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66

  唐寅和舞虞寒暄之時,見舞媚也從車內走出來,并看向自己這邊。唐寅嘴角挑了挑,向舞媚咧嘴一笑,后者倒沒有理他,把頭轉向別處,假裝沒看到他。唐寅暗笑一聲,但也沒有更多的表示,將舞虞、梁興、子陽浩淳三人接到自己暫時下榻的府邸。
    迎三人進入大堂,唐寅十分客氣地讓他們坐到上座,自己則坐在下手,另外天淵軍的將領和謀士們也分坐兩旁。
    很快,府邸中的仆人們送上來早已準備好的酒肉,分放在眾人的桌前。唐寅向梁興、舞虞、子陽浩淳三人一笑,說道:“梁相、舞相、子陽大將軍辛苦,在下略備酒菜,如有招待不周之處,三位大人可不要見怪。”
    他的話雖然客氣,卻全然一副地主的姿態。梁興和子陽浩淳皆是一皺眉,沒等他二人說話,舞虞先開口說道:“唐賢侄,不知我舞府現在是否安好?”
    鐘天篡位一來,舞虞等人全都被他軟禁起來,家宅也被查封,舞虞這么問的言下之意是要回他的舞府入住。
    唐寅略微想了想,笑了,說道:“舞相盡管放心,舞府安然無恙,舞相既然已經回都,隨時都可以回府上入住。”
    “如此甚好!”聽完這話,舞虞放下心來,臉上的笑容也變的更深了。
    唐寅話鋒一轉,正色說道:“在下請三位大人回都,是希望梁相、舞相、子陽大將軍能在國家危難之際,挑起大梁,主持大局,平內亂,除外患,不知三位大人是否愿接此重任?”
    “哦……”舞虞沉吟了一聲,問道:“那我們的官職是……”
    “當然是官復原職。舞相還是右相,梁相還是左相、子陽大將軍依舊是大將軍。”唐寅笑呵呵地說道。
    “這是應該的。”沒等舞虞接話,子陽浩淳已理直氣壯地說道。
    唐寅挑起眉毛,兩眼直勾勾地看著子陽浩淳,雖然他臉上是帶著笑,但心里對子陽浩淳的容忍已快到極限。
    這時,梁興突然開口說道:“國不可無君,朝廷也不可無主。重新組建朝廷,不是光有我們這幾個大臣就行的,還需要有君主,不知唐大人有什么打算?”這句話問到關鍵之處,舞虞和子陽浩淳不約而同地看向唐寅,等他回答。
    唐寅露出正色,點點頭,說道:“風國為展氏所開創,要立君主,自然也應從展氏的子孫中選出。”
    梁興皺著眉頭說道:“可是鐘天篡位以來,大肆屠殺風國展氏一姓,現在風國之內已無展姓之人了。”
    唐寅裝模做樣地應了一聲,幽幽說道:“這倒是個問題。”說著話,他看向身邊的邱真,問道:“邱大人,你有何意見?”
    邱真急忙拱手說道:“回大人,依下官之見,現在應在全國范圍內張貼告示,尋找先王的直系或旁系子孫,只要能確認身份無錯,便可立其為王。”
    唐寅邊聽邊點頭,表示贊同,等邱真說完,他看向梁興、舞虞、子陽浩淳三人,問道:“三位大人覺得邱大人的意見如何?”
    邱真的意見并無不妥之處,聽起來也沒有暗藏私心的意思,實際上,他和唐寅都知道,展姓一族已被鐘天連根拔掉,不可能還有子孫后代存活于世,即使在全國張貼告示,也不會有君主的人選出現,之所以這么說,完全是為了給唐寅爭取時間,在這段時間內,唐寅可徹底掉滅鐘天勢力,并且拉攏住各郡各縣之,使其擁有控制全國之實,成為無冕之王,到時再圖謀君主之位,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梁興、舞虞、子陽浩淳三人認真分析著邱真的話,覺得他所言也有理,梁興問道:“按照邱大人的意思做,把告示張貼出去,如果一直都沒有展氏子孫出現怎么辦?難道我們還要一直等下去不成?”
    邱真一笑,說道:“若真是如此,那也是天意,是上蒼要換我大風的君主,并非我們人力所能更改。我看這樣吧,就以三月為限,把告示張貼三個月,如果真無展氏子孫出現,我們也只能另謀它策了。”
    “不知邱大人這個另謀它策是何打算?”
