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71

  唐寅要入宮,千夫長雖然覺得奇怪,不過可不敢阻攔,立刻令人把宮門打開。【】
    現在宮中都是些女眷,要么是展華的賓妃,要么是宮女,為了避嫌,天淵軍只是在王宮的外圍駐防,并未深入宮內,偌大的王宮,黑漆漆,靜悄悄的,路上無人,也無巡邏侍衛,如同一座巨大的死宅。
    算起來,這還是唐寅第一次在不是朝議的時候入宮。走在去往銀庫的路上,上官元彪撓撓頭,邊向四處張望邊低聲說道:“大人,到了晚上,這王宮也是挺嚇人的。”
    沒等唐寅接話,走在前面的邱真回頭笑問道:“元彪將軍,這里有什么好嚇人的?”
    上官元彪低聲說道:“王宮里現在已經沒有幾個人住了,而且還死過那么多人,那么大的地方,那么多的房間,沒有人住,會不會住進孤魂野鬼什么的……”
    邱真忍不住撲哧一聲樂了,搖頭說道:“無稽之談。”
    他話音才剛落,忽聽頭頂上方穿出哇的一聲如同幼兒啼哭的聲音。別說上官元彪嚇了一跳,就連邱真也是身子一震,急忙抬頭上看。在他旁邊的唐寅頭也沒抬,繼續向前走,同時說道:“不用看了,是野貓。”
    邱真定睛仔細瞧看,還真如唐寅所說,在旁邊宮殿的房檐上站著一只大黑貓,漆黑的夜里,貓眼閃爍著詭異的綠光。邱真暗噓口氣,急忙追上唐寅,呵呵干笑道:“沒想到王宮里也有野貓。”
    唐寅白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什么。他是不怕鬼怪這類東西的,而且也不相信鬼怪的存在,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鬼,死在他手里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早就變鬼來找他報仇了,哪會讓他活到現在。
    上官元彪則不然,在戰場上碰到再厲害的對手他都不會害怕,惟獨怕鬼神這種神神秘秘的東西。確認房上出怪叫的確實是只貓,他擦擦冷汗,下意識地加快腳步,緊緊跟在唐寅的背后。
    掌管王宮銀庫的主事已換成天淵軍的人,一名三十多歲的女官。此女身材高壯,比正常的男人都魁梧,滿臉的橫肉,相貌兇惡。當唐寅等人到時,她正在睡覺,是手下的女兵把她從睡夢中硬拉起來,連聲說大人來了。
    見到唐寅,那女官立刻從睡意中清醒過來,躬身施禮,粗聲粗氣地說道:“大人!”
    “恩!”唐寅只點下頭,說道:“把銀庫打開。”
    “這……”那女官疑惑地抬起頭,疑問道:“大人不是說過,任何人都不得進入銀庫嗎?”
    唐寅聞言,又好氣又好笑,此女倒是大膽,竟然敢用自己的話來壓自己。他挑起眉毛,沒有接話,只是兩只眼睛直勾勾地瞪著女官。一旁的邱真嘆口氣,沉聲說道:“大人讓你開門就開門,哪來那些廢話?”
    “哦!”女官囫圇不清地應了一聲,在后腰摸了好一會才把一大串鑰匙掏出來,將銀庫門上的大銅鎖打開,然后側身讓到旁邊,低著頭說道:“大人請!”
    進入銀庫,唐寅邊讓侍衛把里面的燈都點亮,邊低聲問道:“邱真,這個銀庫主事是你找的?”
    邱真老臉一紅,解釋道:“在王宮內做事,找男人不太合適,也容易生亂子,而軍中女兵本就少,想從其中找出個機靈點的更是難如登天,此女還算不錯,至少做事很認真。”
    “呵!”唐寅嗤笑一聲,未在就此事多言。等銀庫內的油燈都亮起之后,唐寅漫步前行,不時的左右張望。王宮的銀庫已被整理過,偌大的空間里擺滿了架子,架子上放的都是王宮內的珍品,其中金銀玉器占絕大多數。
    唐寅對這些東西的興趣不大,即使見到價值連城的寶物,也只是拿起翻看兩眼,又興趣缺缺地放了回去。
    邱真可沒他這么清閑,他令人找來一只空箱子,然后對銀庫中的寶物進行仔細篩選,挑出其中的上品,再小心地進行裝箱。時間不長,邱真已從眾多的金銀珠寶中挑選出十多樣。
    他邊挑邊由衷嘆道:“帝王之家,當真是富甲天下啊!這些只是鐘天在逃跑中未來得及帶走的剩余寶物,即便如此,也是價值連城,不可估量。”
    唐寅不置可否地聳聳肩。
    正在這時,銀庫突然傳來陣陣的嘈雜聲,唐寅皺了皺眉頭,向身后的一名侍衛甩下頭,讓他出去怎么回事。
    侍衛出去不久快步跑了回來,到了唐寅近前,低聲說道:“回大人,是華榮夫人來了。”
    “華榮夫人?”唐寅愣住,一時間沒想起這個人。
    邱真則是暗暗皺眉,說道:“大人,華榮夫人就是先王的賓妃之一,我軍攻入王宮的時候大人和她曾見過一面。”
    “哦!原來是她!”聽完邱真的提醒,唐寅把她想了起來。
    奇怪,她在這個時候來銀庫做什么?現在唐寅并不想見她,不過轉念一想,自己深夜進入銀庫的事如果被她傳出去,可有損自己的聲望。想了片刻,他暗道一聲麻煩,對侍衛說道:“讓她近來吧!”
