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63

  唐寅及時得到邱真的提醒,熱的頭腦立刻冷靜下來,覺得此時還不是自己該稱王的時候。【】
    他向麾下部眾們一揮手,說道:“令我軍將士退出王宮,嚴加看管,任何人不得隨意進出,另外,也告戒下面的將士們,不得擅闖王宮各殿,違令者斬!”
    “大人……”眾將們這時候還都沒有反應過來,不明白唐寅為什么要突然下達這樣的命令。在他們看來,己方之所以那么執著的攻占鹽城,其目的一是為了推翻鐘天這個偽君王,其次,則是為了將唐寅拱上王位。
    眾人當然都希望唐寅能稱王,那么他們也不再是區區的軍團長或者將軍,而將成為新風國的開國功臣,這可是無與倫比的殊榮,誰不想得到這樣的榮耀?
    沒等眾將開口說話,唐寅臉色一沉,冷聲說道:“不可再胡言亂語,誰敢再稱我為王,就是大逆不道。”
    這話太重了,眾將們聞言都是一哆嗦,到了嘴邊的話也都咽了回去。
    唐寅正打算帶領眾將退出王宮,這時,有士卒來報,說殿外來了許多先王的嬪妃,求見唐寅。聞言,唐寅挑起眉毛,不明白這些嬪妃來見自己是何用意,他轉頭看向邱真,詢問他的意見。邱真在旁一笑,說道:“大人見見也無妨。”
    聽邱真這么說,唐寅點點頭,說道:“帶她們近來!”
    “是!大人!”士卒答應一聲,快跑了出去。
    時間不長,一群穿著華麗服飾打扮艷麗的年輕少婦們走入大殿里。
    這些嬪妃年歲都不大,有些甚至還未到二十,她們確實是風王展華的妃子,只是因為她們沒有子嗣,鐘天篡位之后就把她們留了下來,繼續安置在宮內,成了他玩樂亂的對象。
    現在鐘天逃到宛城,因為走的倉促,并沒有把宮內所有的嬪妃都帶走,另外也留下不少的金銀珠寶在宮內。
    這些嬪妃沒見過唐寅,也認不出來誰是唐寅,而且她們也不知道該怎么稱呼唐寅,施什么禮儀為好。
    從地位上說,她們是先王展華的妾,而唐寅僅僅是個郡,職位雖已不算小,但和嬪妃們比起來就是個奴才,而實際上唐寅卻是風國現在最具實權、擁兵最多的人,所以該怎么稱呼他,以什么姿態稱呼他,嬪妃們都有些為難。
    沒等眾嬪妃說話,唐寅已先整個整身上的衣冠,然后插手施禮,必恭必敬地說道:“天淵郡郡唐寅,見過各位夫人!”他雖然沒有叩施大禮,但態度還是很客氣的,這也令眾嬪妃們暗暗松口氣。
    見唐寅對她們的態度還有臣子和嬪妃們之間的尊卑,其中一名二十多歲的少婦嫣然一笑,不緊不慢地從眾女中走了出來,向唐寅擺擺手,儀態從容,絲毫沒有其他嬪妃的慌亂之色,她輕聲說道:“唐大人無須多禮。這次唐大人領兵入都,驅逐國賊,實乃我大風之幸,光復風國,唐大人當為功!”
    呦!真沒想到嬪妃中還有人能說出這么一番話。
    唐寅一愣,忍不住抬頭瞧瞧說話的這位嬪妃。此女二十五、六歲的模樣,容貌稱不上絕色,但也絕非尋常女子能比,而且她身子有出身于王室貴族的氣質,舉手抬足之間顯得雍容華貴,讓人不由自主地產生仰慕感。
    唐寅忍不住疑問道:“這位夫人是……”
    “這位是華榮夫人。”一名嬪妃象是生怕被別人搶了光彩似的,在旁壯著膽子接了一句。
    “哦!原來是華榮夫人,失敬失敬!”唐寅客氣地向那嬪妃又施了一禮。華榮夫人是誰,展華的嬪妃中到底有沒有這么一號,唐寅以及周圍的謀臣武將們也都不知道,而且無從查證,不過她既然在王宮里,又有其他嬪妃的證實,想必也不會有錯。
    唐寅環視眾嬪妃,正色說道:“自鐘天篡位以來,各位夫人在宮中都受苦了,這是臣等之罪過,不過現在各位夫人盡管放心,屬下定竭盡全力,捍衛國都,剿滅國賊!”
    從心里來講,唐寅根本就沒把這些嬪妃放在眼里,而且她們先侍奉展華,后又侍奉鐘天,他打心眼里瞧不起她們,不過現在自己還只是個臣子,漂亮的場面話也有必要。
    “哎呀!風國有唐大人這樣的忠臣,真是我大風的福氣啊!”
