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72

  v見唐寅久久無語,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再忍不住了,齊齊跨步上前,眼睛瞪著華榮夫人,佩刀也都抽出一截,沉聲說道:“大人!”
    唐寅抬起頭,瞥了上官兄弟一眼,甩頭說道:“你們先出去!”
    “大人……”
    “出去!”
    唐寅不給上官兄弟說話的機會,語氣冰冷地喝令道。上官兩兄弟無奈,相互看了一眼,抽出來的佩刀又狠狠推了回去,同時狠狠瞪眼華榮夫人,雙雙向外走去。唐寅又看向邱真以及其余的侍衛們,面無表情地說道:“你們也出去!”
    不知道唐寅要干什么,不過此時見他兩眼精光閃爍,大有山雨欲來之兆,眾人誰都沒敢多問,包括邱真在內,相繼走出銀庫。
    “看來唐大人是有話想單獨對我說,你倆也去吧!”華榮夫人轉回頭對身邊的兩名侍女柔聲說道。
    兩名侍女欲言又止,眼神中皆流露出擔憂之色,嘴角蠕動好一會,最終還是沒有說話,聽從華榮夫人的命令,走出銀庫。到了外面,隨手將房門關嚴。
    這一下,偌大的銀庫中僅僅剩下唐寅和華榮夫人兩個人。唐寅瞇了瞇眼睛,慢悠悠地問道:“你究竟是誰?”
    “當然是華榮夫人,唐大人不會這么健忘吧!”與唐寅孤男寡女的留在銀庫中,華榮夫人沒有緊張的情緒,反而顯得越從容。
    說她是賓妃之一,確實有很多證據,先王宮里的眾賓妃們都能證實,其次,她身上也有貴族之氣,那不是能裝出來的,可是,她又與其他的賓妃們大不相同,她比那些賓妃更加大氣,仿佛是見過許多的大風大浪,無論面對什么情況都能應付自如,從容不迫。
    唐寅現在對她的身份還真是充滿好奇,與華榮夫人對視許久,他突然開口問道:“你想要從我的身上得到什么?放你自由?或者要錢、珠寶?”
    噗嗤!華榮夫人忍不住掩口而笑,說道:“我在王宮里生活的很好,也很自由。至于錢和珠寶嘛,王宮里衣食無憂,我要那些又有什么用呢?”
    唐寅也笑了,問道:“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
    “我?”
    榮夫人淡然說道:“等你稱王之時,我要你選我做你的夫人之一。”
    在昊天帝國的各諸侯國中,后宮制度是一后三夫人,王后是獨一無二的,王后之下有三個夫人,再下是九嬪,二十七美人,八十一女御,這些都可算是君王的妻妾。現在華榮夫人向唐寅索要的就是夫人一位。
    唐寅先是一愣,隨后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他是正常男人,當然會有,不過他不是禽獸,不會見到個姿色不錯的女人就想占為己有,何況華榮夫人是展華的賓妃,后來鐘天入主王宮,以她的容貌免不了也會受到鐘天的染指,他對她可是沒有一點的興趣。
    笑罷之后,唐寅目光故意下垂,肆無忌憚地在她凸凹有致的身材上游動,同時幽幽說道:“如果我說不呢?”
    華榮夫人無辜地說道:“那今天晚上唐大人在銀庫里的所做所為就可能會傳揚開了。”
    “呵呵!你在威脅我?”唐寅伸出手來,用手背輕輕觸摸華榮夫人的面頰。
    觸碰之下,他驚訝的現華榮夫人的皮膚細膩的令人咋舌,柔軟、光滑,如羊脂一般,又充滿彈性。
    在他的觸摸下,華榮夫人雖然沒有躲閃,不過玉面還是一紅。她微微有些喘息,說道:“這不是威脅,是各取所需……我可以幫你說服其她的賓妃,讓她們……支持你稱王……”
    聽完這話,唐寅的眼睛頓是一亮,疑問道:“當真?”不管怎么說,那些賓妃都是先王的妻妾,如果她們能支持自己的話,那自己稱王的道路也會更加通順。
    “當然……哦……”華榮夫人只說出兩個字,唐寅的手已下滑,解開她領口的扣子,手已順著衣襟伸了進去,感覺唐寅溫熱的大手握住自己胸前的柔軟,她忍不住出一聲呻吟。
    華榮夫人的身材比表面上看要更好,宮中華麗又寬大的服飾將她傲人的身材完全掩蓋住了,唐寅揉捏她高挺又充滿彈性的,下身所產生的熱流也在急上涌。
    他從華榮夫人的衣內抽出手來,粗野地扣住她的后脖根,猛的向自己懷中一拉,同時垂下頭,吻住她張啟的小嘴,也將華榮夫人即將叫出口的驚叫聲吞沒。
    此時,雍容高貴又年輕漂亮的國君夫人就在自己懷中嬌喘連連,恐怕沒有哪里男人能受得了這樣的誘惑,唐寅是男人,他自然也不例外。他一手緊緊扣著華榮夫人的后頸,一手向下游動,將她的裙襟提了起來,緊接著手也伸了進去。
    和想象中的一樣,華榮夫人的大腿勻稱又細長,而且沒有一絲多余的贅肉,這對于養尊處優的賓妃而言實在太難得了,連唐寅都感覺很意外,不過來不及細想,他的思緒又被華榮夫人細膩的肌膚所轉移,他感覺自己好象稍微一用力就會將其抓破似的,這時候,唐寅的眼中已充滿了濃濃的。
    他忍不住將手上移,摸向華榮夫人的雙腿之間,觸碰的一瞬間,華榮夫人如同受到電擊似的,身子一震,然后軟弱無力地靠進唐寅的懷中,嘴里也出一聲悅耳的呻吟。唐寅趁機伸出舌頭,著她口中的香甜。
    就在唐寅把華榮夫人整只裙子都撩起來,想進行最后一步的時候,忽覺得嘴唇一痛,接著,靠在他懷中的華榮夫人將他用力地推開。
    唐寅添了添唇角流淌出來的血珠,然后驚訝地看著華榮夫人。
    她仿佛要窒息了似的,大口大口喘著氣,同時把自己身上撩起的裙角放下,并將領口的扣子系好。緩了好一會,她方抬起頭來,對上唐寅的目光,臉上的紅潤還未退去,嬌聲說道:“你還沒有答應我呢!”
