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52

  邱真按照唐寅的計謀安排下去,為了嚴守秘密,眾將們各回各營后沒有宣稱唐寅是詐死,而說唐寅真的傷重不治,已然身亡。【】
    唐寅身亡的消息一傳開,整個天淵軍大營立刻陷入一片悲痛之中,許多士卒都忍不住放聲痛哭,尤其是平原軍,他們跟隨唐寅時間最久,感情也最深,平原軍的營地中哭泣之聲不絕于耳,連成一片。
    當晚,天淵軍的營地掛起白燈,無論是士卒還是將領,皆在腰間系起白帶,就連中軍帳前的帥旗都落了下去。
    不用等天亮,當晚,鹽城塔樓內的鵬兵士卒就現天淵軍的異常,沒敢耽擱,立刻向李齊稟報。
    李齊以及葉誠、許輝、魏軒等將聞訊紛紛上到城墻的塔樓上,攏目向天淵軍大營那邊望去,等看清楚之后,眾人的心頭同是一顫。李齊面露驚訝之色,喃喃說道:“天淵軍的大營里怎么掛起這么多的白燈?”
    葉誠眼珠轉了轉,恍然大悟地啊了一聲,隨后急忙轉身,向李齊躬身施禮道:“李將軍,大喜啊!天淵軍打起白燈,定是唐寅已經死了!”
    聽聞此話,李齊等人的身軀皆是一震。唐寅死了?唐寅竟然真的死了!怔了片刻,李齊回過神來,仰天大笑,嘆道:“這可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我鹽城無憂了!”
    “將軍!”
    許輝、魏軒等將紛紛向李齊拱手,再次進言道:“唐寅已死,天淵軍群龍無,士氣低落,此時不攻還等待何時?李將軍,快下令進攻吧,不可再耽擱戰機了!”
    “這……”
    證實唐寅確實死了,李齊很高興,也覺得鹽城能高枕無憂,不過要讓他主動出擊,他還是覺得太冒險,萬一進攻不成,遭受天淵軍的瘋狂反撲,豈不是大事不妙了嗎?想來想去,他還是搖了搖頭,說道:“出擊一事,還需從長計議。”
    “李將軍……”
    “不要再說了!唐寅雖亡,但天淵軍的實力仍在,我方絕不能掉以輕心,諸位將軍務必嚴守城池,誰若膽敢私自出城,無論結果如何,一律以軍法論處!”說完話,李齊看了眾人一眼,轉身下城墻回府了。
    “唉!”看著李齊的背影,許輝、魏軒等將無不哀嘆出聲。眾將中只有葉誠最輕松,唐寅死了,自己已然立下天大的功勞,至于出城進攻天淵軍,即使將其殺的大敗,對自己而言也僅僅是錦上添花而已,無足輕重。
    李齊第二次拒絕許輝、魏軒等將的進見,這令眾將們對其不滿的情緒積壓到了頂點。
    翌日,清晨,天色大亮。
    這時,天淵軍大營的悲傷氣氛已然突顯出來,大營中走動的士卒無不是系著白色的帶子,將領們亦是披麻帶孝,整座大營死氣沉沉,連個開口說話的人都沒有。等吃過早飯之后,各軍團的將領們紛紛下令,收拾營帳,返回樂湖郡。
    下面的將士們都認為唐寅已經死了,現在己方軍中已無主帥,留在鹽城也毫無意義,人們失去主心骨,更無斗志可言,對撤軍一事連個站出來表示異議的人都沒有。
    數十萬的天淵軍,偌大的軍營,只用了一上午的時間就收拾干凈,隨后,天淵軍開始了回程之路。舉目望去,天淵軍將士們一各個無精打采,走路時腦袋都是低垂的,直到這時還有不少人在用衣袖擦眼淚,整支大軍就象是支流亡軍團。
    天淵軍撤了,鹽城的崗哨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數名士卒興奮的連滾帶爬地下了塔樓,邊向城下跑,邊連聲叫喊道:“天淵軍撤退了,我們不用再打仗了!天淵軍都撤走了!”
    嘩——崗哨們的喊聲讓鹽城的城頭頓時間一片嘩然,人們手搭涼棚,舉目向天淵軍的營地里往去。由于高度不夠,他們只能看到天淵軍大營的輪廓,至于里面具體生了什么事就看不清楚了,有許多心急的士卒已不管不顧地沖上塔樓,向外眺望,看清楚天淵軍的營地已人去樓空后,忍不住大喊道:“撤了!真的撤了!天淵軍都撤走啦——”
    天淵軍撤退的消息令鵬軍士卒們沸騰起來,人們不在乎最終取勝的是唐寅還是鐘天,只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勝于一切。
    很快,聽聞消息的葉誠、許輝、魏軒等將也相繼趕到城頭,確認消息沒錯,天淵軍確實是撤退了,許輝、魏軒等人相互,不約而同地疾步跑下城墻,去找李齊,要再次勸他出兵。
    這個時候,即便是傻子都知道應該追擊敵軍,錯過這樣的好機會,就如同是暴殄天物。
    李齊當然也接到了傳報,不過這已在他的預料之中,唐寅已死,天淵軍失去核心人物,撤退是必然的。現在,他也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出城追擊。正當他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葉誠、許輝、魏軒等將到了。
    見到李齊之后,除了葉誠,其他眾將皆是搶步上前,紛紛插手施禮,說道:“李將軍,唐寅已死,天淵軍全部撤退,現在再不出兵追擊,就真的錯失良機了!”