    “是啊、是啊!多虧有唐大人及時進宮營救,不然,我等定要被國賊所害。”
    眾嬪妃們對唐寅的畏懼心里大減,取而代之的是充滿獻媚和仰慕,有幾人還裝模做樣的擦拭眼角。
    唐寅心中厭煩,懶著多看她們做戲,裝腔作勢,他拱手說道:“諸位夫人放心住在宮內,屬下不會讓任何人進宮打擾。那么,屬下就告辭了!”說完話,唐寅挺直身軀,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見他要走,眾嬪妃們同是一怔,那位華榮夫人急忙問道:“唐大人要去哪?”
    “屬下當然是要出宮。”
    “大人……何不留在宮內呢?這樣也好就近保護我等。”華榮夫人說話時兩眼放出異樣的光彩,明媚的雙目如同鉤子一般,可以鉤住男人的心。
    她的氣質本就高貴典雅,當她流露出媚態的時候更具吸引力,會讓男人自然而然受其吸引,生出征服高貴的。
    唐寅倒是未受她的誘惑,反而暗皺眉頭,幽幽說道:“屬下只是臣子,并不適合住在宮中,何況屬下在宮外也完全可以保護好各位夫人的安全,難道華榮夫人不相信屬下的能力?”
    聽聞唐寅反將一軍的質問,華榮夫人非但沒有生氣和難堪,反倒眼睛一亮,雙眼眨也不眨地盯著唐寅。
    唐寅不想與她多說廢話,點了下頭,帶領眾將,轉身走出大殿。
    等到了外面,上官元彪氣呼呼地哼了一聲,嘟囔道:“什么狗屁夫人,簡直就是群蕩婦。大人,剛才那個什么華榮夫人明顯是在勾引你,大人絕不要上當。”
    唐寅哈哈一笑,并沒有多說什么。
    邱真若有所思地皺著眉頭,他狐疑地說道:“大人,我怎么從未聽說過先王還有個華榮夫人。”
    唐寅對此并不太在意,他隨口說道:“展華有多少個嬪妃,恐怕連他自己都記不清楚了,你又能了解什么?”
    邱真正色說道:“等會屬下去查一查。”
    唐寅覺得邱真是多此一舉,他笑呵呵地說道:“即使她不是展化的妃子,估計也是鐘天的妻妾,這沒有什么好查的,如果有時間,還不如想想明天我們應張貼什么樣的告示來安撫都城的百姓。”
    這倒是!經唐寅這么一提醒,邱真也恍然想起還未把安撫民眾的告示起草妥善,他將查核華榮夫人身份的這檔事暫時拋到腦后,對唐寅說道:“我與張哲、宗元等先生已經商議過此事了,這是大家的一些建議,請大人過目。”
    說著話,邱真從袖口中抽出一張絹帛,恭恭敬敬地遞交給唐寅。
    唐寅接過,走到路邊的一處火把近前,低頭細看絹帛上的內容。
    這上面,邱真等謀士歷數鐘天的罪狀,多達數十條,有理有據,同時又大贊唐寅的公德,把他捧為風國的救星、救世主,更將其吹捧為得到神龍相助的天之轎子。唐寅看罷都忍不住老臉一紅,壓低聲音,問道:“邱真,這……有些太過了吧!”
    “哎?”邱真擺擺手,低頭看眼絹帛上書寫的內容,說道:“屬下覺得這只寫出鐘天所犯之罪的十之一二,實際上遠不止如此。”
    對鐘天怎么寫,唐寅并不在意,他苦笑著說道:“我是說這上面對于我的那部分內容有些過了。”
    邱真哦了一聲,了解地點點頭。他小聲說道:“大人,以風國現在的動蕩,你可知道百姓們最希望也最能接受的是個什么樣的君王?”
    唐寅疑惑地看著他。
    邱真繼續道:“百姓們自然希望君王能愛民如子,但這遠遠不夠,新君王還應帶領風國快地強盛起來,洗刷種種的恥辱,所以,適當的神化大人,也有助于大人廣獲民心,成就大業。”
    “恩……”唐寅沉吟了一聲,再次把絹帛上的內容從頭到尾仔細看了一遍,隨后將其向邱真面前一遞,說道:“此事由你來安排就好,我沒有異議。”
    “是!大人!”得到唐寅的確認,邱真連聲應是,接過絹帛,小心的疊好,揣回到袖口中,然后邊跟著唐寅繼續向宮外走,邊說道:“大人,現在我軍雖然攻下王宮,但絕不能就此松懈,應當乘勝繼續南下,徹底鏟平鐘天勢力。”
    他的意見與唐寅不謀而合,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他豈能留下鐘天這個禍患在都城南方?
    他點點頭,說道:“我也正有此意,只要把都城這邊的局勢穩定下來,我立刻就揮師南下。”
    邱真笑了,也暗松口氣,自己果然沒有看錯,唐寅不是個目光短淺之輩,更不是個貪圖眼前富貴繁華之人,也只有象唐寅這樣的人才能成就大業。他心中喜悅,臉上也露出笑容,說道:“大人明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