    這時,唐寅擺擺斷道:“梁相,現在討論這些還為時尚早吧!當務之急,是先平定我大風的內憂外患,并非是討論誰為君主的事。”
    “可是……”
    梁興正要說話,舞虞搶先開口道:“唐賢侄說的有道理,現在國賊鐘天就在宛城,與都城近在咫尺,這時確實不是該討論選立君主的時候。”
    “恩!”梁興深吸口氣,瞧瞧唐寅,再舞虞,心里立刻明白了,舞虞是和唐寅穿一條腿褲子的。
    他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暗暗嘆了口氣。
    唐寅說道:“我們現在要做的立刻是收復被鐘天控制的各郡各縣。都城以東的泰安、上清、高陽三郡以及都城以西的嶺東、嶺南、富川、平溪四郡是重中之重,若我們能收復這七郡,再加上北方四郡,我們就控制了十一郡,對陣鐘天占有絕對優勢,也能消除后顧之憂,不知各位大人以為如何?”
    “這倒是!”子陽浩淳身為武將,精通兵書戰策,他覺得唐寅所言還是非常有道理的。“唐大人的意思是我方暫不攻鐘天,而先攻打這七郡?”
    “不是。”唐寅含笑說道:“我們應先禮后兵!以朝廷的名義,給七郡之出書信,邀他們入都,若是七位郡肯來,就說明認可了新朝廷,依舊是忠誠于風的,若是不肯來,說明其心向鵬,是鐘天的死忠,到時我們再出兵討伐也不遲。”
    “何必那么麻煩。”子陽浩淳不以為然地擺擺手,說道:“當鐘天自立為王的時候,這七郡的郡都以伏稱臣,都是我大風的叛徒,死不足惜,現在唐大人也無須憐憫他們,若是你怕強攻受挫,那簡單,把兵權給我,我帶兵前往。”
    唐寅聞言先是一愣,隨后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他真不知道該說子陽浩淳頭腦簡單還是該說他太可愛了,把兵權給他,這可能嗎?即便是傻子也不會干出這樣的蠢事。
    見唐寅笑的夸張,子陽浩淳眉頭大皺,他目光犀利地瞪著唐寅,沉聲說道:“我即為風國大將軍,便有調動全隊的權利,難道唐大人麾下的軍隊不屬于我風軍嗎?”
    這話令在場諸人的臉色同是一變,尤其是天淵軍的將領和謀士們,無不對子陽浩淳怒目而視。
    看來子陽浩淳還沒搞明白狀況,不知道誰為主,誰為從。唐寅臉上依舊是笑呵呵的,完全沒有動怒的意思,只是慢慢提起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一仰頭,將其中的酒水喝個干凈。
    他自斟自飲,即沒有答話,也沒有理會子陽浩淳。
    正在這時,堂外一陣大亂,人們紛紛向外望去,只見堂外的院子中聚集有一隊軍兵,另外還有二十多人被五花大綁的押解在其中,很快,一名千夫長打扮的大漢疾步走進堂內,來到唐寅近前,插手施禮,說道:“大人,屬下剛才在城中搜捕到罪臣張松及其家人,請大人定奪。”
    聽聞張松這個名字,梁興、舞虞、子陽浩淳三人同是一愣,張松是先朝的臣子,官職不算高,但也不低,后來鐘天篡位時,他也被鐘天軟禁了,就壓在鐘天府上的地牢里,和梁、舞、子陽三人關押在同一個地方。
    按理說張松算是風國的忠臣,怎么突然變成罪臣了?三人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寅看眼面露迷茫的三人,說道:“根據所俘鵬將的交代,張松早已被鐘天收買,看似忠貞,實則小人。”
    “冤枉啊!”
    唐寅話聲剛落,院中一名被捆的中年人大聲喝道:“我是被冤枉的!下官一直忠于大風,忠于先王,絕無二心,梁相、舞相、子陽將軍,下官可是與三位關押在一處啊,別人不了解,你們還不了解嗎?我怎么可能會是鐘天的走狗?”說話之間,他淚如雨下,身子都直哆嗦。
    唐寅倒是不緊不慢,從懷中掏出一張血書,向桌子上鋪,說道:“這是鵬將的證詞,證據確鑿,豈能容你抵賴?來人,將張松及其家人,全部處斬!”
    “冤枉!唐大人,我冤枉啊!這是誣陷!梁相、舞相、子陽將軍,救救下官吧……”這時張松的鼻涕眼淚已一起流了出來,在被鐘天軟禁期間,他已經吃盡了苦頭,現在好不容易把風軍盼來了,結果自己又被扣上叛逆的大帽子,這是何等的悲哀?
    見天淵軍眾將士把張松連同家人全部按跪在院中,劊子手捧著鬼頭刀魚貫而出,站起眾人的背后,作勢要就地處斬,梁興、舞虞、子陽浩淳三人的心頭同是一寒,梁興和子陽浩淳異口同聲地說道:“唐大人,且慢!”
    “恩?梁相,子陽大將軍,二位有何話要說嗎?”唐寅故做疑惑之態,看著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