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50

  邱真的話雖然冷酷無情,但也是事實。【】程錦是暗箭中修為最高深的,也只有由他來做獻祭成功的希望才最大。
    暗箭眾人看著擋在前面的邱真,本是滿臉的怒火,但時間不長,人們又慢慢垂下頭去。
    且說程錦,他進入帳內,舉目向前一瞧,只見唐寅赤身的躺在床塌上,周圍圍有數名軍醫,包括蘇夜蕾在內,在外圍,則是打下手的侍衛們,不時將唐寅身上的流淌出來的鮮血擦拭干凈。
    見程錦突然近來,蘇夜蕾回頭看了一眼,立刻又轉回頭去,冷漠地說道:“你近來做什么?出去!”
    程錦跨步上前,低頭,只見床塌上的唐寅雙眼緊閉,喘氣如絲,的身上都是裂口,那不是被利器割傷的,而是受爆炸的沖擊力硬生生撐裂的,普通人受了這么重的傷肯定必死無疑,如果不是蘇夜蕾等大夫還在對唐寅進行急救,程錦也得以為他已經死了。
    他深吸口氣,轉頭對蘇夜蕾說道:“我是來救大人的?”
    蘇夜蕾看都沒看他,邊處理唐寅身上的傷口邊頭也不轉地說道:“現在不是胡鬧的時候,立刻出去!”
    “我確實是來救大人的。”程錦再一次說道:“用死亡獻祭。”
    蘇夜蕾不知道他說的死亡獻祭是什么,只知道他現在在這里實在太礙事。她依舊冷漠地說道:“你要搞什么邪門歪道就滾出去搞,別在這里礙眼。”
    “你……”程錦氣悶,不過還是忍了下來。現在他連性命都不要了,哪還會和蘇夜蕾計較太多。他幽幽說道:“該出去的人是你們,不要影響我的獻祭!”
    蘇夜蕾可是火暴的脾氣,當她看唐寅不順眼的時候都敢和唐寅頂著干,何況是程錦?聽聞他的話,蘇夜蕾再忍不住,轉頭怒視程錦,揮手將掌中拿著的一塊血布甩在程錦的臉上,尖聲叫道:“滾!”
    別說程錦愣住,就連周圍的醫官、侍衛們也被她這嗓子嚇了一跳。人們呆呆地看向蘇夜蕾,膛目結舌,說不出一句話。
    這時,床塌上的唐寅身子突然動了一下。他的傷勢是很重,重到差一點就讓他當場斃命,不過暗之靈氣強大的治愈功效又一次救了他,不僅護住他的心脈,而且還急修復將他受損的內臟。
    當程錦近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恢復神智,只是他感覺太累了,身子也太痛了,所以躺著沒動,哪知在自己生死垂于一線的時候,程錦和蘇夜蕾竟然吵了起來,這讓他渾身上下唯一不痛的腦袋也開始疼痛起來,當然,他知道二人都是出于好意,都想救自己的性命,尤其是程錦,要犧牲他的生命來換回自己的生命,這讓唐寅非常感動。
    他沒有睜開眼睛,也沒力氣挑起仿佛有千斤重的眼皮,他嘴唇微張,嗓音沙啞地說道:“我……還沒死……你用什么死亡獻祭……又說什么喪氣話……”
    唐寅突然開口說話,令床塌周圍的眾人身軀同是一震,人們驚喜交加,紛紛圍上前來,不約而同地呼喚道:“大人、大人!”
    聽著眾人的呼喚,好半晌唐寅才做出反應,眼皮向上挑了挑,不過還是未能睜開,他幽幽嘆了口氣,手臂向上稍微抬起,聲音微弱地說道:“程錦……”
    看他這副樣子,簡直象是在交代后事,軍中大夫以及侍衛們都是眼圈紅暈,包括蘇夜蕾在內。
    程錦搶步上前,跪在床邊,將唐寅的手抓住,他咽口吐沫,哽咽著說道:“大人放心,屬下拼上性命,也要把大人換回來!”
    唐寅根本沒聽進他的話,他斷斷續續地說道:“今日之仇,我一定要報,日后殺進鹽城,定要將敵軍統統殺光,片甲不留。”
    聽完他的話,眾人的下巴差點掉下來,他們本以為唐寅要做臨終前的叮囑,結果都傷成這樣了他還想著報仇的事,人們相互,皆是哭笑不得。
    程錦也有些傻眼,他看著面頰慘白毫無血色的唐寅,結結巴巴道:“大人,我……”
    “我死不了,也用不著你來獻祭,你出去告訴邱大人他們,暫緩攻城,嚴守營寨。”
    “可是大人你……”
    “出去吧!”
    “我……”
    “出去!”