    “是啊!李將軍,天淵軍大軍無主,就形同一盤散沙,兵力再多也無用,現在可是絕佳的機會。”
    “這……”
    “李將軍,快下令追擊吧!”
    “李將軍下令吧!”
    眾將們眼睛都瞪圓了,臉紅脖子粗的,你一言,我一語,根本不給李齊說話的機會。
    咕嚕!李齊咽口吐沫,抬頭瞧瞧眾人,而后又低下頭,默默無語。
    哎呀!看他這副猶豫不決的模樣,眾人直急的抓耳撓腮,恨不得沖上去狠狠打他兩耳光,把他打醒。
    “李將軍,你到底還在猶豫什么?”
    頓了好一會,李齊方心不在焉地說道:“萬一……萬一敵軍是用計怎么辦?”
    “還用個狗屁計謀啊!”許輝再忍不住了,幾乎是用吼的說道:“唐寅都死了,他們還能用什么計?李將軍,若是不能抓住現在這個機會,以后定后悔莫及。若是李將軍不敢去,那就由我等前去好了,以后君上怪罪下來,也由我等承擔。不過,我不得不提醒李將軍,如果你錯失這個戰機,君上責怪下來,一切罪名都得由你來頂,不關我們的事!”
    “哦……”
    許輝把鐘天搬了出來,李齊也不得不忌憚三分。他能得到鐘天的重用,自己也是鐘天的心腹,對其個性十分了解,如果日后鐘天真知道自己錯失戰機了,恐怕不會念及自己守城之功,只會定自己作戰不利之罪。
    他權衡利弊,沉吟了許久,把牙關一咬,心一橫,沉聲說道:“我豈是膽小怕事之人?”說著話,他環視眾將,說道:“既然諸位將軍都主張追殺敵軍,那就依諸位之見,我軍即可出城,追殺天淵軍!”
    “將軍明見!”聽聞李齊終于肯出兵了,眾人長出一口氣。
    李齊又道:“不過,我軍不能都出外殺敵,城內必須得有守將,不知哪位將軍愿留守都城?”
    眾人主張出戰是為了出去立功的,現在一聽要留守城內,無一人搭言,皆把頭低了下去。見眾人都不言語,倒是葉誠笑了,他向李齊拱手說道:“李將軍,我愿留守都城,確保都城無失!”
    李齊還真怕都城無人留守,生出禍端,聽聞葉誠肯留下,他心中大喜,笑道:“葉誠將軍肯留守都城,那是再好不過了,有葉誠將軍在,都城也能萬無一失!”
    “是啊、是啊!葉誠將軍是留守都城的最佳人選!”其他眾將們也紛紛附和。葉誠已經立下了奇功,他不留守還能讓誰留守呢?
    李齊本不想出城追敵,但是被麾下的眾將們得沒辦法,只好點頭同意。
    目前鹽城的守軍只剩下六萬人還能戰斗,李齊沒敢都帶出去,留下一萬兵力鎮守鹽城,他自己則統帥眾將以及五萬人馬,出城前去追殺天淵軍。
    天淵軍士氣低落,輜重又繁雜,行軍度十分緩慢,而李齊一眾則是輕裝上陣,度極快,雖然天淵軍已經撤退許久,但沒有上一個時辰,李齊一眾便已追趕的路程過半。
    李齊率五萬士卒出城追殺天淵軍,潛伏在鹽城附近的天眼、地網探子第一時間將消息傳遞給正向樂湖郡撤退的己方大軍以及埋伏在鹽城東十里外樹林中的吳廣和戰虎一眾。
    吳廣接到探子的情報之后,忍不住咧嘴樂了,大人還真是神機妙算,鹽城的守軍真的追殺出來了!據城內眼線的情報,鹽城兵力只有八萬,除掉守城之戰的死傷外,最多能剩下六萬人,現在敵軍出城五萬,城內的兵力只有一萬,這時候拿下鹽城,易如反掌。
    想著,他回頭己方的士卒。
    吳廣和戰虎僅僅統帥了兩萬人,不過這兩萬人可不簡單,皆是平原軍中的精銳,戰斗力強,作戰也兇狠,用虎狼之師來形容毫不過分。
    現在,吳廣就是在等,等敵軍出城的時間足夠長了,他再出其不意的動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