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373

  唐寅從王宮中取出一大批的寶物,將其交給江露,讓他先行前往上京,打點京城的王公大臣們。【】這個差事沒什么風險性,只是路途遙遠一點罷了,江露沒有多做考慮,欣然接受。唐寅不放心他一人上路,還特意把自己的貼身侍衛分出一批,做保護江露之用,另外又派出天眼和地網探子與他同行,便于傳遞消息。
    安排完這些,唐寅便打算指揮大軍南下,進攻鐘天所在的宛城。可就在這時,一個突如其來的變故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
    當初邱真提出張貼告示,找出展氏一族的后裔來繼承風國的王位,本來在唐寅和邱真想來,展氏一族早已被鐘天斬盡殺絕,不會再有后人存在,可是就在唐寅部署麾下大軍要進攻宛城的時候,有人揭了張貼在鹽城的告示,并自稱是展雄之后。
    展雄是風王展華的親弟弟,鐘天篡位之后,展雄一家也被滿門抄斬,這時候突然蹦出個后人出來,實在太令人意外了。
    當消息傳到唐寅這里時,他正在家中和麾下的將領、謀士們商議進攻宛城的事宜,聽完下面侍衛的報信,滿堂嘩然,眾將領和謀士們無不大吃一驚,紛紛將目光看向唐寅。
    唐寅表情沒什么變化,不過拿在手中的茶杯卻出咔嚓一聲脆響,里面的茶水流了他滿手。
    “大人!”
    旁邊的侍衛見狀,急忙上前,將手巾遞了過去。唐寅把手中茶杯的碎片扔掉,接過手巾,邊擦拭手上的茶水,邊用幽深地目光看著前來報信的士卒,疑聲問道:“消息可靠嗎?”
    “回大人,千真萬確。現在展雄的后人已被梁相帶回左相府。”報信的士卒急聲說道。
    梁啟聞言,暗暗咧嘴,心中嘀咕,父親真是糊涂啊!唐寅稱王之心,已昭然若揭,現在你把這個什么展雄之后接到自己家中,不是給自己添麻煩,惹是非嗎?
    知子莫過父,而父也莫過子。梁啟明白,父親是打心眼里不希望唐寅稱王,因為如此一來,梁家的權勢也將告一終結,現在突然冒出來個展雄之后,父親定是欣喜若狂,以為能斷了唐寅的王路,由他扶植起個風國的新君主,可是,事情哪會這么簡單,手握重兵的唐寅又怎么可能會將掉進嘴里的肥肉再吐出來給別人?
    唐寅讓手下侍衛再送上一杯新茶,然后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等茶水下肚,他的頭腦也冷靜了下來。他疑問道:“那位自稱是展雄之后的人叫什么名字?為何展雄一家都被殺光,惟獨他保住性命?”
    士卒回道:“此女名叫展靈,至于她為什么能保住性命,小人也不清楚。”
    “哦?”唐寅眉毛揚起,問道:“她是女的?”
    “是的!據說還不到二十的樣子。”士卒如實答道。
    唐寅點點頭,環視麾下的將領和謀士們。其實對方是男是女都無關緊要,當時即便是女人也有繼承王位的權利,只要她真是展雄之后,而且愿意繼承王位,那么此事基本就是板上定釘的事了。
    “諸位有何意見,都吧?”唐寅緩聲問道。
    “哦……”這時候,邱真也傻眼了,他提出張貼告示的意見,本來是傾向于唐寅的,為唐寅爭取獲得王位的時間,哪里想到竟然還真冒出個展氏一族的人,而且還屬直系,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他沉吟了片刻,方說道:“大人先不要著急,此女究竟是不是展雄之后還無定論,也許……是有人出來假冒的。”
    聽完他的話,眾人都忍不住搖頭苦笑。此等大事,假冒的可能性太低了。假冒王族后裔,那是要殺頭滅九族的重罪,誰會有這么大的膽子?何況對方還是個未到二十的少女。
    正在這時,外面又有士卒急匆匆跑了近來,到了唐寅近前,單膝跪地,說道:“大人,舞相求見!”
    唐寅精神一震,忙說道:“快快有請。”對于王宮貴族的事,唐寅以及麾下的部將們并不是很熟悉,但身為四大權貴之一又是右相的舞虞定能非常了解,此女的身份究竟是真是假,一問舞虞也就能知道個不離十了。
    “是!大人。”
    士卒答應一聲,飛快地跑出大堂。時間不長,舞虞由士卒們領著走進大堂。
    老頭子沒有看其他人,直接走到唐寅近前,低聲問道:“唐賢侄,你也聽說了吧?”
