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375

  華榮夫人的寢宮雖然稱不上華麗,但空間不小,里面的裝飾很簡單,看起來顯得空蕩,這和她的性格有些不太搭。【】
    唐寅近來之后,向里面看,透過中間的珍珠門簾,隱約能看到內屋的情況。此時,華榮夫人正橫臥在床榻之上,沒穿平日里華麗的宮服,只著一身白色的衣裙,說是衣裙,實際上和睡衣差不多,單薄又松軟,胸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
    在她旁邊,還有一名宮女在輕輕搖著扇子,微風吹過,華榮夫人的裙擺不時撩起,修長又勻稱的小腿全都暴露在外。她側身躺在床上,其狀即高貴又懶散,還帶有致命的性感。
    唐寅瞇了瞇眼睛,走到門簾前,沒有進入,在外面躬身施禮,說道:“夫人!”
    “是什么風把唐大人吹到我這里了?快請進來吧!”華榮夫人抬起胳膊,拄著頭,笑呵呵地看著門簾外的唐寅。
    外臣能進入內宮就已經是極限,而要進入賓妃的臥室,那就太不合禮儀了。唐寅對王宮禮儀所知不多,而且他也不太在乎這些,聽了華榮夫人的邀請,他想都未想,挑起門簾走了進去。
    華榮夫人躺在床上沒有動,也沒有批上外衣的意思,她向一旁的宮女揮揮手,聲音懶洋又略帶沙啞地說道:“你先出去吧!”
    “是!夫人!”宮女低著頭,施個萬福,快退了出去。
    等宮女走后,偌大的寢宮里只剩下唐寅和華榮夫人兩人。后者含笑打量著一身官服的唐寅,即便她閱歷豐富,也不得不贊嘆唐寅確實是個英俊又有魅力的男人。他身上有股旁人所不具備的邪氣和鬼魅氣息,讓人看不透他的心思,即便與他近在咫尺,也猜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就象是一團摸不著抓不到的迷霧,可能隨時會消失,又可能隨時會出現。
    打量唐寅一會,華榮夫人才緩緩開口問道:“唐大人來此有何貴干?難道,是接受了那天晚上我提出的條件?”
    華榮夫人自信對男人很有一套,可是遇到唐寅后卻有種挫敗感,即便是現在,自己的打扮如此誘人,但在唐寅眼中卻看到絲毫的。這只有兩種解釋,要么他不是男人,要么就是他的定力太強了。
    她只是隨口問問,但唐寅的回答卻令他大感意外。唐寅對上華榮夫人的目光,幽幽說道:“我可以接受你的條件,讓你做我的夫人,不過,有件事你必須得幫我做到。”
    “哦?”真沒想到唐寅竟然會突然答應自己,華榮夫人愣住半晌才回過神來,喜悅之情才剛剛生出,立刻又消失無形,精神也隨之繃緊,她不動聲色地柔聲問道:“唐大人還有什么事需要我的幫忙?”
    “你要做的是君王夫人,所以,你得先助我成為君王。”唐寅慢悠悠地凝聲說道。
    華榮夫人怔了一下,隨后忍不住咯咯嬌笑起來,直笑的花枝亂顫。好一會,她方收住笑聲,說道:“現在風國的大軍都掌控在大人的手里,大人若想稱王,只是一句話的事情。這又哪里需要我的幫忙?”
    唐寅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以前或許不需要,但是現在需要了。”頓了一下,他正色道:“我想夫人還沒聽說吧,現在都城里突然冒出個展雄之女展靈,她是先王的親侄女,也是目前唯一能夠繼承王位的人,我雖然手握重兵,但畢竟是外臣,無法與正統相提并論。”
    聽完這話,華榮夫人一驚,她橫臥在床塌上的身軀也直接坐了起來,喃喃說道:“展雄之女展靈?我怎么從未聽說過還有這么一個人。”
    對她沒聽過展靈這個人,唐寅并不意外,華榮夫人雖然是先王展華的賓妃,但畢竟才二十多歲,估計她還沒進宮的時候展靈就已經失蹤了,不知道有這么一個人也屬正常。唐寅把展靈的身世簡單講述一遍,然后說道:“無論她是私生女還是出身卑微,但畢竟是展雄之后,現在,她是我爭取王位的最大障礙。如果你想做我的夫人,做君王夫人,就必須得幫我。”
    華榮夫人身子一震,驚訝地看著唐寅,問道:“你要我怎么幫你?”
