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54

  趁著頭頂上方的兩名鵬軍士卒斃命,吳廣憋足力氣,一口氣竄上城頭。【】當他在城下的時候,拿城上的鵬兵毫無辦法,現在他順利沖上城墻,已再不把這些鵬軍士卒放在眼里了。
    吳廣揮舞起靈刀,只一走一過之間,有數十號人斃命于他的刀口下,周圍的鵬兵還想對他圍攻,吳廣看準機會,向敵軍最密集之處連續釋放三記靈波。靈波飛進鵬兵人們中,慘叫聲響起一片。
    見狀,余下的鵬兵們直被嚇的頭皮麻,下意識地紛紛后退,他們一退,正在城外攀爬云梯的平原軍將士們立刻抓住空機,順勢沖上城頭,從箭垛上跳下來之后,士卒們將嘴中的刀取下,高舉到空中,吼叫著向鵬軍殺去。
    先是一處城墻被平原軍攻破,然后是第二處、第三處,很快,鹽城的東城墻上已布滿平原軍將士,人們如同殺紅眼的野獸,瘋狂地追砍著鵬兵。
    本就準備不足又人數不多的鵬兵哪能抵擋得住平原軍的沖擊,很快,城上的鵬軍就開始全線潰敗,有些士卒們順著階梯逃下城墻,有些士卒則是被人又推又擠從城頭上硬生生摔到城下的,其骨斷筋折的樣子令人不忍目睹。
    看鵬兵都已逃下城墻,吳廣興奮的汗毛都豎立起來,他心里明白,現在己方距勝利只有一步之遙。他將靈刀向前一揮,沖左右的將士們大喝道:“兄弟們,隨我入城殲滅敵軍,一個不留!殺!”
    “殺啊——”
    吳廣作戰英勇,又厲害無比,贏得了將士們的心,他登高一呼,眾人齊應,平原軍將士跟隨吳廣,從城頭上直接殺入城內。
    城頭上打的如此激烈,而此時在城下的鵬軍營地中還有許多士卒處于醉酒的昏睡之中,人還沒清醒過來,在睡夢中就糊里糊涂的做了平原軍的刀下之鬼。
    未等葉誠趕到東城,吳廣已率眾突破東城的城防,率眾殺入城中。按原定的計劃,吳廣未向鹽城的中心腹地沖殺,而是直奔南城,前去接應進攻南城的戰虎一眾。
    吳廣還沒跑到南城,就見前方如散沙一般跑來無數的鵬兵鵬將。吳廣將牙關一咬,片刻都未停頓,迎著這波鵬兵就沖了上去。雙方剛一接觸,吳廣便施展出靈亂•風,百余名鵬兵在滿天的靈刃下紛紛倒地,渾身的血口子,死于非命。
    “啊——”
    正在這時,鵬兵中沖出一名身罩天藍色靈鎧的鵬將,他手中持有一把靈槍,大叫著沖到吳廣近前,抖臂膀連刺數槍。吳廣冷笑出聲,不慌不忙,將其殺招格擋開,正準備要回刀反攻之時,忽聽鵬將身后有人大叫道:“他是我的!”
    隨著話音,就聽‘咚、咚、咚’急促又沉重的腳步聲傳來。吳廣舉目一瞧,原來戰虎已從這批鵬兵的后面沖上來,他龐大的身軀闖入鵬兵的人群里,不用動手,只是單純的沖撞就已令鵬兵們苦不堪言,許多擋在他前方的鵬兵連怎么回事都沒搞清楚,便被戰虎直挺挺地撞飛出去。
    別看戰虎魁梧,體形健碩,但沖刺起來度一點都不慢,他喊話的聲音剛落,人就已經沖到那鵬將的身后,巨錘橫著輪出,同時喝道:“我看你還往哪里跑?!”
    嗡!
    巨錘摩擦空氣,出的沉悶聲響令人心頭都為之顫動,就連吳廣這樣的靈武高手都暗皺眉頭,生怕受其殃及,本能地向后倒退兩步。那鵬將聽到身側惡風不善,想要閃躲,已然來不及了,只能立槍擱擋。
    當!
    巨錘的錘頭結結實實地砸在槍桿上,隨著一聲刺耳的鐵器碰撞聲,那鵬將不由自主地出尖叫,身子如同炮彈似的,橫著射了出去,轟隆,他的身子正撞在路旁的一面院墻上,由石磚砌成的院墻被其撞出個大窟窿,他人也滾入到院落之中。
    沒等鵬將掙扎著站起身,先是哇的一下連噴數口血水。
    戰虎不給他緩過這口氣的時間,龐大的身軀直接撞開院墻,也沖入到院中,他舉起巨錘,看準鵬將的腦袋,全力砸了下去。
    啪!轟——這一錘下去,鵬將的腦袋都被砸沒了,連地面都凹出個大深坑,稀碎的血肉、腦漿散落一地。
    吳廣在后面看得清楚,忍不住咧嘴笑了,贊嘆道:“戰虎將軍真乃我軍第一猛將!”
