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368

  唐寅哈哈大笑,擺手說道:“我與諸位大人都是郡,你們自稱下官,我可不敢當啊!”
    七郡郡忙道:“唐大人是我大風的功臣,我等以下官自稱,并不為過。【】”
    唐寅不再就此事多辯,他揮手說道:“諸位大人都請坐吧!”
    七郡郡拱手相謝,紛紛落座。
    唐寅環視一圈,見座位都坐滿了,他拍了拍手,很快,仆人們魚貫而入,將酒菜送上。現在唐寅府內并沒有真正的下人,都是由他的貼身侍衛們暫時擔任,把酒菜都送上之后,侍衛們沒有退走,而是分別站于眾人的身后。
    這是禮儀,當客人喝完酒后,下人們要立刻上前滿酒,只是現在下人都換成身穿鋼制盔甲的侍衛,身材魁梧高壯,而且各個腰間挎刀,站于眾郡的身后,讓人感覺后脖根子涼颼颼的。
    唐寅可不管眾人心里怎么想,他端起酒杯,目光掃過眾人,正色地說道:“愿我大風早日能平息內亂,國泰民安,國運昌盛,來,各位大人、將軍,我們來干了這杯!”
    “干!”眾人急忙舉杯,齊齊應了一聲,將杯中酒水一飲而盡。
    唐寅放下杯子,慢悠悠地說道:“風國共有十五郡,鐘天弒君篡位之后,除我天淵郡外,十四個郡都尊鐘天為,實在令人痛心啊!”
    這話令在座的的郡們都是老臉一紅,包括最早投靠唐寅的關南郡郡趙輝在內。
    “唐大人……”
    沒等眾郡開口解釋,唐寅咧嘴一笑,點頭說道:“當然,各位的難處我也可以理解,各位大人的做法我也可以當成明哲保身、忍辱負重。”
    呼!眾人不約而同地噓了口氣。
    唐寅繼續說道:“現在我大風內憂外患,生死存亡系于一線,我希望諸位大人能與我、能與朝廷同心協力,共平內患,共御外敵,你我不應僅是同朝之臣,更應是親如手足的兄弟,諸位大人,你們說呢?”
    “是、是、是!唐大人所言極是!”唐寅把話說的如此冠冕堂皇,眾郡們哪還敢說別的,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唐寅說道:“既是兄弟,就不分你我。現在鐘天和寧軍就在宛城,我方應集中力量,徹底消滅敵軍,這只靠我一個人是不夠的,還需要各位大人全力支持!”
    說來說去,終于到重點了。眾郡們也不是傻瓜,一個比一個精明,聽唐寅話中的意思,明顯是來向自己要人要錢的。
    果然,唐寅略微頓了一下,又道:“各郡現在不直接對抗鐘天勢力,郡兵留在各郡派不上用場,不如都調派到鹽城,與我天淵軍共同滅敵,大家的意思呢?”
    “這……”上清郡郡趙博面露難色地說道:“唐大人,郡兵早在寧軍進攻都城的時候就已經派出去了,后來都被唐大人遣散,至到現在都未征回,實在是無兵可派啊!”
    “哈哈!”唐寅大笑,說道:“趙大人過謙了吧!據我所知,各郡新征的郡兵都不在少數,少則一、兩萬,多則四、五萬,諸位大人若說手里無兵,可就是欺我唐寅無知了。”
    啊?趙博倒吸口涼氣,這個唐寅果然厲害,竟然把各郡的情況都摸透了。
    咕嚕!趙博吞口吐沫,他反應也快,立刻改口笑道:“唐大人明察秋毫,下官佩服,目前上清郡確實新征一批將士,共有兩萬人,不過大多為新兵,只怕在戰場上難有作為。”
    唐寅點點頭,說道:“新兵打幾場大仗也會變成老兵,何況,都城也需要有我軍將士駐守,趙大人,你的兩萬郡軍就調到都城吧!”
    “哦……”現在各郡的郡都把兵力看成是自己的命根子,哪是唐寅一句話說要走就要走的,趙博一臉的難色,想拒絕,但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見狀,唐寅挑起眉毛,探著頭,笑呵呵地問道:“怎么?難道趙大人在國家危急之時還要藏私嗎?那你的郡軍究竟是我大風的軍隊還是你的私人軍隊?”
    這話令趙博激靈靈打個冷戰,也讓滿屋的侍衛們齊齊轉頭,向趙博看去,眾人目光犀利,手都握到刀柄上,看其架勢,好象隨時都會撲上前去,將其碎尸萬斷似的。
    趙博跪坐在鋪墊上的身子急忙站了起來,沖著唐寅連連拱手施禮,顫聲說道:“下……下官萬萬不敢私藏軍兵,大人明查!”頓了一下,他又立刻說道:“只要大人有令,下官定按大人指示去辦!”