    唐寅眼珠轉了轉,接著眼中閃爍出幽光,說道:“現在王宮里有不少先王的賓妃,其中也不乏上了年歲的老夫人,她們肯定知道有展靈這個人,或許以前還見過她,只要她們能一口咬定現在這個展靈是假冒的,那么,一切事情都簡單了。”
    這時候,華榮夫人總算是弄明白唐寅為何會突然接受自己的條件了,他并非是看上自己,而是要利用自己去說服展華的那些賓妃。現在,她也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幫唐寅。
    不幫唐寅,風國的新君王很可能會是那個展靈,由女人做君王,自己也就失去了留在風國的作用,不想回去,就只能幫助唐寅,讓他順利稱王。
    想到這里,華榮夫人一笑,說道:“我可以盡力幫你,不過,萬一你稱王之后言而無信,棄我于不顧怎么辦?”
    唐寅眼睛一亮,咧嘴笑了,他靠近華榮夫人,身子向前一傾,直接把她壓在床上,淡笑著說道:“我是個言而有信的人,既然我說過立你為我的夫人,我就一定能做到,何況,你又不是讓人避而不及的怪物,我為何要反悔呢?”說話之間,他一手握住華榮夫人的酥胸,一手摸向她兩腿之間的柔軟處。
    華榮夫人臉色頓紅,用力推了推唐寅,不過她的力氣和唐寅比起來簡直微不足道,后者壓在她的身上文絲未動。
    在唐寅看來,華榮夫人先是展華的妃子,后來又受鐘天染指,肯定是久經人事,模樣看似高貴,實則內心放蕩,而且權利還極重。
    他的動作很粗野,沒有半點的憐香惜玉,伸手在她胸前一抓,輕易的將她身上的薄沙衣裙扯開,露出白花花又嬌嫩的身軀。
    華榮夫人忍不住出一聲驚呼,手也下意識地擋在胸前,看她如此青澀的反應,唐寅以為她是故意做作,壞壞的咧嘴笑了。
    見到他臉上的壞笑,華榮夫人剛被唐寅挑逗出來的頓時被怒火代替,想也沒想,伸去。
    唐寅的反應多快,她的到近前,就被唐寅抓住,他低下頭,在華榮夫人耳邊輕聲說道:“你在氣什么?別忘了,以后你可是我的夫人!”
    他的話,令華榮夫人混漿漿的頭腦為之一清,臉上的怒意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又是看似輕浮的笑容,她嬌滴滴地柔聲說道:“人家現在還不是嘛,而且你現在也不是君王……”
    唐寅表情一凝,邊用手指挑逗她的敏感處,邊疑聲問道:“你有把握說服那些賓妃們幫我?”
    在他的手指輕輕勾動、揉捏下,華榮夫人感覺自己的身下都快著起火來,燥熱難耐,她強迫自己咬牙挺住,不讓自己呻吟出聲,笑呵呵地說道:“我會盡力而為的,我想以我和那些賓妃的‘交情’,她們也一定會幫我這個忙的。”
    “如此最好!”唐寅不知道華榮夫人和其他賓妃們有什么非同尋常的交情,不過見她說的自信滿滿,他提起來的心總算也放了下來。
    只要眾賓妃們能一口咬定這個展靈是假的,那么不管她是真是假,都有口難辯。
    唐寅突然現身下的華榮夫人可愛了許多,他將她身上的薄紗裙徹底拉掉,隨后開始解自己身上官服的扣子。華榮夫人見狀,立刻緊張起來,她用力地推著唐寅,說道:“現在……不可以這樣……正經事要緊……我先去找其他的夫人們……”
    她表面上看還是從容自如的模樣,但卻掩飾不住內在的窘迫,唐寅感覺有趣,越想逗逗她,他嘴唇下移,順著她光滑的脖頸一直吻到她的胸前,囫圇不清地說道:“此事也不用急于一時嘛!”
    “你若是在王宮呆久了……只怕……只怕大臣們會起疑……”華榮夫人邊喘息著邊斷斷續續地說道。
    唐寅心中一動,暗道有理,自己以外臣的身份確實不適合在王宮內呆太久。
    想到這里,他雙臂猛然用力一撐身軀,從床上站起,低頭看著渾身皮膚羞紅的華榮夫人,不僅有些心猿意馬,不可否認,華榮夫人的身體非常完美,也太吸引人了,任何一個男人恐怕都經受不住這般美妙的誘惑。
    唐寅的自制力強的驚人,他倒退一步,邊整理身上的官服,邊幽幽說道:“此事就拜托夫人了,我在宮外等夫人的好消息。”
    他的突然停止令華榮夫人即感惋惜,又暗松口氣。她沒有再遮遮掩掩,大方的站起身,對唐寅笑道:“一個時辰之后,我會讓宮女到宮門那里找你。”
    “好!”唐寅應了一聲,又深深看了一眼華榮夫人,不再耽擱,轉身形大步走了出去。或者,連他也怕自己再呆下去恐怕會把持不住