    不用把話說明,唐寅自然明白舞虞問的是什么。他應道:“剛剛聽說。舞相,此人究竟……”
    沒等他說完話,舞虞擺斷,同時目光向左右掃了掃,輕聲說道:“我們去里屋說話。”
    唐寅多聰明,一聽這話,立刻感覺到事情不簡單了。他暗暗皺眉,和舞虞走到大堂里端的側房。
    舞虞很謹慎,回手將房門關死,然后對唐寅說道:“事情麻煩了。”
    唐寅疑問道:“那人當真是展雄之后?”
    舞虞面色凝重地點點頭,說道:“展雄確實有個女兒名叫展靈,只是此女是展雄與下面丫鬟所生,并不得寵,而且在她年歲不大的時候就意外失蹤了,展雄也曾搜查過一陣,可是始終沒有線索,最后也就不了了之,成了一樁懸案。我也沒想到過了這么多年展靈竟然還活著,而且還躲過了鐘天的殺戮。”
    說話之間,舞虞忍不住連連搖頭嘆息。
    打從心眼里講,他也不見得有多希望唐寅為王,不過他更不愿意看到梁興掌權,現在梁興把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展靈象寶貝似的直接接到他自己的府上,意圖再明白不過,肯定是想扶植展靈,助她登上王位,他也能趁機掌管朝廷大權。
    舞虞很清楚,別看梁興平日里和自己有說有笑,客客氣氣,一旦由他掌權,第一個倒霉的就是自己。
    唐寅可沒有舞虞那么多的考慮,現在,他只想弄清楚此女究竟是不是展靈。他沉思了一會,幽幽說道:“既然展靈很小的時候就流落在外,那么想必見過她或者認識她的人并不多,那又有什么證據可以證明她就是展靈呢?”
    舞虞苦笑著說道:“她對展雄府上的情況了如指掌,上至各夫人、公子、小姐,下至仆人丫鬟,都能如數家珍,而且,她身上還帶有一塊玉佩,那是當年先王賜給展雄的,這絕對假不了,我想梁興也正是看到這塊玉佩才確認了此女的身份,第一時間把她領回到自己家中保護起來。”
    “該死的!”聽完舞虞這番話,事情基本就有結論了,此女應該是展靈沒錯。
    舞虞看著在房中來回踱步的唐寅,幽幽說道:“現在梁興把貼心的大臣們都召集到自己家中,看樣子是在商議立展靈為女王之事,唐賢侄,你可要早做準備和安排啊!”
    唐寅瞇縫起眼睛,轉頭凝視舞虞,緩聲問道:“舞相的意思是……”
    “只要有展靈在,唐賢侄想坐上王位就難如登天,除非……”下面的話,舞虞沒有繼續說下去,不過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唐寅眼中精光閃過,殺機頓顯。沒錯!不除掉展靈這個展氏家族的后裔,自己根本就沒有問鼎王位的可能。想到這里,他大步流星走到房門前,伸手將房門拉開,喝道:“程錦!”
    “屬下在!”
    站于大堂里的程錦聽聞唐寅的喝聲,身子頓是一震,急忙答應一聲,快步走了過去。
    大堂里眾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說話。大家不是傻子,唐寅不叫別人,惟獨叫程錦,看樣子是要動用暗箭的力量來解決麻煩了。
    謀士中的張哲眼珠轉了轉,忙對身旁的邱真低聲說道:“邱大人,大人萬萬不可這么做,這樣會讓大人、讓我軍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啊?邱真倒吸口涼氣,暗暗點頭,張哲說的沒錯啊,若真動用暗箭去刺殺展靈,就算事情能成功,但紙包不住火,萬一泄露出去怎么辦?想到這里,邱真二話沒說,大步流星向側房走去。
    張哲雖然也是唐寅麾下的重要謀士之一,但關系始終沒有唐寅和邱真那么親近,有些話他也不敢主動去說,只能求助邱真去找唐寅進見。
    程錦剛進入到側房,正要回手將房門關上,邱真就從外面走了近來。程錦一愣,大人并沒有叫邱真的名字,他怎么近來了?在天淵軍里,程錦不把任何將領放在眼中,惟獨對邱真忌憚三分。他沒敢直接質問邱真,而是轉頭看向唐寅。
    唐寅也不知道邱真這時候近來要干什么,他揚頭問道:“邱真……”
    話未說完,邱真已連連搖手,說道:“大人不可,萬萬不可啊!”
    “什么不可?”唐寅被他這沒頭沒腦的話說愣了。
    邱真回手將房門關嚴,然后低聲問道:“大人叫程將軍,可是要命暗箭去刺殺展靈?”
    真是知己者莫過邱真啊,什么事情都瞞不了他。唐寅也不隱瞞,點點頭,說道:“我確有此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