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59

  看到那名身材異常魁梧的武將,李齊等人只感驚訝,而看到后面的士卒時,李齊等人則是心頭一寒。【】
    這些士卒,清一色的黑盔黑甲,純正的風軍打扮,在鹽城里出現風軍,在城頭上又掛著風旗,這只能有一個解釋,風軍已在己方追擊天淵軍的這段時間里攻占了都城。
    不過這又很難能說得通,當初風軍數十萬大軍攻城,都被己方防住了,而現在留守都城的雖然只有一萬人,但天淵軍的主力也都在與自己交戰,那么是誰攻占的都城呢?
    李齊想不明白,干脆不再瞎琢磨,他跨前幾步,對著仰面而來的戰將大聲問道:“你是何人?”
    “天淵軍,戰虎!”
    這名魁梧的武將話音如雷,甩開兩條大長腿,三步并成兩步,沖到李齊近前,低著頭,上下打量他一番,嘴角挑起,疑問道:“你說你是鵬國的上將軍李齊?”
    “正是!”李齊挺直腰板,振聲答道。
    “好!你來的正好!”
    “什么?”
    “正好讓我取你的性命,向大人邀功!”說話之間,這位戰將輪起巨錘,對準李齊的腦袋就猛砸下去。
    嗡!巨錘破風,出刺耳的呼嘯。見對方一擊來勢洶洶,李齊不敢抵其鋒芒,抽身向后縱出。
    這名身材高大魁梧的戰將不是別人,正是戰虎。本來他是和吳廣要攻打王宮的,可是吳廣覺得硬攻王宮,對其破壞性太大,所以決定先困住敵軍,反正目前己方已控制了整座鹽城,鵬軍的殘余躲到王宮之內也不具多大的威脅。
    打定困敵的主意后,吳廣留在王宮外繼續與葉誠為的鵬軍對峙,并交代戰虎帶著一批將士去往鹽城的城墻駐守,預防有鵬軍突然殺入城內。
    當李齊和三名鵬將趕回到鹽城的時候,戰虎就在城頭上,一聽來人自稱是李齊,戰虎心中大喜,立刻來了精神,只帶五百名士卒就沖出城來。
    且說戰場上,李齊畏懼戰虎的威猛,不敢與之硬碰硬,向后一退再退。見他不敵對方,后面的三名鵬將齊齊大喝一聲,各持靈刀靈槍,迎上戰虎。
    三人一上來就對戰虎下了殺手,當中的鵬將施展追魂刺,身邊的兩名鵬將則同時施展十字交叉斬,漫天的靈刃夾雜著靈刺,齊齊向戰虎射去。
    戰虎的力氣大的驚人,但修為要相對弱一些,見對方三將同時施展靈武技能,他也不硬拼,龐大的身軀就地翻滾,直接轱轆到一旁。
    現在戰虎還不是名將,而且他也從不認為自己有多了不起的身份,所以在戰場上他能隨心所欲,不會考慮自己閃躲的是否狼狽,又是否會被雙方將士們所取笑。
    見戰虎使用大失顏面的懶驢打滾來閃躲自己的技能,三名鵬將的臉上皆露出笑意和鄙夷之色,這人看起來很嚇人,實際上卻是個軟腳蝦,根本不足為懼。
    想著,三人緩了口氣,又一齊向戰虎展開齊攻。
    正中的靈槍刺向戰虎的胸口,左右的靈刀分斬他的雙肋,三名鵬將的配合倒也算默契,若是換成旁人與其交戰,或許還真會被他們的手忙腳亂,但戰虎的實力可非常人能比,他不急不忙,將手中巨錘由左向右的橫掃出去,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脆響,一桿靈槍兩桿靈刀,被戰虎一錘全部撞開。
    戰虎沒覺得怎樣,到是那三名鵬將被震的手腕疼痛,膀臂麻,身子也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
    他們退,但戰虎可沒有停在原地,他只一個箭步竄出,就到了正中間的那名鵬將近前,借著身子前沖的之力,雙手握緊巨錘,向前一捅,直擊對方的面門。
    那鵬將身上罩有靈鎧,臉部也被靈鎧所覆蓋,但若是真被戰虎這一錘擊中,腦袋也得被撞碎。
    暗叫一聲好快!那鵬將嚇的連退兩步,身子急急后仰,只聽唰的一聲,巨錘幾乎是擦著他的鼻尖掠過。
    勉強把戰虎這一錘讓過去,鵬將也驚出一身的冷汗,可還沒等他挺直腰身,戰虎向前刺的巨錘又猛然改變方向,直直向下砸落。
    這一下,鵬將是再已閃躲不開了。
    啪!
