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55

  那名百姓打扮的青年被平原軍士卒帶到吳廣近前,后者上下打量他一番,正色說道:“我是吳廣!你叫什么名字?”
    “回將軍,屬下名叫張義!”吳廣不認識這個天眼密探,但他可聽過吳廣的名字,急忙單膝跪地,插手施禮,說道:“將軍,敵兵現在已全部退守王宮,城內各處已】”
    “哦?”吳廣聞言,眼睛頓是一亮,問道:“小兄弟,你可知道王宮在哪?”
    “屬下知道。”
    “快快帶路!”
    “是!”
    吳廣和戰虎一眾由天眼探子領路,直奔王宮而去。等大軍沖到王宮近前,吳廣舉目,好嘛,宮墻上站著的都是鵬兵鵬將,少說也有數千之眾,而且宮墻極高,與鹽城的城墻比起來也差不到哪去。
    最主要的是王宮上的鵬兵都已做好防御準備,滾木、擂石堆積如山,一鍋鍋沸騰的火油擺在宮墻上,濃煙滾滾,直沖云霄。吳廣看罷,暗皺眉頭,宮墻如此之高,城防器械又如此充足,己方目前并無攻城利器,若是強攻,只怕會有不小的傷亡。
    想著,他跨前兩步,沖著城頭上大聲喊道:“鹽城已被我軍攻占,爾等已孤立無援,若是負隅頑抗,只有死條,想要活命,就立刻打開宮門,出宮投降!”
    吳廣喊完話后,宮墻上連個搭話的人都沒有,鵬兵鵬將們此時已無心搭話,向外看,宮外的街道上密壓壓的都是天淵軍,也數不清楚有多少人,以葉誠為的鵬軍暗暗咧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見無人接話,吳廣心中氣悶,看來除了強攻,別無它策!他深吸口氣,將手中靈刀緩緩舉起,在空中停頓片刻,猛的向前一落,同時喝道:“攻城!殺!”
    “殺——”
    吳廣的命令吹響平原軍將士進攻的號角,下面的士卒們蜂擁而上,架起云梯,開始全力向宮墻上攀爬。
    平原軍攻破鹽城的防線很輕松,主要是他們來的太突然,鵬軍毫無防備,城頭上的城防武器短缺,人員又不足,加上主將不在,無人指揮,所以被平原軍殺的大敗,而現在殘余的數千鵬軍都龜縮在王宮里,已無退路,只能背水一戰,就連葉誠都無奈的親自上陣,在戰斗中自然都使出全力。
    吳廣和戰虎帶頭向上攻,可是城頭上的滾木、擂石如雨點一般,加上還有火油不時的傾灑而下,吳廣和戰虎率眾沖鋒數次,皆無功而返,下面的士卒倒是死傷不少。
    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吳廣傳令,暫停進攻,而后他令人將鹽城內的投石機搬運過來一些,以鵬軍的投石機來砸開鵬軍的防線。
    很快,平原軍將士搬過來十多架投石機,還拉來了大量的巨石。
    現在,只要吳廣一聲令下,十多臺投石機就能齊齊射出巨石,給宮墻上的鵬軍以毀滅性打擊。不過這時吳廣反倒是猶豫起來,投石機的破壞力太大太強,殺傷敵軍的同時,王宮的各處建筑免不了也要受到波及和破壞,王宮可是風國的象征,一旦被己方損壞,恐怕會引百姓們的不滿,而且戰后還得由己方來修繕,勞財勞力,得不償失。最好的辦法是不動用大型攻城器械又能順利打進王宮之內,可是用辦法好呢?
    吳廣有些為難,他即未下令進攻,也未下令退兵,就率領平原軍將士呆在王宮的前方,與宮內的鵬軍默默對峙。
    另一邊,李齊率領五萬的鵬軍追殺向樂湖郡撤退的天淵軍。
    當李齊一眾追上天淵軍的時候,天淵軍正在休息,遠遠的看到后方塵土飛揚,旗幟招展,士卒們都嚇一跳,等鵬軍越來越近,人們也看清楚了對方打的旗號。
    “是鵬軍!是鵬軍追殺上來了!”