    “是!大人!”侍衛答應一聲,又走了出去。
    時間不長,侍衛把華榮夫人領了近來,在她身后還跟著兩名年歲不大的侍女。
    “呦!唐大人深夜入宮,不知所謂何事啊?”華榮夫人進入銀庫之后,看都未看周圍擺置的那些奇珍異寶,目光在人群中掃動,當她看到唐寅時,眼睛頓是一亮,笑盈盈地走上前來,慢條斯理地問道。
    唐寅對上她的目光,嘴角上挑,笑了,說道:“我是來查帳的,不知夫人到此又有何貴干?”
    “查帳?”華榮夫人沒有回答唐寅的問題,目光一偏,看向地上裝滿寶物的箱子,笑道:“這些是什么?唐大人不會是借著查帳之機,中飽私囊吧?而且唐大人深夜入宮查帳,說出去恐怕也無人相信呢!”說著話,她起手臂,以衣袖遮住小嘴,看著唐寅淺笑。
    邱真吸了口氣,眉頭也隨之皺的更深。
    唐寅倒是臉色未變,滿臉的從容,他上前兩步,身子幾乎都要與華榮夫人貼在一起,然后彎下腰身,貼近她的耳邊,幽幽說道:“我想夫人是聰明人,應該知道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說到這里,他的話已變成裸的威脅。
    華榮夫人對唐寅的突然近毫不在意,沒有想后退一步,對他的話也假裝聽不明白,轉過頭來,直視唐寅的眼睛,笑吟吟地說道:“恕本宮愚鈍,不明白唐大人在說什么。”
    他兩人的距離極近,只要再向前一點,鼻尖就能碰到一起。這么近的距離,唐寅能清楚地感覺到華榮夫人在說話時吐出的清香氣息噴在自己的臉上。他微微瞇縫起眼睛,忍不住重新打量華榮夫人。
    他很清楚自己的目光有多犀利,別說女人,即便是朝中大臣們都很少有人敢與自己對視,而華榮夫人卻有這個膽量,何況此時夜深人靜,周圍都又是自己的侍衛,華榮夫人卻沒有半點懼怕之色,讓人不得不感覺驚詫。
    這時候,連唐寅都開始懷疑起她的身份了。
    停頓片刻,唐寅停止腰身,垂視比自己矮了大半頭的華榮夫人,問道:“你想怎樣?”
    華榮夫人一笑,突然話鋒一轉,反問道:“唐大人應該有圖謀王位之意吧?”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身子同是一震。圖謀王位,這話只能是在己方內部,若傳言出去,就是大逆不道。
    邱真眼中殺機頓現,轉目看向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二人。兩兄弟明白邱真的意思,當即握住腰劍的佩刀,只要唐寅一聲令下,兩兄弟能第一時間把華榮夫人以及她的兩名使女統統斬殺。
    唐寅的表情依然如故,只是幽深的眼眸也閃露出綠光,從他身上散出來的濃重殺氣和靈壓令周圍油燈上的火苗都突突直顫。
    仿佛沒有感覺到唐寅以及周圍眾人的殺機,華榮夫人的臉上仍然帶著笑容,她含笑問道:“怎么?唐大人要殺我滅口嗎?”
    唐寅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緩聲說道:“如果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并不介意親手幫她封口。”
    華榮夫人咯咯嬌笑道:“如果我死在這里,恐怕唐大人也解釋不清楚了。”
    唐寅聳聳肩,信心十足又另有所指地說道:“有人死了,不一定會留下尸體,也不一定會有人現。”
    華榮夫人被他的話逗的連連嬌笑,好一會,她才收住笑聲,說道:“王宮現在可是屬于唐大人管制,如果堂堂一個先王的夫人在宮中憑空消失,唐大人也難逃其咎,難以自圓其說吧?!”
    “……”唐寅被她的話說沒詞了。
    好個心思敏捷又伶牙俐齒的女人!唐寅暗暗驚訝。
    要殺掉眼前這個華榮夫人,對他來說根本不費吹灰之力,要處理干凈她的尸體,也易如反掌,可是王宮里就這么點人,憑空消失一名夫人,不會不被人察覺,到時傳揚開來,還不知道會生出多少不利于自己和天淵軍的傳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