    隨著一聲脆響,巨錘的錘頭正砸在鵬將的胸口處,瞬間,鵬將胸前的靈鎧就被砸碎,他與此同時,后仰的身軀撲通一聲摔倒在地,哇的噴出一口血水,兩眼翻白,出氣多,入氣少,眼看是不行了。
    說是遲,那是快,戰虎一錘砸到鵬將,只是眨眼工夫的事,另外兩名鵬將大驚失色,二人只愣了片刻,雙雙怒吼一聲,輪刀橫斬戰虎。
    戰虎不退不避,站在原地,快地把巨錘收回,向自己身前一豎,用錘身擋在雙刀。
    當啷啷——雙刀同時砍到錘身上,火星子都蹦起多高,戰虎象沒事人似的站在原地未動,而那兩名出刀的鵬將則被震的虎口崩裂,身子搖晃,不由自主地向后連連倒退。兩人感覺自己這一記重刀不象是被對方擋住,更象是砍來一塊鐵山上。
    “嘿嘿!你倆也接我一錘!”戰虎大步追上二人,將手中的巨錘輪圓了,對準二人的腰身,橫掃過去。
    嗚!
    巨錘掛著沉悶的風聲,直奔兩名鵬將的側腰,這二人已然知道戰虎力大,想要躲閃,可是戰虎的錘太快,根本來不及,兩人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招架。
    當啷!咔嚓!
    錘頭結結實實地砸在雙刀之上,兩把靈刀受巨錘的撞擊,應聲而斷,再看兩名鵬將,如斷線的風箏一般,直向后倒飛出去。
    撲通!二人足足摔出三米多遠才落在地上,又翻滾出好遠,終于算是停了下來。
    二人感覺自己手臂已麻的毫無知覺,仿佛不是自己的似的,使不上任何的力氣。
    戰虎一錘將兩名鵬將擊飛出去,沒有再對二人下殺手,調轉方向,直奔李齊沖去,同時喝道:“李齊,你來與我一戰!”
    李齊聞言,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三名武將,只眨眼工夫被對方打的一死兩傷,自己又怎能是此人的對手?看著戰虎小山一般的身軀向自己跑來,李齊暗暗咧嘴,連動手的念頭都沒有,二話未說,轉身就跑。
    戰虎是步將,李齊也沒有騎馬,他二人全憑腳力奔跑,一時間也分不出誰的度更快一些。見李齊逃的飛快,戰虎大怒,將手中的巨錘高舉過頭頂,對準李齊的后腦,狠狠甩了出去。
    嗡——巨錘脫著旋,快似閃電,向李齊的后腦飛來。
    李齊雖然被戰虎嚇的心驚膽戰,但耳朵還好使,聽背后惡風不善,他立刻意識到是對方的殺招襲來,經驗豐富的李齊順勢一斜身,就聽呼的一聲,巨錘貼在他的太陽穴飛了過去,接著轟隆一聲劇響,鐵錘砸在地上,將地面都砸出個大深坑。
    哎呀,好險!李齊心中驚叫,即使明知道對方已把手中武器甩飛了,可是他仍沒有轉頭與戰虎一戰的膽量,反而跑的更快了。
    等戰虎跑到自己扔出的巨錘前,將其揀起,舉目再看李齊,已逃出好遠,傍晚的昏暗使李齊的背影越來越模糊,漸漸消失掉。
    唉!李齊跑的還真快!戰虎惋惜地搖了搖頭,將手中的巨錘向肩膀上一抗,看著李齊逃走的方向,最終還是沒有追出去。
    戰虎看起來是個粗人,可實際上一點也不笨,他心里很清楚鹽城是重點,至于李齊,能殺之自然最好,不能殺之也無所謂,自己若是盲目追殺李齊,讓鹽城那邊出現散失,罪責可就大了。
    想罷,戰虎轉回身,大步走回鹽城。李齊是跑了,但他帶來的三名鵬將可一個沒跑掉,其中一人已死,另外兩人則被天淵軍塞下散靈丹,又用繩索捆綁的如麻花似的。
    李齊沖出天淵軍的重圍,本打算回鹽城重整旗鼓,沒想到連鹽城都被天淵軍一并攻占了去,雖然他又僥幸在戰虎的錘下逃生,可自己現在該何去何從,他已沒了主意。
    鹽城不能回,宛城他也不敢去。鐘天把這么重要的都城交給他鎮守,結果現在城丟了,連八萬的中央軍已被打的一個不剩,就自己一人逃回宛城,鐘天能輕饒了自己?
    李齊心里很清楚,就算回到宛城,自己還是死條。
    這時候,李齊是進退維谷,萬念俱灰,他仰天長嘆,幽幽說道:“這真是天不容我啊!”說著話,他將心一橫,把佩劍抽了出來,向脖頸上一架,作勢要抹脖子自刎。
    正在這時,就聽西方轟隆聲陣陣,那是大軍在行進中特有的聲響。
    聞聲,李齊一愣,急忙轉頭向西面望去。
    由于此時天色已經大黑,西方來的這支軍隊是什么人,他也看清楚,直至那批大軍走到近前不足數十米的地方,李齊才看清楚,在大軍的前列打有一面大旗,上有斗大的寧字。
    是寧軍!李齊心中一動,先著大喜,接著又悲從心來。寧軍怎么才到啊?如果早到一天,哪怕是早到半天,都城又豈能被天淵軍攻占?自己又豈能敗的如此之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