    “恩!”唐寅滿意地點點頭,手指著趙博,對左右地眾人笑道:“這才是我大風忠臣,是我等的兄弟。趙大人無須心疼你的郡兵,如有一日能消滅鐘天,趙大人也立大功一件,屆時,我定向朝廷請奏,對趙大人大大封賞!”
    “多謝唐大人,多謝唐大人!”現在趙博哪里還敢要封賞,只求自己能平安無事就好。
    “趙大人請入座吧!”唐寅安撫完趙博,又看向坐在他左手邊的泰安郡郡于易,笑道:“于大人,你泰安郡的郡兵有多少?”
    于易是武將出身,為人也比較耿直,脾氣火暴。唐寅說是來請他們吃飯的,而實際上就是來奪兵權的,可惡至極。于易冷著臉,沉聲說道:“只有一兩萬而已。”
    “只一兩萬嗎?”唐寅兩眼直勾勾地盯著于易。
    于易強壓怒火,深吸口氣,說道:“最多不過三萬……”
    他話音還未落,唐寅幽幽說道:“各郡之中,泰安郡的郡兵最多,共有五萬之眾,于大人當我不清楚?”
    于易臉色一變,忍不住驚訝地看向唐寅。唐寅說的沒錯,泰安郡現在確實有五萬之眾的郡兵,只是此事于易一直保密的很,從未向外提起過,不明白唐寅是怎么知道的。
    他不知道,自入都城以來,唐寅就開始動用天眼和地網兩大情報組織去嚴查各郡的兵力,他是靠著郡兵起家的,很清楚一郡的實力能有多大,如果各郡都擁兵自重,那么即使消滅鐘天,也難保以后各郡不會生亂子。
    唐寅早就在心里打定主意,要把郡兵全部取消,統一規劃到中央軍里,郡里的軍兵只能聽從都城的調遣,郡無權調動。現在他借著邀請各郡郡喝酒的機會,順便奪掉他們手中的兵權,已除后患。
    于易與唐寅對視片刻,然后說道:“即使我泰安有五萬郡軍,唐大人又打算如何?”
    唐寅輕描淡寫地說道:“當然是調到都城,為消滅國賊出力了。”
    “呵呵!”于易笑了,說道:“唐大人是郡,我也是郡,我想唐大人無權對我下達命令吧!何況,調派郡軍,至少需要有大將軍或者左相的手諭,不知唐大人……”
    他話還沒說完,唐寅已猛然揮起手臂,對著于易的面頰就是一巴掌。
    他的出手太快了,也太突然了,身為武將出身的于易全然沒有防備,被唐寅這巴掌結結實實打在面頰上。
    只聽啪的一聲脆響,其力道之大,令坐在桌后的于易直接翻滾到了桌前,只是瞬間,后者的半張臉就腫起多高,他坐起地上,仰著頭,又驚又駭地看著唐寅,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
    他不敢相信唐寅竟然會當眾給自己這個郡一記耳光。
    此時唐寅的臉色已陰沉下來,他手指著下面的于易,冷聲說道:“我拿你當兄弟,對你講道理,你卻當我的話是放屁!你區區一郡,在國家危難之際,不圖盡忠回報,只謀私利,你還算什么風臣?算什么忠良?給我滾出去!”
    “唐寅你……”
    于易終于反應過來,剛要說話,大廳周圍的侍衛們已一擁而上,不由分說,拉著于易就向外走。
    還沒等于易被拖出大廳,唐寅已大喝道:“蕭慕青聽令!”
    “末將在!”
    聽聞唐寅的話音,蕭慕青挺身站起,跨步上前,單膝跪地,插手施禮。
    “泰安郡郡于易,不聽朝廷調遣,私藏謀反之心,明日你即統帥平原軍,出征討伐!”
    “末將遵命!”
    被侍衛們拖著向外走的于易傻眼了,他做夢都想不到唐寅這么快就給自己扣上個謀反的大帽子,還有出兵討伐,這還得了?
    “唐大人……唐大人,你聽我解釋……”
    “還需要個狗屁解釋?!”唐寅瞇縫著眼睛說道:“我是個言而守信的人,既然在召你入都的書信上已經寫明不傷你性命,我就絕不會殺你,不過,這并不代表我能容忍你這樣的佞臣賊子存在,你回家之后,讓你的家人都洗干凈脖子,叛賊張松的下場就是你的前車之鑒!滾!滾回家去!”
    于易被唐寅的侍衛們連拖帶拽的拉走了,大廳內一片死寂,就連根針到地上都能聽清楚。各郡們已被嚇的汗如雨下,都險些尿了褲子。
    現在他們總算是看明白了,什么新朝廷,什么左相、右相、大將軍的,統統都是擺設,目前唐寅就是朝廷,他的話就相當于君王的旨意。
    這回不用唐寅再開口詢問,剩下的幾名郡主動的將各自擁有的郡兵數量如實報上,并且做出承諾,即日就傳達命令,將各自的郡兵全部調派到都城,由朝廷統一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