    戰虎將掛著血水的錘子將肩膀也抗,也嘿嘿笑了,他從院子中走出來,先是回頭城南,再舉目瞧瞧城東,嘟囔道:“看來,吳廣將軍是先我一步入城的。”
    吳廣擺擺手,說道:“同袍兄弟,不分你我。”說著話,他向戰虎一揮手,說道:“敵軍散兵都向在城中逃竄,你我不可放過一條漏網之魚,要將其統統殺光,已絕后患!”
    “我聽你的!”
    “走!”
    吳廣和戰虎兩隊人馬匯合一處,合力向鹽城的中心腹地沖殺過去。
    當葉誠穿戴好盔甲,拿起武器,牽著戰馬從府邸里出來時,就見外面跑來數百號身上掛彩滿面驚慌的鵬軍士卒,這些人看到葉誠,蜂擁涌上前來,七嘴八舌地說道:“將軍,不好了,敵軍已經攻破東城!”
    “南城也被攻破了,將軍,敵軍已經向城中殺來了!”
    聽著下面士卒們的報告,葉誠一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城東和城南都失守了?這怎么可能?剛剛接到的傳報是現敵軍,怎么可能這么快就讓敵軍殺入城內呢?不過士卒們渾身上下的那些傷口都不是假的,難道敵軍真入城了?
    頓了好一會,葉誠才回過神來,厲聲喝道:“我軍有一萬將士,現在何處?”
    “打沒了!將軍,我軍將士都快被敵軍殺光了,將軍快做決斷!”一名滿身是血的千夫長跨前一步,眼巴巴地看著葉誠。
    整整一萬的將士都打沒了?葉誠這下可傻眼了。該怎么辦?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辦。現在除了逃出鹽城,還有別的選擇嗎?
    想到這里,他急忙抓住戰馬的韁繩,邊上馬邊說道:“撤、撤、撤!立刻撤離都城!”
    “將軍不可!”周圍的偏將們紛紛上前,將準備上馬的葉誠拉住,眾人急聲說道:“將軍若是撤離鹽城,即使逃過敵軍的追殺,也必定會受到大王的嚴懲,弄不好連家人都要受到牽連,將軍萬萬不可撤走啊!”
    偏將們的話令葉誠激靈靈打個冷戰,是啊!自己現在是鹽城的守將,若是不戰而逃,鐘天不會放過自己,也不會放過自己的家人們。他六神無主地環視眾人,抖手問道:“那你們說我現在該怎么辦?”說著,他環指周圍的殘兵敗將們,問道:“難道要只靠這區區幾百人去抵擋入城的敵軍不成?”
    眾偏將們咧了咧嘴,只用這點人去阻擋敵軍,無疑是以卵擊石。其中一名偏將反應最快,向葉誠進言道:“將軍不如集結我軍逃散的將士,全部退守到王宮內,以王宮的城防做屏障,或許還能堅持到李將軍他們回來。”
    “哦?”這話令葉誠精神為之一振,是啊,自己怎么把王宮忘了呢!自鐘天篡位以來,王宮的城防一直在加固,尤其是生了唐寅入宮行刺的事件后,鐘天對王宮的安全要求的更高了,依照王宮目前的防御,抵擋到幾萬的敵軍不成問題。
    想罷,葉誠連連點頭,說道:“就依你之見,我們退守王宮。”說完話,他急匆匆上馬,帶著手下的偏將以及士卒們向王宮退去,與此同時,葉誠又令人把退守王宮的消息散出去,通知給潰敗到城內各處的己方將士。
    偏將說的沒錯,鹽城內王宮的城防確實很完善,儼然已成為城中之城,不僅宮墻高,而且里面還囤積有大量的城防器械以及糧草,即使是上萬人駐守在里面幾個月都不成問題。
    接到葉誠的命令,敗逃回城內的鵬兵們紛紛向王宮云集,很快,這些散兵游勇們也湊出了三、四千人。
    葉誠指揮士卒們全部登到宮墻上,并且把宮門封死,擺出嚴陣以待,死拼到底的架勢。
    吳廣和戰虎入城之后,追擊潰敗的鵬兵,可是街頭上非但沒有鵬兵的影子,連個百姓都看不到。聽說天淵軍已打入城內,百姓們早已跑回家中,店鋪也紛紛關門,人們倒不是懼怕天淵軍,而是怕受到雙方交戰的波及,戰亂時期,當然是能躲就躲,能避就避。
    正當吳廣和戰虎四處搜尋鵬軍的殘兵敗將之時,前方的小巷里突然竄出一條人影,這人看到平原軍將士之后,飛快地跑上前來。
    “什么人?”
    由于來人穿著普通百姓的服飾,平原軍士卒沒有對其下殺手,而是先把他圍了起來。
    那人急忙從懷中掏出一只軍牌,對眾人正色說道:“我是天眼密探,求見你們將軍!”
    “哦?”聞言,士卒們同是一愣,其中站出一人,接過軍牌,低頭看了看,隨后退出人群,向吳廣稟報。
    普通士卒不認識天眼的軍牌,但吳廣認識,他看過之后,立刻說道:“快把那名天眼兄弟帶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