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74

  “大人不可草率行事。【】”邱真正色說道:“大人有沒有想過,萬一風聲走漏出去,對大人、對我軍會有什么樣的影響。”
    唐寅看著邱真疑問道:“有什么影響?”
    邱真深吸口氣,說道:“天下豪杰會象我們反鐘天那樣,來反對我們,鐘天的今日就有可能是我們的明日。”
    哦?唐寅暗暗皺眉,沒有馬上接話。
    一旁的舞虞撲哧一聲笑了,慢悠悠地說道:“我看是邱大人言重了吧?!別說風聲不會走漏出去,即使真傳出去,沒有真憑實據,也沒人能把唐賢侄怎樣。”
    “哼!”邱真冷冷哼了一聲,用眼角余光瞥著舞虞,幽幽說道:“事不關己,舞相當然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
    “你……”沒想到邱真這么大的膽子,竟然敢對自己如此說話。沒等舞虞作,邱真又對唐寅說道:“展靈若死對大人稱王最為有利,這就是證據,流言一旦傳開,就不會受控制,到那時,百姓對大人將會怨聲載道,大人稱王之路也將困難重重,如此一來,只會讓別有用心之人坐收魚翁之利。”說話之間,邱真的眼神直接飄向旁邊的舞虞。
    舞虞又不是傻子,哪能看不出來邱真是在暗指自己,他心頭一顫,隨即勃然大怒,喝道:“邱真,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血口噴人……”
    邱真揮斷他的手,冷冰冰地說道:“我有沒有血口噴人,我想舞相心里最清楚不過了。”
    “你……”
    “好了!”唐寅被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吵的頭疼,他斷喝一聲,將二人制止住,隨后,他背著手,又在房間中來回走動。
    舞虞要知道直接除掉展靈,掃平自己稱王道路上的最大障礙,這當然有道理,展靈不死,自己根本沒有稱王的可能。不過邱真的顧慮也沒錯,展靈若死,自己的嫌疑最大,即使沒有真憑實據,恐怕天下百姓也會認為是自己作為,即便自己最后能順利得到王位,也會落人口實,不知道還會生出什么亂子。
    這真是麻煩啊!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蹦出這么一號人!唐寅不說話,只是背著手低著頭走個不停,旁邊的舞虞和邱真可都急了,兩人幾乎同時說道:“唐賢侄(大人)——”
    唐寅抬起手來,制止住二人下面的話,又尋思了一會,突然抬起頭來,對程錦說道:“程錦,傳我命令,讓蕭慕青派出兩萬平原軍將士,去左相府。”
    聞言,邱真臉色大變,用暗箭去刺殺已然不是辦法,若派大軍光明正大的去殺人,那還了得?這不等于自掘墳墓嗎?他急的冷汗都流了出來,大叫道:“大人!”
    舞虞則和邱真的表情截然相反,他滿臉的笑容,連連點頭,說道:“唐賢侄明斷。”如果不是剛才邱真的提醒,他還真沒想過唐寅殺掉展靈會對自己有這么大的好處。展靈一死,唐寅也脫不開干系,只要有人暗中鼓動,天下百姓定會群起而反之,到時唐寅也會完蛋,這王位輪來輪去,倒變成自己的機會最大了。
    程錦聽聞唐寅的命令,急忙躬身應是,隨后他又看了看表情截然相反的舞虞和邱真二人,不確定地問道:“大人的意思是……是進入左相府拿人還是……直接進去殺人?”
    唐寅一皺眉,凝視程錦,說道:“我有說過拿人或殺人嗎?我軍到左相府之后,不得擅自進入,把左相府給我好好保護起來,尤其是展靈,她若有個三長兩短,我要蕭慕青的腦袋!去吧!把我的話傳給蕭慕青。”
    聽完唐寅這樣的命令,舞虞和邱真傻眼了,程錦一時間也沒反應過來,愣了好一會,他再次問道:“大人的是意思對展靈嚴密保護起來?”
    唐寅歪了歪腦袋,疑問道:“是!我的話有那么難懂嗎?”
    “明白了!屬下明白了!”程錦總算是確定唐寅沒有殺害展靈的意思了,躬身施禮,然后快步走出側房,去找蕭慕青傳達唐寅的意思。
    程錦前腳剛走,唐寅就把外面的侍衛叫了近來,令其將自己的官服取來。
    現在,舞虞搞不懂唐寅的意圖,邱真也被他弄糊涂了,想要問,不過見唐寅臉色陰沉,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最后,還是舞虞試探性地問道:“唐賢侄,你這是……”
    唐寅挺直腰板,面色也為之一正,慢悠悠地說道:“這個展靈若是真的,就是先王唯一的血脈,身為臣子,我理應把她好好保護起來。不過,只憑她自己的三言兩語還不足以確認她的身份,我要入宮見見先王的夫人們,讓她們來確認這個展靈究竟是真是假。”
    他的話說的正氣凜然,有理有據,全然一副忠臣的模樣。舞虞被唐寅突然的轉變弄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而邱真則是心中一動,兩眼放光,自己的大人可不是表明上看起來那么簡單啊!