    聽唐寅聲音微弱,但語氣卻嚴厲起來,程錦無奈,只好站起身形,走出營帳。
    程錦從唐寅的營帳里出來,邱真等人都愣住了,停頓了一會,邱真腦袋嗡了一聲,顫聲問道:“你……難道大人他已經……”
    明白他的意思,程錦急忙擺手說道:“不、不!是……大人讓我出來的,大人說他沒事……”話是這么說,不過唐寅怎么看怎么不想是沒事的樣子。
    聽完這話,邱真以及周圍的謀士、將領們無不長出口氣,人們臉上皆露出寬慰又興奮的笑容,連聲說道:“謝天謝地,大人總算是沒事了!天佑我大風不滅啊!”
    程錦苦笑,唐寅是不是真的沒事他心里也沒有底,不忍心打擊眾人剛剛生出來的喜悅之情,沒有多做解釋。
    又足足過了大半個時辰的時間,蘇夜蕾等軍醫才算把唐寅身上的傷口全部處理完。其實,就連救治唐寅的這些大夫們都對他頑強的生命力暗暗驚訝不已,要知道他受的不僅是外傷,還有嚴重的內傷,當他們剛為唐寅醫治的時候,后者的內腑已經破裂,正常人這時早就已經死了,唐寅能一息尚存本身就是個奇跡,沒想到當他們處理完唐寅的外傷時,后者的內傷竟也奇跡般的隨之痊愈,除了對唐寅體質比較了解的蘇夜蕾外,其他軍醫簡直都不敢相信這是真實的。
    當然,唐寅體內的暗之靈氣在恢復完受損的內臟后也消耗殆盡,至于外傷,他是真的無法再用暗之靈氣去治愈了,只能借助大夫們的藥物來止血、止痛。
    確定唐寅已無性命之憂,邱真等人喜出望外,紛紛進入大帳之內,探望唐寅的狀況。
    他們剛近來,還沒等開口說話,蘇夜蕾向眾人做出禁聲手勢,然后輕聲說道:“大人已經睡著了,你們不要喧嘩。”
    “是、是、是!”眾人連連點頭。他們都是天淵軍中的主要謀士和將領,平時高高在上,根本不會多看蘇夜蕾這個小醫官一眼,現在對她的態度則是必恭必敬,在救命關頭,大夫最大。人們沖著蘇夜蕾躬身施禮,相繼道謝,然后齊齊看向躺在床塌上昏睡的唐寅。
    此時,唐寅被包裹的如同木乃伊一般,渾身上下,纏滿布帶,大帳里也飄滿了濃濃的藥味。眾人高抬腿輕落足,小心翼翼地走到床前,不敢出聲響。
    唐寅的臉色與剛才比起來稍微紅暈了一些,雖然還顯得蒼白,但至少已不象剛才那樣是灰白色的,而且他現在呼吸也勻稱起來,全然沒有剛才吐氣如絲的模樣。
    仔細觀察了半晌,眾人提到嗓子眼的心算是徹底落回到原位,看樣子,大人是真的被救過來了!人們忍不住紛紛抬起手臂,用衣袖擦拭額頭上的汗水,接著,相互瞧瞧,皆咧嘴無聲而笑。
    不管受多重的傷,只要唐寅還在,天淵軍便還是天淵軍,討伐鐘天名正言順,若是唐寅不幸遇難,那天淵軍可就變成群龍無,一盤散沙了,甚至連接下來的目標都沒有了。
    可以說唐寅一人的生死,直接關系著整個天淵軍的存亡,更關系著天淵軍數十萬將士的前途和身家性命。
    在大帳里又呆了一會,眾人怕打擾到唐寅休息,紛紛退出大帳。
    唐寅是被救活了,不過鹽城方面并不知道此事。
    穿云劍以靈爆•破和唐寅拼個兩敗俱傷,葉誠認為唐寅必定和穿云劍一樣,也一命嗚呼了,等天淵軍退去之后,他第一時間去找上將軍李齊,向他報喜。
    聽完葉誠的話,李齊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唐寅死了?這簡直就是天降的鴻福啊!他不確定地問道:“葉誠將軍,你可親眼所見唐寅身亡?”
    葉誠信心滿滿地說道:“不會錯!李將軍,你說穿云劍的修為如何?”
    “深不可測!”
    “與唐寅比起來又如何?”
    “哦……”李齊想了想,說道:“即使不在唐寅之上,也是旗鼓相當。”
    “那就沒錯了!”葉誠興奮起說道:“不知道穿云劍當時使用的是什么霸道的技能,他與唐寅之間突然爆炸,兩人所受到的傷害應該是一樣的,可穿云劍那么厲害的靈武高手都當場斃命,李將軍,你說唐寅還能活嗎?就是可惜,天淵軍的反應太快,把唐寅的尸體抬走了,不然我今天就把唐寅的腦袋砍下來送給李將軍了,哈哈——”
    說完話,葉誠忘乎所以地仰面而笑。唐寅是在他的西城戰死的,要的功勞自然得記到他的頭上,何況穿云劍已死,再無人能和他爭功了。
    一旁的許輝、魏軒等人聽后,面面相覷,皆皺起眉頭。若是真如葉誠所說,唐寅死了,那么天淵軍在近期必退,屆時全部的功勞都要記在葉誠一人的頭上,自己可就白留在鹽城出生入死了。想到這里,眾將的眉頭都皺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