穿云創釋放的霧氣互相抵消掉。不然的話。黑暗之火也燒不化靈爆?破的霧氣
    這時候。穿云創的冷汗流了出來。眼看著唐寅的刀鋒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他心思急轉。最后把心一橫。做出與唐宣同歸于盡的決
    定
    他大吼著再次釋放靈霧。不過這一次靈霧可不走向唐寅身上凝
    聚。而是聚集于二人的中間。正當唐寅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穿云創突然叫道:”破”
    :求下大家的鮮花!有花的請支持下六道!謝謝!
    另推薦六道已經全本的2本書作品!均已全本敬請放心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