    很快,侍衛們便把唐寅的官服取來,并幫唐寅穿戴整齊。
    唐寅現在的官職還是郡,所穿的官服自然也是郡服飾。頭頂玉冠,身穿黑色的長袍,腰系玉帶,足登黑色的錦靴。穿上官服,唐寅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更顯威嚴和陰冷。
    他要入王宮找展華的賓妃們確認展靈的身份,舞虞也想跟他同往,不過被唐寅婉言拒絕了,他淡笑著說道:“舞相還是先行去左相府等我的消息吧!后宮重地,去的人越少越好。”
    這明顯就是推脫之詞,不過他這么講,舞虞也不好再多說什么了,只好起身向唐寅告辭。
    舞虞走后,唐寅也沒在自己府內耽擱,立刻讓侍衛準備馬車,他只帶邱真和上官兄弟前往王宮。
    路上,邱真有幾次想問問唐寅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不過見唐寅臉色陰霾,并無開口說話的意思,他也沒敢多話。路上無話,馬車在眾多騎兵侍衛的護送下順利到達王宮的大門口。唐寅下了車后,把邱真等人統統都留在宮門外,只他一人單獨入宮。
    進入王宮后,唐寅向前走沒多遠,剛好看到兩名小宮女急匆匆的穿行而過。他伸手叫道:“等一下!”
    兩名小宮女都認識唐寅,見他突然出現在宮內,而且還叫住自己,兩個小姑娘的臉色同是一變,頓在原地好一會才怯生生地走上前來,萬福施禮,低聲道:“唐大人!”
    “恩!”唐寅點點頭,嘴角一挑,露出迷惑人心的微笑,柔聲問道:“你倆知道華榮夫人住在哪里嗎?”
    一聽他不是要自己的麻煩,兩個小宮女都暗松口氣。她倆連連點頭,應道:“知道、知道!”
    “帶我去!”
    “是!唐大人!”
    兩名宮女不敢怠慢,在前帶路,將唐寅領向華榮夫人所住地寢宮。
    后宮確實是重地,唐寅身為外臣,根本沒權利私自進入,只是現在他手握大權,連王宮的侍衛都是他的手下,自然也無人敢上前攔阻他。
    兩名宮女帶著唐寅在王宮里七轉八繞,走了好久,終于算是在一處僻靜的角落里看到了華榮夫人所住的宮殿。
    說是宮殿,實際上就是一間相對較大的房子而已,在王宮這種到處奢華的地方,這間宮殿顯得很不起眼,而且位置也蹩腳,即便是大白天,也顯得冷冷靜靜,周圍都看不到人影。
    原來華榮夫人就住在這種地方。唐寅沖著帶領的小宮女一笑,并從懷中摸出兩錠銀子,遞給二人,同時笑道:“麻煩兩位小女官了,那里沒有你們的事,你倆也可以走了。”他的話很客氣,普通的小宮女哪里算得上是女官。
    看著唐寅遞過來的銀子,兩個小姑娘又驚又喜,再瞧瞧他英俊的五官以及燦爛又迷人的笑容,兩人都顯得有些失神。唐寅可沒時間和她們耽擱,將銀子塞進她倆的手里,然后大步流星地向前方宮殿走去。
    “唐大人和鐘天很不一樣啊……”唐寅走出好遠,兩個小姑娘才回過神來,看著手中的銀子,忍不住由衷感嘆。
    且說唐寅,他剛走到宮殿門口,沒等向里面近,兩名宮女就迎了出來,不知道是太安靜還是二人的聲音太刺耳,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唐大人!您怎么來了?”
    唐寅暗暗皺眉,他來此雖然稱不上刻意隱蔽,但也不想弄的路人皆知,只是這兩個宮女的話聲也太大了點,估計隔百米都能聽的清楚。他淡然恩了一聲,含笑說道:“我是來見華榮夫人的,麻煩兩位進去通稟一聲!”
    “好的,唐大人請稍等!夫人這時候應該是在午睡。”
    唐寅舉目向天上望望,翻了翻白眼,這時候也就是十點多,華榮夫人的午睡可真夠早的。不過王宮里的生活如此悠閑,吃完就睡,睡完就吃,華榮夫人的身材還能保持的那么好,真是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兩名宮女進去時間不長,其中一名宮女走了出來,對唐寅笑道:“唐大人,夫人有請。”
    “麻煩你了。”唐寅客氣地應酬一句,跨門檻走進殿內。剛近來,就覺得一股幽香撲鼻,那是華榮夫人身上特有的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