    不知是誰最先大喊一聲,如同導火線一般,時間不長,天淵軍陣營開始大亂。
    因為唐寅已‘死’的關系,天淵軍將士皆已無心戰斗,此時看到大批的鵬軍追殺上來,上下皆慌了手腳,就聽營地里人喊馬嘶,叫聲不斷,驚慌失措的士卒四處奔逃,帳篷倒了,鍋也翻了,其驚慌混亂的模樣,好象看到洪水猛獸似的。
    這時候,邱真沒有理會混亂不堪的全軍將士,而是帶頭逃走,邱真一逃,下面的將領們自然也跟著跑,無有人指揮的天淵軍將士就如同沒有的蒼蠅,本能地向邱真等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天淵軍逃跑之倉促,連駐地的營帳都未來得及收,同時還遺留下大量的糧草、軍資器械。
    很快,李齊一眾就沖進了人去樓空的天淵軍駐地,舉目向四下一瞧,李齊、許輝、魏軒等將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失去唐寅的天淵軍就是一支群龍無的散軍,別看有數十萬之眾,但根本就不堪一擊。
    隨著鵬軍大批涌入天淵軍的駐地,從中搜出不計其數的糧草、盔甲、武器、軍旗等物,一名兵團長疾步沖到李齊近前,壓抑不住心中的興奮,咧著大嘴說道:“李將軍,我們繳獲叛軍的糧草物資無數……”
    沒等他說完話,李齊表情一板,沉聲說道:“傳我將令,天淵軍的東西統統留在此地,誰都不許動,全軍隨我繼續追敵!”李齊算是個相對優秀的將領,他很清楚輕重之分,繳獲物資只是小功而已,殺傷敵軍才是大功,如果只貪圖眼前這點小利,錯過追殺敵軍的時機,可就太可惜了。
    站在他旁邊的許輝、魏軒等人連連點頭,異口同聲道:“李將軍所言極是,繳獲物資是小,追殺敵兵是大!”現在,眾人都看出來了,傳說中的虎狼之師天淵軍已是一盤散沙,無論是上面的將領還是下面的士卒,皆無心戀戰,這時候只要能追上天淵軍,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取得一場大勝。
    在李齊的命令下,鵬軍沒有在天淵軍的營地中多加逗留,繼續向北追殺。此時,以李齊為的眾將根本就沒想過這會不會是天淵軍的誘敵之計。
    先,在他們看來,唐寅肯定是死了,不然天淵軍不可能全軍掛孝,就當時的習俗而言,詐死是十分罕見的,活人給活人掛孝是大忌,也沒人做過這樣的事;其次,天淵軍逃跑時的慌亂并非裝出來的,而是士卒們的真實表現,無論是誰都不可能從中看出破綻,李齊等人當然也不例外。
    出于這兩點原因,那么謹慎的李齊都認為天淵軍是真敗而非詐敗。
    混亂不堪的天淵軍撤退起來哪能有士氣正勝的鵬軍度快,時間不長,鵬軍就追上天淵軍的后軍。這回鵬軍士卒都來了精神,以為抓住了棒打落水狗的機會,瘋狂前沖,對著那些落后的天淵軍士卒又砍又刺,不時有人慘叫著摔倒在地,被圍攏上來的鵬軍亂刃分尸。
    許輝見狀大笑,轉頭對李齊說道:“李將軍,就目前的態勢來看,我軍定能全殲天淵軍,不僅可以恭迎大王回都,還可一并收回被叛軍占領的失地!”
    此戰打的順利,李齊也是神采飛揚,連連點頭,說道:“我軍若是全殲天淵軍,各位將軍當立攻!”
    “哈哈——”眾將們皆仰面大笑。
    他們現在只看到潰敗的一塌糊涂的天淵軍后軍,并沒有看到天淵軍的前軍和中軍。
    這時,見把敵人引的差不多了,以邱真為的將領突然勒住戰馬,停止逃跑,平原軍主將蕭慕青、赤峰軍主將彭浩初、直屬軍主將古越同時傳下將令,收攏己方正在逃竄的士卒。
    聽聞主將的命令,各軍團的兵團長、千夫長紛紛大聲喊喝,召集各自的部下士卒,一時間,天淵軍陣營中的喝令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原本驚慌失措的士卒們也在兵團長、千夫長們的指揮下漸漸安定下來,并迅列起方陣。
    天淵軍可不是烏合之眾,各軍團將士皆訓練有,即使在毫無斗志又受敵軍追殺的情況下,士卒們仍能聽從將領們的指揮。
    他們這邊正布著方陣,后軍敗逃的士卒們也紛紛倒了。
    在各軍將領的指揮下,各方陣的中間紛紛散開,空出通道,把己方的士卒讓過去,等鵬軍士卒追殺上前的時候,讓出的通道立刻合攏,最前排的士卒紛紛立起盾牌,頂住敵軍的沖殺,后方的士卒則架起長戟和長矛,只頃刻之間,各方陣的前列鋒芒林立,戟尖、矛尖長短不一,一致向前,如同刺猬似的。
    沖的最快的那波鵬兵準備不足,收力不足,直接撞進天淵軍的方陣之中,隨著撲撲的悶響聲,數以百計的鵬兵身子被無數鋒芒刺的千創百孔,當場斃命。
    “啊?”
    直到這時,李齊等人才看清楚前方已出現密壓壓的天淵軍方陣,士卒們緊密的站起一起,嚴陣以待,看罷之后,眾人同是一驚,也暗暗吸了口涼氣。
    天淵軍雖然已無斗志,但畢竟有數十萬人,若是硬打起來,己方不占優勢。這時,李齊又萌生出退意,他對左右的眾將說道:“敵軍已列好方陣,我軍不宜與其硬拼,我看……還是暫時退回都城吧!”
    “哎?”許輝和魏軒等將同時擺擺手,說道:“李將軍,敵軍只是虛張聲勢罷了,你怕它作甚?我等只一輪沖鋒,定讓天淵軍潰不成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