    唐寅的頭腦已被欲念占據,沒有反應過來她的話,疑問道:“答應你什么?”
    “等你稱王之后,選我做夫人!”
    聽聞這話,唐寅體內的欲火如同被澆了一盆冷水,迅地冷卻下來。他看著華榮夫人,不可否認,她的身體很誘人,甚至能達到讓男人瘋的程度,可是僅此還不足以讓唐寅立她為夫人,或者說唐寅現在根本就沒想過立誰為夫人。
    男人或許會愛上許多女人,但最愛的,烙印在心里最深的,永遠只有一個。而唐寅那個最愛,又是他遙不可及的。這也是唐寅與嚴烈融為一體的悲哀。
    看著華榮夫人充滿紅暈的面頰,又回想她嬌美的身軀,唐寅眼中的火苗又起,他跨前一步,再次貼近華榮夫人,幽幽說道:“此事我會考慮,不過現在……”
    沒等他把話說完,華榮夫人已嬌笑出聲,身軀靈活的如同精靈一般從唐寅的懷中滑了出去,邊向外走邊說道:“那么,唐大人什么時候考慮清楚了再什么時候來找我吧!”說話之間,她已走到銀庫的門口,讓外面的人幫忙把門打開,走了出去。
    這該死的女人!看著華榮夫人離去的背影,唐寅體內的沒有熄滅,反而更盛了。他剛才已嘗試到華榮夫人的美妙,對其也充滿了強烈的渴望。人都是這樣,越無法得到越想得到。而華榮夫人恰恰懂得如何利用這一點。
    等華榮夫人帶著自己兩個侍女離開之后,邱真、上官兄弟等人急忙進入銀庫,見唐寅怔怔地站在那里,眾人都覺得奇怪,不知道這么長時間他和華榮夫人都談什么了。
    走到近前,眾人現唐寅的嘴唇又紅又腫,而且嘴角還破了,邱真等人先是一愣,隨即立刻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了,人們身子同是一震,不約而同地急忙垂下頭,各忙各事,假裝沒看到。華榮夫人可是先王之妾,唐寅和她……這若是傳出去,不知道得引起多大的波瀾。
    眾人中,只有上官元彪沒搞清楚狀況,見唐寅嘴角流出血水,他驚訝地問道:“大人,你嘴唇怎么破了?”
    唐寅回過神來,老臉一紅,深深地看了上官元彪一眼,隨口說道:“不小心自己咬破的。”
    “奇怪,要咬也是咬在里面,怎么咬在外面了?”
    唐寅、邱真、上官元武以及周圍的侍衛們額頭上都拉下三條黑線。
    這時,上官元武呵斥道:“元彪,你哪來的那些廢話?忙你自己的事去!沒看到還有這些東西沒裝進箱子里嗎?快來幫忙。”
    “我覺得大人的嘴唇象是被人咬傷的……”上官元彪邊向元武那邊走邊低聲嘟囔道。
    撲!在場眾人都差點吐血,包括唐寅自己在內。
    另一邊,華榮夫人帶著兩名侍女走在返回寢宮的路上。
    左手邊的那邊侍女向左右望了望,確認無人,低聲問道:“夫人,你與唐寅……”
    “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沒等她說完話,華榮夫人已冷聲打斷。現在,她臉上的羞紅早已散去,和唐寅見面時的蕩之氣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陰沉與冷漠。
    “唐寅……他上鉤了?”那侍女小聲地疑問道。
    “此人并不簡單。”華榮夫人緩緩地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